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62.第62章

62.第62章

        炎炎夏季,酷暑难耐,作为即将临盆的孕妇,沈芝芝的屋子最是凉快。

        “阿昊,你说沈无暇死的时候全身的血慢慢被抽干,从四肢开始变成白骨,活生生痛死,说得这么不靠谱,是哪里传出来的?”沈芝芝震惊过后,嘴角抽了一下,听着怎么这么诡异呢。

        “是我留在四皇子府里的眼线传出来的,估计现在上层圈子的人家都知道了。”赵元昊勾起唇角,其实在听到四皇子府的眼线说起沈无暇的死因时,震惊之余又觉得意料之中。

        沈无暇本身就罪孽缠身,死了倒不奇怪,只是这样的死法有点像献祭。

        “是他亲眼所见吗?”沈芝芝不敢置信。

        赵元昊点头,摸了摸小妻子高高隆起的腹部,随意的说着:“四皇子府里的不少下人都看见了,听说四皇子妃和四皇子的其他女人看到那个场面都吓晕了。”

        沈芝芝沉默了,这么看来是真的了。

        “沈无暇不会招惹了那些邪道士吧?”

        “或许吧!”

        不管哪种情况,沈无暇的死状都瞒不住,四皇子这会肯定悔得肠子都青了。

        沈芝芝便不再问了,反正与她无关,不是她凉薄,而是沈无暇太过心狠手辣,多次对她动手,要不是她恢复了前世记忆还有药典相助,怕是被她算计至死了。

        赵元昊也很默契的不再说起沈无暇。

        两人小声的给将要出生的小宝宝念书,温馨和谐。

        悄悄进来的张嬷嬷和杨嬷嬷两人会心一笑。

        沈无暇的死引起了上层圈子的关注和恐慌,不少人都在私下议论这事,特别是知晓一些‘高人’手段的人,心里都在暗暗猜测沈侧妃是不是不小心招惹了‘那类人’,才招来这么残忍的报复。

        皇家封了口,下面的人都不敢外传。

        沈家的大夫人早在听到女儿的死讯时就差点没昏倒,特别是沈家在得知沈无暇死前的惨状时,沈家一片愁云惨淡。

        可能是死的太过诡异,沈无暇的丧事草草了事。

        本来这事就这么水过无痕的过去,谁知沈大夫人却出了么蛾子,要让沈无暇的贴身丫鬟彩云为沈无暇陪葬。

        当初彩云作为沈无暇的陪嫁丫鬟,卖身契一直抓在沈家大夫人手中。

        沈无暇死后,卖身契不在四皇子府的陪嫁下人就被四皇子妃遣回了沈家。

        同时送回去的,还有沈无暇的嫁妆。

        沈无暇死的太离奇,这份丰厚的嫁妆没人敢贪墨,都觉得晦气。

        沈家,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

        沈老夫人一脸颓丧,仿佛一夜间苍老了十岁,这下沈家的名声全没了,沈大夫人面如死灰,不敢直视老夫人的眼神。

        彩云这个丫鬟在得知自己要被陪葬时,就逃出了沈家,直接到了人群最多的京城街道,一脸快意和疯狂的将沈无暇所做的坏事全都抖了出来。

        包括当初败坏萧七郎名声的事。

        沈大夫人和沈无暇母女一同做下的阴私之事也被彩云爆了出去,一时间,沈大夫人名声扫地。

        沈无暇死前名声就不太好,死后更是臭名远扬。

        最后彩云这个丫鬟直接自尽了。

        她报仇了,彩云自从无意中在神秘人那里知晓了自己亲娘,也就是大小姐的奶娘的身世后,才知道她娘亲对她和大小姐都撒谎了,她们母女并不是所谓古老氏族仅存的族人,就暗中联系上了娘亲的族人,才知晓她娘亲为何会突然没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她的好小姐做的孽。

        如今她的族人因为沈无暇背负了沉重的罪孽,想要消除这份罪孽,只有将这份罪孽回归到罪魁祸首身上。

        这才是沈无暇诡异死亡的真相。

        四皇子府

        一身锦袍的四皇子俊脸已经完全变得铁青而狰狞,一想到帮他检查的太医离开前同情怜悯的眼神,若是沈无暇还活着,他已经冲上去把那个贱人当场撕碎了。

        他没想到,没想到沈无暇竟然如此狠毒,绝育药,绝育药……他竟然被下了绝育药……

        原本就野心勃勃伪装了十几年的四皇子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成了一场空,而这一切都拜死去的沈无暇所赐,不由得眼前一黑,怒极攻心,喷出了一口血,倒了下去。

        四皇子府一片混乱。

        等四皇子清醒过来,立即下令将已经安葬的沈无暇移出了皇家墓地,直接丢弃到了乱葬岗。

        沈家得到消息后,将沈无暇安葬到了野外,算是山清水秀的地方。

        四皇子这一举动,沈家为此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沈家女的名声,不论是出嫁的,还是未出嫁的,更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沈大老爷也受到了波及,被御史弹劾治家不严,皇帝勒令其在家反省,没有剥夺官职,也没有降职,什么时候起复就看皇帝心情了。

