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52.第52章

52.第52章

        赵元昊一听二皇子府里的管家来了,联想到他暗中得到的消息,心思一动,眼神微微眯起,他侧头瞅着小妻子,轻笑一声:“芝芝,这次又需要你的帮助了。”

        沈芝芝有些无语的看着他:“是不是需要用到我的医术?”

        “没错,我猜这次应该和大皇子的病情有关。”

        赵元昊没有忘记离开前沈无暇看向小妻子一闪而逝的阴沉眼神,如今的四皇子因为他的插手,没有上辈子出彩,还在隐忍着,韬光养晦。

        以沈无暇的野心,想必也怕再生出其他变数。

        他重生以来,一直派人暗中监视四皇子的动静,几天前他得到的消息说四皇子似乎有了一些异动,万一沈无暇这个知晓未来的插一手,必会打乱他的部署。

        这次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旱解决后,四皇子没有出头机会,皇帝也没注意到这位扮猪吃虎的四皇子。

        沈无暇是最大的变数。

        这个女人心太狠,太疯狂,一个不如意就灭人全族,赵元昊不得不提防。

        三皇子的势力如日中天,有孙贵妃的外家支持和拥护,呼声最高,孙家的门人甚至三番两次在上朝的时候提出立太子。

        朝中的老古董们一直太祖遗训,立长立嫡立贤。

        大皇子聪慧绝伦却体弱,靠珍贵药材吊命,又是先皇后嫡长子,外家势大。

        长,嫡,贤全都占了。

        拥护三皇子的人当然不甘心,大皇子本来就没两年好活了,又怕出现变数,所以暗地里出现了一些异动。

        皇帝是个老狐狸,他的身体曾遭过大罪,于寿命有碍,据太医院的太医秘密诊断,最多还能活五年。

        他迟迟不立三皇子为太子,其中就有孙家的因素在里头。

        五皇子虽然记在宫里的隐形人王贵妃名下,但其生母只是一介宫女,皇帝不考虑他的原因是因为五皇子在王贵妃教导下显得太过纯良,有点书呆子的倾向。

        赵元昊脑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沈无暇身边的丫鬟彩云或许就是一个突破点,他记得彩云的亲娘就是那个给了沈无暇献祭灵牌的人。

        沈芝芝一愣,“大皇子?”那个缠绵病榻的大皇子吗?

        赵元昊想起大皇子的病情,生怕自己给小妻子太大的压力,轻轻握了握她的手,便在她耳边轻声安抚:“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能医治最好,不能医治也没什么。”

        反正他已经做了好几手准备。

        最终结果都是阻止四皇子登上那个位置。

        只要没有登上那个位置,他才能复仇。

        沈芝芝微微点头,心里兴奋极了,她对所谓的疑难杂症非常感兴趣,古代的生活太悠闲,太无聊,有个疑难杂症研究也好。

        幸好赵元昊不知沈芝芝心里的想法,不然定会十分无语。

        二皇子府的刘管家就算心急如焚,依然故作淡定的坐在大堂等待,喝了一杯又一杯茶水。

        眼见都快夕阳西下了,武安侯和其夫人还未回府,不会是留宿在沈家了吧?那……二皇子交代的事怎么办?

        刘管家终于面露焦急之色,忍不住要询问一旁的赵家下人。

        这个时候,一对出色的男女相携进来,刘管家双眼一亮,狠狠的松了口气,是武安侯和其夫人,连忙上前躬身行礼。

        “奴才刘胜见过侯爷,侯爷夫人!”

        “不必多礼!”赵元昊挥了挥手,拉着沈芝芝坐在主座上。

        刘胜站起身,恭敬的站在两人面前。

        “刘胜,二皇子派你来找本候有事?”赵元昊定定的看着刘胜,气势全开,漫不经心的问。

        沈芝芝坐在他旁边,静静的看着夫君大人处理事情。

        刘胜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不愧是战功赫赫的武安侯,这气势差点没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偷瞄了一眼武安侯旁边美艳动人的侯爷夫人,有些紧张的回答:“殿下……殿下想请夫人……,不,是侯爷和夫人明天过府一趟。”

        赵元昊微微眯眼,看这个刘胜的神色,似乎知晓小妻子的本事呢,他勾起唇角,直击重点:“为了大皇子?”

        “是!”刘胜心里苦笑一声,不愧是武安侯,一下子就猜到了他来的真正目的。

        赵元昊脸色突然沉了下来,话锋一转,声音里带了一丝冷意:“二皇子似乎忘了当初答应本侯的事!”

        沈芝芝瞪大眼睛:“……”夫君大人竟然玩变脸。

        刘胜闻言开始有些茫然,但他毕竟是个精于世故的人,立即想起自己似乎暴露了什么,禁不住脸色大变,心里惶恐极了。

        这下麻烦了!

