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63.第63章

63.第63章

        从七月中旬开始,沈芝芝就进入待产期。

        越是临近产期,赵元昊的心弦绷得越紧,每天都睡不安稳,生怕小妻子突然发动,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

        沈芝芝看了心疼,她每天都给自己把脉,什么时候生产自然心里有数。

        劝了好几次都没用,最后只能随他去,只是吩咐厨房多做一些膳食给他补身子。

        沈芝芝原本以为自己会比沈无忧早产子,谁知沈无忧却赶在了她前面发动,心里不由得有些焦急。

        这大半个月来,沈无忧在魏家过的什么日子,她很清楚。

        要不是她时不时派人送一些吃的用的过去,敲打一下魏府的人,这日子怕是更难过,沈家如今失势,二老爷的官职又不高,二夫人的身份又太低,想去看望怀孕的女儿并不容易。

        这一切都只能拜托沈芝芝。

        沈芝芝本来就和沈无忧关系好,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受欺负。

        杨嬷嬷看着小姐挺着大大的肚子走来走去,心提得老高。

        前些日子,喜儿怀上了孩子,小姐心善,让她陪着喜儿坐稳了三个月胎才回来。

        “小姐,您别担心三小姐,有您送的保胎丸,三小姐定会平安生产。”

        沈芝芝叹了口气,挺着大大的肚子坐了下来,眉宇间的愁绪依然没有散去。

        “我知道,但我就是不放心,生怕魏夫人会在无忧产子之后动手脚。”

        魏夫人不喜无忧的事,她已经知晓,无忧肯定会平安产子,魏夫人肯定不会拿自己的亲孙子开玩笑,但产后就难说了,只要有心,弄个血崩并不是难事。

        杨嬷嬷一听大惊,脸色变了变:“这,这可如何是好?”

        “先等着吧。”

        沈芝芝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是魏府,不是赵家,她的手再长也不能伸过去。

        主仆两人担心沈无忧时,张嬷嬷带着几个丫鬟拎了食盒进来,摆在桌上。

        小碟小碟的糕点色泽清润,带着丝丝金黄,看起来诱人可口。

        沈芝芝没什么胃口的吃了几块糕点垫垫肚子。

        一直到晌午,沈芝芝派去魏家打探消息的几个下人轮流回来了几次,都说沈无忧还在生,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魏永赶了回来,看起来憔悴又狼狈。

        赵元昊回来就听说这事,瞅着小妻子眉宇间的忧心和焦急,他伸手轻抚了下她的眉眼,揽着她坐在一起,侧头轻吻上她的唇,然后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半晌过后,赵元昊才松开气息有些凌乱的小妻子,又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眼中满是醉人的温柔。

        俏脸绯红的沈芝芝抿了抿水润的红唇,调息了一下,眼巴巴的瞅着赵元昊的俊脸,一脸希冀的问。

        “阿昊,你有没办法让我二婶到魏府去陪无忧。”

        赵元昊微微挑眉,大手抚上她的隆起的腹部,轻轻摩挲着:“这事不好办,毕竟是魏家后院的事,除非是魏永开口,我不能擅作主张。”

        沈芝芝眼睛一亮,柔软的小手按住他的大手,“那就让魏永开口啊。”

        “好,我让人去办。”赵元昊点点头,反手将她的小手包裹在大手中,不想小妻子再担心,万一沈无忧真的出了什么事,小妻子肯定会受到影响。

        “等等,让人带一瓶止血丸给二婶,我想二婶知道如何做。”沈芝芝想着大嫂卢氏产后血崩就是靠着止血丸救活的。

        没理由救了她关系一般的卢氏,却不为无忧未雨绸缪。

        她沈芝芝的止血丸可是秘方制作的,能在几秒内止住大出血。

        如果魏夫人不动手还好,动手了也有防备。

        不要怪沈芝芝将魏夫人想得那么不堪,实在是魏夫人在沈家失势后的作为太令人看不上眼了。

        等到沈家二夫人秦氏顺利进入魏府后,沈芝芝这次放下心来,安心等待。

        “咳咳……”

        赵元昊突然轻咳一声,引起了沈芝芝的注意。

        沈芝芝挑眉,吐出一口葡萄皮:“阿昊,怎么了?”

        “太子殿下下午可能会过来,让你帮他调养一下身体。”赵元昊特意加重了调养两个字。

        “……不是有太医吗?”沈芝芝嘴角抽了一下,她这算是被缠上了吗?

        “咳咳,太子殿下后院没什么动静,其实想让你看看他的身体有没毛病。”赵元昊嘴角勾了勾,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年节过后,太子殿下选妃,如今太子殿下已经有了一个太子妃,三个侧妃,还有好几个妾室,这么三四个月了,后院的女人都没一点消息,太子殿下焦急了。

        便想起了沈芝芝。

        沈芝芝一头黑线,最后不知为何有些想笑。

        “不过三四个月,太子殿下未免太心急了。”

        赵元昊赞同的点头,确实有点急了。

        不过太子殿下有急的理由,三皇子都有好几个子嗣了,现在府里又有女人怀孕,尽管他是太子,是储君,但子嗣终究是个大问题。

        “先给太子殿下看看也好,最近他压力你有点大。”

        沈芝芝一点就透,然后一脸无语。

        这子嗣还是真是大问题。

        也罢,不知沈无忧能折腾多久,正好有点事转移点注意力也好。

        下午,赵元昊陪着沈芝芝等待太子殿下到来。

        这是沈芝芝第二次见到太子殿下,一身宝蓝色暗紫纹云纹团花锦袍,面容俊朗,气质尊贵,同行的还有一位端庄大气的美丽女子,不用说这位肯定是太子妃了。

        两人行礼过后,太子殿下和太子妃都被沈芝芝的容貌肌肤惊艳了一番,没想到怀孕的孕妇竟然还能如此白嫩娇艳。

        赵元昊见两人都盯着小妻子看,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仿佛自家的珍宝被人觊觎了一般。

        “太子殿下,您不是要看诊吗?”

