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59.第59章

59.第59章

        云和大殿是历代皇帝举办宫宴的地方,又大又宽敞,最尽头是一处高台,自上而下设座位,由尊到卑,分好几个阶层。

        中间还有一个大戏台。

        孙贵妃和王贵妃和几个分位高的妃嫔,她们到了云和大殿并没有进去,而是到旁边的侧殿等皇帝,至于她们这些命妇和分位低的妃嫔,则先行入殿。

        沈芝芝一进入云和大殿,就被震惊了。

        此时的云和大殿已经坐了一些宗室大臣以及三品以上的大员,十分热闹。

        几位皇子公主也在其中。

        其中还穿插了不少送御膳的宫女太监们。

        戏台上的舞姬,腰肢轻摆,水袖飞抛,丝竹声,月鼓声在云和大殿中回荡。

        沈芝芝扶着赵老夫人去了第四排的位置,赵元昊已经提前来了,心里正担心着祖母和小妻子,十分不耐烦的打发了好几拨上前套近乎的官员,以及无视了三公主时不时飘来的幽怨眼神。

        一直朝大殿门口张望的赵元昊第一时间看到了沈芝芝和赵老夫人,立即起身过去和沈芝芝一起搀扶赵老夫人朝座位走去。

        “祖母,芝芝,你们怎么那么迟才到?”赵元昊关心的问了一句,然后眼神就落在沈芝芝身上,发现她脸色没什么异样,暗暗松了口气。

        赵老夫人拍了拍长孙的手,慈爱一笑,什么都没说,赵元昊却明白了祖母的意思,心里叹了口气。

        每年的宫宴,祖母都要受罪一两个时辰。

        今年又多了一个怀孕的小妻子。

        “芝芝,你还好吗?”

        “我很好,孩子也没事,有祖母在呢,你放心。”沈芝芝笑着回道,她为这个宫宴准备了那么多,怎么会让自己出事。

        赵老夫人暗暗好笑,这大孙子难道看不出芝芝的脸色很好吗?

        三人到了座位坐下,巧合的是,赵老夫人旁边的坐的就是魏老夫人以及魏家的长媳,也就是沈无忧的婆婆。

        其实这不是巧合,而是大皇子暗中让人安排的。

        至于沈老夫人的品级比较低,无法坐在他们这一位置。

        赵元昊作为朝廷大臣,不能坐在女眷们的位置上。

        安置好祖母和小妻子后,赵元昊才恋恋不舍的回自己的座位。

        沈芝芝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赵老夫人和魏老夫人闲聊,时不时回一下话,顺便观察一下参加宫宴的众人。

        至于众人时不时飘过来的眼神,特别是三公主的目光,嫉妒,不甘,复杂,如利剑似得直射向她,像要将她洞穿一般。

        沈芝芝淡定的无视了.

        高台上的四位皇子最为瞩目。

        除了第一个空着的位置,第二个位置顺数下去坐的是改变了性子的二皇子,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的三皇子,依然一副纨绔模样的四皇子,一身书生气的五皇子。

        沈芝芝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空着的位置,暗暗猜着大皇子会不会出现在宫宴上。

        两个月的时间,足够大皇子将身体调理好。

        现在的宫宴就是最好的露面时机。

        大皇子应该不会错过吧?

        突然,一道悠长的敲钟声响起,歌舞蓦地停了,众人哗啦一声全都跪了下去。

        皇帝携大皇子以及众位妃嫔进入云和大殿,众人参拜,等皇帝落座后,威严的声音响起:“诸位平身,今日是家宴,大家不必拘束。”

        “同时,朕要宣布一件大喜事!”

        “朕的嫡长子日表英奇,天资粹美,幸得高人医治,现已康复,朕决意立其为太子,择日昭告天下。”

        众人被皇帝抛出的一枚枚炸弹炸懵了,高台上的三皇子俊脸刷的白了,他着急的看向他的母妃——孙贵妃,却发现母妃强颜欢笑,心蓦地一沉。

        除了二皇子和五皇子没什么想法外,四皇子的眼神有过一瞬间的阴沉,袖子下手紧了紧。

        首辅大人捋着胡子笑了。

        皇帝话落,缓缓扫过众人:“诸位爱卿可有异议?”

