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其他小说 - 遮天之我成了李长青在线阅读 - 第43章 经验手札

第43章 经验手札

        “听说这把弓是在一个獾洞中找到的,而且被当成了做窝的木柴,不知道拙弓为何会这样出现,为什么会这时候出现。”一名老者皱着眉头说道。

        “我们这位李师兄的修为真不简单,本以为他资质低下,成就有限,不曾想竟是大智若愚,这么多年过去,修为已经到了如此高深的地步。”

        “拙峰是我们整个太玄门最奇特的地方,发生任何事情都不奇怪。”

        “我认为李若愚会成为第二位拙峰大能。”一位老者肯定的说道。

        “拙峰过去,曾经有一位上古大能,资质也是低劣不堪,他却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得到了拙峰的传承,最终成就上古大能,这与现在的李若愚何其相像。”

        “拙峰是卓而不拙,华光内敛,我有一种感觉,很快他的崛起,会是不可阻挡的大势。”

        “哼,就算拙峰重生崛起又如何?太玄门的根基永远是星峰,星峰才是最强大的传承。”一名疑似与李若愚有怨的老者说道,他就是那个上次阻止李长青的星峰老者。

        这些长老的窃窃私语,李长青是听不到的,也没有兴趣,听他们说这些没用的。

        李长青和叶凡,现在正沉浸在那本,颜色泛黄的薄册里。

        李若愚这位老人毕生的修行经验,这实在是太宝贵了。

        里面只有很少一部分的修行法门,绝大多数都是讲述的自己各个阶段的感悟和修行经验。

        李长青的心神很快就沉浸在了里面。他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摸索着修行,没有人指点一下自己,缺少了那些经验,理解起来就磕磕绊绊的。

        这本书对于李长青来说真的就是雪中送炭,及时雨。心中多年的疑惑不解之处,得到了答案。知道了,这地方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不那样做?那样做会发生什么?怎样才能做到这样?怎样才能超越这样?等等一系列重大的修行之谜。

        李长青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苦海中一丝丝的金色能量,慢慢地流向了头部,这是一条很细很细的金色丝线,流入头部之后,化作一个个的小光点粒子,一个个的小粒子,轻轻的震动,李长青仿佛听到了锤子敲击砖石的声音,金色的小光点越聚越多,敲击声越来越大,连成一片,整个脑海中轰鸣作响。

        李长青感觉整个脑袋都在轰鸣,都在颤抖,仿佛不属于自己了一样。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在脑海中某个未知的位置,轰的一声巨响,李长青感觉脑中一片空白。没有了上下左右前后的空间感,也没有了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感,甚至也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存在。

        良久之后,李长青睁开了眼睛,眼神渐渐的从迷茫,变得有神,随后变得炯炯有神,开合之间,仿佛闪过雷光。

        神智恢复过来的李长青,感觉自己脑海中仿佛碎掉了一片枷锁一样,整个灵魂仿佛挣开了锁链,变得轻松自在。许多想不明白的修行问题,片刻之间,便明悟清楚。

        虽然李长青的修为没有增长,但是他的见识,他看问题的角度,变得更加的宽广。

        李长青合上了手稿,把它交给了叶凡。

        “也许,这就是师父存在的意义吧。有师傅的指点,不知要少走多少弯路。”李长青感慨道。

        李长青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九阶天榉。

        拙峰上遍地都是瓦砾,几乎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建筑,但是却有一片开阔的地方,那里有九阶玉石铺成的台阶,依然光洁如新,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这就是九阶天榉,它见证了拙峰曾经的辉煌与梦想,虽然经过岁月的冲刷,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本色。

        它是用来测验弟子的修行资质的,走上的台阶越高,代表着资质越好。当年曾经有无数的太玄门弟子,想通过这个台阶加入拙峰,如今竟是门可罗雀,一片荒凉。

        它有九个台阶,第一个台阶是绿色的,上去的时候是最轻松的。第二个台阶是红色的,第三个台阶是蓝色的。第八个台阶是紫色的,每一个台阶都有不同的颜色。李长青忍住了上去走台阶测试资质的冲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李长青也应该是顶级体质。

        李若愚带着拙弓慢慢的走了过去,李长青上前,看着李若愚和拙弓。

        黑乎乎的弓身上面,有几个虫洞,非常的刺眼。李长青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九个。李长青心想,看来这几个虫洞也不是随意设置的。

        李长青看到李若愚把拙弓放在了古玉石阶上,九种颜色的玉石立刻亮了起来,散发出的小光点越来越多,最后汇集成水流一样,流向拙弓。片刻之后,这些小光点变成了火焰,整个拙弓都在熊熊燃烧。

        李长青知道李若愚试图开启拙峰的传承,而拙弓就是开启传承的钥匙。

        拙弓在熊熊燃烧,它在缓缓的融化,李长青看着跳动的火焰,台阶上留下的九色光雾,流过九支弓箭,穿过九个黑漆漆的小孔洞,变成九种颜色的火焰,火焰跳动九次,拙弓就会融化一点。经过九九八十一次跳动之后,整个拙弓化作一点点流光,融入了台阶中。

        “我若是坐化在这里,你们便离开,各奔东西吧。”李若愚说完这句话便不动了。

        李长青看到他身上,所剩不多的生命能量,一点点的流出,流入台阶中,李若瑜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干枯,整个人变得皮包骨头,皮肤粗糙的就像树皮,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个干枯的木头墩子,就像失去了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能量波动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九只乌鸦就像失去了巢穴和母亲一样。就在叶凡和李长青的头顶上,飞来飞去,呱呱大叫。

        李长青也是一阵无语,这个拙弓的神祗,实在是太调皮了。打不得,骂不得,杀不得,吃不得。

        李长青被乌鸦盖顶聒噪好几日,忍不住了,开始了拔鸟毛。

        仙宫中得到的炼嚣之法,法门缓缓的流过心间,李长青运行一段神秘的法诀,打出了几个神秘的印诀。

        伴随着这几只乌鸦的呱呱大叫,李长青发现,他们的鸟毛拽不下来了。

        前面取的那两根羽毛做圣兵神祗的种子,真的很可能只是偶然事件。

        李长青不管这些,反正乌鸦只要飞过来,就狠狠的用秘术往下拽毛,虽然拽不下来,也拽的它们呱呱大叫。过了几天之后他们学乖了,全部都跑到叶凡头顶上去了,李长青这边终于安静了。

        过了几天,李长青发现很多星峰的弟子,在拙峰周围徘徊不去。

        wap.

        /129/129446/31008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