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秦淮茹:我要打十个

第二十五章 秦淮茹:我要打十个

        从昨晚开始,许大茂就一直处于一个焦虑的状态、

        不见了一只鸡不说,还贴上了一个月的工资的傻柱作精神损失费,今天在厂里见到林克跟领导们有说有笑的,还坐上了他一辈子都没机会坐到的位置,心里就别提有多复杂了。

        平时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如今却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

        懵懵懂懂的回到院子里,见大伙正聚在一起,刚凑上前,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就听到了林克跟棒梗之间的问答。

        顿时那个气哟,当下便将身上背着的工具箱丢下冲了上去。

        眼看着他一拳往棒梗身上锤去,一旁的秦淮茹尖叫一声,连忙将他死死的抱住,不让他再前进半步。

        “许大茂你想干嘛?你疯了是不是?”

        “我想干嘛?你还好意思问我想干嘛?你家的狗崽子偷了我的鸡不说,还害我赔了一个月的工资,我今天要不把他屎都打出来,我就不叫许大茂!”

        许大茂说完后,还想上前,但秦淮茹又不是普通的妇女,平时在车间里没少干重活,许大茂这种水都没挑过的,还真不是他对手。

        “秦淮茹你放开我!”

        “我不!”

        “蛾子!你赶紧过来给我把她拉开!”许大茂对着还在发愣的娄晓娥大喊一声。

        娄晓娥这才反应过来,但她比许大茂更不如,以娄晓娥的出身,放在过去就是千金大小姐,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那是秦淮茹这种农村出身,从小干农活的,打起架来,一个顶娄晓娥十个。

        原本只是林克抓贼的戏码,演着演着,却成了许大茂夫妇大战秦淮茹。

        要是这秦淮茹也是了得,一人独战许大茂跟娄晓娥,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原本还只是拉扯,可这拉着拉着火气就起来了。

        本来许大茂跟娄晓娥就因为鸡的事情恼火,而且昨天开大会的时候,你秦淮茹明知道自己孩子偷了人家的鸡,却在那装死,一声不吭,搞得不止差点冤枉了何雨柱,还害许大茂他们损失了一个月工资。

        这不想还好,越想语气,拉着拉着,三人就撕扯起来,感觉自己损失了一大笔的许大茂也顾不得秦淮茹是女人了,娄晓娥更是不会客气,三人直接打了起来。

        秦淮茹是什么人啊?她就不是个会吃亏的住,这里抓一下,那里挠一下,膝盖窝更是直往许大茂的要害处顶,不一会便将他整的哇哇叫,败下阵来。

        剩下一个娄晓娥,更不是秦淮茹的对手了,三两下便被她挠得一身伤,手上被抓得到处是血痕,脸上也没被放过,看那样子,一个弄不好的话,可能会留下痕迹。

        秦淮茹虽然是获胜者,但也只是比许大茂夫妇稍好一点,眼眶上的乌青就是许大茂锤出来的,这要是再来一下,指不定就能出去冒充国宝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大伙都没想到这三人竟然会打起来,还是小当跟槐花见自己妈妈受伤,哭了起来,才提醒了在场的众人,眼看着秦淮茹骂骂咧咧,想要继续去对付娄晓娥。

        民警同志连忙上前挡在前面,易中海也跟着拉住了秦淮茹。

        “许大茂,你个生不出儿子的怂蛋,有本事继续来啊!老娘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听着秦淮茹的叫骂,许大茂的身子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但嘴上却不饶人。

        “你过来啊!”

        连娄晓娥砸一旁捂着脸哭都没有关顾。

        “刘海中,阎埠贵你两愣着干嘛?还不过了帮忙!”易中海对一旁还在发愣的二大爷和三大爷喊道。

        两人这才醒悟过来,上前帮着一起把人给间隔开了,娄晓娥则是被一大妈和三大妈带回了屋里。

        林克看着这一幕有些遗憾,许大茂也是个废物,不但打不过秦淮茹,连自己媳妇都保护不了,嫁给这样的男人,娄晓娥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作了什么虐。

        要是他能把秦淮茹揍个鼻青脸肿的,林克肯定第一个鼓掌叫好,但这家伙竟然还打输了。

        “咳咳!”林克轻咳了两声,引起了全场人的注意后,才继续说道:“警察同志,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瓜娃子不止偷了我的鸡蛋和钱,还偷了别人家的鸡,你看这事该怎么处理。”

        民警同志沉吟了一会,刚想开口,秦淮茹却不知什么时候挣脱了一大爷的手,扑到民警同志身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腿。

        “同志,我们家棒梗还是个孩子啊!是我没把他教育好,我以后一定好好教他,你可千万不能把他抓起少管所啊,不然他这一辈子就毁了!”

        民警同志吓了一跳,蹲下身子想要把秦淮茹给扶起来,但她却一直死抱着不放,搞得民警同志很是无奈。

        “大姐,你能不能起来再好好说话,你这,我……”

        “你不答应,我今天就不起来了!”

        秦淮茹看出了民警同志的无奈,干脆就耍起了无赖,她就不信民警同志还真能将她怎样。

        但她话音刚落,没等民警同志回应,林克那刺耳的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

        “秦姐,要是个个父母都像你这样,孩子犯事,只要往警察同志面前一跪,哭两嗓子,说句不答应就不起来,那还要法律干嘛?你家棒梗还是个孩子?别扯淡了,这院里的孩子那么多,怎么不见其他人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而且你家棒梗也不是偷一两回了,就他往我哥房间跑得还少?人家不计较,不代表你就可以当没事发生!”

        林克看向秦淮茹的眼神满是嘲讽,想用道德压过法律?想什么美事呢?

        是不是改天棒梗杀了人,你也来一句他还是个孩子啊!

        秦淮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一旁的贾张氏却骂开了。

        “姓林的,你到底安得什么心?你哥傻柱每天给我们带饭盒送吃的都没说什么,拿你点鸡蛋你就想把我们棒梗往少管所里送,我知道了,你就是怕我们棒梗长大后比你强,你个坏种,老贾啊,儿子啊!你们在天上都睁大眼睛看看,就是这个坏种想要害我们孤儿寡母的,你们在天有灵的话,就赶紧把这坏种给带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