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66.第66章

66.第66章

        沈芝芝被夫君大人孟浪急切的动作惊呆了,有些艰难的开口。

        “别……现在别……”

        赵元昊稍稍获得一丝满足才松口,大手依然在她丰腴的娇躯上游移,瞅着小妻子羞赧绯红的脸颊,低头又啄了一口,沉沉一笑,深邃的眸子里满是炙热。

        “放心,我有分寸,不过今晚你要好好补偿我。”

        沈芝芝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美艳的脸蛋上染上一抹动人的红晕。

        “今晚的事今晚再说,现在大白天的,你可不能乱来。”

        赵元昊低沉一笑,缓缓吐出一口气,暗道:夜还长,不急于一时,慢慢来……今晚定能吃到肉。

        再不吃肉,他都要憋坏了。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一家人用膳的时候,沈芝芝都快被赵元昊双眼中的炙热烫到了,特别是赵老夫人揶揄的眼神,最后丢下一句话:“今晚我将小橙子抱走了,你们小两口悠着点,”令沈芝芝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太丢人了。

        偏偏赵元昊厚脸皮的给了赵老夫人一个笑脸。

        回到安锦堂,两人沐浴过后,赵元昊迫不及待的打横抱起产后益发丰腴美艳的小娇妻,出了内室,绕过屏风,来到床上。

        沈芝芝还想说什么,就被他覆身压住了,只得伸出玉臂抱住他结实精瘦的腰身,赵元昊压在小娇妻身上,大手一扯下了床帐,将无边春色锁入帐内。

        只有来不及吹熄的烛火,映照出床上两条交缠的人影……

        门外守门的杨嬷嬷等人听到里面传来的声响,露出笑容,暗暗期待明年再抱一个小主子。

        第二天,日上中天,阳光透过窗棂洒满屋。

        沈芝芝一觉醒来,浑身酸疼不已,再侧头看旁边搂着她睡得正香的夫君大人,脑海中禁不住浮现出昨晚激烈交缠的场面,顿时满脸绯红。

        丝毫没有注意到枕边人闭着的双眸张开了一条小缝,嘴角微微翘了一下。

        然后一个动作,在沈芝芝一声惊呼下,翻身将沈芝芝压在身下,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脖颈上,荡漾出丝丝暧昧的气息。

        “芝芝……”

        “阿昊,你干嘛,快起来,时候不早了。”沈芝芝吓了一跳,猛地的用力推了一下他健壮的胸膛。

        赵元昊没动,头埋在她的脖颈上,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耳垂,低低一笑,然后趁着沈芝芝被诱惑的瞬间再一次将小妻子吃干抹净后,才一脸满足的起床,鞍前马后的伺候小妻子。

        留下浑身酸疼的沈芝芝被罪魁祸首舒服的伺候,懊恼极了,她深深的反省了一下,得出一个结论,男人真的不能憋太久。

        两人起来后已经临近晌午了,去了一趟正院用膳,看着赵老夫人特热情特和蔼特欣慰的笑容,还包揽照顾小橙子,美名其曰给他们小夫妻一些空间。

        沈芝芝又窘迫又羞涩。

        回到安锦堂,沈芝芝趁着赵元昊不在,抓紧时间美美的睡了一觉。

        在她睡觉的时候,她的亲生哥哥柳勋去了沈家见了沈明正,两人在书房密谈了一下午,最后柳勋是笑着离开沈家的。

        几天后,柳家遗孤——今年的新科状元柳勋设宴认武安侯夫人为义妹,赋闲在家的沈家大老爷沈明正出席了这场认亲宴。

        沈芝芝为此多了一个身份——柳勋的义妹。

        从此多了一个靠山。

        身价倍涨。

        如此一来,羡慕嫉妒她的更多了。

        不仅如此,又多了不少官媒踏入沈府为沈大老爷做媒,继室人选的身份还高了不少。

        沈芝芝一边吃着葡萄,一边听杨氏说着沈家的事儿,旁边睡得正香的小橙子时不时砸吧一下小嘴,十分可爱。

        “对了,奶娘,喜儿也快要生了吧?”

        说起来,喜儿在她怀上后没两个月就怀孕了,算算时间,也快要生了,钱福来没什么家人,专门打理她的嫁妆铺子,

        “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小姐,老奴怕是要离开一阵子了。”杨氏想起大腹便便的女儿就放心不下。

        沈芝芝点点头:“奶娘放心,我身边有张嬷嬷她们,你就放心的照顾喜儿吧。”同时吩咐张嬷嬷在奶娘离开的时候送了五十两银子给她。

        等杨氏收拾好离开的时候,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一直掌管后宫大权的孙贵妃倒了,被贬黜冷宫,罪名是谋害储君。

        消息传来的时候,沈芝芝正和赵元昊一起谈论柳勋的未婚妻。

        据说柳家大哥曾有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一直等着他未嫁,如今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

        “原来幕后真凶是孙贵妃,我竟然一点都不意外。”沈芝芝先是一愣,随即挑了下眉头。

        赵元昊微微蹙眉:“孙贵妃不是幕后真凶。”

        沈芝芝惊愕:“那是谁?”

