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54.第54章

54.第54章

        京城很是繁华,人声鼎沸,不绝于耳。

        卖胭脂水粉的,卖布匹的,卖零嘴小吃的……应有尽有,时不时有女眷乘坐的香车路过。

        古香古色,颇有韵味。

        沈芝芝本来就用化妆技术将美艳容貌降低了好几个档次,加上已经嫁人了,出门不用蒙面纱,这会儿被赵元昊牵着,周围还有护卫隔开人群保护。

        两人走在热闹的人群中,沈芝芝双眼看得眼花缭乱,泛着一丝兴奋光芒,原来古代的京城是这样的繁华热闹。

        “阿昊,这是我第一次出府逛街呢!”沈芝芝感叹了一句。

        赵元昊眼中掠过一丝怜惜和柔情,握紧了她的柔软的小手,“以后有时间,我陪你出来走走。”

        “就这么说定了!”沈芝芝高兴极了,暗忖,夫君大人真上道。

        难得出来逛街,沈芝芝拉着赵元昊奔向小吃摊子。

        给大皇子看诊那么久,总觉得有些饿了。

        赵元昊宠溺的随她而去。

        招来一个护卫,让他去买一个篮子,然后赵大将军就提着篮子跟在小妻子身边,一边付银子一边装些小妻子爱吃的小吃。

        他一点都不担心这些路边的小吃有问题,小妻子的实力他信得过。

        两人一个高大英俊,一个清丽绝伦,很快成了小吃一条街的风景。

        只是这对年轻的夫妇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之人,周围的人很有眼色的让出了一条小道。

        有官员的家眷认出了赵元昊,均震惊于他对夫人的宠爱。

        甚至有人目光闪烁,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的光芒。

        人群中还有一道妙曼的身影,贝齿轻咬,美眸直勾勾的盯着赵元昊和沈芝芝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懊悔和恨意。

        赵元昊对心怀恶意的目光十分敏感,倏然回头,正好撞见那个妙龄女子来不及收回的眼神,那女子赫然是早些天被苏家送入建伯候府给孙明伟当妾室的苏妙言。

        赵元昊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眼神冰冷至极,这苏妙言不用他出手,苏家就将她送入了‘魔窟’,真是大快人心。

        没想到会被发现的苏妙言被赵元昊的眼神惊到了,浑身冰冷,狼狈无比的在人群中躲闪。

        沈芝芝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夫君大人:“怎么了?”

        赵元昊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没什么,不过是一只无关紧要的小虫子。”

        沈芝芝听了便不再问,转头兴致勃勃的指挥夫君大人付银子将她爱吃的小吃买下来,一路吃一路投喂夫君大人,吃得肚子滚圆才停手。

        两人当街秀恩爱的行为传到不少人耳中。

        “吃饱了,咱们去逛铺子吧,顺便消消食。”

        赵元昊将手中的篮子让护卫带回府里,小夫妻两人继续逛街。

        不知是不是冤家路窄,沈芝芝拉着赵元昊进入一家首饰楼的时候,正好撞见了被众人包围的沈无暇一行人和萧家一行人,萧七郎也在其中,他身边还有一位美丽秀雅,端庄大方的妙龄女子。

        两人郎才女貌,十分登对。

        沈芝芝眼睛亮了,狗血大戏来了!

        “阿昊,有好戏看了!”

        “你呀……”赵元昊宠溺一笑,挑眉看了一眼两方人,没想到不过心血来潮带着小妻子逛街,就接二连三的遇到了熟悉的人。

        听周围的一些富贵人家女眷的议论,原来那名美丽秀雅的女子和沈无暇因为一尊佛像发生了争执。

        沈芝芝立即感觉其中必有蹊跷。

        不过是个黄金做的佛像,铺子里还有好几个呢,有必要争夺吗?