        二皇子千叮嘱万叮嘱,决定不能将赵夫人会医术的事暴露出去,没想到他在武安侯的气势下,一个不小心,竟然暴露了。

        刘胜连忙跪下请罪,却一直等不到武安侯的回应,脑门冷汗直流,心底升起一丝恐慌……时间越久,刘胜的心越沉……

        赵元昊一瞬不瞬的盯着刘胜半晌,才施施然的开口:“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刘胜闻言,差点没喜极而泣,他抹了把冷汗,连连点头称是。

        “那……那侯爷和夫人什么时候过去?”

        赵元昊决定速战速决,也没拿乔,直接道:“明天吧。”

        沈芝芝没啥意见,她心里其实挺好奇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皇子是个怎样的人。

        刘胜得到了武安侯的答复,安心的回去回禀二皇子。

        刘胜离开后,沈芝芝发现门外伸进一个小脑袋。

        原来是小叔子。

        沈芝芝瞅着他偷偷摸摸的小模样忍不住发笑,抬手朝他招了招。

        小叔子颠颠的跑了进来,瞅了一眼哥哥,“哥哥,嫂子,祖母叫你们过去。”

        赵元昊点点头,站起身,摸了摸弟弟的头发,看着如此健康活泼的弟弟,心里欣慰极了。转头看向一旁的小妻子,自然而然的拉过她的手握住,含笑道:“芝芝,咱们走吧,别让祖母久等了。”

        “好!”沈芝芝看了一眼被赵元昊十指紧扣的手,有些无奈,夫君大人似乎越来越喜欢牵她的手了。

        老管家看着离开的两大一小,捋着胡须,微微一笑大少爷和大少夫人圆房了,府里很快就要填加人口喽。

        老夫人也该放心了。

        正院

        赵老夫人正和廖嬷嬷说着话,两人都从回来的护卫口中知晓了今天在沈家的闹剧,赵老夫人差点没气坏,心里对狠毒的沈无暇厌恶到了极点。

        “玉兰,你说这个沈家大小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廖嬷嬷赞同极了,可不是脑子有问题嘛,一旦某个人坏了家族女子的清誉,不管这个家族的其他女子是否出嫁,都会受到影响,严重的话,甚至会毁了家族其他女子的一生。

        不过……沈家大小姐的事只是小事,还是先放一放。

        “不管沈家大小姐是不是有问题,最近盯着赵家的人开始蠢蠢欲动,老夫人,您看咱们的人是不是该动一动了?”

        赵老夫人闻言垂眸,摩挲着手中的佛珠,眼底划过一丝冷意:“确实该动一动了,不能什么都压在昊儿身上,派人先盯着沈家大小姐,我总觉得她”

        赵家人丁凋零偏偏掌控着赵家军,在某些人眼中就是一块大肥肉,虎视眈眈想要收入囊中。

        这时,珠帘响动,一个俏丽的丫鬟掀开珠帘走了进来,恭敬的朝赵老夫人福身道:“老夫人,大少爷和少夫人小少爷到了!”

        赵老夫人和廖嬷嬷立即停止了说话,抬头就看到了大孙子一行人进来,特别是看到大孙子和芝芝十指相扣的手时,满意一笑。

        “祖母,灿儿来了!”

        “祖母!”

        赵老夫人笑逐颜开的招呼孙子孙媳入座,廖嬷嬷则让人上菜。

        别看现在是晚膳时间,八月天黑得晚,外头正值夕阳西下,大厅不用点烛火依然亮堂。

        赵宇灿小包子屁颠颠的奔到赵老夫人旁边,一本正经的用面前的铜盆净手,然后拿过干毛巾擦干。

        赵元昊和沈芝芝洗完手就坐在老夫人下方。

        老夫人含笑的看着。

        一旁的丫鬟们很有眼色的将铜盆端出去,廖嬷嬷拍了一下手,一行俏丽的丫鬟端着晚膳进来摆放在饭桌上。

        许是天气炎热的缘故,膳食中有大半都是凉拌菜开胃菜,香气扑鼻,令人胃口大开。

        这一顿晚膳吃得几人十分尽兴,用过晚膳,一行人到院子的小亭子里纳凉。

        老夫人并没有问在沈家发生的事,她关心的是二皇子管家的来意。

        赵家向来只忠于皇帝,从不插入皇子们的纷争,一旦介入,赵家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祖母,二皇子只是想请芝芝给大皇子看病,赵家不会支持任何一位皇子夺位,孙儿不会违背赵家的祖训。”赵元昊给弟弟一块冰镇西瓜,向赵老夫人保证道。

        他确实不会支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但不代表他不能暗中将水搅浑。

        老夫人闻言,终于安心了,不过……给皇子看病是件麻烦事,老夫人心里担心,只是面上不显,她转向沈芝芝,拍着她的手安抚道:“芝芝啊,大皇子的病能治就治,不能治也不要勉强,有赵家在,大皇子和二皇子不敢为难你。”

        沈芝芝看了一眼淡定的夫君大人,抿唇笑着回道:“祖母放心,我会量力而行的。”

        自从发现师父传给她的《药典》似乎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后,沈芝芝心里就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管是救治萧七郎还是二皇子,都难度不大,就是不知大皇子是个什么情况。

        赵元昊眼尖的发现小妻子眼底衣一闪而逝的跃跃欲试,嘴角翘了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