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品狂婿在线阅读 - 第66章 插曲

第66章 插曲

        秦宇离开二院,就直接回药厂了,他清楚地很,就是那个上京同仁眼科的魏专家来了,对任母的眼疾,也束手无策,之后肯定会再找自己,但自己岂是别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当自己是什么?

        到了药厂,秦宇就看到卫生局的车停在厂房外面,秦宇穿上灭菌洁净工作服,防静电鞋,以及无菌口罩,才进了生产线。

        进了生产线,就看到岳父沈忠正陪着卫生局的工作人员,对生产线进行检查,那为首的卫生局人员肥头大耳,巴掌大的无菌口罩,完全掩不住他那张肥脸,领着工作人员,对产品线翻来覆去地查验,不时记录着什么。

        “八条生产线,四条不合格,必须现在就停产整顿,什么时候整顿合格,什么时候再生产。”

        秦宇一过来,就听到这肥头大耳的男子对岳父说道。

        这八条线是药厂生产王牌产品热灸贴的生产线,如果停产整顿,药厂的供货压力会大增,很可能导致违约,不但赔付违约金,之前的货款都不可能及时收回来,后果很严重。

        “李科长,咱们出去谈。”

        沈忠听得心中一沉,八条生产线停产四条,实在太狠。

        肥头大耳的李科长点了点头,马勒戈壁的,你沈忠不是能耐?我表弟费了老大劲儿才当上了星丰药店的店长,那四十万的货款,你要一半就可以了,给他们兄弟俩留点肉,你倒好,不但用计一份不差全要走了,还引起了星丰管理层的注意,派人来核查,差点让表弟栽跟头,出了不少血才把事情摆平,这口气无论如何他们两兄弟也咽不下,这次过来突袭沈家制药,就是为了回血的。

        沈忠看到秦宇,点了点头,秦宇没有吱声,跟着走出了生产线,等来到生产线外面,沈忠就对秦宇到:“秦宇,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卫生局的李科长,例行工作,来检查我们药厂生产。”

        “检查药厂现在不是由食药监负责?”

        秦宇疑惑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质疑我们管得太宽?告诉你,突袭检查你们这些药厂的生产工作,也是我们卫生局的工作范围,你不服?”

        李科长见到秦宇,知道他是沈忠的女婿,帮沈忠要账出了大力,对他哪儿有什么好态度。

        “我和食药监的牛局长认识,能不能通融通融?八条线停产四条,对我们影响很大。”

        沈忠说道。

        “你就是认识天王老子也没用,我们秉公执法,你少搬食药监的牛局长压我,牛局长因为在瘟情防治上出了大力,已经从江海市被调走了。”

        李科长讥笑道。

        “……”

        沈忠一听,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本来对李科长的刁难,他完全不放在心上,今天早上还联系到了牛局长,准备请他吃饭呢,只要这个老同学打个招呼,这小鬼还敢作妖?没想到老同学竟然直接被调走了,而且走的这么急,看来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回江海了。

        “我们不会同意的,八条生产线你停一半,你让我们药厂员工喝西北风?”

        秦宇冷冷说道。

        “你屁话可真多,你算老几啊?真当自己是个大瓣蒜?我秉公执法有什么问题?不服就去上面反映,你同不同意,都不重要,你们生产线停定了,你们几个立刻去贴封条。把生产线封了,留下一个人看守,要是有人敢强行开工生产,立刻报警。”

        李科长强势道。

        就在李科长的人准备动手,去查封生产线的时候,一辆挂着卫生局牌照的车子开了过来。

        “李科长,是陈副局长的车。”

        李科长的心腹看到驶来的车辆,立刻对李科长说道。

        李科长愣了一下,陈副局长怎么出现在这里?难道沈忠和陈品正有关系?

        “陈局长,你怎么来……”

        李科长见车上果然下来的是陈品正,大胖子李科长立刻快步迎了上去。

        但打脸的是,陈品正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推开了他,大步流星地朝秦宇走了过去,“小秦神医,事情我都听犬子说了,这个混账东西,干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今儿我亲自带他过来向你赔罪,你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他计较……”

        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就见陈品正说完,就把儿子陈国栋叫了过来,在儿子还没反应过来时,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上去,这一记耳光,实在太响亮,把旁边的肥头大耳李科长吓了一大跳,这怎么回事儿?陈品正可是卫生局的副局长?竟然携子上门道歉?这姓秦的这么有牌面的?

