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43.第43章

43.第43章

        沈家

        沈老夫人看着跪在地上死不认错的大孙女,哆嗦着手,胸脯起伏不定,显然盛怒到了极致,一旁的嬷嬷连忙给老夫人拍背。

        “老夫人息怒。”

        ‘祖母,孙女没有错,四皇子并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纨绔,将来必一飞冲天,我们在这个时候支持四皇子,沈家将获得无上荣耀。”

        “糊涂,糊涂……”沈老夫人怒不可遏的抄起面前一个粉彩瓷杯,冲着沈无暇劈头砸了下去,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就算你想嫁皇子,三皇子,五皇子都不错,为何偏偏选了这么个纨绔不堪的四皇子。”

        大夫人的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她没想到被她关了禁闭的女儿竟然瞒过下人偷溜了出去,还和四皇子闹出了这么一桩破事。

        知情的大夫人暗骂,什么英雄救美,分明是两人合谋弄出来的。

        沈无暇抿着红唇,俏脸上满是倔强之色,瞅着面前一地的碎片和飞溅四散的水珠,心里的委屈蔓延开来。

        祖母和娘亲为何不相信她?

        “祖母,以后你就会明白孙女的选择没有错。”

        不管如何,她嫁四皇子嫁定了。

        “你……”沈老夫人气得抖着唇说不出话来,狠狠的灌了一口茶,旁边的大夫人眼里尽是失望之色。

        立在门侧的丫鬟挑开八角珠帘,走进来两个下人,他们就是府里的管事——被派去去将军府要冰的那两位。

        两人进来看到跪在地上的大小姐,心里一阵咯噔,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恭敬的躬身。

        “奴才见过老夫人,大夫人。”

        “回来了?冰要到了吗?”大夫人见状连忙问道。

        老夫人深吸了口气,不再看跪着的大孙女。

        反正事情都成这样了,沈无暇不嫁四皇子是不行了,可惜和离过的身份是她的硬伤,能当个侧妃已是祖上烧香了,万一只是当个妾室,沈家的面子里子都丢尽了,当初就不该让她乱来。

        “二小姐送了两车冰,已经拉回来了。”两位管事低眉顺目的回道。

        心里暗暗思忖,到底要不要将大小姐卖冰的事说出来,要是不说的话,到时府里的冰不够了,再派他们上门,他们都不好意思丢人了。

        “那就好,那就好,不过怎么才两车冰?”老夫人总算露出了笑容,有了两车冰块,几个孙子的屋子可以多放些冰块了,特别是长孙媳妇肚子大了,更是不能出一点状况。

        只是两车冰未免少了一些,沈府的主子这么多,天热的厉害,每个院子的冰块需求量大,两车冰怕是只能支撑十几天。

        对此沈老夫人微微有些不满意。

        “娘说的对,这两车冰最多就能用个十来天,二丫头未免抠门了一些。”大夫人也颇为不满意。

        明明将军府才四个主人,有那么多的冰块宁愿拿去卖,都不愿支援娘家,这个死丫头果然翅膀硬了。

        沈无暇听着祖母和娘亲的不满,暗暗嗤笑一声,沈芝芝那个女人向来如此,上辈子就是这样,对娘家从来不上心,明明有能力提携哥哥弟弟,却不帮忙。

        她也不想想,除了沈大老爷和沈无忧之外,沈家人对沈芝芝是什么态度,沈芝芝做的已经够好了,节礼从来没有少过,该有的礼数从来不缺,不过是没有扶持娘家,让夫家帮助娘家的哥哥弟弟升职加官罢了。

        两个管事暗暗苦笑,当时赵将军在,他们也不敢乱说话,能拉两车冰回来就不错了,偏偏两位主子不满意。

        一位管事心一横,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出了大小姐卖冰的事。

        “可是……可是二小姐说前天大小姐开了铺子卖冰块……”

        低头跪着的沈无暇大惊,俏脸闪过一丝惊慌和心虚,没想到她只卖了一天冰就被人查出来了。

        此时的她不敢看祖母和娘亲的眼神。

        不说沈家的对沈无暇如何的失望愤怒,沈无暇最后到底还是拿出了自己储存的一些冰块给沈家。

        沈芝芝知道后,好生乐呵了一番。

        同时,纨绔风流的四皇子因一场英雄救美看上了沈无暇向皇帝请求赐婚,皇帝允,沈无暇以一介和离之身成了四皇子的侧妃,一嫁比一嫁高,成为京都百姓荼余饭后的乐谈。

        大家都无比期待沈无暇前夫家——萧家的反应。

        萧家暗暗冷笑:喜大普奔,如此毒妇,萧家要不起。

        ……………………

        直到赵老夫人六十大寿来临,才将沈无暇的各种流言压了下去。

        沈芝芝将自己的寿礼——一对八仙龟献寿桃白玉雕以及自己的绣的寿联给赵元昊看,看看他有没什么建议。

        赵元昊的目光掠过八仙龟献寿桃白玉雕,定在寿联上,眼底划过一丝光芒。

        “这是你绣的?”

        沈芝芝眉梢一挑,唇角上扬,“很意外?”

