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修罗场预兆

第三十二章 修罗场预兆

        等吃完饭,顺带把剩菜也给打包回家!

        何家的老二把自己婆婆跟儿子送进了局子里,自己不计前嫌,还把亲堂妹介绍给她家,这情分重了去了,别说吃他一顿了,这要是成了,天天供着她家都应该!

        秦淮茹已经想好了,等秦京茹跟林克成了之后,她就跟林克说一声,把她调到别的车间。

        自从她那死鬼老公过世后,秦淮茹就进了轧钢厂,顶替了她老公的位置,可她就勉强认得几个字,而轧钢厂里讲究的是现代化生产,不认字不识数的话,根本没法干。

        这也是她为什么过了那么久还只是学徒工的原因,就这个还厂里照顾她们孤儿寡母了,不然就她那水平,早就被开革出去了。

        以前秦淮茹不是没想过调岗,但一根萝卜一个坑,想要换轻松点的岗位,那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

        李主任倒是三番两次的提出要跟秦淮茹换岗,可需要付出的代价她承受不起,试问厂里谁不知道李主任是什么人?这要跟他搞在一起,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传的到处都是。

        这要让贾张氏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她,加上李主任又是个没责任心的,多半会吃干抹净就甩手不认人,到时候别说调岗了,丢工作就有份!厂里可容不下那些生活作风不好的,李主任也是因为背后有人撑腰,不然就他那种搞法,早被杨厂长踢走了。

        刚进屋,秦京茹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打量着四周,同时忍不住感慨道:“姐,你这屋,可比我们乡下那好太多了!”

        “好吧,那一会见着人的时候,你就别傻着不说话,只要成了,以后你也能住这样的屋子!”

        “可是……”秦京茹有些纠结的说道:“我看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位,那长相未免也老气了些吧!”

        “你懂什么!”秦淮茹戳了下秦京茹的脑袋,道:“傻柱他年纪很小就开始出来干活,加上他那不负责任的老爹早早的跟他后娘跑路了,傻柱一个人要养活三张口,压力那么大,长得着急了点有什么奇怪?!不过你放心,他弟长得要比他俊多了,要早个十年,哪轮得到你啊!我自己就上了!”

        说起这个秦淮茹就有些遗憾,以前只顾着盯着傻柱跟何雨水,却把林克给遗漏了,当时她也没想到林克竟然能考上水木大学,不然一定死死的把他抓住。

        当时只想着何雨柱继承了轧钢厂厨师的位子,林克这人除了赌术又啥都不会,日后能不能考上大学还两说,投资未来太过虚无缥缈,可要抓住了傻柱,可是有现成的好处。

        秦京茹听了秦淮茹的话后,眼里闪过一丝期待,她向来没什么主见,都是别人怎么说,她就怎么做,整个秦家里边,她最羡慕的就是秦淮茹这个堂姐了。

        住进城里是这个时代大多数年轻人心中的追求,秦淮茹当初能嫁进来,凭的就是一副好相貌,她那圆润的脸蛋与身材在这个年代实在太受欢迎了。

        接下来秦淮茹向秦京茹交代了一些细节,比如说怎么才能吸引到男人的注意力,她甚至还准备里一些散装的白酒,想着要是今晚若能灌醉林克的话,那就干脆成其好事,将生米煮成熟饭。

        秦淮茹并不知道,在她眼里老实巴交的傻柱今晚还给她安排了个对手。

        另一边,何雨柱回道屋里后,把鸡剁成块后,做了道大盘鸡,这要是这道菜够下饭,晚上来吃饭的人多了,光一只鸡可不大够,只能做成最下饭的菜。

        除此之外还有昨晚剩下的一大锅炖鸡,何雨柱加了些蘑菇和粉条进去,把它改造成老母鸡蘑菇炖粉条,这年头的人可不会去嫌弃人家招呼你的是不是剩菜,能吃上肉就很不错了。

        随后他又炒了两个小菜,加上白面馒头做主食,今晚的菜就算是齐活了,这在普通人家看来是相当的奢侈了,过年也不一定能吃上这样的。

        搞定好之后,何雨柱先是去何雨水屋叫了何雨水跟于海棠,随后又到秦淮茹那喊了她,最后才到林克屋外敲了敲他的门,喊道:“二娃,出来吃饭了!”

        “好,马上就来!”屋内的林克应了一声。

        此时的林克尚不知道何雨柱这个好哥哥给他安排了什么样的惊喜,放下了手中的笔后,他郑重的将桌面上写满的纸张收了起来,这个可关系到他以后在轧钢厂的地位,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总不能委屈自己。

        别的不说,先搞点大事,把自己的地位提升上去再说,虽说他现在是轧钢厂的总工,但在他上面还有个厂长呢,加上平级的还有个李主任。

        想要将四合院里的人治得服服帖帖的,轧钢厂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就算是他这个总工,想要处理掉易中海这个八级钳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只有拥有更高的地位,更多的话语权,让这个院里的人都怕他,敬畏他,那处理起这帮家禽来就容易多了。

        收好东西后,林克伸了个懒腰,又活动了一下身体后,这才走出门,往何雨柱那屋走去。

        右脚才刚迈过门槛,他的身子就顿住了,除去屋里古怪的气氛外,还因为看见了秦淮茹三母女,和一个陌生的女子。

        于海棠在这屋林克并不惊奇,但秦淮茹怎么也跑这来了?难不成已经忘了自己昨天刚把她那宝贝儿子送进少管所的事?

        林克不相信秦淮茹是个大度的人,就算不将林克和何雨柱恨的牙痒痒,至少也是见面不相问,现在竟然跑他这来吃饭了?

        这一刻,林克嗅到了阴谋的气息,至于秦淮茹旁边那女子,用脚指头也能猜到,除了秦京茹外,还能有谁啊!

        惊愣的不止是林克,还有秦淮茹跟于海棠,两人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来意。

        只有何雨柱,何雨水和秦京茹这三个神经大条的,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何雨柱跟何雨水在逗弄着秦淮茹的两个女儿,秦京茹则是好奇的打量着刚进来的林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