        以她对沈无暇这个嫡姐的了解,其中肯定有萧七郎的缘故,不过……似乎不完全是因为萧七郎……沈芝芝没有忽略嫡姐眼中一闪而逝焦急。

        看来是那个佛像的问题了。

        沈芝芝好奇的观察秀雅女子手中的佛像,发现这个佛像栩栩如生,慈眉善目,有种普度众生的感觉。

        她忍不住暗呼一声,这佛像是法器。

        从古到今,都有这么一类人,他们就是人们口中的天师。

        沈芝芝虽说对天师不甚了解,但也打过交道。

        “芝芝,怎么了?”

        “阿昊,那个佛像应该是法器!”沈芝芝低声对赵元昊说着。

        赵元昊一惊,他是知道法器这东西,大觉寺的□□大师就会制作法器,只是这制作法器需要一定的道行,抬头仔细看了一眼那尊佛像,“芝芝,你确定?”

        “我确定,而且我感觉这个法器不简单……”沈芝芝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赵元昊抿了抿薄唇,看向沈无暇的眼神带了一丝暗光,沈无暇上辈子罪恶滔天,必然会对这辈子产生极大的影响,看她不依不饶的争夺那尊佛像,佛像对她肯定有作用。

        “七郎,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当时真的是迫不得已,这个佛像对我很重要,你就让郑小姐让给我可好?”

        秀雅女子也就是沈无暇口中的郑小姐安静的看着手中的佛像。

        萧七郎俊脸淡淡的:“沈侧妃,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这佛像已经被小雅买下来了,你何必这般不依不饶?”

        沈无暇咬了咬唇,压下心里对萧七郎和郑雅茹两人的恨意。

        这佛像真的对她很重要。

        这些天,她只要闭上眼,就会梦到恶鬼索命,诅咒她断子绝孙,那些恶鬼的脸都是她上辈子献祭的魏家人。

        找了高人驱鬼,高人说她一身罪孽,他无能为力,除非高僧出手超度,就离开了。

        沈无暇不得已,去了大觉寺找高僧。

        谁知高僧并不见她,只让小沙弥带了一句话给她:“前世因,今世果!”

        沈无暇失魂落魄的离开。

        重回过去的代价太大了。

        沈无暇不知道,她这代价还算是小的,毕竟大部分的罪孽都被灵牌消除了。

        今天趁着四皇子不在,出门逛铺子,谁知道却遇到了前夫一行人,正好郑小姐买了一尊佛像,她靠近那尊佛像的时候,整个人浑身一松,舒服极了。

        沈无暇立即知道这个佛像是个宝贝。

        便想弄到手。

        “七郎,郑小姐,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佛像,如果两位割爱的话,就当我沈无暇欠你们一个人情可好?”沈无暇心里恼恨,面上却不显,有些不情愿的许下承诺,眼神不由得带了一丝高高在上。

        在她看来,四皇子是要登基为帝的,她的一个人情可比这尊佛像珍贵多了。

        “沈侧妃,这佛像是我准备给萧伯母的生辰礼物,不能将它让给你!”郑小姐微微有些蹙眉,柔柔的声音里带了一丝不悦。

        这位沈侧妃的要求未免太过分了。

        什么人情,她一点都不稀罕,萧家也不稀罕。

        不过是个皇子侧妃,摆出这副高高在上的嘴脸,甩出一个小小的人情好像他们赚了似得。

        萧七郎俊脸禁不住带上了一丝不渝,这沈无暇的脸皮太厚了。

        “小雅,我们走吧!”

        沈无暇见萧七郎两人如此不给她面子,俏脸顿时难看极了,正欲拦住离去的两人,突然,她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沈芝芝和赵元昊两人。

        “芝芝,妹夫,你们也来了!”

        沈无暇一脸惊喜的向两人打招呼。

        太好了,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见沈芝芝和赵元昊,只要他们帮她,不愁拿不下那尊佛像。

        沈无暇的算盘打的啪啪响。

        正欲离去的萧七郎脚步一顿,循声望去,果然是赵侯爷和他的夫人,转身朝他们走去。

        郑雅茹有些奇怪的看着萧七郎的举动,不过还是毫不迟疑的跟了过去。

        “赵侯爷,赵夫人好久不见!”