        “确实很意外,没想到你会将寿联绣出来。”赵元昊拿起两副寿联仔细看,很中规中矩的绣艺,唯一惊艳的是她的想法。

        天启朝那么多年的历史,从来未有人绣过寿联。

        沈芝芝在绣寿联时,考虑半晌,最后还是没有显露自己最真实的绣艺。

        其实寿联上的丝绸还可以绣一些寿桃什么的,这样一来,这寿联就更加引人注目,吸人眼球。

        最后沈芝芝没有这样做。

        她始终觉得一个后宅夫人,不出挑,不垫底,中规中矩就好。

        沈芝芝斜睨了他一眼,佯装自曝其短:“我其他方面不出挑,只好从新意上下手了。”

        知晓小妻子n多底细的赵元昊暗暗好笑,放下手中的寿联,他关心起明天的寿宴来。

        “芝芝,明天来的贵客很多,你多注意些。”

        沈芝芝自信一笑,微弯唇角:“夫君不用担心,我已经在每个位置上都安排好了人各司其责,绝对不容许出现随便换人的情况,如果安排的下人出现身体方面的问题,必须向大管事汇报,重新安排人替代,每个下人互相监督,严禁其他人越位,一经发现,立即捉拿问责,确保每个步骤不会让出问题。”

        “好,好!”赵元昊赞赏的瞅着小妻子,这样安排下人,别人就算想钻空子都难,同时确保了贵客的安全。

        “对了,芝芝,你的娘家人派人来说了,明日会早些过来帮忙。”

        沈芝芝听夫君说起沈家,就忍不住撇了撇嘴角,前天沈家递了帖子过来说明情况,赵老夫人也知晓这事,他们无法拒绝沈家的帮忙。

        真是便宜他们了。

        赵家才四个主人,赵老夫人年纪太大,小叔子年纪太小,主力依然是他们这对夫妻。

        沈家作为姻亲,不来帮忙说不过去。

        况且沈家还很乐意如此,这么难得的拓展人脉的机会,不好好把握真是说不过去。

        所以明天来的人除了沈家姐妹外,沈家的大夫人和二夫人都会过来,当然,她爹沈尚书和两位嫡出哥哥也不会缺席。

        晚上,小夫妻两人早早歇息了。

        ………………

        翌日清晨,外头依然乌漆墨黑,沈芝芝就醒来了,她一动,身边的比较警醒的赵元昊也醒了,知晓今天的日子,小妻子必须早早起来主持寿宴的事宜。

        “咦,夫君,我吵醒你了?你若还困,再睡一会,现在不过寅时三刻,天色还早着呢。”

        沈芝芝见吵醒了夫君大人,有些过意不去,忙道。

        “确实有些早,芝芝,你其实不用那么早起来监督,府里的管事们知道怎么做。”赵元昊睨了她一眼,也跟着起身下床。

        “就今天辛苦一些,毕竟是我第一次亮相,总得交一份令人满意答卷才行。”沈芝芝穿好绣花鞋,回头一看,正好看到夫君大人如往常一样,正靠在床边,玄色长袍凌乱的敞开,露出结实有力的胸膛。

        沈芝芝耳根微微发热,脑海中禁不住浮现出这些日子夫君大人窃香,两人唇舌交缠的行为,每次都趁着她娇喘吁吁之际,提出圆房的要求……

        幸好她定力非常好,没有被男色迷眼,现在又在诱惑她……哼哼。

        眼不见为净。

        沈芝芝愤然转身。

        太可恶了,赵元昊每天都来这么一出,偏偏她脸皮比较薄……

        眼尖的赵元昊瞅见小妻子微红耳朵,羞涩的眼神,得意一笑,然后长臂一身,突然从背后反手扣住了她,将她往他怀里带。

        “夫……夫君……你,你干嘛,快放开我……”沈芝芝耳朵更红了。

        “没,我就想抱抱你。”赵元昊在沈芝芝看不到的背后狡猾的勾起唇角,温水煮青蛙,一步一步让小妻子熟悉的他亲昵的举动。

        如今初见成效。

        嗯,再接再厉,很快,他吃素的日子快要结束了。

        于是某人颀长的身躯一起,很不要脸的当着沈芝芝面取来一件殷红底五幅棒寿团花的玉绸袍子。

        然后开始慢条斯理的解开睡袍……。

        昏黄的烛光下,赵元昊的动作优雅中带了一丝挑逗的意味……在看到他修长的大手伸到亵裤裤头上时……

        沈芝芝突然感到有些口干舌燥,脸颊倏然浮现两抹红晕,下意识地别开视线。

        暗暗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眼角的余光瞄到小妻子的羞赧的小动作,赵元昊沉沉低笑。

        他的小妻子真是害羞!

        一个没忍住,赵元昊快速的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然后大笑着出了内室,留下恼羞成怒又娇羞不已的沈芝芝坐在床边。

        这个时候,外头响起了喜儿的声音。

        “小姐,快到卯时了,该起来了。”

        沈芝芝忙唤人进来,其余人和张嬷嬷一起整理床铺,喜儿侍候她梳洗,换衣,等换上了桃红绣金襦裙,挽上随云髻后,赵元昊已经洗漱完。

        此时已是卯时一刻。

        吩咐下人上早膳,两人用过早膳后,开始各自忙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