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把贼揪出来!

第二十一章 把贼揪出来!

        “民警同志,我们院子里的孩子有不少,二大爷家的两个,三大爷家也有三个。”易中海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后才说道:“秦淮茹家也有三小孩,不过年纪都还很小,应该不大可能做出这种事。”

        易中海的话说完后,民警同志还没说什么,二大爷跟三大爷就先闹了起来。

        三大爷阎埠贵道:“一大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合着她秦淮茹家的孩子做不出这事,我家孩子就做得出了?”

        刘海中也跟着道:“就是,您这偏袒还敢不敢再明显一点!”

        易中海道:“我是有一说一!”

        “行了行了,都别吵了!”民警同志打断了三人的争吵,道:“到底谁做得,你们说了都不算,让事实来说话!那个一大爷是吧,麻烦你把这些孩子都给叫出来吧!”

        “好,好吧……”

        易中海看了刘海中跟阎埠贵一眼,示意两人将自己的孩子叫出来,刘海中跟阎埠贵均是冷哼一声,扭头让自家的婆娘去叫人。

        本来这院里的三位大爷不管私底下怎样,但表面上的和睦还是能保持的,不想今天关心则乱的易中海出了个昏招,想要把事情往刘海中和阎埠贵的那几个孩子身上扯,两人当然不愿意了。

        他们现在都还不知道林克到底丢了些什么,这要被坐实了,万一被抓进局里可咋办?交钱赎人还是小声,这名声臭了,以后见到街坊邻居都不好意思打招呼。

        见到三位大爷内讧,林克是笑得最开心的那个,原本他还想着怎么分化他们三,现在好了,易中海自己走了道臭棋,把他们本就不牢固的联盟给打破了,林克乐得都差点当场鼓起掌来。

        “淮茹,你,你也去把棒梗他们叫出来吧!”易中海看着秦淮茹道。

        秦淮茹担忧的看了易中海一眼,最后还是回屋叫人去了,这时候要找借口推脱就太可疑了。

        不一会,刘海中家的两个儿子,阎埠贵家的三个小的,和秦淮茹家的三只小白眼狼都汇集在了院子里。

        “同志,接下来您看要怎么审问?”易中海小心翼翼的问道。

        民警同志跟林克想相视了一眼,笑道:“不用审,已经破案了!”

        院子里的人都为之一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人才出来,就已经破案了?

        易中海跟秦淮茹更是心中一沉,能这么快就有结论,说明林克跟民警手里肯定掌握着实质性的证据,但他们俩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就算想要做事,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秦淮茹强笑着道:“民警同志,您这是不是太快了?要不还是再查查吧?”

        “不用了!”民警同志以为深长的看了秦淮茹一眼,道:“这位女同志,那三个小孩,是你家的孩子吧?”

        “是,是啊!”

        此时秦淮茹的心慌已经有些掩饰不住,一张脸笑得比哭还难看。

        民警摇了摇头,道:“这事还是让林克同志来跟你说吧!”

        秦淮茹闻言立即转向林克,道:“二娃子,你看这……”

        林克挥手打断了秦淮茹的话,道:“秦姐,都这个时候了,您还不打算坦白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林克叹了口气,心里暗笑不已,秦淮茹,这可是你自找的!

        只见林克走到小孩的队伍中,一把抓住棒梗的领子,将他给拎了出来。

        棒梗哪曾受过这种待遇啊,当下便挣扎起来,一边拍打林克的手,一边叫骂。

        “放开我!你个书呆子赶紧放了我!再不放手劳资弄死你!”

        林克听到这话,想也不想的,甩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巨响,棒梗的脸上多了个红色的巴掌印。

        “年纪小小,嘴里不干不净,谁给你惯得?!”

        这一巴掌不止打蒙了棒梗,也把在场的人给打蒙了,要知道林克一直以来给他们留下的印象都是斯斯文文,从没听闻过他跟谁吵过架,更别说打架了。

        现在他竟然直接动手扇了秦淮茹家的儿子一巴掌,那可是平时跟他们老何家关系最好的秦淮茹儿子呀!

        秦淮茹见儿子被扇,顿时怒火中烧,但也只是握紧了拳头,没有冲上前。

        而不知什么时候从屋里出来的贾张氏一看自己大孙子被打了,哪还忍得住啊。

        左右张望了一阵后,拿起角落的扫把杆子就朝林克冲了上去。

        “林克你个王八蛋,竟然敢打我孙子,我今天跟你拼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在场的众人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别看那贾张氏一把年纪了,躲在却是特别的快,一眨眼就冲到了林克面前,高举着扫把杆子朝林克扫了过去。

        啪的一声,林克不闪不避,任由这扫把杆子打在头上,留下了一条红色的印迹。

        以林克被残缺版血清改造过的体质,他完全可以闪过去的,但他就是不闪不避,硬受了这一击。

        院子里的街坊邻居们刚从棒梗挨打的事上清醒过来,就为林克挨了贾张氏一扫吧而再次蒙了。

        要说不亏为亲兄弟呢,何雨柱见自家弟弟被打了,眼睛瞬间红了,冲上来对着贾张氏就要一脚踹过去,这要是踹中了,以贾张氏那老不死的身板,就算不死也得躺上几个月。

        林克连忙把他拉住,这要让何雨柱打了贾张氏,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得往另一个方向发展了。

        “哥,别动手!”

        “你放开我,我非得打死这个老虔婆不可,竟然敢动我弟弟!”

        何雨柱一边骂,一边挣扎,要不是林克力气够大,还真拉不住他。

        这会院子里的人看到这种情况,连忙上前将贾张氏跟林克兄弟隔开,这要放任何雨柱的话,贾张氏还真有可能会被打死。

        而贾张氏还在那不知死活的叫嚣着:“放开他,让他来,我看他敢不敢打死我,我就知道姓何的一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骂着骂着,这贾张氏竟又哭闹起来。

        “老贾啊,儿子啊,你两怎么就走得那么早,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受人欺负……”

        院子里的人听到这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您一老太婆自己冲上去打了人,反而说别人欺负你,能要点脸吗?

        再说大伙现在基本也看明白了,林克屋子被偷的事,八成就是棒梗做的。

        而林克把他揪出来的时候,这小子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这换谁能忍?

        扇他一巴掌都是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