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其他小说 - 痴情斗罗在线阅读 - 第8章 两年

第8章 两年

        清晨,雾气在树叶上凝成露珠,一滴滴露珠在叶片上融合,汇成一大滴落到地上,重归于自然。

        咻咻······

        破空声响起,一道身影略过,是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少年,只见他小腿发力,脚尖轻点地面,如一头矫健的猎豹般,窜出数米远。

        少年速度飞快,短短几分钟时间就穿过树林,站在一座小山下。

        山壁陡峭,寻常人根本爬不上去,只见少年两腿蹬地,双手探出,如山间老猿般,手脚并用向上攀登。每一次探手,每一步落脚,少年总能够找到最合适的位置,方便向上攀岩。娴熟的动作,看得人心生惊叹,少年应该不是第一次攀爬了!

        小山虽陡峭却不高,不过十几个呼吸,少年就登上了峰顶,峰顶很小,大概只有十多个人落脚的地方,而一道身影已经在此地等候多时了。

        峰顶上站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席青衣随风飘动,见少年登上峰顶,他笑道:“轩儿,短短几天,又进步了不少。”

        面对男子的夸奖,少年摸了摸后脑道:“老师别开玩笑了,这座山爬了数百遍了,换座山爬起来就没那么轻松了。”

        眼前的少年正是欧阳轩,而青衣男子正是他的老师赵星河。

        时间匆匆,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欧阳轩也已经八岁了,

        两年时间,欧阳轩除了身高长高了些,相貌倒是没什么变化,可能是年纪还小吧。但从小营养充足的他,在身高上远超同龄人,已经和十岁的孩子差不多高了。

        两年的时间,欧阳轩进步很大。首先是剑法上达到了剑术境的顶峰,按赵星河的说法,只要认真修习一年内必定突破。而魂力也到了十九级,距离第二个魂环的日子已经不远。

        看着已经快有他胸口高的欧阳轩,赵星河有些感慨,这个弟子的天赋远超自己,毅力也属于上等,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成长,未来必定会达到自己的高度,甚至超越自己。

        微风拂过带来丝丝清凉,赵星河叹了一口气道:“两年了,时间真快啊!该教的我都已经教得差不多了。”

        赵星河的感叹让欧阳轩身体一滞,老师的教导让他的心智远超同龄人,少年语气焦急道:“老师是要离开了吗?”

        赵星河没有回答,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老师,我的剑法才在第一层境界,还需要教,而且······”欧阳轩焦急的说着,有些语无伦次。两年的时间的教导,赵星河成了他心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他也习惯了赵星河严苛的训练,现在老师说要离开了,欧阳轩有些手足无措。

        “轩儿的剑法基础已经圆满,最多一年内就能到达剑技境,接下来的路就需要靠你自己走了,老师教不了你。”看着焦急的欧阳轩,赵星河有些唏嘘,两年的时间内欧阳轩不止达到剑术境顶峰,自己的一身剑法也都学会,就连魂力修行也没有放下,这比当年的自己实在强太多了。

        见老师心意已决,欧阳轩也毫无办法,两年的时间里赵星河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没有过改变。

        看着徒弟的落寞,赵星河笑道:“傻小子,又不是永远见不到了,老师只是离开而已。而且······”

        说着,赵星河身体一震,一股强大的力量笼罩着欧阳轩,一瞬间,欧阳轩感觉整个人就像陷入泥潭一样,无法挣扎。这股力量只维持了一瞬,但带给欧阳轩内心的却是无比的震撼。

        “剑域境,老师您突破了?”欧阳轩兴奋道。

        两年的学习,欧阳轩对剑修境界自然是十分了解,也更加感叹剑修境界的差距。在剑心境的赵星河,可以凭借魂帝级的魂力抗衡初入八环的强者。而到了剑域境,欧阳轩敢说,在封号斗罗以下,没有人能敌得过自己这位老师。并且这还是在赵星河只有魂帝修为的情况下。

        “没有。”赵星河淡淡道:“只是摸到了一丝门槛罢了,距离真正的剑域还差得远。”

        即便如此,这一丝领悟也足够让赵星河实力大增。

        “走吧,回去吃饭。”赵星河说道。说着,两人并排向天斗城内镇南侯府的方向奔去。

        天刚亮不久,街上的人并不多。回到镇南侯府,福伯已经为两人准备好早餐了,热气腾腾的两碗肉粥摆在了欧阳轩与赵星河面前。黝黑的肉丁和雪白的米粒形成强烈的对比。

        看似简单的两碗肉粥却是大有讲究,首先是它的材料珍贵,粥里的黑色肉丁,是一种百年牛类魂兽的腿部肌肉,而米则是在灵气浓郁的奇特场所培育。

        百年魂兽的肉十分坚韧,若是不经过独特手法的处理,粥就会被炖得糜烂,为此云玲还高价请了一个厨师来为做这些珍贵的食材。毫不夸张地说,单单是桌子上这两碗肉粥的成本价值,每碗就超过了十个金魂币。一天下来,在膳食上的开销就要近百金魂币,跟别说那些固本培元的药浴了。

        穷文富武,这两年镇南侯府花在欧阳轩身上的金钱,比普通人家二十年的开销还要多得多,要是换作小一些的家族早就撑不住了,毕竟不是什么家族都像欧阳家这样家大业大,且一脉单传的。

        端起肉粥,赵星河对欧阳轩笑道:“在你家蹭吃蹭喝了两年,我还真有点舍不得离开了。”

        欧阳轩顺势道:“舍不得,老师要不就留下来吧?”

        喝了口粥,赵星河道:“哈哈,再这么待下去老师到老了也打不过你父亲。也该苦修,寻求突破了。”

        两年来,欧阳杰回家的次数不少,和赵星河也交手过次数,但每次都是他压着赵星河打。若单比剑术,赵星河让他一只手,欧阳杰也不是对手。但欧阳杰那一身强大的魂力就不是赵星河可以比拟的了。八个魂环齐出,再加上剑意境的剑道修为,每次比试都是欧阳杰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欧阳杰每次感叹,赵星河这个剑痴若不是把太多的时间花在剑道上,也不会三十几岁了还是个魂帝,虽然这样的修为和年纪,放在整个大陆也算得上是不错,但和最顶尖的那批人还是有所差距。

        为了不重蹈自己的覆辙,赵星河对欧阳轩的要求一直是齐头并进,魂力与剑法两不误,这让欧阳轩在修炼时多吃了不少苦,但一切都是值得的,为成为强者打下良好基础。

        ······

        天斗城外,欧阳轩看着一席青衣的赵星河,有些更咽:“老师······”

        还未开口就被赵星河打断:“好了,男子汉别这个样子,以后见面的日子还多着呢!”

        说着,他从袖口掏出一块青色的玉坠,对欧阳轩道:“老师要离开了,也没什么珍贵的东西给你,就做了个小玩意,给你留个念想吧。”

        说着把玉坠塞到欧阳轩手上。

        入手温热,欧阳轩打量着手上的这块玉坠,一个大拇指盖大小,上面刻着一个六芒星的纹路。

        赵星河道:“回去找跟绳子把玉坠穿起来,挂在脖子上。玉坠里有老师的六道剑气,当你受到危险的时候就会触发,只要不是魂斗罗以上的强者,都伤不了你。不过六次以后就没用了。”

        赵星河说得随意,但欧阳轩知道,要制作这样一块玉坠,一定是非常困难,不然,欧阳杰比老师还强大的修为,为什么没给他做一块?

        看着远方,越来越小的青色身影,欧阳轩内心道:“老师,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