        “……”

        儿子陈国栋被抽懵了,他没想到一来,老爹陈品正就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而且下手这么狠,他半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这一巴掌,不知道弄死自己多少细胞,他委屈的想哭。

        “你是傻子还是哑巴?不会说话?给小秦神医道歉!”

        陈品正见儿子被抽懵了,暗骂废物,要不是亲家公老任马上就要再上一个台阶,越来越强势,他今儿也不舍得下这种狠手,毕竟是自己亲儿子啊。、

        “小,小秦神医,对,对不起,我有眼无珠,不知神医之名,还请原谅。”

        陈国栋委屈的想要嚎啕大哭,今儿被岳父和老爸抽了两巴掌,都是卵足了劲,他感觉脸现在都快成猪头了。

        “陈副局长,我在华天大酒楼见过你,上次包厢的事情,我有印象,我们也算是熟人了,陈副局长亲自出面,我看到了诚意,不过我现在没心情给人治病,我岳父的员工连饭碗的最快保不住了,养家糊口都是问题,我得帮他们想办法,今儿不给人治病。”

        要不是今儿事儿赶一块了,秦宇是不会这么好说话的,根本就没刁难陈品正和陈国栋父子。

        “到底怎么回事儿?”

        陈品正是老油条,看李科长在这里,联想到秦宇的话,他已经有了猜测。

        “陈局长,是这样……”

        李科长立刻出声,就要解释,不过他的话直接被打断了。

        “我在问你吗?是和你再说话?你插什么嘴?”

        陈品正冷冷地看了李科长一眼,瞬间变脸,关切地问秦宇,道:“小秦神医,你直接说,我肯定帮你主持公道。”

        “李科长突袭我们药厂,检查了八条生产线,说四条不合格,要停产整顿,这停产整顿,我们货怎么交付?违约金要配,货款肯定不能及时收回,损失会很大啊。”

        秦宇说到这里,就顿住了,似笑非笑地看向那个李科长,今儿我也借把刀,给你这头肥头大耳的胖子放放血。

        “你好大的能耐啊,你越权突袭检查,谁给你的胆子?不知道这是食药监的工作?你这么有功夫,怎么不去诊所药店检查?食药监要是投诉我们僭越执法,你站出来解释?”

        陈品正一点面子也没给李科长,骂的对方狗血喷头,硬是没敢还嘴,他没想到陈品正不但把事情说的这么严重,还这么愤怒,他很识相的闭嘴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向沈总经理和小秦神医道歉?”

        陈品正呵斥道。

        肥头大耳的李科长那个气啊,来了一次突袭,准备给沈忠和姓秦的放血回本呢,现在看来不但回不了血,回去还很可能被陈副局长放血,他真是倒了血霉了,这个沈忠的女婿是不是开光了?怎么废物变香饽饽了?

        “沈总经理,小,小秦神医,对不起……”

        李科长低头服软,以后找麻烦,想都不要想。

        “算了,事情解决了就好,大家立场不同,没有谁对谁错。”

        沈忠不想把局面弄得太僵,所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他也不想把这个李科长得罪的太狠,就给了对方一个台阶。

        李科长很是不甘心,但也没办法,只能认栽,和陈品正打过招呼,就带着工作人员上了执法车辆,离开了,可谓来势汹汹,灰溜溜的离开。

        “小秦神医,你和沈总经理说会话,我和这不争气的犬子等你一会儿。”

        陈品正见沈忠满脸疑问,要和秦宇说话,立刻就带着陈国栋去了一旁。

        “贤婿,你今儿可真是威风啊,陈副局长都给你面子,上次在华天大酒楼见到我时,人家正眼都没看我,现在倒好,出面就帮我们解决麻烦,对了,你不是给二院的任副院长妻子看病?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沈忠疑惑道。

        “岳父,出了点状况,要不是药厂遇到麻烦,我今天可不会这么好说话,他们应该庆幸他们运气好,我就不在药厂久留了,还要去一趟二院。”

        秦宇说道。

        “那你快去。”

        沈忠说道。

        ……

        任副院长打不通秦宇的电话,联系马金良,希望马金良联系秦宇,他就算要亲自去请秦宇,也得知道他现在在哪儿,结果马金良开会,电话打不通。

        就在心急如焚的任副院长恨不得弄死女婿的时候,他就见到到陈品正和陈国栋父子,簇拥着秦宇,朝他这边走了过来,他以为自己看花眼了,确定来人是秦宇,任副院长快步朝秦宇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