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品狂婿在线阅读 - 第40章 车祸真相

第40章 车祸真相

        秦宇也只是试探沈瑶,果然沈瑶还是很抗拒他的。

        见秦宇直皱眉头,沈瑶莫名的心里有些打鼓,要是秦宇真的要和她分开,怎么办?她现在欠秦宇这么多,拿什么还?

        “沈瑶,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你起码也得配合一下吧?就算你不想和我圆房,也得应付一下你爷爷吧?以后上下班,你不要开车了,我接送你。”

        秦宇眉头舒展道。

        他心中虽然一肚子火,但就是对沈瑶翻不出脾气来,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前身影响了,自从医院苏醒后,对沈瑶越来越在乎。

        “好。”

        沈瑶想拒绝,但最后还是答应了,她以为秦宇会威胁她,毕竟她欠秦宇一千多万呢,但秦宇并没有。

        “那你工作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秦宇说着,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那个航航,是谁治好的?太牛了吧。咱们儿一科的主任都没办法,不仅咱们儿一科,儿三科,儿四科的主任都没办法,正在开会商议说服家属从外面聘请专家过来,结果还没达成一致和家属商议呢,那个航航的爸爸就肿着一张脸进来了,说不用聘请专家了,他儿子治好了,瑶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进来的是闺蜜祝莹莹。

        “沈副主任,那个病号航航是谁治好的?”

        前脚祝莹莹刚说完,后脚几个儿科的主任就进来了,都很好奇,到底是谁出手治好了航航。

        他们都是儿科主任,经验丰富,见多识广,但今天航航的病,很奇怪,他们看不了,束手无策,正准备说服家属从外院请一名儿科大拿过来了解情况呢,结果那名小病号被人给治好了,现在活蹦乱跳的,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之前,这名小病号身处凶险之境。

        “院长,你怎么来了?”

        沈瑶正要回应着这几个主任,就见院长进来了。

        “我了解情况,谁治好的那名小病号?”

        院长好奇道。

        “院长,我不能说,因为治好他的人,没有医师资格证,没有行医资格,我担心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沈瑶说道。

        “没有医师资格证?这么厉害的医术,会没有这个?”

        几个主任大眼瞪小眼,听的目瞪口呆,觉得沈瑶的话,非常滑稽,以为她不愿意说,故意找了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

        “你们几个主任聚集在这里干什么?没有其他病号了?都去工作。”

        院长笑骂着把几个主任给支走了,当然还有祝莹莹,“沈瑶,现在没有其他人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治,治好小病号航航的人,是秦宇。”

        沈瑶说道。

        “是他啊,上次他就救了曹家千金,现在又再次出手,帮我们治好了小病号航航,这么厉害的医术高手,我们医院不应该放过,至于你说的他没有医师资格证,我们可以代为办理,特事特办,人才自然应该给予特殊待遇,这不是问题。”

        院长笑道。

        沈瑶摇头,她不想秦宇来医院,秦宇的治疗方法,在沈瑶看来不是那么的正统,她是西医出身,对中医的治疗方式,多少有些偏见,认为中医治疗多数是尝试碰运气,秦宇只是运气好才接连解决了问题,要是在医院上班,每天面对这么多病号,她担心秦宇很快就会出问题,到时候可能就会毁掉他。

        “院长,你不用劝说了,你应该也知道他和我的关系,他没有打算当医生,他现在在我们沈家制药上班,药厂的工作更适合他。”

        沈瑶直接代替秦宇拒绝了院长。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能强求,他要是改变主意了,一定要通知我,待遇肯定让他满意,还有今天治疗小病号航航的事情,不要外传,要注意保密。”

        院长叮嘱道。

        “嗯。”

        沈瑶点头。

        秦宇离开医院,手机就响了,屏幕显示是“欣欣”打来的,自从秦宇出院之后,这个欣欣三天两头都会联系秦宇,不过被秦宇直接无视了。

        “找我有事儿?”

