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64.第64章

64.第64章

        沈芝芝悠闲的待在武安侯府待产,夏季瓜果最多,想吃什么水果,妻奴赵元昊都会让人找到送来。

        去年有了硝石制冰,今年水果冷藏又被提上了日程。

        赵家又开拓了一门财源。

        沈芝芝将吃不完的水果大方的送了一些去沈家以及在坐月子的沈无忧。

        不知多少人羡慕嫉妒恨。

        可惜他们再羡慕,再嫉妒都没用,赵家的大门她们压根儿进不来。

        今天,赵元昊回来带来一个令沈芝芝震惊的消息。

        “阿昊,你说太子妃的娘家蒋家就是陷害柳家抄家灭族的罪魁祸首?”

        沈芝芝美眸闪过一丝冰冷和愤怒,真是天道好轮回,报应不爽。

        等太子殿下查清楚后,太子妃一家的欺君之罪,就足矣将整个蒋家覆灭,就算蒋家是显赫的权贵之家又如何。

        在夫君大人的描述中,当年柳家抄家灭族就是蒋家嫡系一位少爷的嫁祸,那位蒋家的少爷就是太子妃的生父,十八年前,靖王谋反,柳家因为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件卷入了谋反事件当中。

        最后靖王谋反失败,靖王一派的人马被斩尽杀绝。

        一直隐藏在暗处又小心抹去了所有跟靖王有关痕迹的蒋家却因此逃过一劫。

        柳家却没有那么幸运了,当初查案的钦差大人跟蒋家有那么一点关系,强制被安了一个同党的罪名,最后抄家灭族。

        赵元昊握紧小妻子的手,眯起了双眸,“蒋家人狡诈如狐,要不是蒋家出了一个太子妃,将来的皇后娘娘,蒋宏信也不会一时得意忘形,在某次家宴漏了一些口风,尽管最后被封了口,但还是露了一些蛛丝马迹。”

        “顺着这些蛛丝马迹,我让人深入调查蒋家,最后终于查出了一些东西。”

        “芝芝,你可知与太子妃婚前通奸的男人是谁?”

        赵元昊嘴角微翘,眼底满是讥讽,这蒋家表面光鲜亮丽,名声极好,内里却藏污纳垢,腐烂肮脏。

        “谁?”沈芝芝惊问,没想到夫君大人这么厉害,竟然连太子妃婚前通奸的男人都查了出来。

        “三皇子,没想到吧?”赵元昊冷笑。

        他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

        沈芝芝震惊:“我还以为会是假装风流纨绔的四皇子,没想到是曾经的隐形太子,这么看来,蒋家所图甚大。”

        “蒋家是广撒网,蒋薇薇这个女人和三皇子安通款曲,拉拢了三皇子,三皇子妃不是卧病在床吗?就是蒋家人弄出来的,等三皇子妃去了后,蒋薇薇就会嫁给三皇子,当时她已经怀了三皇子的孩子……”

        “最后却出了咱们这个变数,治好了大皇子,皇帝宣布册立大皇子为太子,当时太子后院空虚,蒋家便转移了目标。”

        “蒋薇薇先是打掉了胎儿,用蒋家秘药掩盖了脉象,同时用迷幻的药物迷惑了检查的嬷嬷,险而又险的过了第一关。”

        “三皇子呢?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给他戴绿帽子?”沈芝芝唾弃蒋家的同时又十分不解。

        赵元昊冷笑一声:“怎么可能,在三皇子发难之前,蒋家人就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三皇子,蒋薇薇是为了他忍辱负重,做他的内应,将太子殿下从储君的位置扯下来。”

        沈芝芝嘴角抽了一下:“呵呵!”

        忍辱负重?鬼才相信。

        不用说三皇子肯定被蒋家人忽悠了。

        估计孙贵妃不知情,不然……蒋家早被打压了。

        “三皇子相信了,蒋薇薇确实做了一些事,太子殿下身上的避孕药就是她下的,三皇子知道后非常感动。”赵元昊彻底被三皇子的智商逗笑了。

        蒋薇薇这个女人自私自利,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她自己堕胎后又服用了秘药,子嗣有些艰难,正和蒋家谋划着来个假孕流产计划,引起太子殿下的怜惜和内疚,然后让蒋家旁支的女子为太子殿下生个孩子抱到自己名下,坐稳太子妃的位置。

        当赵元昊知晓这一切后,整个人彻底被蒋家的大胆无耻震住了。

        可惜,太子殿下不是好糊弄的。

        他早就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特别是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他总觉得有些违和,可是又找不出原因。

        最后在亲弟弟二皇子的建议下,找上了沈芝芝。

        “三皇子不是曾经热门的储君人选吗?真是很傻很天真,竟然这么好骗!”

        “难道是因为有一个精明强势的母妃?”

