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61.第61章

61.第61章

        冬去春来,春雪消融。

        安锦堂里

        沈芝芝的肚子渐渐隆起,五个多月身孕的她脸色依然很好,容颜益发美艳。

        只见肚子隆起,却不见身材走样。

        同为孕妇一员的沈无忧看了自己胖了一大圈的身材,胖嘟嘟的脸蛋,还有脸蛋上冒出的几颗斑,羡慕嫉妒恨。

        “芝芝,你到底吃了什么,怎么越来越娇艳了……”

        沈芝芝笑了笑,不好说出自己修炼了药典的心法,吃再多也胖不起来,皮肤还水灵灵的,便有些含糊的回道:“可能是个人体质问题吧。”

        她记得有孕妇在孕期也是漂漂亮亮的。

        当然,人家真的体质问题。

        她的却不是。

        沈无忧一听,更加羡慕了,这体质好啊,她怎么就没有这样的体质呢。

        “好了,别沮丧了,等你生完孩子就恢复原样了。”沈芝芝安抚道。

        反正平时沈无忧过来,都会在她这儿吃午膳,她暗中帮她做了调养,腹中的胎儿十分健康。

        等生完孩子,再给她一个方子,一个月后就可以让她瘦下来,变得漂漂亮亮。

        “也只能这样了。”沈无忧叹了一声,捏了一下自己胖嘟嘟的脸蛋,拿起一旁的点心往嘴里塞,最近特别容易饿,老是吃不饱,再吃下去,她又要胖一圈了。

        沈芝芝:“……”

        “魏永那家伙被派去江南查看侯府产业了,听说江南美女多,我现在变胖,变丑了,不知他会不会带个美人回来……”

        吃了几块点心,感觉肚子没那么饿了,沈无忧整个人忧郁上了。

        “你不是说派了人跟着他吗?”沈芝芝这几天一直听沈无忧念叨魏永那个小子。

        沈无忧叹了一声,恹恹的看了她一眼,咬牙狠狠的来了一句:“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不然,哼……”

        “放心吧,他敢乱来,我叫阿昊帮你出气。”沈芝芝立即附和。

        她知道,自从沈无忧怀孕后,她的婆婆魏夫人就一直想让二儿子纳几个妾室,但被魏永拒绝了。

        这次派魏永去江南查看产业,应该有无忧婆婆的手笔。

        魏永离开后,沈无忧就经常朝她这儿跑。

        听说魏夫人意见很大。

        沈无忧顿时安心了,有了芝芝当靠山,她的底气更足了。

        “对了,芝芝,怎么这几天都没见到你家小叔子啊?”自从怀孕后,沈无忧就特别喜欢小孩子。

        魏家大哥也有孩子,魏家大嫂每次见到她逗孩子都如临大敌,几次过后,沈无忧再神经大条也知道大嫂对她的防备,便不再讨人嫌了。

        因此赵宇灿这个懂事又小大人般的六岁孩子便落入了她的魔爪。

        每次过来都要撩拨撩拨。

        最近几天都没见到他,沈无忧怪想念的。

        沈芝芝见她提起小叔子,忍不住笑了,小叔子被无忧撩拨怕了,每天都跟着阿昊去了京城郊外赵家军的驻地。

        “灿儿跟着阿昊去了军营。”

        “不是吧?他不是才六岁吗?”沈无忧瞪大眼睛。

        “武将家的孩子都这样。”

        “哦!”

        沈无忧失望极了,以后上门都见不到小灿灿了。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杏色对襟小袄的嬷嬷进来了,就是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她是沈无忧的奶嬷嬷。

        “小姐,姑爷回府了。”

        沈无忧闻言一阵高兴,急急忙忙的站起身,“芝芝,我先回去了。”

        说完,不待沈芝芝反应,就急哄哄的走了。

        奶嬷嬷告了一声罪后,快速追了上去。

        沈芝芝招来张嬷嬷,她刚刚发现无忧奶娘的脸色不对劲,让张嬷嬷查查魏永的事。

        希望魏永不要让无忧失望才好。

        赵元昊带着六岁的赵宇灿回来,就看到小妻子站在半开的窗边,不知在想什么。

        “嫂子,灿儿回来了。”

        赵宇灿稚嫩的嗓音唤回了沈芝芝的思绪。

        沈芝芝回头看到夫君大人和小叔子不知何时站到了她后面,特别是软糯糯的小叔子,穿着一身小戎装,非常可爱。

        沈芝芝忍不住捏了一下他的脸蛋,顺便揉了一下他的脑袋。

        赵宇灿瞪大眼睛:“……”

        嫂子又捏他的脸蛋了。

        赵元昊瞅着小妻子和弟弟的互动,眉梢眼角都染上了笑意。

        “今天怎么那么早回来?”沈芝芝有些奇怪的问,给两人倒了一杯温茶,顺便将保温的食盒打开,拿出点心给小叔子吃。

        赵宇灿见到点心双眼一亮,安静的坐在那里吃点心,嘴巴一鼓一鼓的,十分可爱。

        吃完后,很有眼色的离开去正院看祖母。

        屋子里就剩下小夫妻两人。

        两人都不喜欢屋内有丫鬟婆子,都打发她们在外面守门。

        “军营里没什么事,便回来了,孩子今天乖不乖?”赵元昊抿了口茶水,揽着她坐在软榻上,大手摸了摸她隆起的腹部,眼神柔和。

        沈芝芝白了他一眼,无语道:“他一直都很乖,不闹腾!”