        这次秦宇没有拒绝,前身和欣欣的纠缠,早晚都要解决,总不能一直让她骚扰下去。

        “宇哥哥,我有话要和你说,你一定要来,我在心情咖啡店等你,我们经常去的那个地方。”

        欣欣说完,就挂了电话。

        欣欣说的地方,秦宇知道,前身经常和欣欣去的地方,倒不是前身对欣欣有什么想法,要和她发展什么,而是前身真正把欣欣当妹妹,对方小资情调的秉性,但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撑,最后都是前身买单,所以前身经常出现在那家咖啡店,自然是去买单。

        宝马七赶到咖啡店后,秦宇找到了泊车位,泊好车,就下车走了进去。

        “宇哥哥。”

        一道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

        秦宇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目光投了过去,就见一个穿着牛仔皮夹克,梳着一条马尾,很干练的女生站了起来,朝秦宇挥手,明显是经过精心打扮的。

        秦宇脑海不由浮现前身故去的妹妹,眼前的欣欣和她非常相似,可以说是一个复制出来的,难怪前身愿意为欣欣心甘情愿花这么多钱,他是真的把欣欣当自己妹妹了。

        “宇哥哥,你喝什么?”

        等秦宇坐下,欣欣发现出院后的秦宇,比之前灵性了,尤其那一双眼睛,仿佛能够看穿人心。

        “你找我来,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秦宇似笑非笑道:“要是废话,就不要说了,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至于以前为你投入的金钱,就当是对你的补偿了。”

        欣欣没想到秦宇会这么说,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了下来,脸上那副单纯乖巧的模样,也瞬间消失无影。

        “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清醒过来,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清醒过来了,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是很有道理的,起码你知道及时止损了,我接近你的目的,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欣欣看着秦宇的眼睛说道,看向秦宇的目光透着市侩老辣,一看就是老鸟。

        “是齐兵让你接近我的吧。”

        秦宇笑道:“不过他现在自身难保,只怕没时间再给你遥控指挥了。”

        “没错,是齐兵让我接近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拆散你和沈瑶,他觊觎沈瑶很久了,他觉得你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配不上沈瑶,所以让我出马,等我得手,让沈瑶看清你的面目,好把你踹出沈家,这样他就有机会追求沈瑶了。”

        欣欣说完,见秦宇没有半点波动,只是一脸戏谑的看着她,就知道要是再不拿点干货出来,秦宇是不可能再和她谈下去了。

        “接着说,要是只是告诉我这些,我想我们就没有谈话的必要了。”

        秦宇讥笑道。

        “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出车祸的真相,而且我可以为你提供证据,帮你报复齐兵,但在这之前,你得拿出筹码来换。”

        欣欣朝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里,立刻压低声音,用只有秦宇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秦宇目光一亮,他早就怀疑前身出车祸和齐兵脱不了干系,但奈何他没有证据,他没想到欣欣手里竟然握有自己出车祸的证据。

        “你想要多少?”

        秦宇道。

        “二十万,只要你给我二十万,我就把证据提供给你,大家以后从此陌路,我也会离开江海市,再不相见。”

        欣欣说道。

        “二十万有些多了,你从我身上捞了不少钱了,五万块,你愿意就成交。”

        秦宇笑道。

        “……”

        欣欣瞪大了眼,没想到秦宇杀价这么狠,恼怒道:“你只要出二十万,就可以从我这里拿到证据,用得好,可以直接把齐兵送进去。”

        “这个证据,只怕没这么简单吧,你也说了,用得好才可以把齐兵送进去,要是用不好,是不是我这二十万就白花了?”

