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其他小说 - 痴情斗罗在线阅读 - 第7章 剑术

第7章 剑术

        镇南侯府后院,身穿白色练功服的欧阳轩,两腿弯曲扎着马步,双手握着一柄未开锋的木剑,保持前刺的动作已经快半个小时了,欧阳轩感到全身酸痛,手已经快握不住木剑了,汗水将白色的衣服变得透明。

        “坚持,再坚持”魂力早就枯竭,欧阳轩几乎达到身体极限,完全凭借着毅力在坚持。

        站在欧阳轩面前的是一位穿着青色长袍的男子,年龄大约三十左右,看着咬牙坚持的欧阳轩,眼神中满是赞赏。这个黑袍男子叫赵星河,是欧阳杰给儿子找的剑术老师。

        赵星河和欧阳杰关系很好,两个人少年的时候曾经一起闯荡历练,后来一个人进了军队,另一个则是痴迷剑术,两个人的联系慢慢的少了。

        但是,这并不影响两个人的关系,这次欧阳杰给儿子找老师,赵星河二话不说就赶过来了。对于老友,欧阳杰也很放心,边境离不开欧阳杰,交代老友几句就把儿子丢给他,自己跑边关去了。

        时至今日,赵星河这个便宜老师已经当了一个多月了,而对欧阳轩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照顾老友面子,转变为真的喜爱这个弟子。

        欧阳轩很努力,真的很努力!

        赵星河要求欧阳轩每天举着木剑站桩半个小时,负重跑两公里,这种强度的训练对一般魂师来说,咬牙坚持也能够做到。但是不要忘了,欧阳轩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呀!

        刚开始的几天,欧阳轩被折磨的欲仙欲死,双脚磨得长满水泡,双手因为负荷关节都肿了,看得云玲心如刀割般,几次要求赵星河降低训练强度。

        对于云玲,赵星河并不买账,他冷淡道:“我教徒弟就是这样,没有降低强度的说法,不行可以滚蛋。欧阳杰来了也不管用。”

        强硬的语气气得云玲咬牙切齿,直接写信向边关的欧阳杰告状,让他给儿子换个老师。这个赵星河就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还不伺候了。

        顶着云玲强大的怒火,欧阳杰给儿子回了一封信,他告诉欧阳轩,成为强者的道路上,必定是充满荆棘的,现在的磨砺只是成为强者的一个开始,换不换老师让欧阳轩自己决定。

        父亲的话激起了欧阳轩的斗志,如果连这个都坚持不下来,那就不配成为强者。

        就这样,前一天眼角还含着泪水的欧阳轩,第二天,在赵星河的诧异下咬牙坚持。一天、两天、一周、一个月,直到现在。

        小家伙的韧性出乎了赵星河的意料,从一开始的一半任务量都达不到,到如今,每天都可以完成。期间付出了多少汗水,赵星河都看在眼里,也对这个徒弟越来越满意。

        欧阳轩能够坚持下来的原因,除了自身的毅力外,和妈妈云玲的帮助也是分不开的。

        当欧阳轩决定坚持下来的时候,云玲表示了全力支持。白天给欧阳轩安排高营养的膳食让他的营养能够跟上,晚上,用固本培元的药液给欧阳轩浸泡给他按摩,只为了让儿子快点恢复,第二天的训练能少些痛苦。

        随着最后一丝力气耗尽,欧阳轩垂下手上的木剑,用剑驻地,稳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头脑一片空白,感觉整个人要倒下了。

        恍惚间,欧阳轩感到一股力量滋润着自己枯竭的身体,抬起头,是自己的老师,身穿黑袍的赵星河。

        “不错,比昨天多坚持了两分钟,有进步!”赵星河笑着夸赞道,魂力不断输入欧阳轩的体内。

        赵星河的要求十分严格,但不可否认,他真的是一个好老师。他认为学剑就像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打好基础,如果基础都打不好,那剑道也绝对走不远的。

        “感觉怎么样?”看着恢复了些体力的欧阳轩,赵星河问道。

        欧阳轩语气有些虚弱,答道:“很累,很累。”

        看着小徒弟这幅模样赵星河道:“这一个多月你每天坚持锻炼,我很欣慰,修炼之道讲究一张一弛,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接下来我给你讲讲剑术。”

        随着赵星河魂力的注入,欧阳轩的身体的疲惫逐渐消除,魂力也缓缓恢复着。

        两人在院子里的一棵榕树下盘坐。赵星河问欧阳轩道:“轩儿,你觉得魂技与剑法那个威力更大?”

        老师发问,欧阳轩思考片刻道:“魂技的威力会更大。”

        “是吗?”赵星河没有回答他,而是站起身,释放出自己的武魂。

        一把古朴的黑色长剑出现在赵星河的手上,随后,黄、黄、紫、紫、紫、黑,六个魂环出现在赵星河的背后,欧阳轩第一次见到老师释放出武魂,六环魂帝的赵星河,身上散发出的威压竟不弱于魂圣修为的福伯。

        赵星河双眼凝视,手上的长剑抬起,朝着院子里的池塘一劈。只见一道凌厉的剑气划过,池塘的水竟被他一剑划开一分为二,直到剑气划过才又合为一体。

        这一手抽剑断水看得欧阳轩目瞪口呆,要说强大的水系魂帝使用魂技也能够做到赵星河这般,可刚刚出剑时,赵星河身后并没有魂环亮起,也就是说,这不是魂技。

        收回武魂,赵星河看着欧阳轩道:“现在你觉得魂技和剑法那个威力大?”

        面对老师的问题,欧阳轩无法回答,赵星河的这一手剑法完全颠覆了福伯教导他的知识。

        赵星河接着说道:“剑术分为五个境界,分别是剑术、剑技、剑意、剑心、剑域。前两个境界只要苦练,花上五年十年也可以达到。但要想到达剑心境,除了勤修苦练,天赋和悟性也是不可缺少的。”

        “老师那你现在是什么境界?”欧阳轩问道。

        赵星河道:“我现在处于第四阶段的剑心境,在剑术和魂技的结合下,我甚至有把握打败七十八级以下的魂圣,只要不是八十三级魂斗罗以上的强者,我都有把握无伤逃脱。”

        赵星河的语气有些自傲,的确,以魂帝的修为败魂圣,在魂斗罗的手上逃脱,这足以让他骄傲,毕竟双方的魂力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儿。

        欧阳轩崇拜地看着赵星河道:“第四境界,那老师不是就快达到最高境界了。”

        看着欧阳轩,赵星河苦笑道:“没那么容易。我和你一样,六岁开始练剑,到现在已经二十五年了,剑术和剑技两个两个境界,我用了五年,从剑技境到剑意境我用了三年,可剑意境到剑心境我整整花了十二年啊!”

        “突破剑心境到现在已经五年了,可我到现在还没摸到剑域境的门槛。”赵星河接着道:“你除了学剑,还要把精力放在魂力上,你的天赋很好,不要向老师蹉跎半生才到魂帝。”

        听着赵星河的告诫,欧阳轩点了点头。毕竟魂力才是一个魂师的根本,相比起魂力,剑术更加考验一个人的天赋和悟性,像赵星河这样痴迷于剑道荒废修炼还可以这么强大的只是少数。

        两个人在榕树下,上着第一节剑术课,就连赵星河也没想到,在未来,他这个尚且年幼的徒弟会成为一个强大的魂师,以及让无数邪恶魂师胆寒的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