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55.第55章

55.第55章

        临近深秋,天启朝各地的旱情得了缓解,听说有的地方还降了雨,京城的天气更是渐渐转凉。

        沈芝芝拿着迷兽花进入了赵元昊特意给她修建的药房,花了将近一个时辰制作出了虫粉,又和赵元昊悄悄去了一趟二皇子府秘密给大皇子引出了吞噬虫。

        至此大皇子的身体隐患解除。

        秉着救人救到底的原则,沈芝芝针对大皇子的身体状况开了几副调养身体的药方。

        “等大皇子痊愈,皇家更热闹了!”沈芝芝不知为何有些幸灾乐祸,当然这个幸灾乐祸是针对三皇子这个所谓的隐形太子的。

        谁让孙贵妃的娘家建伯候府曾恶心过她呢。

        赵元昊点头表示同意,这才是他的目的,不管是三皇子,还是四皇子,只要大皇子身体好了,他们上位的机会就越渺茫。

        更别提吞噬虫一事。

        他就不信作为两位嫡出皇子的亲外公——首辅大人不会动怒。

        等首辅大人查出罪魁祸首,就有好戏看了。

        不过这些都是皇家的事,与他们无关。

        现在赵元昊的日子过得美滋滋的,每天除了训练弟弟灿儿外,就是抓紧时间造人。

        两人整日蜜里调油,看得赵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她抱曾孙有望了。

        整个武安侯府更是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这一天,沈芝芝从赵老夫人那儿请安回来安锦堂,闲来无事,想起了出嫁时带到赵府的某个十分特别的嫁妆,打发喜儿和杨嬷嬷张嬷嬷等人出去,从私库里搬出一个梨花木小箱子。

        这个小箱子里放置了一些她没有上辈子记忆时做的‘傻事’。

        箱子里放着几十条绣着赵元昊头像的绣帕,记录着曾经‘痴情’的她。

        “没想到我也有痴傻的一天!”

        沈芝芝摇头笑了笑,拿起几条绣帕翻来覆去的仔细的看了一遍,里面绣的人物除了面容和赵元昊相似外,其余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想象。

        “年少的爱恋啊,就是这么纯真美好!”

        突然一道低沉的男声在她头上响起:“什么年少的爱恋?你爱恋过谁?”

        声音里满是浓浓的酸味。

        沈芝芝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夫君大人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

        她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拍了拍胸脯,压压惊。

        “阿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点声音,吓死我了!”

        赵元昊眯眼,死死的追问:“你还没说你爱恋过谁……”

        沈芝芝嘴角抽了一下:“除了你,还能有谁?”

        赵元昊挑眉,有些怀疑的瞅着她。

        沈芝芝无奈,她只好将手中的绣帕递给他,“喏,你看,这就是证据。”说完,还指了指那个梨花木箱子:“这箱子里都是。”

        哎,真是亏大发了。

        这些绣帕简直就是她的黑历史嘛。

        沈芝芝沮丧极了,将自己的黑历史亲手送到夫君大人面前的感觉真是太心塞了。

        赵元昊其实刚进来,压根儿没看到什么,只是听到了她的嘀咕。

        如今见小妻子拿出了证据,狭长的眸子闪过一道亮光,接过绣帕仔细一看,咦,这绣帕的男子怎么那么像他?

        赵元昊嘴角翘了翘,又快速的从小箱子里拿出了好几条绣帕,发现里面的男子都是同一个人,心情好的不能再好了。

        原来小妻子真的对他情深意重呢。

        之前小妻子在他的‘灵牌位’前吃东西修炼都被他脑补成了各种美好的片段。

        明明爱他爱惨了,偏偏还不承认,小妻子就是那么口是心非。

        不过……他喜欢!

        “这是你绣的?”赵元昊竭力压下微翘的嘴角问道。

        沈芝芝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不是我还能有谁?”

        “咳咳,我只是没想到芝芝的绣艺那么好……这些绣帕里的男子的都是我,对不对?”赵元昊尴尬的轻咳一声,小心翼翼的求证着。

        沈芝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明知故问!”

        赵元昊忍不住抱住她,额头抵住她的脸颊,高兴的笑了,“我很高兴!”

        “哼!”

