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47.第47章

47.第47章

        等沈芝芝醒来,就看到了坐在床边闭眼小憩的夫君大人,正欲起身,却发现全身酸疼的厉害,忍不住痛呼一声。

        赵元昊被惊醒,看到小妻子醒来后,激动的紧紧抱住她:“太好了,芝芝,你终于醒来了。”

        沈芝芝的脑袋还有些难受,窝在赵元昊怀中眨了眨眼:“我睡了多久?”

        “你睡了一个晚上。”

        沈芝芝松了口气,“还好,我记得马受惊了到处乱撞,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喜儿和张嬷嬷呢?”

        赵元昊忙着安抚小妻子:“喜儿和张嬷嬷没事,比你早醒来,只是她们当时护着你,伤的有些重。”

        “没事就好,对了,那个叫王平的车夫呢?他没事吧?”沈芝芝想起了那个被马甩下车的车夫。

        赵元昊眼神一冷:“王平比你们三个都好,不过受了点小伤,要不是张嬷嬷醒来说出了她的怀疑,我都没想过要查他。”

        “王平这个车夫真的有问题?”沈芝芝心里一阵咯噔。

        “嗯,他已经被人收买了,这次争着当你的车夫就是主使人要他带你去南风馆,借此毁你名声。”

        赵元昊双眼危险的眯起,有些后怕的抱紧了小妻子,低沉的嗓音带了一丝隐忍的愤怒,这幕后之人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查出主使人是谁了吗?”沈芝芝心一寒,没想到那个王平真的有问题,原来之前张嬷嬷说车夫走的路不对,真的是那个王平故意的,而且这主使人太狠毒了,这是要彻底毁了她,搞臭她的名声。

        南风馆,里面都是男人,听说某位公主在南风馆有一位情人……当然,这只是听说,没人证实。

        只是空穴来风必有因。

        无论她是否进去,只要有威远将军府标志的马车停在南风馆门口,被有心人散播谣言,她就被推到风口浪尖。

        无论赵家还是沈家,都会因她而名声受损。

        “没有查到,这幕后的主使人太狡猾了。”说到这个,赵元昊心里一阵挫败。

        这幕后之人隐藏太深了。

        不过……他怀疑是苏家。

        苏家已经被他暗地里疯狂打压得岌岌可危,就算是这样,监视苏景辉的人依然没有发现他和联络背后的靠山。

        这太不正常了。

        看来府里的下人也不那么值得信任,需要好好整治一番了。

        “没查到没关系,他的目标是我,一次不行,肯定会有第二次,总有揪着他的时候。”沈芝芝抿了抿唇,微微冷笑。

        “我猜这幕后之人应该是位女子,只有女子才会想着毁了我的名声。”

        赵元昊点点头,对于幕后之人是女子这点,他与小妻子不谋而合。

        然后和沈芝芝说起了后面发生的事。

        说起来,赵元昊还得感谢二皇子,要不是他失控惊了马,那个主使人就要得逞了,就算小妻子和张嬷嬷喜儿这三人够警惕,也猜不到府里的车夫并不是谋财害命而是直接带他们去南风馆。

        “没想到最后间接救了我们主仆三人的竟然是二皇子身边的侍卫。”

        沈芝芝感叹了一声。

        心里对于这个只闻其残暴之名的二皇子多了一份感激和好奇。

        赵元昊也没想到会是这位救了小妻子。

        别人只看到了二皇子的残暴,却不知他的身不由己,如果没有当孤魂野鬼的经历,他也不会知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位二皇子当时能够让人救下小妻子,就证明当时的二皇子清醒了,也许清醒的时间不长,但确实清醒了。

        赵元昊心里很感激他。

        大皇子和二皇子都是先皇后的嫡子,如今两个嫡子都废了,这中间没有猫腻才怪,大皇子和二皇子不一样,他是自胎儿时就被人谋害的,二皇子八岁之前不仅健康且聪明伶俐,颇得皇帝喜爱。

        可是自八岁之后,二皇子的性子却慢慢变了,变得越来越残暴。

        赵元昊抚摸了一下小妻子垂落的发丝,跟她说起了二皇子的事,沈芝芝越听脸色越奇怪。

        想起了沈无暇为了抹黑萧七郎的名声所用的连太医都无法检查出问题的药物,她对这个世界的药材越来越感兴趣了。

        “夫君,听你这么说,二皇子的状况似乎被人用药物控制了,只是这手段十分隐秘,很难检查出来。”

        赵元昊一怔,药物控制吗?

        回想起自己见到二皇子的模样,他似乎很难控制自己的行为,眼神总蕴含着暴戾和猩红,怪不得会一时失控杀妻杀子。

        “你想救二皇子吗?”

        沈芝芝坦然的点头:“确实有这个想法,二皇子再怎么说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而且她对二皇子的状态很感兴趣。

        有点像中了药典上描述的某种破坏脑神经的奇花毒素。

        “你想做就去做吧。”小妻子对疑难杂症感兴趣,赵元昊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这个时候,门外等候了半晌的奶娘杨氏进来了,沈芝芝不好意思的推开不情愿的赵元昊,在奶娘的侍候下洗漱完毕,和夫君大人一起用过膳食,等夫君大人上朝,沈芝芝撑着有些酸疼的身体去看望了喜儿和张嬷嬷,又去了一趟正院才回屋休息。

        期间,小叔子过来看了她。

        看着萌哒哒的小叔子关心她的小大人模样,沈芝芝的心情极好,越来越想生一个像小叔子这么可爱的包子。

        今天是沈无暇出嫁的日子。

        沈府灯笼高挂,红绸缠枝,里里外外焕然一新,喜气弥漫。

        虽说只是个皇子侧妃,只能从侧门进去,但起码还有一个婚礼。

        迎亲的队伍绕着京城敲锣打鼓走上一圈,沈无暇面无表情的坐在轿子里,精致的脸庞上却毫无新嫁娘该有的喜色。

        这几天的流言狠狠的将她这几年经营的好名声粉碎了,连之前特别结交的几个闺蜜都对她敬而远之。

        最令她恐惧惊慌的还是四皇子的对她的态度,似乎带了些疏离,也许四皇子自己没有注意到,但沈无暇对这方面特别敏感,四皇子的变化她一下子就察觉到了。

        如果时光能再次倒流多好。

        沈无暇后悔了。

        也许那天她真的不该在四皇子面前表现太过,也不该对萧七郎执念太深。

        其实她对萧七郎并没有感情,不过是上辈子的不甘心罢了。

        如今的她只能死死的抓住四皇子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在四皇子妃入门前生下长子,只要熬到四皇子登基……

        沈无暇垂眸,掩饰眼底一闪而逝的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