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其他小说 - 痴情斗罗在线阅读 - 第16章 再见

第16章 再见

        热,好热!

        左手传来的温度令欧阳轩感到难受,暴躁的火元素从他的左臂产生,它们在欧阳轩体内相互碰撞,充斥着火的特性、狂烈、暴躁。

        差不多了!

        抽尽丹田的最后一丝魂力,欧阳轩感到左臂内的火元素已经狂躁到了极致,再压制下去,体内的火元素就会像炸药一样,将欧阳轩的手炸的粉碎。

        就是现在,阴翳老者疯狂的攻击使他露出了一个微小的破绽,机会转瞬即逝,只见欧阳轩左脚向前迈出,右手的凤鸣剑像吐信的灵蛇,瞄准阴翳老者的肋下迅速出手。

        铿锵!

        金属撞击声响起,阴翳老者的手掌像一只巨大的钳子,牢牢握住了欧阳轩的剑身,凤鸣剑无法再前进一分。

        欧阳轩的攻击拦截,阴翳老者一脸戏谑地看着欧阳轩,想从他脸上见到绝望的表情,只见欧阳轩嘴角上翘。

        还未等阴翳老者反应过来,一股灼热无比充斥着破坏力的能量迅速涌进胸口,在他体内爆炸。

        “怎么,怎么可能?”阴翳老者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身体缓缓后倾,力量迅速流失。

        在他倒地的那一刻,他想明白了。

        是魂骨,大陆上无数魂师梦寐以求的珍宝!没想到他堂堂一个魂尊,居然栽在一个小小的一环魂师手上,更没想到一个小家伙手里居然拥有魂骨,若是知道欧阳轩身上有魂骨的话,他绝对会杀人夺骨,哪里会戏弄这两个小家伙,以至于丢了性命。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阴翳老者体内的生机被红龙破吞噬精光,火焰不断从他的皮肤钻出,不需要多久,这具躯壳就会化作灰烬,重归天地间了。

        望着地上尸体,欧阳轩仿佛失去了支撑般,整个人瘫在地上,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地呼吸着空气。高强度的战斗使他的神经紧绷到了极致,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一旁的小林、小雨两兄弟早就惊呆了,和阴翳老者的战斗让他们见识到了欧阳轩的强大。在魂师界,越级战斗并不少见,但跨越两个大阶段,并且斩杀对方的战绩实在是凤毛麟角。

        但说到这一战,欧阳轩能赢也实属侥幸,首先是他和冬儿都不是普通一环魂师,虽没有太多生死决斗的经验,但毕竟真实战斗力还是远超同级魂师的。第二便是老师赵星河留给他的护身玉坠,要没有玉坠的话,只怕他欧阳轩现在已经凉透透了。

        最后就是魂骨了,魂技红龙破才是完成斩杀阴翳老者的最后一击。

        可以说,这三个因素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个,今天都将会是必死的局面!

        “哈哈哈哈!精彩,真精彩!”爽朗的笑声突然响起,还未等欧阳轩站起身来,两道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一人穿着盖住全身红色的长袍,俊朗的脸色带着温和的笑意,正是觉醒殿的副殿主,格鲁先生。在他身旁的那人一身黑袍,身材如同一座铁塔,可不正是冬儿的叔叔,泰坦先生嘛。

        爽朗的笑声正是泰坦所发出的,原来两人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之所以没有现身就是想看看欧阳轩和冬儿会如何应对,结果却出乎了两人意料。

        原本他们以为,两人解决了那几个一、二环魂师,在和阴翳老者的战斗一定会战败的,到这个时候,两人再出来收拾残局,将这个魂尊一巴掌拍扁。毕竟有强者压阵保证了生命安全,又能让欧阳轩和冬儿拼尽全力地战斗,这样的机会可不好找,若是提早暴露他们的存在,倒反而不美了。

        最后,欧阳轩竟将阴翳老者斩杀,这是出乎格鲁和泰坦所预料的,两人也对欧阳轩的评价更上一层楼。

        两人刚一现身,冬儿就气鼓鼓地对泰坦道:“二爹,你在旁边看我们挨打,也不出来帮忙。回去我要让大爹揍你!”

        听到自家小公主回去要打小报告,一代强者的泰坦脸就垮下来了,一脸讨好道:“小姑奶奶啊,你可别告诉大哥,让他知道了我不还得被他吊起来打呀!”

        说着,泰坦转过头,指着身边的格鲁说:“都是这混蛋出的馊主意,说要让你们多些战斗经验。只要你开口,二爹马上把他揍一顿出气,只要别向你大爹告状就是了。”

        “······”

        看着在小丫头面前毫无节操的泰坦,格鲁手抚额头,无奈道:“要不是打不过你,真想把你这家伙打一顿!”

        泰坦无所谓道:“你这辈子估计都打不过我了。”

        说话间,泰坦的气息猛地一震,锁定角落里油灯照不到的地方,语气淡淡道:“藏在角落里的朋友,出来见个面吧。不然,在下可要用拳头招待了!”

        泰坦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丝威胁。

        角落中传来一丝细碎的脚步声,一个身穿血红色盔甲的男子从角落中走出,对两人拱手道:“欧阳杰见过二位冕下。”

        “爸爸。”欧阳杰一现身,欧阳轩就大声叫道,一张小脸满是惊喜。

        冕下是大陆上对于每一个位封号强者的尊称,哪怕是一个国家的君主,见到他们也只能平等相交。

        对于欧阳杰的行礼,泰坦微微点头。

        格鲁则笑着说道:“镇南侯阁下不必客气。”

        两人一个是武魂殿副殿主,另一个则是手握兵权的世袭侯爵,仔细算来若是论地位,欧阳杰比他格鲁来得还高些,况且欧阳杰的年纪还不算大,未来达到封号的可能性大的很。再加上欧阳轩的原因,格鲁对欧阳杰多了几分客气。

        格鲁对欧阳杰道:“还请镇南侯帮忙,今晚的事情······”

        虽没将事情挑明,但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冕下放心,欧阳杰一定配合。这群地老鼠也该教训教训了!”

        出身军方的欧阳杰本就看不惯背地里那些家伙的做法,这次又牵扯到自己的儿子,想抽身而出是不可能的,倒不如配合格鲁出手。

        ············

        次日,天斗城外。

        出来好几天了,泰坦决定带冬儿回宗门了,再拖下去,下次想再出来玩可就难了。

        “小轩,再见,有空我会来找你玩的。”冬儿对欧阳轩道。

        看着眼前俏丽的少女就要离开了,欧阳轩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声音低沉道:“再见。”

        格鲁安顿被关押的孩子去了,欧阳杰和泰坦也不熟悉。

        两个小家伙告别后,泰坦抱起冬儿,催动魂力御空飞行,很快就离开天斗城的地界。

        呆呆的看着冬儿远去的方向,欧阳轩手里把玩着一个有些粗糙的小木雕。

        欧阳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打趣道:“这女孩不错,儿子,要努力了!”

        “爸爸,我······”欧阳轩道。

        “老爸是过来人,都懂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