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给你长个记性

第四章 给你长个记性

        听到林克的声音,秦淮茹都快哭出来了,这还有完没完了?

        见众人的注意力重新汇聚到自己身上后,林克才继续说道:“我说各位,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街坊邻居们面面相窥,不知道林克这是什么意思,一大爷更是皱了皱,对林克斥道:“二娃子,这事已经了了,你就别再瞎胡闹了!”

        又是胡闹?呵,这些人真个就全员恶人呗!

        就连何雨柱都扯了扯林克的袖子,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再多事。

        林克一把甩开何雨柱的手,气极反笑道:“刚才你们这些人,把我哥当成了犯人一样审,还想屈打成招,哦,现在计划失败了,没能把这口黑锅扣我哥头上,拍拍屁股就想走人?想什么美事呢!全都给我留下来,今天若是不给个说法的话,谁也别想离开半步!”

        众人皆被林克这声色俱厉的呵斥吓住了,等反应过来后,感觉自己丢了面子的二大爷刘海中便忍不住站了出来,指着林克说道:“二娃子,你这……”

        “闭嘴!”林克直接打断了刘海中的话,狠厉的瞪了他一眼,道:“给你面子叫你一声二大爷,不给你面子你什么都不是,怎么,真把自己那芝麻绿豆的小官当回事了?信不信我把这事捅出去,别说这院子里的二大爷,连厂里的工作都能给你弄没了?”

        刘海中顿时被咽得说不出话来,以林克今晚的表现,还真有可能会那么做,不一定会把他厂里的工作给弄没了,但颜面扫地,成为笑柄是肯定的,这对官迷刘海中来说是无法忍受的。

        心里也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该因为许大茂的那点小恩小惠去刻意针对何雨柱了,谁会想到平时只会掉书袋的林克竟然这么的难搞,这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刘海中怂了,一大爷却忍不站了出来,而且一开口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准备用身份强压林克。

        “二娃子,怎么跟长辈说话的?再怎说二大爷也是你的长辈!”

        林克不屑的扫了易中海一眼,在看剧的时候就发现了,整个四合院里,秦淮茹是茶艺大师,许大茂则是明目张胆的坏,唯独这位一大爷,看似忠厚老实,时不时还会在关键时刻站出来维护何雨柱。

        但真要仔细研究的话,就会发现他才是整个四合院里藏得最深的人,表面上是想拖着何雨柱,让他帮自己这个老绝户养老。

        事实上从他的一些日常行为上,是能看出某些东西的,例如正常人会在三更半夜给一个寡妇家送东西?

        再例如秦淮茹就一寡妇,根本没有上环的必要,这事可是在她跟何雨柱好上之前就已经做了的。

        而从剧里许大茂跟秦淮茹之间的互动来看,许大茂这家伙好几次都被秦淮茹耍的团团转,别说那啥了,连小手都没能摸到,上环这个事肯定不是为了他。

        这么一来,能让秦淮茹做这事的,也就剩下一个人了。

        易中海并不知道林克已经发现他跟秦淮茹之间的勾当,还一直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没人会发现,可这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

        因此被林克扫了一眼后,他非但没有退却,反而很是恼怒,在他看来,不管是何雨柱还是林克,都是他盘中的菜。

        若是让他在两人之中挑选的话,他肯定更倾向于林克,为啥?人家是大学生啊,这年头的大学生多稀罕啊!日后前途肯定不会差,要是有他给自己养老的话,那下半辈子基本上什么都不用愁了。

        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人还得磨,锋芒太盛,容易伤人伤己。

        林克并不知道易中海心里打的主意,这要是知道的话,怕不是会当场吐他一脸的口水。

        “他算哪门子的长辈?无非就是比我早生了些年,就他这种行为还想让人尊敬?呸!我说一大爷,您要是没事呢,就赶紧回屋歇着去,今天这事跟你关系不大,当然,你要是硬要留下的话,还请您闭上那张嘴巴!”

        “混账!”

        林克不再搭理易中海,将目标放在了许大茂身上,刚来第一天,就先拿许大茂先开刀吧,不然这小子总想着琢磨些坏主意,得把他给一次打疼了!

        “许马脸,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跟我哥赔礼道歉,而是我打你一顿,你再跟我哥赔礼道歉,你觉得呢?”林克阴恻恻的说道。

        许大茂顿时吓了一跳,从小到大他就没少挨何雨柱跟林克两兄弟的打,别看这林克斯斯文文的,打起架来可比他哥凶狠多了,这也是许大茂敢去招惹何雨柱,却不怎么敢跟林克顶牛的原因。

        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媳妇娄晓娥被他一扯,立马醒悟过来,张开双手挡在许大茂身前,像护崽的老母鸡一样。

        看到这副滑稽的场景,一些邻居憋不住,直接笑出了声。

        林克也是一阵摇头,娄晓娥这人还不错,奈何摊上了许大茂这么个丈夫,要不是穿得晚,林克甚至想让她给何雨柱做媳妇。

        “我,我又没做错,凭什么要道歉,你要敢动我,我就立马去派出所报警!”

        “你觉得自己没错是吧?行,我就跟你好好算算这笔账,第一,你鸡不见了是你的事,毫无证据就跑到我哥那说他偷了你的鸡,你这算是诬陷吧?!”

        “谁知道呢!”许大茂小声嘀咕道。

        “行,我就让你死个瞑目,哥你告诉他,这鸡是怎么来的!”林克对身后的何雨柱招呼道。

        不用再为秦淮茹打掩护,何雨柱自然没了顾忌,老老实实的说出了这鸡的来历。

        “这鸡还真就是朝阳菜市场买的,是我托厂里的采购,早上买菜的时候一起买回来的,鸡还是我徒弟马华帮着杀好剁开的,不信的话,把人叫过来一问便知。”

        听了何雨柱的话,众人立即打消了心头对何雨柱的怀疑,知道许大茂是真的冤枉何雨柱了。

        “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说?”林克问道。

        许大茂眼神飘忽,不敢再与林克对视,他媳妇娄晓娥脸上更是一阵赫然,尴尬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话说了是吧?那我就继续了,你这没有证据就胡乱诬陷,已经严重损害到我哥的名誉了,而且你还耽误了我们吃晚饭的功夫,这个会开了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了,我们锅里的鸡也已经炖的软烂,说不定水都快干了,就这些加起来,你道个歉,再赔点钱不过分吧?”

        一听要赔钱,许大茂顿时不怂了。

        “放屁,我凭什么赔你钱?我才是真正的苦主好吗!”

        “就凭你胡乱诬陷,和浪费了我们家一只鸡,你家丢的是会下蛋的老母鸡,我家这鸡更是好不容易才从农户里收来的走地鸡,而且还是那种吃着药材长的十全大补鸡,我个就想着靠着这个给我和雨水补身子呢!对不对啊,哥!”

        “就是啊!”何雨柱最乐意的就是看许大茂吃瘪了,加上林克又是他亲弟,当然得帮着自己人说话。

        “这些加起来,我也不多要你,随随便便给个三十五块五就行了!”

        林克说得这个数字,恰好就是许大茂一个月的工资。

        许大茂被气得差点吐血,尖着嗓子喊道:“你怎么不去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