        沈芝芝的脸刷的红了。

        赵元昊忍不住亲了她一下,小妻子真是太可爱了。

        和小妻子又闹了闹,门外传来了喜儿的声音。

        原来时间不早了,该用膳了。

        只是晚上用饭的时候,两人没有去正院。

        其实他们小夫妻大多数都是中午在正院吃,晚饭在自己的院子吃,赵元昊特别喜欢两人一起吃饭的气氛。

        晚餐很是丰盛,有沈芝芝最爱吃的清蒸鱼和豆腐鱼汤。

        “府里厨娘做的鱼越来越美味了!”赵元昊夹了筷她喜欢吃的鱼肉剔了鱼骨喂到她嘴边,沈芝芝很自然的张嘴就吃,她早已习惯了赵元昊的喂食。

        一开始还觉得肉麻,后面次数多了,就习惯了。

        习惯果然是个可怕的东西。

        “呕……”

        鱼肉一入口,沈芝芝突然一阵反胃,接连呕吐出声。

        赵元昊吓到了,手中的筷子掉到桌面,他快速的抱过沈芝芝,调整好坐姿,眉头紧蹙,担忧地探上她的额头,见额头没什么烫意,才稍安了几分,可见她呕吐的模样,心疼极了,焦急的问道。

        “芝芝,你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沈芝芝摇了摇头,“阿昊,我没事,你先给我倒杯水。”

        赵元昊连忙倒了杯温水递给她,沈芝芝喝了几口漱口,才将心里的恶心感压了下去。

        “芝芝,你真的没事?要不要叫个大夫来看看?”

        沈芝芝无语的看了担心则乱的他一眼,“你忘了我自己就是个大夫了,你别急,我先给自己把下脉。”

        赵元昊这才想起自己的小妻子本身就是个医术高超的大夫,顿时有些尴尬。

        “我这不是着急嘛!”

        沈芝芝没说什么,静静的给自己把了下脉。

        她刚刚就有了猜测,现在猜测成真了。

        她真的怀上了。

        “阿昊,我有身子了。”

        “有身子?怀……怀孕?”赵元昊只觉得自己被天上掉下的惊喜砸到了。

        “对!就是怀孕,已经一个月了……”

        得到确定的赵元昊高兴的抱起她转了个圈儿才放下,然后顾不得吃晚饭,立即招了人进来,让人去通知正院的祖母。

        沈芝芝看到夫君大人高兴的样子,摸了摸腹部,抿着唇笑了。

        喜儿和杨嬷嬷更是喜上眉梢。

        小姐有孩子了!

        这一天晚上,武安侯府的人一片喜气洋洋,赵老夫人更是兴奋的睡不着觉,去了供祖宗牌位的屋子烧香。

        第二天,沈芝芝怀孕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般传遍了整个京城。

        大家第一反应就是沈芝芝给武安侯戴绿帽子了!

        不过这只是私下的猜测罢了。

        得到消息的沈家老夫人和大老爷均十分高兴。

        沈老夫人高兴的是沈芝芝怀了武安侯的孩子,沈家和赵家的关系更加亲近了。

        沈大老爷却高兴女儿以后有了依靠。

        当然,有人欢喜,就有人嫉妒。

        四皇子府里的沈无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嫉妒得发狂,狠狠的摔了一地瓷片,俏脸上一片阴郁扭曲。

        为什么沈芝芝总是那么幸运!

        凭什么,凭什么……

        明明她才是嫡女!

        啪……

        又一个花瓶碎了。

        彩云看着小姐发狂的样子,眼底没有一丝担忧之色,反而带了一丝快意。

        很快,她敛去眼底的快意,眼里染上了一丝担忧,她上前安抚沈无暇。

        “小姐,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体……”

        “滚开,别烦我!”沈无暇狠狠的推开彩云,彩云一个不察,跌倒在地,被地上的瓷片割到了手,忍不住痛呼出声。

        心里又对沈无暇多了一分恨意。

        沈无暇却没注意到彩云的反常,反而继续摔屋子里的东西发泄心中郁气。

        彩云咬着唇起身,踉踉跄跄的滚出屋子。

        却发现不知何时,四皇子已经站在了门口,俊脸上满是阴晴不定,彩云大惊,就要行礼,却被四皇子打断了,挥手让她离开。

        彩云离开后,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小姐,你也有今天。

        另一头,魏国公府,沈无忧高高兴兴的抚摸着肚子,刚得知二姐怀孕的消息,没想到她也跟着怀上了。

        这下更是火上浇油,沈家出嫁的三个女儿,就剩下最早嫁人的沈无暇没有怀上,这事儿,就怕对比,大家对沈无暇不免生出一了一丝异样。

        其实女子出嫁后好几年才怀上孩子的不在少数,偏偏沈家女一个两个都怀了孩子,剩下没有怀上的,就显得有些突出了。

        这不沈无暇又一次出了‘风头’。

        本来好不容易压下怒火的她再次被点炸了。

        明明还有沈无忧拉仇恨,可是沈无暇却只盯着沈芝芝。

        本来说武安侯被戴绿帽只是私下的传言,却在沈无暇暗中的推动下,传遍了整个京城,沈芝芝对此只是挑眉笑了笑,没有喜儿和杨嬷嬷这么气愤,反正夫君大人会解决。

        不用她操心!

        在大家等着看武安侯笑话的时候,武安侯却依然喜气洋洋的上朝,压根儿没受到流言的影响。

        朝臣们看向武安侯的眼神有些微妙。

        就连皇帝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