        也许直到下任皇帝登基才有可能吧。

        沈无暇之母王氏则被一道圣旨强制休了回娘家。

        沈芝芝倒是没受到什么影响,赵家是武将之家,赵老夫人又极为喜欢沈芝芝,又是赵元昊的心尖人,更别提她一个月后将为赵家诞下下一代。

        她在府里的日子和以往没什么两样。

        当然,还是有些不同的,就是赵老夫人更加怜惜她,夫君大人更加心疼她。

        总而言之,沈芝芝就是个好命人。

        其他羡慕嫉妒沈芝芝的贵女们纷纷蠢蠢欲动,赵老夫人又收到了不少帖子,赵元昊亦然,一些有想法的大臣都在明里暗里试探他是否有休妻再娶的意愿。

        与沈芝芝相反的是,同样即将临盆的沈无忧日子不好过。

        魏夫人不喜这个把持了自己儿子的媳妇,甚至提议将沈无忧贬为妾室,再给二儿子娶一房媳妇。

        幸好魏永不是个浑人,没有答应魏夫人荒唐的要求。

        尽管如此,沈无忧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魏府的下人最会见风使舵,以前就算当家主母不喜沈无忧,但有魏老夫人护着,下人们对沈无忧毕恭毕敬。

        如今魏老夫人似乎对沈无忧有意见,送了两个贴身美貌丫鬟给魏永。

        下人们就知道,二少夫人要失宠了。

        除非二少夫人这一胎能生下哥儿,不然以后的日子怕是难过了。

        “小姐,大管事说咱们这个月的冰块份例这么多了。”沈无忧的奶嬷嬷满头发汗的走了进来,脸色十分难看。

        屋子里只有零星几个冰盆,压根儿不够用。

        沈无忧艰难的挺着大肚子坐在榻上,旁边的贴身丫鬟在打着扇子。

        尽管这样,沈无忧胖胖的脸上依然沁出了细汗。

        “算了,嬷嬷,不要去了,魏永现在不在府里,你去再多次也没用。”魏永被魏夫人派去给他外公祝寿去了。

        一时半刻回不来。

        在魏永不在的日子,她估计就要受些罪了。

        “可是没有足够的冰块,小姐怎么办?再怎么说小姐现在都怀着魏家的子嗣,真是太过分了。”

        沈无忧苦笑,眼神却很平静:“还能怎么办,沈家如今都自顾不暇了。”

        “沈家靠不上,要不找二小姐帮帮忙……”

        沈无忧摇了摇头,“还是不要麻烦芝芝了,也不知她的境地是不是跟我一样……”

        “应该不会吧?”

        ……

        主仆两人在讨论的沈芝芝此时正跟赵元昊说着沈家的事。

        “阿昊,如果没有太子殿下和首辅大人以及萧侯爷相帮,父亲是不是会被剥夺官职?”沈芝芝轻叹一声。

        赵元昊点头:“是,沈无暇毁了四皇子,陛下本来子嗣就少,更别提四皇子还没有一儿半女,陛下震怒,沈家必会遭殃,可是有了和沈家没什么关系的权臣说情,陛下这才没有迁怒。”

        他也没想到沈大夫人会捅出这么大的篓子,如果她没有狠心的让彩云陪葬,这一切肯定不会发生。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沈大夫人已经自食恶果,被休回娘家了。

        四皇子也废了。

        他也算是大仇得报了。

        知晓了皇帝没有迁怒,沈芝芝放心了,便关心起嫁入魏府的沈无忧。

        “阿昊,我打算派人去魏府看看无忧……不知她有没受到沈家的牵连?”

        赵元昊心疼小妻子,不想她在这个时候受到影响,便道:“芝芝,你安心待产,沈无忧的事就交给我。”

        “行,就交给你了。”

        有人帮忙,沈芝芝乐意之极。

        “对了,芝芝,有你亲生哥哥的消息了。”赵元昊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沈芝芝怔住了,本来该高兴的她却有些胆怯了。

        “那……那他现在在哪里?”

        “京城。”

        “啊?”沈芝芝惊讶了,竟然在京城,深吸了口气,“他现在怎么样了?”

        赵元昊轻笑一声,揉了揉她的秀发,“他好得很,今年的春闱状元郎就是他。”

        “今年的春闱状元不是叫庄勋吗?”

        “就是因为庄勋不姓柳,才这么难找,要不是有人无意间说起了新科状元后背有个菱形胎记,我也不会让人去查他。”

        姜嬷嬷曾说过柳家小少爷的后背有个菱形胎记,这个胎记只有姜嬷嬷和已经死去的柳家夫妇,接生稳婆知晓。

        接生的稳婆在柳家小少爷一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所以庄勋的胎记并不会让柳家的敌人怀疑。

        “结果查到的一切都显示这位新科状元本是孤儿,最后被一对姓庄的秀才夫妇收养,身世没有疑点,要不是因为胎记,我也不会让人深入探查,最后才确认今年的新科状元就是你哥哥。”

        赵元昊提起庄勋,俊脸上满是欣赏之色。

        “等你生完孩子,我就邀请他参加满月宴,我相信他看到你的容貌,肯定会起疑。”

        沈芝芝闻言,默默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