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他还是个孩子!

第二十二章 他还是个孩子!

        现在大伙都在看着林克,想知道他怎么处理这事。

        要是贾张氏没有冲上去用扫把打林克的话,大伙还能说和一下,但就现在这情况,谁敢说?

        而且大家伙都知道,平时何雨柱没少支援秦淮茹家,钱就不说了,吃食基本上是天天带,每天拎着的那一个小饭盒就是给秦淮茹家的。

        这些大伙都看在眼里,人们心里都有着一杆秤,自己先不说,但谁好谁坏,心里门清,只不过出于各种原因,大伙都没有提点的意思,毕竟傻柱这滥好人的人设维持下去,对他们也有好处。

        那位民警同志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林克过去拎棒梗的时候甩了这小子一巴掌,民警同志心中虽然觉得有些过了,但也仅此而已,毕竟那小孩的嘴的确有点欠,被打了也是活该。

        可后来那贾张氏的动作,就完全出乎民警同志的预料了,这都那么大年纪了,还想打人?还敢打人?!这得亏林克没有还手,要还了手的话,那老太婆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因此看到贾张氏还在那闹腾,民警同志的脸是彻底黑了下来,最烦的就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胡乱宠溺孩子的,少管所里有多少是被这种家长惯出来的?!

        “给我安分点,吵什么吵?再吵就跟我回局里去!”

        民警同志这么一喝,贾张氏立马安分下来,这老太婆习惯了持老行凶,但对于公职人员还是有所畏惧的。

        “你怎么样了?”这句话是对林克问的。

        林克之所以站着挨了那一扫把,等得就是民警同志的这句话。

        “同志,我要求进行验伤,并控诉贾张氏故意伤害他人身体!”

        话语一出,全场为之寂静,这林克是想干嘛?把那贾张氏直接送进牢里吗?

        民警同志听完后也愣了下,在他看来,林克挨得这一下看着有点狠,但其实只是皮外伤,随便拿个热鸡蛋敷敷也就没事了。

        “你确定?”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林克严肃的回答道。

        他决定一会去到医院就装病,不管医生怎么说,只要一口咬定脑袋疼就完事了,就算不能让贾张氏坐牢,那也得让她在拘留所里待上几天,不然真当自己拿她没办法了?

        至于挨得这一下,来日方长,之后再慢慢计较。

        贾张氏已经彻底傻眼了,在她想来,自己打了便打了,这林克还能怎样不成?要敢碰她一下,她就立马躺在地上装死。

        没想到林克竟然报官了,这也太不讲究了。

        事情仍未结束,民警同志接受了林克对贾张氏的控诉,但棒梗的事情却还没处理完。

        这时候,他也懒得再啰嗦,更不想将事交给林克,免得这小子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只见他走上前,掰过棒梗的脑袋,一脸严肃的问道:“贾梗是吧?我问你,那屋子里的东西是不是你偷得?”

        “不,不是!”棒梗硬着脖子,心里已经害怕的要死,但想起秦淮茹的吩咐,还是不肯承认。

        “不是?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不说实话!你看看你的手指甲,上面的这些铜粉是怎么回事?”

        “铜粉?”

        众人这才发现,棒梗的手指上有着明显的铜粉痕迹,难怪一开始林克跟民警就认定是他干的。

        到了这个时候,大伙依然不知道,林克是亲眼看着棒梗离开的,而棒梗也看到了林克,只不过一直以来的经历,让棒梗这小子觉得只要把东西拿回家就没事了。

        被民警同志这么一喝,棒梗顿时慌乱的哭了起来。

        “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妈,你救我啊,我要回家!”

        秦淮茹这会也乱得不行,可她一个妇道人家,心计虽多,但面对人民警察的时候还是有些慌乱,只能求助般的看向易中海,见他对自己摇头,显然不敢再沾惹这事。

        秦淮茹便用口型对易中海说了两字,易中海看了后身子一僵,只能再次站了出来,缓慢的挪动到林克身边。

        “那个二娃子,你看着棒梗还是个孩子……”

        “所以千万不能放过他!”林克认真的说道:“一大爷,说话之前要想清楚后果!”

        被林克这么一说,易中海顿时一阵语塞,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秦淮茹恨恨的瞪了易中海一眼,这个时候,她只能亲自上场了。

        她一脸凄苦的走到民警同志面前,道:“同志,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家棒梗一直很乖,从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他怎么可能会做撬锁这种事呢?”

        这话一出,整个院子里的人看向秦淮茹的眼神都变得怪异起来,都是一个院子的,谁不知道谁啊?

        就连刘海中家的那两混小子都比这棒梗要好的多,人家见到何雨柱时不时的还会叫声哥,但棒梗呢?何雨柱照顾他一家老小,平时有什么好吃的都紧着他家,结果见面就是傻柱傻柱的叫。

        你管这叫乖孩子?但凡有点家教的都不会这样。

        秦淮茹完全没有感觉到周围邻居看她的眼神,见民警同志不说话,就将目标放在了林克身上。

        “林克,你相信我,这事真不是我家棒梗做的,你帮忙说句话好不?”

        说完后,秦淮茹见林克不搭理,便要伸手去抓林克的手,可林克连多看这女人一眼都会觉恶心,又怎么可能任由她抓住,身子一扭便躲了开来。

        见林克这边也讨不了好,秦淮茹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何雨柱身上,如果说这院子里还有会帮她的人,那么就只有何雨柱了。

        她一把扑过去抓住何雨柱的手臂,哀求道:“柱子,柱子,你帮姐说句话好不好,棒梗他真的是冤枉的,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不能这么看着他被抓走啊!”

        “秦姐~”何雨柱看到秦淮茹这副模样,心有不忍,抿了抿嘴,看向林克就要说话,没想到被自家弟弟一个眼神瞪了回来。

        “对不起,秦姐,这事谁做的就得谁承担,你说棒梗没做,那也得有证据啊!”

        何雨柱这话像是跟秦淮茹提了个醒,她眼睛一亮,道:“对,证据,我有证据能证明我们家棒梗没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