        沈芝芝一脸黑线,忍不住吐槽了两句。

        赵元昊挑眉,笑着刮了一下她的俏鼻子,然后在她的红唇上落下一个吻:“猜对了,奖励一个吻。”

        沈芝芝:“……”

        “阿昊,记得将蒋家的野心和谋划暗地里透露给太子殿下。”

        赵元昊勾唇轻笑,眼底闪过一丝光芒:“娘子放心,你夫君早就这样做了,等着看好戏吧。”

        沈芝芝一脸期待的点头。

        日子太平静,总是需要一些调剂品的。

        …………

        沈老夫人吃着沈芝芝让人送来的新鲜葡萄,看向一旁被迫赋闲在家,严肃冷硬的大儿子沈明正,想到侄女媳妇做出的一些事,心里微微有些歉疚。

        大丫头死的不光彩,死后更是臭名远扬,沈家的名声抹上了一层黑灰,幸好还有二丫头,三丫头两个。

        特别是二丫头,没想到这个她以前不待见的孙女却是沈家的救命稻草。

        也许她该大儿子说上一门亲事。

        她老了,精力不足,不能一直帮着儿子打理后院,至于长孙媳妇,太过年轻,还得看看,现在当务之急就给大儿子娶上一门媳妇。

        这次的大媳妇人选不能再是她们王家的人了,昨天她应蒋国公夫人邀请去了一趟国公府,蒋国公夫人话里话外透露出要结亲的意思,还提起了自己的大儿子。

        如今蒋国公家出了一个太子妃,蒋家如日中天。

        能攀上蒋家也不错。

        沈老夫人暗想。

        或许她该去武安侯府看望一下二丫头,顺便问问她的意见,沈老夫人心里透亮,蒋家看上的应该是他们沈家的二孙女婿武安侯。

        第二天,沈芝芝听到管家说沈老夫人来了,难得一脸惊讶。

        备好茶水点心,沈芝芝和沈老夫人坐在凉亭里东拉西扯了几句闲话,沈芝芝有些疑惑沈老夫人的来意,不过沈老夫人不提,沈芝芝便不问,颇有耐心。

        最后沈老夫人慢地搁下茶碗,看看她道:“二丫头,有件事情,我想要问问你的意思。”

        沈芝芝一愣,点头笑道:“祖母请说。”

        沈老夫人笑了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预备为你父亲续弦。”

        按说沈明正娶新人这回事,她根本就不必要和一个庶出的孙女讲,但二丫头不同,沈老夫人觉得,如果二丫头同意对大儿子来说更好。

        她是知晓大儿子脾气的,当年他不顾自己反对纳了二丫头的娘张氏为妾室,这个张氏就算死了十七年,她依然在大儿子心中占了很大的分量。

        如果有了二丫头的支持,大儿子想必不会反对。

        沈芝芝闻言怔了怔,如果父亲要娶新人,被休弃的大夫人王氏不会闹?不过转念一想,前嫡母是被皇帝下旨休弃的,应该不敢闹。

        唯一会闹的应该是两位嫡出的哥哥。

        对沈芝芝来说,父亲娶不娶新人没什么影响,于是笑着问道:“不知是谁家的千金。”

        沈老夫人见二丫头没有露出丝毫的不高兴,不由笑着点头,道:“是蒋国公的一位庶女。”

        蒋国公?

        沈芝芝皱眉,笑容略微收敛,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肃:“祖母,蒋家不行!”

        沈老夫人愣住了,心微微一沉:“二丫头,蒋家为何不行?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沈芝芝抿了抿唇,不好泄露什么,只说:“祖母过些日子就知道了。”

        沈老夫人带着满肚子的疑惑离开了。

        等蒋家的丑事爆发后,沈老夫人才暗自庆幸不已。

        两天后的上午,沈芝芝突然感到肚子一股热流顺着腿根流下,立即明白羊水破了,她淡定的让张嬷嬷去喊稳婆,顺便让人去正院通知赵老夫人,然后在杨嬷嬷和几个丫鬟的搀扶下进了产房。

        沈芝芝发作的消息在张嬷嬷的通知下,很快传遍了武安侯府的角角落落,一群人都往安锦堂赶。

        赵老夫人高兴的同时,有条不紊的交代了许多事,同时催促管家:“快去叫少爷回来!”

        赵元昊今天去军营的时候,一直心神不定,总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便交代了杨家泽副将几声,匆匆回府。

        谁知半路却遇上了赵府的家丁。

        “侯爷,夫人要生了!”

        赵元昊先是狂喜,随即回过来神来,策马狂奔回府。

        一回府,就将骏马丢给下人,直奔产房。

        “祖母,芝芝怎么样?”赵元昊有些气喘抹去了俊脸上汗珠,满脸焦急的问道。

        “刚发作不久,几个稳婆都在里面,太医也在隔间候着,别担心,芝芝是个有福气的。”赵老夫人安慰道。

        赵宇灿小脸上满是激动之色,紧紧的揪着祖母的袖子。

        嫂子要生了,他要有小侄子了!

        好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