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其他小说 - 遮天之我成了李长青在线阅读 - 第73章 哭泣的少女

第73章 哭泣的少女

        李长青转了一圈,没有寻找到更多的宝物,立刻离开此地,向着中心区赶去,在小世界中的时间不多了,李长青要赶过去寻找宝贝。

        李长青爬上了一座大山,俯瞰着下面的山谷。

        五名修行者正在围攻一只火狼王,周围是一些火狼的尸体,一名手持黄色巨剑的天剑门男子,担任主攻,其余四名其他门派的弟子,在侧面辅助攻击。

        不久之后,那名天剑门的男子抓住机会,黄色的巨剑瞬间劈裂了火狼王的身体,炸裂为一团血雾。

        “王兄真是修为高深,这火狼王一剑就劈碎了,真不愧为天剑门的真传弟子。”一名香树门的弟子上前恭维到。

        “王兄已尽得天剑门天剑术的精髓,他日晋升为天骄指日可待。”另一名香树门的弟子说道。

        “哈哈哈,两位道兄过奖了,若非各位道友在一旁相助,牵制这个畜生,我怎么会轻易的斩杀火狼王。”这名天剑门的男子,说的话虽然很谦虚,但是眼中的高兴掩饰不住。

        “王兄何必谦虚,能够杀了这头火狼王,王兄功劳最大,这点无可争议。”一名天刀门的弟子上前说道。

        “师兄说的对,若非王兄带领我们剿灭这个火狼王巢穴,我们不同门派的弟子,如何能一起合力,除妖采集灵药,在别的门派的弟子还在打打杀杀的时候,我们已经一起在合作共赢了。”另一名天刀门的弟子接口说道。

        “是啊,若非王兄一力促成,说不定我们还要斗得你死我活,如今其他的人看到我们合作,恐怕要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了。”一名香树门的弟子连声称是。

        “过奖了,过奖了,各位都是聪明之人,一点就透,在下,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跟大家分析了一下厉害。”天剑门的男子谦虚道。

        “还是王兄分析的透彻,这些灵草灵药,我们任何人都无法独自获取,何必打打杀杀,白白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如今我们一起合作,对付这些妖兽,那就是小菜一碟,让我们一起把这些中心区之外的妖兽一扫而空,把这些珍惜的灵药,全部采集到手,大家齐心合力,一起发财。”另一名香树门的弟子说道。

        五名不同门派的弟子互相吹捧,吹捧的热火朝天,前段时间还打生打死的人,转眼之间居然显得关系融洽,相见恨晚。当然,几人到底是逢场作戏还是真心实意,那就是人心隔肚皮了。

        这名手持黄色巨剑的天剑门男子,理所当然的取出了火狼珠,收了起来。旁边的火狼草,几人商量过后,合伙把它分了。天剑门的男子拿了一株火狼草,香树门的两名男子共拿了三株,天刀门的两名道友也共拿了三株。

        几人满脸笑意的离去了。

        等他们走后,李长青继续赶路。

        不久之后,李长青来到了一片满是黑色沙地的地方,他隐藏在一块巨石的身后。

        前方两名月华宗的弟子,正在不断的把一道道月牙形的尖刺打入地下,不停的变换地方,似乎在寻找什么。

        半天之后,两人似乎一无所获。

        “这个贱人,到底死了,还是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如果抓住她,我一定先挖出她的眼珠子,让她生不如死。”一名女弟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师妹,在这小世界中,剩余的时间不多了,按照师门的约定,我们必须尽快赶往中心区,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另一名师姐模样的女弟子说道。

        “哼,一个功法低微的小丫头,竟然从我们眼皮子底下偷偷的溜走了,挖地三尺我也要把她找出来。”那名月华门的师妹犹自咬牙切齿。

        “如果误了师门大事,门中法规可不会饶人。”那名师姐似乎有点着急。

        那名师妹觉得就这样离开,脸面上过不去,心有不甘,一番犹豫之后,一拍胸脯,一道蓝色的光芒从苦海中飞出。

        她的手指闪烁月色的光芒,对着蓝光一点,蓝色光芒瞬间变大,化作一团蓝色的乌云,变得奇寒无比。

        蓝色的乌云中,射出了一道蓝晶晶的月牙型冰锥,冰刃,瞬间打入地下,整个地面如同刺猬一样,被插得密密麻麻。

        直到一盏茶之后,蓝色的乌云散去,重新化作一道蓝光,被那名月华门的女弟子收回。

        两名月华门的女弟子,仔细搜索查看异常,如同刺猬一样的冰锥,冰刃,密密麻麻的插入地下,这大片地方地下,断无人容身的地方。

        又待了大约半个小时,两名月华门女弟子悻悻的离开了此地,迅速往中心区赶去。

        匆匆离去的月华门弟子没有注意到,一丝丝鲜红的血液,已经顺着冰锥流了上来,只是被强大的冰霜之力冻住了,没有冒出来,没有被两名弟子发现。

        半个时辰之后,此地的黑沙地,慢慢鼓起,从沙中缓缓地钻出了一名年轻的少女,她的身上插着几根冰椎,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衣衫。

        这名少女看着身上的冰锥,和满身的鲜血,眉头紧皱。

        她从苦海中取出了一件手帕,包裹住了冰锥,银牙一咬,噗的一声,将一根冰锥拔了出来,鲜血向外汩汩的冒出来,女子痛得一声娇哼,一双美目向外哗哗的流着泪水。

        她顾不得擦拭自己的泪水和感受身上的疼痛,立刻取出了一颗丹药,服了下去,又在伤口上撒上了一些药粉,鲜血立刻止住了。

        随后如法炮制,忍痛拔出了另外几根冰锥。

        经过一番调息之后,她身上的伤痛好了大半,气息也恢复了不少。

        她忽然蹲起来,双手曲膝,抱头,低声的呜咽哭泣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她停止了哭泣,站了起来,神色冰冷的扫视了四周一圈,随后,脸上挂着淡淡的泪痕和一脸的倔强的神情,向着中心区赶去。

        李长青看着她那一瘸一拐,走向远方,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怜惜之心大起。

        但是李长青没有跳出来,他隐藏身形,默默的隐匿在大石后面,注视着少女一瘸一拐的,身形渐渐的消失在黑沙滩的远方。

        李长青从另一个方向,向着中心区赶去,这一路上居然是平安无事,既没有碰到妖兽,也没有碰到不开眼的袭击者,顺利的到达了中心区的外围。

        /129/129446/31221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