        “陛下圣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触皇帝的霉头,而且他们发现大皇子双眸幽深,脸色红润,气度不凡,丝毫不像传闻中那样卧病在床,哪里还不知大皇子是真的治好了。

        至于那些投靠了三皇子的大臣,心都凉了。

        果然不到最后一刻,谁也无法定输赢。

        如今是大皇子,哦,不现在该称太子了,已经将三皇子打压了下去。

        只能祈祷三皇子给力些。

        建伯候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脸色极为难看,皇上册立了太子,人选却不是被众人当成隐形太子的三皇子,这脸打的啪啪啪。

        沈芝芝没想到大皇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原本还准备在宫宴过后以身体不适为由尽快出宫的,现在看来孙贵妃怕是没心情找她的茬了。

        遥望孙贵妃强颜欢笑的模样,沈芝芝心情舒畅。

        今年宫宴,众人心思各异,肯定有一些人食不知味,沈芝芝却吃的十分开心,她边吃边想着太子殿下后院空虚,一个女人都没有,那些盯着她夫君大人的贵女们怕是要转变目标了。

        如今的太子殿下就是一块人人都想咬一口的肥肉。

        赵老夫人被她的好胃口刺激了,也吃了不少。

        魏老夫人等人也一样。

        魏家本来就不参合皇子夺嫡之事,谁当太子都与他们魏家无关。

        宫宴过后,孙贵妃果然没有找茬。

        大家的精力都放在新鲜出炉的太子殿下身上。

        孙贵妃也不例外。

        她这个小虾米哪里有那个位置重要。

        沈芝芝和赵老夫人这才松了口气,与魏家人,沈老夫人和大夫人辞别后,出了皇宫坐在温暖的马车上,没等多久,赵元昊出来了。

        小夫妻两个坐在同一辆马车上,回到府里已经天黑了。

        屋子里十分暖和,烛火摇曳,沐浴洗漱过后的沈芝芝舒服的蹭着炕床上的被子,将王贵妃给的那串佛珠拿来出来。

        “阿昊,王贵妃给了我一串佛珠,我发现孙贵妃的脸色都变了。”

        赵元昊仔细看了一下佛珠,惊讶的挑了挑眉,没想到小妻子的运气这么好,竟然入了王贵妃的眼。

        “王贵妃年轻的时候为救当时还未登基的圣上,以身挡了两支致命的箭。”

        “当时的王贵妃已经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孕,那次变故后,王贵妃失去了孩子,再也无法生育。”

        “这佛珠就是圣上那个时候送给王贵妃的。”

        “意义重大,甚至可以说是护身符。”

        沈芝芝愣住了,怪不得孙贵妃见了都要变脸,她突然觉得手中的佛珠有些烫手。

        “那……那她怎么会给我?明明才第一次见面,不是吗?”

        “……”赵元昊迟疑了一下,“也许是你入了她的眼吧。”

        “或许吧。”沈芝芝收好佛珠。

        赵元昊这个时候拿出一个信封交给沈芝芝。

        “给你的。”

        沈芝芝惊讶的看着他,好奇的拿过信封,“谁送的信?”

        “太子殿下的奶娘姜氏。”

        沈芝芝微微皱眉,边拆开信封边猜测道:“估计是想表达谢意吧。”

        “这……这怎么可能?”

        等沈芝芝看完信,整个人呆住了,脑海中浮现出她出嫁前沈大老爷看着她说过的一句话:“你和你娘长的很像!”

        所以太子殿下的奶娘姜氏就是看到的容貌才会打探她的事……最后应该是确认了。

        不然不会和她联系了。

        所以,她到底是不是沈家人,父亲大人应该知道。

        赵元昊一惊,连忙抢过信件一看,眼神微微眯起,上辈子他当游魂的时候在,芝芝一直是沈家人,如今却有了变数。

        是了,上辈子和这辈子不一样了。

        上辈子的小妻子估计没有机会见到大皇子身边的姜嬷嬷,所以她的身世才一直被隐瞒着。

        想要确定姜氏说的是否真实,很简单,直接问唯一知晓真相的岳父大人即可。

        只是……赵元昊眯起眼眸,现在时机不对。

        “阿昊,你说我该不该问父亲这事?”沈芝芝深吸了口气,有些为难的瞅着夫君大人。

        她心里有种预感,姜氏在信里说的应该是真的。

        如果她的生母真的柳家人,又带着身孕成了父亲的妾室,那么她就是罪臣之女了。

        赵元昊沉吟了一会,“如果你的亲娘真的是十七年前被抄家灭族的柳家少夫人,你的身世一揭开来,必会引来攻讦。”

        “我们最好先私下确认真假,如果是真的,我到时暗中打探你哥哥的下落。”

        “姜氏是个谨慎的人,我想她不会暴露出去的。”

        “你现在怀着身孕,不要想太多,一切交给我。”赵元昊大手轻抚她依然平坦的腹部,沉声道。

        姜氏说柳家是被人陷害的,是真是假,他自会查明。

        沈芝芝点点头,懒洋洋的靠在他身上,“都听你的,我不急。”

        今晚注定是个难眠之夜。

        皇帝在宫宴上册立了太子,天启朝终于有了名正言顺的储君,一直享受着隐形太子待遇的三皇子的处境变得尴尬起来。

        当然,其中最震惊,最惊恐的就是四皇子的侧妃沈无暇了。

        似乎自从她出嫁后,上辈子的一切慢慢的脱离了她的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