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大戏开锣

第二十章 大戏开锣

        贾张氏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她大孙子拿回来孝敬她的,多吃几个咋啦?

        “淮茹啊,你看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毁尸灭迹呗!”秦淮茹没好气的说道。

        “毁尸灭迹?”贾张氏问道。

        “对,把这些东西都毁了!到时我们咬死不承认,我就不信他们为了几颗鸡蛋能彻底撕破脸皮!”秦淮茹咬牙道。

        “好!”贾张氏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也只能这样了。

        随后贾家一家五口人,一同动口,把剩下的鸡蛋全给消灭的干干净净,至于剥下来的蛋壳,则是全部丢进了炉子里,不一会便烧完了。

        搞定完这些后,秦淮茹还是不放心,又蹲下来,抓着小女儿槐花的肩膀,说道:“槐花,你记住了,一会不管谁问都好,你都要说你没吃过鸡蛋,也没见过鸡蛋,知道吗?”

        “我知道了!”槐花虽然不懂妈妈为什么会这么说,但还是习惯性的点了点头。

        秦淮茹这才松了口气,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门边的时候,忍不住又回过头叮嘱道:“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了么?”

        贾张氏和三只小白眼狼均点了点头。

        “好,一会你们就在这屋里待着,没什么事千万别出来!”

        说完这句,秦淮茹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当她看到外边情景时,心头一跳,不由自主的捏了捏身上的衣服,强作镇定,满脸笑意的朝林克跟何雨柱迎了上去。

        此时林克正在跟民警同志交涉,旁边还有何雨柱跟易中海,就连刚回来不久的刘海中跟阎埠贵也凑了过来。

        刘海中本来是不想来的,昨晚刚被林克讹了一顿,现在看到民警同志莫名有些发憷,但想到自己作为院里的二大爷,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不参与一下有点说不过去,便也凑了过来,只是一直没有发声。

        至于阎埠贵,他的理由更简单,纯粹是因为听到林克当了领导的消息,想要拍拍马屁,顺带看看有没什么便宜可占。

        “情况基本就是这样了!”林克把自己会来后看到门锁被撬的事告诉了民警同志,但并没有直接说出还亲眼看到棒梗从里面出来,空口无凭嘛!

        “那行,你现在跟我进去看看都有什么不见了!”

        “好!”

        等到林克跟民警同志进屋勘察后,秦淮茹立马凑到了何雨柱近前。

        “柱子,这还真把民警同志找来了?”

        何雨柱点了点头,道:“这杀千刀的小偷,把门锁都给撬了,这哪天院子要都没人,那还不把整个屋子都给搬空了啊?!必须把这贼给抓住!”

        “对,必须给抓住了!”刘海中跟阎埠贵异口同声的回道。

        这两人也是怕啊!能偷林克屋,自然也能偷他们,万一哪天把他们的锁也给撬了,那得上哪哭去?

        只有知道真相的秦淮茹跟易中海心中异常复杂,两人相视一眼,交换了一下信息,随后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转向了何雨柱。

        搞不定林克,但他们可以把何雨柱搞定,毕竟在这个院子里,除弟弟妹妹外,何雨柱就跟他两最为亲近。

        易中海轻咳了一声,引起了何雨柱的注意后,道:“那个柱子啊,我这有事得跟你说一下。”

        “有什么您就直说呗!”

        “是这样的,先前我已经打探过了,留在院子里的人都说没见过陌生人进来,我想这个事,多半是院子里的人做的。”

        “嗯?”

        “如果是院子里的人做的,那这报警是不是就不大好?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这要是把人给抓进去了,以后就是仇人了,还不天天闹得鸡飞狗跳的。”

        “那就闹呗,偷东西还有理了?”何雨柱不屑的说道。

        “不是这么说,我是想着,万一真查出是咱们院子里的人,你能不能跟二娃子说一声,让他不要把事情闹大,让那小偷低头认错,赔偿损失就算了。”易中海劝道。

        “哟呵,一大爷,合着你知道这贼是谁啊?”

        易中海讪讪的笑了笑,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继续说道:“你就说行不行吧?只要你答应,剩下的事都由我来办!”

        “这我可答应不了,你要说就跟我弟去说吧,被偷的是他,自然由他说了算。”

        何雨柱也不傻,要换做是他自己的事,指不定就答应下来了,但现在被偷得是林克,而警察也是他让叫的,这何雨柱要敢私自应承什么,保准林克转头就找他算账。

        易中海脸色一垮,叹了口气,不再继续劝说。

        秦淮茹见此想要亲自出马,但没等她开口,林克就跟民警同志从屋里出来了。

        何雨柱立马凑上前去,问道:“同志,调查的怎么样了?”

        民警同志笑道:“这作案者年纪不会太大,不过手法倒是挺熟练的,只要对比一下痕迹就能找出来。”

        “真的?那太好了!”

        民警同志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林克道:“林克同志,你确定要将这事交由我们警方处理吗?”

        在民警同志看来,还是希望能私了的就私了,前面都已经说了,作案者是个孩子,这要是被抓回去的话,肯定会留下案底,对于孩子的以后肯定会有影响,所以他还是希望能给这人一个机会。

        林克猜出了民警同志的心思,但他并不打算私了,如果民警同志知道棒梗的行为,估计也不好劝林克。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好,那麻烦你给我说一下,你们院子里都有谁家有孩子吧。”

        “这事还是让我们的一大爷来跟您说吧,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院里的情况了!”

        林克说完后,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易中海,道:“一大爷,麻烦您跟民警同志汇报一下情况吧。”

        易中海知道林克是故意这么做的,但他能拒绝吗?拒绝只会让自己显得心虚,指不定还会把他也给扯进去。

        易中海倒是想替秦淮茹把这个事情揽下来,但他不能,一旦扛下了,那他免不了要去拘留所一趟,一世英名也会跟着一朝丧尽,到时别人肯定会怀疑他跟秦淮茹的关系。

        就算再好也不是这种帮法,因此,易中海只能在心底跟秦淮茹说声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