        太子殿下淡定的收回惊艳的眼神,朝沈芝芝点头:“麻烦赵夫人先给太子妃看看。”

        “麻烦赵夫人了。”太子妃端庄一笑,伸出了纤纤玉手,其实心里是不太相信沈芝芝的医术。

        只是碍于太子殿下,不表现出来罢了。

        沈芝芝认真的给太子妃把了脉象,眉心微微一拧,太子妃心里暗暗好笑,太医都说她身体很好,没问题。

        要是赵夫人真的给她把脉把出问题……就是不知太子殿下信谁了。

        说实话,她真的不愿意太子殿下信任一个美艳的女人,哪怕这个女人已经是别人的妻子。

        女人总是善妒的。

        这位太子妃也不例外,特别是她能打败众多贵女,夺得太子妃之位,就说明她不是有显赫的家世背景就是有不凡的手段。

        赵元昊抿了口茶,不动声色的将太子妃的神色收入眼底,心里冷冷一笑,又是一个不信任芝芝的人。

        沈芝芝放下手,看向太子妃的眼神带了一丝微妙之色,很快一闪而逝。

        太子妃的脉象看起来很正常,但沈芝芝的传承是顶尖的药典,加上心法辅助,已经将太子妃的身体状况摸了个透。

        这一检查还真检查出了一些东西。

        只是这些东西,真的不好说出来,毕竟没有证据,只是她的诊断而已。

        太子妃见赵夫人沉默不开口,心里顿时有数了,看来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便微微一笑:“赵夫人,本宫的身体可有问题?”

        沈芝芝心里斟酌了一番后,便道:“太子妃的身子无碍。”

        太子妃颔首微笑,她就知道会这样,看向太子殿下的眼神带了一丝欢喜和羞涩。

        太子殿下垂下眼睑,他没有错过赵夫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微妙之色,心里微微一冷,他的怀疑应该没有错。

        之后就是给太子殿下诊脉,只是在把脉前,太子殿下让人将太子妃送回府,太子妃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太子妃离开了,赵夫人,将你刚才把脉的情况说出来吧。”太子殿下在太子妃离开了,俊脸蓦地严肃起来。

        沈芝芝惊讶的看向太子殿下。

        赵元昊俊脸一凝,心底浮现出一个看似不可能的猜测:“太子殿下的真正目的是让内子给太子妃看诊吧?”

        太子殿下笑了笑,没有否认。

        沈芝芝暗暗苦笑,看来是无法隐瞒了,便说出了她把脉出的一些东西:“太子妃曾经堕过胎儿,不过她似乎服用过珍惜的药材,掩盖了脉象的真实情况,只靠把脉是诊断不出来的。”

        偏偏古代的太医都是依靠望闻问切,某些特殊情况是诊断不出来的。

        例如太子殿下体内的吞噬虫。

        所以太子妃就把一切都瞒过去了,就是不知她当初是如何过了检查身体那一关。

        要知道那些嬷嬷可谓经验丰富,就像她破了身子,就有一些有经验的老嬷嬷能看出来。

        沈芝芝真的很好奇。

        她对这个世界某些事物更加感兴趣了。

        “这种掩盖脉象的珍惜药材,其实还有一个弊端,就是不容易受孕,太子妃想要一个自己亲生的孩子怕是很难……不知太子妃是否知晓这个弊端,如果知晓……”沈芝芝点到即止。

        赵元昊:“……”原来太子妃竟然堕过胎,还真是看不出来啊,果然是人不可貌相,突然有些同情太子殿下了。

        太子殿下眼神微微一变,手突然握紧,他的怀疑果然没错,深吸了口气,他冷静的对沈芝芝说;“帮本太子把下脉。”

        沈芝芝有些诧异太子殿下的平静,给太子殿下把脉过后,发现他体内残余有避孕的药物。

        “……”

        沈芝芝照实说了。

        赵元昊:“……”幸好他只有芝芝一个女人,这后院的女人太可怕了。

        “能破除太子妃掩盖的脉象吗?”

        太子殿下的俊脸依然平静无比,淡定的开口,可是赵元昊和沈芝芝两人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暴风骤雨。

        看来有人要倒大霉了。

        “可以。”沈芝芝点头。

        太子殿下闻言,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麻烦赵夫人了。”

        等太子殿下拿着沈芝芝调配好的药离开,赵元昊和沈芝芝两人面面相觑,真没想到不过把把脉,竟然把出了一丝见不得人的阴私。

        可怜的太子殿下!

        临近傍晚,魏府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沈无忧生了,是一个哥儿,还有意料之中的血崩,不过血止住了,性命无忧,沈家二夫人留下来陪女儿坐月子。

        沈芝芝终于放下了心底的担忧,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