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傻柱,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第五十章 傻柱,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但面对林克,秦淮茹真不敢那么做,或许以前敢,但在接连被怼了好几次后,秦淮茹也明白了,林克对他可没什么好感,连带着影响到何雨柱对她的态度也变了。

        秦淮茹并不知道,林克已经把她跟许大茂的事告诉了何雨柱,不然下午的时候,何雨柱也不会突然性情大变,不但没有帮秦淮茹说话,反而一副冷淡的模样,都不带看她第二眼。

        不敢直接拿,不代表着她不敢借啊!

        街坊邻里的,借点肉算啥,至于会不会还,什么时候还,那就不好说了,总之就一句话,有拖无欠,借了再说!

        “林~林克,你的肉,能不能借我一些?我家那两孩子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

        “哦?”林克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秦淮茹,歪头问道:“然后呢?跟我有什么关系?”

        秦淮茹一阵语塞,随后才弱弱的说道:“怎么说都是一个院子的,孩子也叫你一声叔叔,你就当可怜可怜孩子吧!”

        林克闻言翻了个白眼,这么恶心的话都说得出来,应该说果然不愧是四合院首毒吗?

        林克已经不想跟这女人浪费口舌了,早点回家睡觉不好吗?

        “想吃肉?可以啊,找你的一大爷去呗!他能给你送棒子面,想必送点肉也不成问题,反正他工资那么高。”说完后,林克甩手而去,再也没停留。

        留下脸色巨变的秦淮茹,内心一片慌乱。

        “他怎么知道,他怎么会知道一大爷给我送东西了?他都知道多少,会不会告诉柱子啊?”

        秦淮茹这会是真的慌了,如果没有抓住何雨柱,又把自己贞洁寡妇的名头摘掉的话,那她就真的麻烦了!

        可是,可是林克为什么会知道这事?秦淮茹看着手里的布袋,从来没想过这东西竟然那么的烫手。

        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后,秦淮茹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先找何雨柱,给他打个预防针,实在不行的话,就给他些甜头好了,这傻柱都快三十了,连女人的手都还没摸过,自己只要稍微主动一点,就能把他给拿下。

        到时候生米煮成了熟饭,林克还能不认自己这个嫂子吗?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让几个孩子接受这事,尤其是棒梗,性子从小就倔。

        他是被林克跟何雨柱送进少管所的,心里必然对两人恨得牙痒痒的,但只要确定了关系,跟何雨柱说一声,让他让着点就是了。

        秦淮茹从一开始担心被林克戳穿自己的真面目,到计划着怎么拿下何雨柱,最后甚至畅享自己跟何雨柱正式在一起后,要怎么掌控他的工资,继而到把林克也给掌控住。

        心里是越想越兴奋,那点担忧早就随之不见。

        在秦淮茹想来,没人比她更懂何雨柱了,这小子打自己进门开始,看她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在她老公死后,又是各种嘘寒问暖,要啥给啥,是她在老公死后,生活质量非但没有下降,反而过得更好的原因之一。

        秦淮茹一边想,一边往何雨柱屋走去。

        到了何雨柱屋门外后,她伸手就往门上推去,然而大门却依然紧闭,甚至纹丝不动,这让秦淮茹有些诧异。

        这何雨柱别说睡觉,就算平时出门上班,也不会锁门,不然她家棒梗哪能将他屋里所有的吃食都给搬走啊?

        见推不开门,秦淮茹便走到另一边的窗户,轻轻敲了几下,大声敲门是不敢的,不然把院子里的人招来了,看到这副场景,你一个寡妇,三更半夜敲一个单身汉的门是想干嘛?

        到时候就算没事也变成了有事,有些事情能做,但不能宣扬出去,就算是要跟何雨柱在一起,那也不能让人知道是她秦淮茹主动。

        这种就是典型的做了婊砸还要立牌坊。

        咚咚咚~

        “柱子,柱子!”

        屋内,何雨柱正想着白天林克说得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这时候忽然听到床边的窗户有动静,随后便传来一熟悉的声音。

        何雨柱认出了这是秦淮茹的声音,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但不到两秒,又躺了回去,这次甚至拉过被子直接盖住了头,将自己与外界隔离开来,传进耳边的声音自然也小了许多。

        屋外,秦淮茹原本以为很快就会得到何雨柱的回应,就算白天闹了不愉快,但只要自己有事的话,他还是会第一时间赶到吧?

        然而她敲了半天,也喊了半天,屋内的何雨柱就是不回一句,这让秦淮茹怀疑何雨柱是不是睡死了?

        不然怎么会不回应?

        又继续叫了几声后,没有得到回应的秦淮茹放弃了找何雨柱的念头,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把院子里的其他人给引来。

        带着失望,她回到了自己屋,秦淮茹想不明白,怎么感觉自从林克回来后,所有事情都变了。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惊醒了秦淮茹的沉思。

        “姐,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

        秦淮茹抬起头才发现,原本已经入睡的秦京茹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起来,身上裹着被子,还打着呵欠,显然不是很清醒。

        “哦,我肚子不大舒服,出去上了个厕所!”秦淮茹一边说,一边将自己手中的布袋塞到了橱柜里。

        秦京茹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小声嘟囔道:“这样啊,城里哪都好,就是上厕所麻烦了点。”

        “行了行了,赶紧回去睡觉吧,都那么晚了!”

        “好,那姐你也早点睡!”

        秦京茹说完后,打了个呵欠,便又回里间去了。

        秦淮茹见此摇了摇头,就这妹子的啥样,想让她搞定林克那么精明的人,怕是难咯!

        本来她今早故意躲开,就是想着万一不成的话,秦京茹见自己不在,又进不了屋,自然只能回乡下。

        要是成了她自然就留在林克那屋了,更不用找她。

        没想到这傻妞竟然学聪明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槐花的,反正秦淮茹回来的时候,秦京茹正在跟她那两女儿玩耍。

        这下好了,大腿没抱上,家里反而多了个干饭人,唉!

        /74/74597/21506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