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44.第44章

44.第44章

        沈家人来的很早,天微微亮就到了,沈芝芝第一次以女主人的身份招待娘家人。

        沈家大老爷和二老爷以及哥哥弟弟们都在和赵元昊闲聊,闲聊中,沈大老爷对这个二女婿益发的满意。

        与其他人带着目的和赵元昊交流不同,沈大老爷是真心关心沈芝芝的,这次过来也是为了这个女儿,顺便考察一下这个女婿。

        如今见女儿和女婿相处极好,心里终于放心了。

        赵元昊对此颇为敬重这位岳父大人。

        至于女眷这边,大夫人看着这个她向来厌恶的庶女,如今身份比她这个嫡母还高,要不是因为她是长辈,现在怕是要跟这个庶女行礼,特别无暇又选了个纨绔风流的四皇子,一想到这,大夫人心里堵的难受,手中的帕子绞了绞。

        二夫人眼角的余光瞄到大夫人的异样,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难得没有出口挤兑大夫人,二夫人还是很知晓进退的,今天的日子是他们沈家来拓展人脉的大好机会,谁也不会将心思浪费在这点小事上。

        当然,大夫人也不例外。

        要不然也不会在沈芝芝面前一副慈母的形象。

        此时,沈无暇,沈无忧正和沈芝芝说话。

        四妹沈晶晶没有来。

        沈芝芝微微叹了口气,这个庶妹的性子……哎。

        今天的沈无暇容光焕发,一袭粉色桃花吐蕊烟罗衫,气质清纯美丽,谁让她如今已是四皇子侧妃,只待三日后的吉日就嫁入四皇子府。

        微笑着和沈无暇打了招呼,她并没有在意沈无暇眼中若有似无的炫耀,只是平静的对她说了声:“恭喜。”

        沈无暇眼中快速划过自得,和离后的憋屈仿若没有发生过一般。

        自赵将军回归后,她就没见过沈芝芝,如今见沈芝芝面若桃李,气色极好,显然在将军府的日子过的极好。

        不过……有过一世经历的沈无暇很容易分辨出一些不同,从沈芝芝的言行举止看来,她竟然还是完璧之身……哈哈,原来沈芝芝的幸福不过是表象。

        沈无暇呼出一丝浊气,真是太解气了。

        上层圈子里的流言果然是真的,那位威名赫赫的英俊将军真的有隐疾。

        这沈芝芝有丈夫还不如没丈夫。

        就是个守活寡的命。

        啧啧,沈无暇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优越感。

        “芝芝,妹夫对你可好?”

        沈芝芝兴味盎然的瞅着沈无暇眼里一闪而逝的恶意,抿唇一笑,她的笑容极美,站在她面前的沈无暇立即被比了下去。

        “夫君对我极好。”

        “是吗?那就好,看来我很快就要当姑姑了。”沈无暇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心里却嗤笑沈芝芝死要面子,硬撑。

        “对了,芝芝,听说妹夫给皇上献了一个制冰的方子,你可知那个方子?”

        说起这事,沈无暇心里就极为不舒服。

        如今某些地方旱灾已经出现,赵元昊将军提出修建冰窖,储备冰块解决旱灾问题的办法已经天下皆知。

        忧心旱灾的百姓更是对朝廷和赵将军感激不已,在民间刷足了名声。

        往后更加严重的旱灾出现,这名声会更甚。

        原本这一切都是四皇子该得的,上辈子三皇子和五皇子因为赈灾不利,导致百姓暴乱,让皇帝失望,最后让人十分意外的是平时纨绔不堪的四皇子解决了灾情问题。

        自灾情过后,四皇子在民间有了极大的声望。

        皇帝也对这个儿子改观,慢慢倚重四皇子。

        可以说这次灾情是四皇子崛起的机会,谁知这辈子却因为赵元昊莫名其妙的活了下来,导致所有的事都脱了轨。

        现在旱灾才刚刚出现没多久,后面的大难题就被解决了,沈无暇心里恨极了阻碍四皇子的赵元昊。

        你说你一个武将干嘛多管闲事,阻碍别人的路。

        没了这个机会,四皇子必须和以往那样蛰伏起来,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登上那个位置。

        没法刷名声,沈无暇只能退而求其次,求财。

        没有足够的银子,大事也难成。

        沈无暇觉得自己应该出一份力,让四皇子对她刮目相看。

        于是沈无暇便将主意打到了制冰的方子上。

        可惜他们只知晓这个制冰的法子十分简单,价格十分低廉,但却不知如何制作,沈无暇便向沈芝芝旁敲侧击,看能不能套出什么来。

        就算现在的冰块价格降低了不少,依然供不应求,利润惊人。

        沈无暇不眼红才怪。

        “这是夫君找来的方子,我并不知晓,也没过问。”沈芝芝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拿出的制冰方子。

        如今这个方子已经献给了皇帝,皇帝利用这个方子赚了不少银子充盈国库,同时还在各地修建大冰窖。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

