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56.第56章

56.第56章

        赵元昊看见朝臣们的眼神,挑了下眉头,眼观鼻鼻观心。

        这些大臣尽管很想八卦武安侯的后宅事儿,但他们没有忘记是在上朝,只能按奈住蠢蠢欲动的心汇报朝中大事。

        皇帝亦然。

        首辅大人这个老狐狸自从知晓武安侯夫人救了他两位皇子外甥后,表面对武安侯的态度还是老样子,实际上却已经和武安侯交好了。

        以武安侯夫人的医术,医治好武安侯的隐疾并不是什么难事。

        因此首辅大人对所谓的武安侯被戴绿帽子的传言嗤之以鼻。

        作为流言主人公的父亲——沈尚书的难得冷着一张脸。

        好不容易熬到了朝事结束,大家纷纷围住赵元昊不离开,咳咳,当然某个皇帝也不例外,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赵爱卿啊,这京城到处都是关于你夫人的传言,你有什么想说……咳咳,朕是问你有什么想澄清的吗?”

        可是皇帝真的很好奇,武安侯的隐疾众所周知,如今他的夫人突然怀孕了,让人不想探究一下都难。

        当然,皇帝的话里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如果武安侯府夫人是清白的,那也算是帮她澄清了。

        皇帝一开口,大臣们纷纷竖起耳朵。

        有部分大臣却抱着恶意的看笑话心态,例如建伯候,孙世子的父亲。

        沈尚书当然相信的自己的女儿,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二女儿不过是怀上了孩子竟然还得到了皇帝关注。

        此时沈尚书希望二女婿能当面澄清,还女儿的一个清白。

        赵元昊嘴角抽了一下,皇帝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八卦了?

        “皇上如果是问微臣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微臣的答案是内子怀的孩子是微臣的!”

        “谣言终究是谣言,不过是某些居心叵测的人造谣罢了。”

        皇帝得到了武安侯的答案,满意的点头,他很了解武安侯,而且看武安侯的神色,确确实实是欣喜的。

        看样子并不像是被戴了绿帽子。

        谣言就是谣言。

        于是皇帝笑着恭喜了一句,暗忖改天问问赵爱卿的隐疾是哪位高人治好的,便就离开了。

        沈尚书终于松了口气。

        皇帝离开了,大臣们还没有离开呢,不过大家得到了武安侯的澄清,又仔细观察了一番武安侯的脸色,均失望极了,以为有好戏看呢。

        只有建伯候冷笑一声,嘴角扬起一丝恶意的笑容:“武安侯不要打落牙齿和血吞啊,小心你赵家落入外人手中!”

        沈尚书老脸都黑了,建伯候这话太诛心了。

        “建伯候慎言!”

        正准备离去的一些大臣见建伯候和武安侯杠上了,纷纷停下了脚步。

        赵元昊俊脸一沉,眼神冰冷的看着建伯候:“建伯候有时间操心本侯的家事,还不如多管管你那无所出的孙世子,免得到时后继无人!”

        建伯候的老脸顿时黑了,显然赵元昊戳到了他的痛处,狠狠的瞪了一眼赵元昊,怒气冲冲的丢下一句:“不识好歹的兔崽子!”就甩袖子离去。

        赵元昊冷笑的看着建伯候离去的背影。

        上辈子孙明伟死于花柳病,没有留下一个子嗣,可不是后继无人吗?

        沈尚书上前拍了一下赵元昊的肩膀,欣慰极了。

        两人一起离开了皇宫。

        回到府里,赵元昊问了下人夫人在哪后,就急匆匆的赶过去。

        赵宇灿小朋友今个儿特别高兴,嫂子有娃娃了,他要当叔叔了。

        一听说嫂子要给小侄子读书,就自告奋勇的揽了过去。

        听着小叔子稚嫩的嗓音,沈芝芝听着听着就在软榻上睡着了。

        可能是怀孕的缘故,沈芝芝渐渐的开始有些嗜睡。

        赵宇灿小朋友看到嫂子睡着了,很懂事的停下了念书,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留下喜儿和杨嬷嬷照顾着。

        赵元昊一进门就看到了在软榻上睡觉的小妻子,挥手让喜儿和杨嬷嬷出去,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沈芝芝身侧,弯腰一抱,将她从软榻上抱了起来。

        沈芝芝被惊醒,感觉到身边熟悉的男性气息,咕哝了一声:“我竟然睡着了啊……灿儿呢?是不是回去了?”

        说话的同时,下意识地环臂勾上他的脖子,脸朝他颈窝摩挲了两下。

        “嗯?灿儿过来了?”

        赵元昊几步走到床前,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到铺整的被褥上,动作轻柔地调整好她的躺姿,拉过锦被替她盖上了。

        “对啊,灿儿在给他小侄子念书呢!”

