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六章 一个接一个

第六章 一个接一个

        刘海中缓慢的转过身体,脸上笑得比哭还难看,要林克像对许大茂那样给他来上一套。

        让他赔个三四十块的话,那比要他的命还难受,虽然他是七级锻工,一个月七八十块的工资,比许大茂多得多,但要让他拿出一半来赔给傻柱,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那个,二娃子,你看这事闹的,是我不对,我太过武断了,要不二大爷在这给你道个歉?”刘海中赔笑着说道,比起脸面,显然半个月的工资要更为重要。

        “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嘛?”林克冷笑道,好不容易抓住这么个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

        这事要报上去,刘海中一个处事不公的罪名是少不了了,居委那边也肯定不会让他继续做什么二大爷,作为一南方人,林克搞不懂不就三管事的吗,还大爷,叫的多了,还真把自己当成大爷了?

        “那,你想怎样?”刘海中小心翼翼的问道。

        对于一个官迷来说,最难受的莫过于剥夺他管事的权利,尤其是像刘海中这种自命不凡,觉得自己怀才不遇,爱好打官腔的。

        “首先,你不分青红皂白皂白,听信小人言,差点诬陷好人,就冲这个,去给我哥道个歉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应该的,应该的!”

        “再有就是这个精神损失费了……”

        林克还没说完,刘海中就带着哭腔喊道:“二娃子,你别看我是七级锻工,但这手头也是紧得很啊,家里那俩小子吃得比牛还多,这三十块我是真拿不出来!”

        林克眼睛一瞪,道:“我都还没说完,你急什么?!”

        “行,你说,你说!”

        林克刻意放缓了说话的速度,等刘海中急的直挠头,才慢悠悠的说道:“我看二大爷您院里似乎养了好几只下蛋的母鸡,刚好,我这工作还没分配下来,想着养几只鸡,要不,您借我些蛋,再借两只老母鸡孵蛋?”

        刘海中敢说不吗?当然不敢,起初还觉得挺憋屈的,但一想到许大茂可是付出了一个月的工资才了事,他就损失两只鸡和一些蛋,加起来也不过七八块钱,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

        “行,行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一会让我哥上你屋里拿去!”

        刘海中认命的点了点头,只要林克不搞事,其他都好说。

        至于一大爷和三大爷,易中海一直用莫名的眼神看着林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三大爷阎埠贵一看情况不对,早就趁机溜掉了,免得跟刘海中一样,被林克讹上。

        邻居们在看完这场好戏后,一哄而散,生怕走慢点就会被林克抓着,经过今晚的事情,这个院子里怕是没人再敢随意招惹何雨柱跟林克两兄弟,毕竟林克这家伙实在太凶残,也不跟你动手什么的,就是讲道理,让你心甘情愿的从口袋里掏钱。

        什么诽谤罪,精神损失费的,以前听都没听过,这回算是长见识了。

        这次林克没有再阻拦,任凭众人离去,等到何雨柱从许大茂那拿完钱回来后,他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何雨柱,让他上刘海中那拿鸡去。

        换做是何雨水的话,或许会劝林克,大家都街坊邻里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但何雨柱是什么人?他巴不得许大茂跟刘海中这些人天天吃瘪,真当傻柱不记仇啊?那是因为后来被秦淮茹和易中海用道德绑架,生生把他性子给磨掉了,变成个唯唯诺诺的绝户。

        不一会,何雨柱便从刘海中那抓了两只大母鸡和一篮子鸡蛋回来,林克看了后一愣。

        好家伙,这是把刘海中家最肥的两只母鸡和鸡蛋全给弄回来了,林克起初只是让何雨柱去拿几个,可没教他直接给人拿干净,就篮子上那几个还带翔的鸡蛋,怕是连鸡窝里的都给他扒干净了。

        没得说,必须给傻柱点个赞,林克现在感觉何雨柱也并不是那么无可救药。

        随后两人便朝着何雨柱那屋走去,这鸡汤还没喝呢。

        “弟,这鸡该养在哪啊?咱们是不是该学刘海中那样,在外面搭个棚啊?”何雨柱向林克问道。

        林克一口否决了何雨柱的提议,道:“养个屁,赶明儿就把这鸡杀了,你还真以为我留着孵蛋啊?”

        “啊?”何雨柱一愣,问道:“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你跟我都没折腾这玩意,谁知道怎么养啊,再说了,要真孵出了小鸡,还得天天守着,免得被一些白眼狼偷了。”

        林克说这话的时候,刻意看了秦淮茹那屋一眼,估计现在这个茶艺大师正在庆幸没被何雨柱爆出真相,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想得美!

        现在就算林克不计较,许大茂也会追查到底,毕竟他除了不见了一只鸡外,还丢了整整一个月的工资,这损失他肯定得想办法找回来。

        何雨柱不知道林克是在说秦淮茹一家,还以为他指的是别人,心里也没在意,他们老何家就出了林克这么个高材生,就算往后几十年,谁家能出个水木大学的都是十分光荣的事情。

        加上知识越多,懂得也就越多,不像他,除了做菜之外,什么也不懂,自然是林克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回到屋里后,何雨柱将炉子上炖着的鸡汤端到了桌子上,当盖子被打开的时候,香味弥漫了整个屋子。

        这会虽然是冬天,但烧火的时候,窗户一直是打开的,这香味自然就传到了离何雨柱家最近的秦淮茹那。

        噷,噷……

        贾张氏闻到这股香味后,用力的吸了两下鼻子,肚子不争气的发出了声音。

        躺在她旁边的小当砸了咂嘴后,摸着肚子道:“奶奶,这味道好香啊,我有点饿了。”

        虽说下午的时候,秦淮茹家的三个小崽子把许大茂的那只老母鸡消灭了,但孩子吗,饱的快,饿的更快,这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肚子里的那点东西早就消化完了。

        “肯定是何家那俩小子在吃鸡肉,这傻柱,弄了好吃的也不知道给我们送点,不知道我们家还有老人小孩吗?!”

        言语间,就好像何雨柱弄了好吃的就得给他们送一份一样,那理所当然的语气让人为之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