        赵元昊意味深长一笑,眼神冷冽:“是顺妃。”

        沈芝芝微微挑眉,顺妃是四皇子的生母,听说是宫里的除了王贵妃外,最与世无争的一位宫妃了。

        再一次证明了,后宫里果然没有简单的女人。

        当然,四皇子在还没显露他的聪明才智时就已经被死去的沈无暇弄废了,一个子嗣艰难的皇子是无法登上那个位置的。

        顺妃的一切布置都没用了。

        其实沈芝芝早已经怀疑这个顺妃不简单了,没想到真相比她猜的更令人震惊。

        “那太子殿下知道吗?”

        赵元昊点点头:“他当然知道,不过四皇子已经废了,对他威胁不大,孙贵妃又将自己的把柄送了上去,太子殿下就将计就计先收拾孙贵妃了。”

        看着前世毁了赵家的仇人一个个走向灭亡,赵元昊心中畅快不已。

        沈芝芝嘴角抽了一下。

        “孙贵妃倒了,三皇子和孙家该狗急跳墙了。”

        赵元昊勾唇一笑:“太子殿下暗中盯着,他们翻不起风浪,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大哥那位未婚妻。”

        听到赵元昊将话题拉回来,沈芝芝眼神一冷,大哥那位未婚妻跟她同龄,她已经问过大哥了,柳家未抄家之前,确实订下了这么一门亲事。

        但韩家在柳家抄家的时候不仅没有帮忙,还竭力撇清关系,解除了两家的亲事,还暗中落井下石,踩一脚,这样的亲家,谁敢要?

        如今却厚着脸皮找上门,谁都知晓他们打什么主意。

        韩素素想成为她的大嫂,做梦!

        “不是已经解除了亲事吗?”

        赵元昊冷笑一声:“韩家没有承认,毕竟事情已经过了十多年了,当初定亲的时候并没有张扬,只是交换了信物,韩家在柳家出事的时候,就派人暗中解除了婚约,却没有送回信物,现在他们拿出了当初定亲的玉佩,又各执一词,事情有点麻烦。”

        说着,他轻轻的握住小妻子柔软的小手,眼神微微眯起:“我已经派人去查韩家的事了,特别是大舅子的那位未婚妻,总会查出一些东西来的。”

        韩家来势凶猛,显然是想攀上赵家。

        要不然怎么会在小妻子和大舅子认亲后才找上门。

        沈芝芝叹了口气,:“看来只能这样了,大哥手上并没有可用的人,一切都要靠你了,我可不想跟韩家人扯上关系。”

        这日子平静久了,总会出现一些牛鬼蛇神。

        沈芝芝待在武安侯府养小包子,时不时和常来窜门的无忧交换育儿心经,令沈芝芝无语的是韩素素竟然以未来嫂子的身份上门。

        沈芝芝直接拒见,韩素素是个有心思的,三番两次上门。

        令人不厌其烦。

        “芝芝,你说那个韩素素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我发现她每次过来的时间都是二姐夫回府的时间,啧啧,太巧了。”

        沈无忧看了一眼自家小胖砸被小橙子挥了一个小拳头,忍不住笑了,顺口说起了柳勋‘未婚妻’的八卦。

        “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很快她就不会蹦跶了。”沈芝芝不甚在意,递给沈无忧一个剥好的橘子,自己则吃了几块新鲜出炉的桂花糕。

        沈无忧双眸一亮:“事情有进展了?”

        沈芝芝灿然一笑,点头。

        真没想到韩家竟然是三皇子的人,隐藏真是够深的,韩素素的父亲是个从四品的知府,江天府是天启朝水运最发达的省府,韩父能够当上这个知府,背后的三皇子可是出了不少力。

        可以说韩知府就是三皇子的钱袋子。

        如今孙贵妃倒了,三皇子一系不得不龟缩起来,正好沈芝芝和柳勋结为异姓兄妹,韩家和三皇子一派的人立即心思浮动,想要借柳勋将武安侯拉拢过去。

        不然他们怎么会看得上柳勋这个没什么势力的新贵。

        “是不是查出了什么?快点说出来我听听。”沈无忧被勾起了好奇心。

        沈芝芝笑了笑,吊她的胃口:“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几天后,爆出柳勋未婚妻竟然不是完璧之人,曾与其表哥安通款曲。

        柳勋立即找来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大夫和经验丰富的老嬷嬷为未婚妻证明清白,韩家人知晓自己女儿非完璧,就算掩饰再好,也逃不过这些老大夫和老嬷嬷的火眼金睛。