        沈芝芝舒服的蹭着被褥,睡意渐浓,眼睛又开始眯上了。

        赵元昊见了,低下头,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褪去了外袍,躺在她身边小憩。

        此时的小夫妻两人还不知他们平静的生活又要被打扰了。

        自赵元昊当着皇帝的面为沈芝芝澄清后,短短半天,不利于沈芝芝的谣言几乎消失殆尽。

        不少人开始惦记上了赵元昊这位有实权的侯爷。

        特别是那些本就爱慕赵元昊贵女,纷纷盯上了这个后院空虚的香饽饽。

        身份高的嫡女庶女盯着平妻的位置,身份低一些的庶女则盯着妾室的位置。

        沈芝芝这个庶出的尚书之女,在她们看来就是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唯一的用处就是证明了武安侯的隐疾已经被治好了,反正就是不被她们看在眼中。

        于是赵老夫人成了社交的宠儿,连续不断的收到了不少勋贵人家的请帖,赴宴后,这些勋贵人家的夫人话里话外都在推销自己的女儿或者孙女儿。

        赵老夫人拒绝过几次后,便不在参加了。

        沈芝芝得知后,感动极了。

        她是知道赵元昊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但能得到赵老夫人的支持,沈芝芝还是很高兴的。

        其实不止赵老夫人被盯上,赵元昊也烦不胜烦,不少大臣或委婉或直接的暗示:正妻有孕,后院空虚,该为娶平妻或者纳妾了。

        赵元昊一一拒绝。

        沈芝芝知道自己的夫君大人成了香饽饽,被那么多女子惦记,心里没一点醋意是假的,只是她相信赵元昊。

        可是这一天刚一下朝,赵元昊就被皇帝叫去了御书房。

        皇帝看着面前高大英俊,文武全才的武安侯,颇为满意,他相信武安侯不会令他失望。

        “赵爱卿,你觉得朕的三公主如何?”

        除了已经出嫁的两位公主,宫里就剩下一位三公主未嫁,这位三公主才刚满十六岁,和沈芝芝差不多大。

        三公主是孙贵妃所生,对她颇为宠爱。

        昨晚孙贵妃就跟他提了三公主看上武安侯的事,皇帝当时面上不显,心里却已经对孙贵妃越来越失望了。

        赵元昊听到皇帝的问话,眉心微蹙,皇帝这话里似乎别有深意,当然此时他并没有想到孙贵妃也盯上了他这块肥肉。

        他在心里斟酌了一会,谨慎的回道:“回皇上的话,微臣并未见过三公主,不好评价!”

        皇帝满意的点头。

        武安侯果然没有那个心思。

        “昨晚孙贵妃对朕说三公主对爱卿颇为上心,想嫁入武安侯府!”皇帝笑眯眯的抛出一个炸弹。

        赵元昊闻言,狭长的眸子眯了眯,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这个孙贵妃打的什么主意,他一清二楚,可惜,他不会如她所愿。

        “皇上,微臣此生只愿守着内子一人,唯有辜负三公主的心意了!”铿锵有力的声音带了一丝坚决。

        “哦?没想到朕的赵爱卿竟是如此痴情之人!”皇帝挑眉,笑着打趣了一句。

        赵元昊暗暗松了口气,皇帝没有因为他的拒绝而生气,看来皇帝也不想赵家跟孙贵妃一派扯上关系。

        等赵元昊从御书房出来,没走几步路,就听到一声娇柔的呼唤:“武安侯,请留步!”

        赵元昊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穿着一身娇嫩粉红的俏丽女子,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宫女,忍不住蹙眉问道。

        “你是谁?”

        三公主看着眼前高大英俊的男子,俏脸刷的红了,她含羞带怯的介绍自己:“我叫妍儿,孙贵妃是我母妃!”

        赵元昊微微点头,眼神冷淡:“原来是三公主,本侯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抬脚就走。

        谁知三公主却不想这么快让这个她看上的男子离去,连忙娇呼一声:“武安侯,等一等!”

        这个时候,一道笑声突兀的响起。

        三公主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残暴的二皇子,俏脸微微一变。

        “二哥,你……你怎么在这里?”

        他嗤笑一声:“我早就在这里了,没想到看了这么一场好戏,贵妃娘娘打的好主意!”

        赵元昊朝二皇子拱手行礼:“见过二皇子!”

        心道,二皇子来的太及时了。

        二皇子拍了拍赵元昊的肩膀,看着三公主青白交加的俏脸,讽刺的说着:“武安侯,你可要小心点,宫里的人都不简单,免得被人算计了。”

        “多谢二皇子提醒!”

        三公主恼羞至极,一张俏脸涨的通红。

        然后,二皇子和赵元昊都没有理他,两人就这么走了。

        三公主恨恨的瞪着坏了她好事的二皇子背影,谁知二皇子刚好回头,给了她一记嘲讽不屑的笑容。

        三公主咬唇,提着裙角朝孙贵妃的寝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