        秦宇立刻抓住了对方的漏洞。

        欣欣脸色一变,有些后悔,但她已经说漏嘴了,知道二十万是不可能拿到了,立刻道:“但五万块实在太少了,八万块,只要你给我八万块,我就把车祸的真相告诉你。”

        “六万,多一分我都不会再出。”

        秦宇讥笑道:“我的耐心很有限。”

        欣欣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齐兵踹了她,她已经失去了齐兵这个大腿,花钱如流水的她,如今卡里早空了,齐兵靠不住了,最后能再捞一笔,也是不错的。

        欣欣拿到六万块之后,就把秦宇出车祸的真相,告诉了秦宇,操控车辆撞秦宇的人是谁,年龄多大,叫什么名字,现在住在哪儿,都告诉了秦宇。

        “你掌握的这么详细,为什么不去威胁齐兵?或许他能给你更多。”

        秦宇道。

        “我又不傻,我提供给你证据,我没有风险,还能赚一笔,我用它威胁齐兵,我怕被他给杀了,他为了得到沈瑶,连车祸都敢给你安排上,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欣欣说完,就拎起包,戴上墨镜和遮阳帽,快步离开了咖啡店。

        ……

        一品鲜面馆在江海市的郊区,但这片郊区正在开发,工地一片连着一片,人流量非常客观,自从朱小九在这里盘下门店,开了一品鲜面馆之后,时来运转,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挣了不少钱,随着生意越来越火,朱小九从老家请来了不少人,以前在乡里的五保户,现在老乡见到他,都要称一声朱总。

        “老朱,再过一星期就要过大寿了,回去之后,是不是真的要大操大办?会不会太扎眼,遭人非议?”

        一个中年妇人,对在柜台算账的的秃头男子说道。

        “我已经和家里商量好了,明天咱们就回去,我一定要让老爷子风风光光的过寿,老爷子年事已高,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能让他风光一次是一次。”

        朱小九一边说一边揉着腹部道。

        “这两个月的钱,好不容易挣下来的,全拿去给爹过寿,我心疼,还有你最近消化一直不好,吃的也不多,现在消瘦的厉害,回老家之前,咱先去医院查查。”

        朱小九的老婆不舍得,这两个月虽然挣了不少钱,可这是他们起早贪黑挣来的,还没焐热呢,就要全部拿出来去给公公过寿,朱小九的老婆觉得这是糟蹋钱,以前的穷日子她过怕了,手里没钱,她心慌。

        “怎么可能全部拿出来?得留一些进货,你看着办,但不能太寒酸了,我就是胃病犯了,老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去医院花那冤枉钱干啥?”

        看到老婆黝黑略显苍老的面庞,犹豫了一下说道。

        “老朱,你还没糊涂,那就留一半,我去给你准备胃药。”

        朱小九的老婆听后,松了口气,她真怕她男人头脑一热,把钱全拿出去给公公过寿。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议论声,原来是送外卖的撞到了一辆宝马车,年轻的外卖员吓得当场哭了起来,不知所措,引来一群人的围观。

        “出去看看。”

        朱小九好奇,就要和老婆一起出去。

        但他还没有和老婆出去,就见穿着“黄袍”的外卖员,小心谨慎的领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大哥,我请你吃一碗面,真的就不用我赔偿了?”

        送外卖的年轻姑娘,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思议,有些不太肯定。

        “你看我像是在说谎?”

        秦宇说完,没搭理她,看向傻掉愣在原地的朱小九,似笑非笑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老板看来还认得我啊。”

        朱小九一张黝黑的面庞,此时竟然变得煞白,毫无血色,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勾勾地盯着秦宇看了好半晌,才发现自己没有看错。

        “你,你挺过来了……”

        朱小九下意识说道。

        “没错,我挺过来了,你应该知道我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像让自己体面一些,就不要有不该有的心思,让你老婆去给我做碗面,记得多放牛肉,我赶了一路到这儿,真是一通好找,这会儿还真是饿了。”

        秦宇说着,在里间的位置坐了下来。

        “大哥,我给你扫码支付了,我可以走了?”

        外卖姑娘,立刻帮秦宇支付,小心谨慎道。

        “就擦破了点漆面,和命比起来,这都不是事儿,赶紧走!”

        秦宇摆手,打发走了外卖姑娘。

        对方感激涕零的道谢,好像生怕秦宇反悔,然后一溜烟的功夫,骑着外卖就消失无影了。

        “我给他送过去。”

        老朱的妻子弄好牛肉面,朱小九亲自给秦宇端了过来,来到里间,看着秦宇,内心依然惶恐不安,“秦,秦先生,你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