        最后理所当然被拆穿了。

        韩家灰溜溜的滚出了京城,韩家大小姐韩素素更是臭名远扬,韩家的名声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三皇子的算盘再次落空。

        沈芝芝终于松了口气。

        幸好韩素素本人作死,不然韩家这牛皮糖真是不好甩掉。

        现在的三皇子已经无计可施,估计将要忍不住铤而走险,柳家即将大仇得报,大哥应该很高兴吧。

        三皇子的事和沈芝芝没多大关心,现在沈芝芝比较好奇的是沈大老爷的继室人选,听说沈老夫人已经有了好人选。

        待沈芝芝打探出来后,整个人无语了。

        沈老夫人选择的人选最后还是她的娘家王家人——前大夫人的侄女。

        就是不知被休弃的前大夫人如何感想。

        说不定又是一出大戏。

        果然不出所料,王家闹了起来。

        最后沈大老爷不得不收拾亲娘的烂摊子,声明不会再娶继室才消停。

        赵元昊依旧忙忙碌碌,不过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和她一起逗小包子,沈无忧也会时不时带着儿子上门一起聊聊天,似乎日子过得很是平稳。

        直到小橙子三个月大的时候,时节已进入腊月,天寒地冻,天上飘着鹅毛般的雪花。

        三皇子一直安安分分的上朝,整个人改变了不少,没有了以前的肆意张扬,似乎在孙贵妃贬入冷宫后一夕之间长大了。

        赵元昊却在这个时候忙得不见人影。

        沈芝芝心中陡然警惕起来。

        这一天晚上,赵元昊如往常一样很晚回来,沈芝芝已经习惯被窝突然钻进一个冷冰冰的身体了。

        不会再被惊醒。

        这晚,差不多三更天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道急促的哨声,赵元昊顿时从梦中惊醒,掀开被子起身,快速披上大氅出门。

        挥退了守夜的下人后,一个黑衣人闪身出现,朝着赵元昊一拱手,低声道:“侯爷,三皇子造反了,太子殿下请您即刻进宫护驾。”

        赵元昊俊脸一凝,沉声道:“我马上进宫!”

        待赵元昊回到屋子,就看到小妻子不知何时醒来了,正一脸担忧的望着他。

        “芝芝,三皇子造反了,我要进宫护驾,府里都安排好了,很安全,别担心。”赵元昊上前紧了紧抱了一下小妻子,然后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快速的换好衣袍离开了。

        沈芝芝这个时候也没了睡意,派人通知了小叔子,直接带着奶娘等下人一起抱着熟睡的小包子一起去了赵老夫人的院子,此时赵老夫人的院子灯火通明,显然已经得到了消息。

        沈芝芝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赵老夫人和小叔子都在了。

        赵老夫人的精神面貌看起来很好,显然对自家孙儿有信心,只是眼底时不时划过一抹忧心还是暴露了老夫人的心情。

        等待是煎熬的,听着管家不断的汇报着外头的情况,沈芝芝的心一直悬着。

        京城已经乱了,京城的百姓战战兢兢。

        终于,漫长的夜晚过去了。

        紫禁城中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大雪纷纷扬扬,一切尘埃落定。

        赵元昊回来了,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可见这场叛乱的惨烈。

        “芝芝,我回来了!”

        赵元昊张开双臂,笑容灿烂,沈芝芝将手中的小橙子交给张嬷嬷,飞快的上前和他抱在一起。

        赵老夫人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对璧人。

        几日后,皇帝昭告天下,年后将禅位于太子。

        沈芝芝听到管家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急忙回安锦堂告诉夫君,谁知却看到她的夫君大人正在暖屋里笨手笨脚的哄着哭闹的小橙子。

        沈芝芝见状抿唇一笑,没想到还能看到夫君大人这般无措又茫然的样子。

        “阿昊,皇上要禅位了。”

        赵元昊顿了顿,轻拍着小橙子的背,哄了哄,待小橙子停止哭闹才叹了一声:“嗯,我早知道了,皇上早年就伤了身子,特别是这两年,如果不禅位,明年……”

        后面的话突然止住了,不说沈芝芝也明白。

        估计上头那位快要不行了,至于需不需她出手,就看到即将登基的太子殿下和夫君什么个想法了。

        反正她是不会没事找事的。

        突然,身边传来一股臭味。

        沈芝芝抬眸一看,发现夫君大人俊脸裂了,整个人僵硬的抱着小包子,不知所措。

        “阿昊,你等等,我叫人进来。”

        沈芝芝很不厚道的大笑了起来,笑过后,连忙招呼张嬷嬷和奶娘进来将小橙子抱下去。

        “你呀……”赵元昊望着小妻子灿烂的笑容,无奈又宠溺一笑。

        小妻子真是越来越喜欢看他笑话了。

        日子长着呢,小妻子这样很好,以后的日子才不无聊,不是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