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棒梗的末日

第二十四章 棒梗的末日

        秦淮茹此时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平时装惯了可怜的她,这会演绎起孤儿寡母被人欺负的戏码,完全是手到擒来。

        “秦姐此话何意?我只不过是想要找出真正的小偷而已。”林克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淮茹道。

        秦淮茹却似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说道:“我不知道我们家棒梗哪得罪了您,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个孩子啊!他一个小孩子家懂什么?您读的书多,是要做大事的人,您已经是轧钢厂的总工程师了,我到现在还只是个学徒,我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棒梗有什么不对,我在这向您道歉,再不然,我给你跪下……”

        秦淮茹说着还真就双膝一弯,要往地上跪去,不过还没等她跪倒,一道身影就从旁边拉住了她。

        “够了!”

        易中海拉着秦淮茹,冷冷的看着林克,道:“二娃子,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都是一个院子里的人有必要闹成这样吗?你看看你都把秦淮茹逼成什么样了?老的老,小的小,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责得起?不就十块钱和一篮子鸡蛋嘛?这钱我掏了,我给你二十块!”

        在易中海说话的时候,秦淮茹在一旁配合的抹着眼泪,不明真相的,还以为是林克在欺负他们家,而易中海则是看不下去,出来主持公道的热心大爷。

        原本大伙都站在林克这边,看了秦淮茹跟一大爷的表演后,顿时又开始动摇了。

        “是啊,秦淮茹家也不容易。”

        “唉,一个女人家,要照顾三个小孩一个婆婆,的确是有点难。”

        “这林克也是当领导的人了,干嘛还死咬着这事不放?”

        “就是!反正对他来说,那点钱也不算什么,我听说像他们这种工程师,一个月少说也有一百二三……”

        “……”

        林克听着他们的话,心里一阵冷笑,先前还以为这些人有所转变,没想到还是墙头草,果然,奢望这群人改变,就如同约束狗不去吃屎一样。

        那什么位置,拿多少工资,跟外人有什么关系?因为他拿的多,就得让人趴在身上吸血?真是笑话!

        林克看着易中海递过来的二十块,这钱怕是他一早就准备好的,这个时代很少会有人把这么多现钱带在身上,要说他跟秦淮茹不是串通好的,林克是不信的。

        “一大爷,易中海!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这话语里,好像是我无缘无故欺负他们家一样!”

        “是不是你自己清楚!”

        林克叹了口气,道:“我以前听说过一句话,叫不见棺材不掉泪,这回总算是在现实中见到了!哥,把那小崽子给我拎过来!”

        最后一句是对何雨柱说得,何雨柱此时也被秦淮茹跟易中海的样子给迷惑住了,将棒梗交给林克的时候,忍不住劝了句:“弟,要不还是算了吧!”

        林克那个气啊,果然何雨柱后来差点落得绝户的下场不是没有原因的,就他这怂样,不坑他坑谁啊?!

        “你给我闭嘴!”林克恨恨的剜了何雨柱一眼,心道,等会再教训你这个猪队友。

        林克拎着棒梗,将他竖立在秦淮茹跟易中海面前,道:“不承认是吧?行,那我自己来!”

        说完后,他直接扒开了棒梗的外衣,在他的内袋里一阵摸索,棒梗这小子想要防抗,奈何却敌不过林克的力气。

        林克这会也是在赌,他赌棒梗这小子还没来得及把钱藏起来。

        果然,没过多久,林克就从他衣服的内袋里摸到了一个东西,用力一扯,直接把袋子扯烂,一张折叠的整整齐齐的五块钱便从其中掉落了下来。

        场内再次一片寂静,如果说先前还能抵赖的话,这五块钱的出现,就等于实实在在的在秦淮茹和易中海脸上扇了一巴掌。

        你不是说你儿子是冤枉的吗?你不是说林克诬蔑你们吗?那这钱是哪来的?

        别说五块钱了,连连一块钱,平时这些家长们也舍不得给孩子,除非是逢年过节的,但也只是做做样子,很快就会收回去。

        现在从棒梗身上找出了五块钱,还有什么好说?

        认识贾家的谁不知道他们家穷得快揭不起锅了?要说这钱是秦淮茹给的,难道你平时的哭穷都是装出来的?

        林克没去看秦淮茹跟易中海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他盯着棒梗,此时那小子竟然还想蹲下去捡钱。

        林克一把将他提了起来,道:“小子,给你给机会,现在认了还能争取宽大处理,告诉大伙,我这钱是不是你从我屋里偷得?”

        “那是我的,我的!林书呆你给等着,等我长大了弄死你!”

        就棒梗现在双眼赤红,咬牙切齿的模样,大家一点都不怀疑这是在开玩笑。

        有人说童言无忌,但对于棒梗这种人来说,自私自利,忘恩负义基本上是从dna上遗传下来的。

        林克毫不怀疑,要给这小子机会的话,他长大了肯定会来复仇,可林克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他转向从刚才开始就被搞得一脸懵逼的民警同志喊道:“同志,麻烦你过来检查一下这个钱,我在上面做了记号的,国徽那里有个小小的林字!”

        民警同志走过去捡起来一看,还真是如此,这下不用别人说,他就将目标锁定在棒梗身上,这会他已经不想着什么息事宁人了,这十块钱的数目可不小

        “说!剩下的钱在哪?!”

        林克喝问棒梗还不怕,但对于警察的畏惧,基本上是刻进股子里的,毕竟从小到大都是听着各种官兵抓贼的故事长大的,那些小偷小摸就更是如此。

        “我没拿!那钱是我在他家门口捡的!”

        “捡的?”林克冷笑一声,道:“那昨天许大茂家的那只鸡也是你捡的咯?!”

        棒梗这会满脑子都是钱的事情,听到林克的提问,想也不想的回道:“就是我捡的!”

        林克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声大吼突然从旁边传来。

        “艹,我打死你个小王八崽子!”

        回过头才看到,许大茂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院子,此时正气势汹汹的朝这边冲来,背着的工具箱更是直接丢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