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其他小说 - 痴情斗罗在线阅读 - 第68章 羞辱

第68章 羞辱

        谢升指着身边的欧阳轩,道:“呐,他就是营长要我带来的人。话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告诉你们大队长。”

        欧阳轩右手握拳扣向左胸,对王林行礼道:“欧阳轩,见过大队长。”

        看到欧阳轩对自己行礼,王林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对谢升道:“营长给的兵,是他?”

        谢升点点头。

        王林对谢升道:“谢营副,这小子才多大啊!毛都没长齐,上战场不会尿裤子吧?我们第一大队不是照看孩子的地方啊!”

        “哈哈哈!”

        王林的话引得身后的将士一阵哄笑,看向欧阳轩的眼神也充满了戏谑。

        谢升淡淡道:“反正人我给你带来了,至于要不要,你自己去跟营长讲去吧。”

        说完,谢升就转身离开了。

        和庄意讲道理?

        王林自认胆子还没肥到那个程度,真的去了,自己明年的坟头草,只怕是长得比人还高了。

        谢升走后,留下欧阳轩和王林等一众将士对视。

        看着列队的将士,王林喝道:“胡列,给我死出来!”

        “来,来了,老大。”壮硕的身躯从队伍里钻出。对王林行礼道。

        站到王林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不能用壮实来形容了,整个人几乎是横着长的,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滚动的皮球。

        王林指着欧阳轩,对胡列道:“这小子归你了。”

        颤动着身上的肥肉,胡列抱怨道:“老大,我确实是缺人,但您也不能随便塞个人给我呀!这还是个小娃娃,怎么跟着我们出任务?”

        胡列说的话,如王林对谢升说的如出一辙。

        王林眼睛一瞪,道:“胡列,我可没在和你商量,我告诉你,你少在这叽叽歪歪的,这小子你今天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再跟我讨价还价,我揍你。”

        看到王林挥着拳头,胡列就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鸡,瞬间哑火了。

        对着一众将士,王林挥手道:“行了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说完,负手向营内走去。

        老大离开,将士们也逐渐散开,各自做自己的去了。

        胡列摸着他的胖脸,对欧阳轩冷冷道:“走吧,跟我回营。”

        一路上,跟在他身后的欧阳轩,还能不断听到他碎碎念道:“倒霉,咋就成了带孩子的了······”

        欧阳轩:“······”

        胡列是第一大队,第三中队下属的第一小队队长,营地在无锋营的南部区域,欧阳轩跟着他走到驻地。

        一个帐篷,周围一片开阔地,这就是营地的宿舍了,远处还能看到其他小队的帐篷。

        跟着胡列走进宿舍,帐篷并不大,只够放置五张上下铺的铁制行军床,中间一个不足一米宽的过道,角落里还有两张桌子对拼。

        看到胡列和欧阳轩进来,躺在床上的人纷纷起身。

        胡列指着靠门边一张行军床的上铺,对欧阳轩道:“你就睡这里,被褥和军服,待会儿去后勤部领取。”

        欧阳轩点点头,其实他的储物空间里有被褥,但他来军营是要磨砺自身的,那些舒适的被褥实在不适用。

        “孙一鸣,你睡他的下铺,等一下你带他去领被褥。”胡列对旁边一个高瘦男子道。

        说完他走到自己的床铺休息,不再管欧阳轩。

        高瘦的孙一鸣,看了眼欧阳轩,一边掏着耳朵,一边对他道:“那谁,后勤部在大营西面,出了营地,左拐,再往右走,再绕两圈就是了。你自己去吧,别来烦我。”

        说完,他便躺在自己床上,不再理会欧阳轩。

        胡列要孙一鸣带欧阳轩去领取军装和被褥,但孙一鸣的态度十分敷衍,就连具体位置都没说清楚。

        明明在宿舍,胡列却是装聋作哑,一句话也不说,欧阳轩知道,胡列内心对孙一鸣的行为是默许的,不然他早就阻止了。

        想起谢升先前的告诫,欧阳轩内心暗道:“第一大队对新人果然不太友好啊!”

        走出宿舍,按照孙一鸣说的位置,欧阳轩转了半天才找到他所说的后勤部。

        管理后勤事务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兵,看到欧阳轩的年纪,老兵有些惊讶。

        当他听到欧阳轩是无锋营营长庄意特招进来的,要来领取军装和被褥的时候。一双枯瘦的手拼命摆道。

        “不行,不行,想要领取物资,必须有你们小队长写的批条,不然我不能发给你。”

        听到老兵的话,欧阳轩心中暗道,原来不止孙一鸣在捣鬼,就连队长胡列也在针对他。

        压制住内心的火气,欧阳轩和后勤处的老兵道了声谢,随即向宿舍赶去。

        欧阳轩怒气冲冲的掀开营帐的幕布,宿舍内的人都抬头望了一眼,看到是欧阳轩后,都低下头做各自的事情。

        胡列正坐在床上削苹果。

        走到胡列面前,欧阳轩压制着内心的怒意道:“队长,领取军装和被褥需要您的批条。”

        转了一下肥硕的身躯,胡列似笑非笑道:“是吗?我忘了,上一次领取的时候,好像是不用的。不过,我这几天右手抽筋了,痛得厉害,你看批条过几天再给你签行吗?”

        骗鬼呢?

        过几天?在过几天,只怕要说自己的手快残废了吧!

        找理由也不找个像样一点的,刚刚进来的时候还看你在削苹果,刚把刀放下,这手就不行了?

        欧阳轩额头青筋暴起,带着几分怒意道:“队长,您要是对我不满,直说就是了,何必故意消遣我?”

        胡列挺了挺肚子,道:“欧阳轩,本队长怎么消遣你了?你用什么语气和我说话?以下犯上知不知道?就凭这点,我就能打你二十军棍!”

        “你!”欧阳轩目眦欲裂。

        欺人太甚,军中等级分明,偏偏胡列拿不敬长官这条来压他。要不是不想暴露身份,欧阳轩真想在这个胡列脸上抽几个大耳刮子。

        看到愤怒的欧阳轩,孙一鸣戏谑道:“小子,要不你和我练练?打得过我,我的被褥就借你两天,免得你着凉了,说我们这些战友不照顾你。”

        “哈哈哈。”

        孙一鸣的话引得宿舍的其他人哄堂大笑,就连队长胡列,都笑得一张肥脸不停地颤抖着。

        “好啊!”欧阳轩的声音寒如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