        赵元昊微微颔首:“萧七少!”

        沈芝芝笑着打了招呼,便转向一旁的郑雅茹,好奇的问了一句:“萧七少,这位小姐是?”

        “这位是郑尚书的嫡女,我娘为我订下的未婚妻。”萧七郎顿了顿,微笑的介绍道。

        郑雅茹听到萧七郎当众承认她的身份,心中甜蜜的同时,娇美的容颜上了带了一丝羞涩。

        赵元昊暗暗松了口气,萧七郎终于要成亲了,真是太好了。

        这位郑雅茹,他上辈子听说过,是个端庄贤惠的女子。

        “恭喜萧七少,成亲的时候记得请我和芝芝喝喜酒!”

        沈芝芝也在一旁微笑的附和。

        萧七郎含笑的应了下来。

        郑雅茹的俏脸更红了。

        周围的一些官家女闻言一脸羡慕嫉妒恨,没想到萧七郎竟然不声不响的订下了婚事,郑雅茹的命怎么那么好!

        沈无暇一过来就看到这刺眼的一幕,心里不爽极了。

        “芝芝,妹夫!”

        “大姐!”沈芝芝收敛了笑容。

        赵元昊只是淡淡点头。

        沈无暇见两人如此不给脸面,尴尬的同时又暗自恼怒。

        萧七郎见状,心里一松。

        看他们的态度应该不会帮沈无暇了。

        要是赵夫人出口相帮沈无暇,他肯定会同意让出佛像。

        沈无暇果然提出了让沈芝芝帮忙,不过沈芝芝没有答应,反而劝沈无暇:“大姐,这店里又不止一尊黄金佛像,你何必跟郑小姐抢呢。”

        郑雅茹松了口气。

        她不是没看到未婚夫的态度,如果这位赵夫人出口要求,七郎必然不会拒绝。

        显然沈无暇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尽管不明白萧七郎为何对沈芝芝如此不同,但她心里就是嫉妒。

        暗骂沈芝芝狐媚子。

        沈无暇见沈芝芝不帮忙,心里气得要死,店里的其他佛像压根儿没用,她要来干嘛。

        “我就喜欢这一个,芝芝,你就帮我这一回可好?”她压下心里的怒意,拉起沈芝芝的手请求道。

        沈芝芝肯定不会帮她,很是坚定的摇头。

        “沈芝芝,没想到你竟然是胳膊弯外拐的人,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我算是看透你了!”沈无暇俏脸一沉,立即松开了手,怒气冲冲的带着一行人呼啦啦的离开。

        既然明的要不到,那就暗的来。

        沈芝芝觉得好笑极了。

        她什么时候成了白眼狼了?

        赵元昊捏了捏她的手,眼底划过一丝冷光:“不用在意她的话,你很好!”

        沈芝芝轻笑一声:“我一点都不在意。”

        两人跟萧七郎郑雅茹辞别,不过离开前,赵元昊好心的提醒他们保护好佛像,并说这尊佛像不简单,最好去大觉寺让高僧看看。

        他直觉沈无暇不会放弃。

        萧七郎心一惊,连忙谢过赵元昊的提醒,没有回府,而是带着郑雅茹去了大觉寺。

        沈芝芝和赵元昊继续逛京城,直到傍晚才满载而归。

        接下来的日子,沈芝芝过的很惬意,顺便让人探探沈无暇的八卦,她果然如夫君大人猜测的那般出手了,可惜萧七郎早有准备。

        沈无暇并没有得手。

        据夫君大人说,沈无暇最近很不对劲,一天比一天消瘦,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沈芝芝曾笑着对夫君大人说,是不是四皇子娶正妃对她打击太大了?

        夫君大人笑而不语,眼神意味深长。

        一个月后,二皇子派人送来了迷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