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打秦淮茹小报告

第四十六章 打秦淮茹小报告

        “小于,林工呢?”

        下班时间,杨厂长拦下了刚从林克办公室出来的于海棠问道。

        “林工他去洗手间了,让我跟您说一声,直接在工厂门口汇合就。”于海棠回道。

        杨厂长点了点头,道:“行,那我就出去等吧!”

        来到工厂门口,杨厂长果然看到了林克,看到林克手上捧着的那叠东西时,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小同志的思想觉悟还是很不错的嘛。

        “你的自行车呢?”杨厂长向林克问道。

        “给我哥了,不过晚上回去的时候,可能得麻烦厂长您送我一趟了。”林克道。

        “你这个小滑头,行,没问题!”杨厂长笑指着林克说道。

        两人又说了几句之后,一辆车在工厂门口停了下来,林克跟杨厂长一起坐了上去。

        上了车后,杨厂长并没有谈工作的事,反而跟林克聊起了家常,这样林克不禁想起了四合院发生的那些事,要告诉眼前这位,估计他怕是会惊掉下巴,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里,竟然什么妖魔鬼怪都有。

        想着想着,林克就想起了秦淮茹今天中午在仓库跟许大茂搞破鞋,以及她怂恿何雨柱去帮她透亮的事,要不要告诉杨厂长?

        当然要!这种事情发发现一次就举报一次,直到把这个寄生虫铲除掉为止。

        “厂长,我这有个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林克道。

        “你这小同志,怎么也学会拐弯抹角了?有什么事直说就好了!”杨厂长道。

        “是这样的,我今天中午无意中发现,咱们厂里有人在仓库里乱搞男女关系,当然这个跟我关系不大,我本来也不想做这种打小报告的事,但这种情况实在太恶劣了!”林克义正词严的说道:“这是工厂,工人们上班做事的地方,这要万一有外面的人过来遇到这个事,我们整个轧钢厂都得跟着受牵连!”

        杨厂长刚开始的时候还带着笑容,随着林克的叙述,他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知不知道那两人是谁?”杨厂长脸色铁青的问道。

        “我听那声音,应该是许大茂,至于女的就不知道了。”林克刻意没有点出秦淮茹的名字,但这事根本瞒不住,只要杨厂长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

        毕竟中午秦淮茹跟许大茂打情骂俏的场景可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至于秦淮茹让何雨柱帮忙偷粮的事,林克想了下还是没说,要是说出来的话,何雨柱也势必会被叫去审问,何雨柱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偷窃公家的东西,但平时剩菜剩饭可没少拿,严格来说,这是不允许的。

        林克跟何雨柱都和李主任有矛盾,万一被他抓住这事做文章就不好了。

        “这事有多少人知道?”杨厂长问道。

        林克回道:“如果是说在仓库的事,那应该就我知道,不过我也不敢保证,在我离开之后,是不是有别的人经过那边。”

        杨厂长点了点头,没有询问林克怎么会恰好经过,有些事心知肚明就好,没必要点破。

        加上林克的本事他已经见识过,有他在,这轧钢厂肯定会发展的比以前更好,相较之下,许大茂就不那么重要了,一个放映员而已,也就是这年头的风气如此,不然这种肥差根本轮不到他,放电影的鸡技术门槛又不高。

        加上这次的确是许大茂出了问题,林克顶多算是借机报复,整个轧钢厂的人都知道,何雨柱跟许大茂一直不对付,跟哥哥都不对付了,跟弟弟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林克没有询问杨厂长要怎么处置许大茂,但肯定不会轻放就是了,别看许大茂整天吹嘘着自己跟厂里的领导关系多好多好,那只不过是恰好有用到他的地方。

        就算没了许大茂,他放映员的位置也随时可以找人顶上去,这个岗位有得是人愿意做。

        这一路上,杨厂长都没有再说话,似是在想着该怎么处理许大茂,林克也没有去打扰,他只要等着看好戏即可。

        过了一阵后,汽车在一个大院外停了下来,门外还有着两名战士在把守,说明着里边住的人来头不小,普通的领导住处可没有战士站岗。

        林克下车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铁门外的何雨柱,此时他正百无聊赖的揣着裤兜四处张望。

        “何雨柱,你站在门口干嘛?”杨厂长问道。

        “这不是进不去嘛!厂长你来的正好,帮我跟这两位说说,这要再不进去的话,一会就来不及赶在饭点前做好菜了。”何雨柱道。

        杨厂长这才想起,自己只顾着叫何雨柱过来,却忘了给大院这边交代一声,何雨柱这个生面孔进不去也并不出奇。

        “是我忽略了,你两先在外面等会,我进去跟领导说一声。”杨厂长道。

        “行,那我们就在外面等您!”林克道。

        杨厂长点了点头,随后便走了进去,他能进去是因为身上有通行证,但这只是他个人的,没法带人进,还一次带两。

        林克跟何雨柱两人看着杨厂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便谈论起秦淮茹的事来。

        林克比较关心秦淮茹到底有没有偷棒子面,这要偷了的话,那她身上的罪名可就又多了一个。

        乱搞男女关系可能只是丢工作,但要加上偷粮的话,秦淮茹就能进去跟她婆婆儿子一家团聚了。

        不要说林克冷血,在有些人看来,秦淮茹这种趴在别人身上吸血是理所应当的事。

        林克在穿越前甚至还看到有人给秦淮茹洗白的,说秦淮茹也帮何雨柱做了很多,例如洗衣服,收拾屋子什么的,洗衣服跟收拾屋子很难吗?可能对于那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来说,在大冬天干这些的确很难。

        但对于从旧时代过来的人来说,这不过是日常生活,何雨柱天天给她带饭盒,甚至连他自己吃的那份都被拿走了,秦淮茹给他做点事不应该吗?

        这要把何雨柱带回来的饭盒拿出去拍卖,保准院子里一大堆人抢着干这事。

        让林克有些遗憾的是,他并没有从何雨柱嘴里听到想听的答案,那秦淮茹竟然没动手?还真是可惜了!

        就在林克想着这事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熟悉的声音。

        “你两怎么在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