        赵元昊笑了笑,“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她一定是个闺女。”

        沈芝芝;“……”还是不要告诉他,她已经诊出了胎儿是个哥儿。

        “对了,魏永这个家伙竟然在刚回京城的时候,就救了一个女子,听说已经带回了魏府。”

        “阿昊,我有点担心无忧,你让人查查那个女人,我总觉有些不对劲。”沈芝芝一想到张嬷嬷查出的消息,笑容收敛了起来。

        “不用查了,我回来的路上就听说了这事,据说魏永一行人在路过街口的时候,有个女人傻傻的站在那里没有避让,突然倒在他们的马蹄前……魏永急着回府,便将人带了回去。”

        “这个女人的身份我早知道了,她叫采莲,是沈无暇找来的,魏永的远房表妹……和魏夫人有那么一点关系,父母双亡,前来京城魏府投靠魏夫人。”

        “估计以后都会住在魏府了。”

        赵元昊说起这事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沈无暇这个狠毒的女人都快要死了还不死心,还一直想算计小妻子和沈无忧。

        小妻子一直待在府里,武安侯府又被他围得跟个铁桶似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更别说收买府里的忠心下人了。

        这些下人都是赵家军的家属和家生子,世代终于赵家。

        想让他们背叛,几乎不可能。

        沈无暇的动作都被他看在眼中,甚至连她暗中找了那个叫采莲的女子,他都知道。

        他本以为沈无暇是想算计他,谁知她想算计的是沈无忧。

        这个女人真是丧心病狂。

        魏永是她不要的,魏家族人上辈子更是被她献祭失了性命。

        如今见沈无忧的日子过的幸福,不甘心承认自己的失败。

        “远房表妹?”沈芝芝俏脸一沉,怒了。

        沈无暇行事真是越来越下作了。

        “是啊,魏家估计要不平静了,这个采莲不是个安分的。”赵元昊在沈无暇找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就采莲这个女人查了个底朝天。

        “那无忧怎么办?”沈芝芝皱眉,眉宇间满是担心,夫君大人都说那个采莲不是个安分的,魏永现在又只有无忧一个女人,那个采莲肯定会盯上他。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一个不安分的女人为了上位,什么都干得出来,特别是无忧现在有了五个多月身孕。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你可以将她接来和你作伴,我想魏夫人肯定不会反对。”赵元昊想到小妻子每天除了和祖母说说话,太孤单了,有个伴也好。

        魏夫人对沈无忧把持自己的小儿子,极为不满,但还是很拎得清的,她不过是想给儿子纳妾,当然不能害了自己的孙子。

        沈芝芝闻言双眼一亮,这个主意好。

        几天后,沈无忧被魏永送来了武安侯府。

        沈芝芝对魏永没什么好脸色,魏永一脸苦笑,叮嘱了很多遍,让沈芝芝多照顾无忧,他每天都会过来,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魏永一离开,沈无忧就拉着沈芝芝倒苦水:“芝芝,那个采莲太不要脸,天天都来勾引魏永,我说她几句,让她自重,她就哭哭啼啼,弄得我好像欺负了她一眼,太膈应人了。”

        “幸好魏永对她不假辞色,哼!”

        沈芝芝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不用理会她,只要魏永不受她蛊惑,再多的招数也没用,不过还是要提防,免得被人算计了。”

        沈无忧点点头,自信满满:“放心,我已经按照娘说的耳提面命魏永很多次,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小厮护卫,明里暗里都有,我就不信这样还能被采莲算计。”

        沈芝芝这下终于放心了。

        有二夫人出谋划策,那个采莲再多的手段都没用。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春去夏来,沈芝芝和沈无忧的肚子越来越大。

        府里上上下下极尽所能地给两个孕妇营造舒适的安胎环境,赵老夫人送来的两个陪产嬷嬷更是变着法子给她俩做好吃的,而她们只管负责吃吃喝喝,闲来无事逗逗灿儿这个小豆丁。

        不过两个月的时间,魏永的远房表妹最后真的铤而走险设计魏永,可惜被揭穿,如今已经被恼羞成怒,又丢了面子的魏夫人送走了。

        挺着七个多月大将近八个月肚子的沈无忧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武安侯府,回到了魏府待产。

        同时赵元昊在府里的时间越来越长,每天晚膳过后,都会陪着沈芝芝散步消食。

        府里的下人每次看到恩爱的两人,都会心一笑。

        在沈芝芝怀满九个月时,突然传来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

        沈无暇死了。

        死得十分诡异,十分离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