        沈无暇笑容微微一僵,眼底闪过一丝不信,沈芝芝暗暗冷笑,就算沈无暇相不相信,与她何干。

        不过看她春风得意的模样,心里坏心的想着沈无暇如果见到了温润俊美的前夫——萧七郎到来时,会是怎样的脸色。

        一旁的沈无忧见沈芝芝一直和大姐你来我往的闲聊,忍不住气鼓鼓的上前拉走了沈芝芝。

        沈无忧瞥了一眼含笑的望着她们俩姐妹的沈无暇,撇了撇嘴,不满的小声嘟囔了一句:“芝芝,我跟你说啊,大姐这些天可风光了,府里的下人全都在奉承大姐,好像府里只有她一位大小姐似得。”

        原来是被冷落了,心里不舒服,沈芝芝暗暗好笑,安抚她:“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大姐能嫁给四皇子当侧妃也是她的本事,以后的日子长着呢,你现在生气又能改变什么?”

        沈无忧跺了跺脚,愤愤然道:“反正我就是看不惯她那个样子。”

        “好了,你先在这里歇歇,有事找张嬷嬷,我今天比较忙,等宾客来的时候,张嬷嬷会通知你们去帮忙。”

        沈芝芝和娘家人打了声招呼,留下张嬷嬷等人,就离开了小院。

        随着时间的推移,将军府门口终于热闹起来,马车络绎不绝,或奢华或低调的马车停满了整条街道。

        请来的当红戏班子已经搭好台了,整个将军府到处飘着丝竹声,更添了几分喜庆。

        人逢喜事精神爽。

        赵老夫人坐在上首,红光满脸,眼角的皱纹淡化了不少,特别是黑了一半的青丝十分显眼,让赵老夫人足足年轻了十多岁。

        她看着满堂宾客心情不错,与前来的几位身份相当,年纪相当的老夫人闲聊着。

        可是,这些老夫人的关注点全在赵老夫人如何变年轻上,纷纷向赵老夫人讨要秘方。

        赵老夫人哪里有秘方,都是孙媳妇针对她的身体给她开的药膳方子。

        这点是不能说的。

        内堂有赵老夫人招待,外面则有沈芝芝等人负责,现在沈芝芝他们一行人却在府里最大的大堂里招呼入府的贵客。

        女的负责招待女眷,男的负责招待男宾。

        客人一波一波的到来,沈芝芝他们忙得团团转。

        各府送的寿礼都是由管事唱念着入了礼单直接收起来。

        沈无暇闲暇的时候,瞄了一眼前方的一对看似天造地设的璧人,嘴角勾起一道嘲讽又幸灾乐祸的弧度。

        回头正好看到三妹沈无忧正伸长脖子朝门外张望,不用猜,肯定是在等她的未婚夫魏永,沈无暇垂眸冷嗤,攀上了魏永那个男人,以后的日子有得她受了。

        不提沈无暇各种心思百转,沈芝芝感觉自己的脸上的笑容都快僵了,看到小妻子俏脸上的疲倦,赵元昊心疼极了,趁着现在没人进来,让她先休息一下。

        “芝芝,你先休息一会,我去内堂看一下情况。”

        沈芝芝笑着点点头,顺便叫过五岁的小叔子,赵宇灿的表现令沈芝芝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个小叔子招呼起客人来一套一套的。

        不少女眷看到一本正经装着小大人招待客人的小叔子,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纷纷赞叹。

        等沈芝芝一坐下,喜儿连忙给小姐和小少爷倒了一杯茶水。

        “灿儿,你今天的表现很棒。”沈芝芝喝完茶水,朝旁边坐着的小叔子竖起大拇指。

        嫂子赞他了……

        赵宇灿微微有些羞涩的红了脸,双眼却亮晶晶的,显然十分开心。

        眼见客人来了不少,却依然没有见到魏国公府的人,沈无忧有些焉了吧唧的,忍不住跺了跺脚,走到沈芝芝面前小声的问道。

        “芝芝,不是说魏国公府的人会来吗?怎么还没见到?”

        沈芝芝对沈无忧的急切无语极了。

        一般大人物都是后面出场的。

        “无忧,以魏国公府的地位,不会这么早就来,你急也没用,先喝口茶歇歇。”

        “好吧,我再等等。”沈无忧顿时精神起来。

        贵客越到最后身份越高。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

        四皇子,魏国公府的魏永,无忧的前夫未婚夫家的纪荣,永嘉侯府的萧七郎,建伯候府的孙明伟世子……附带一个沈无暇的爱慕者安国公的嫡次子安庆。

        这几府的人同时抵达将军府。

        赵元昊和沈芝芝听到下人的禀报,表情十分微妙,沈芝芝眼角抽了一下,默默吐槽了一句,这是怎样的缘分啊,竟然凑到一起了。

        特别是那个她早已遗忘到角落的孙世子。

        孙世子?

        赵元昊危险的眯起双眸。

        当然,反应最大的还是沈无暇,一瞬间脱口而出:“萧七郎怎么可能醒来?”

        霎时,整个大堂的目光都聚拢到了失态的沈无暇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