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41.第41章

41.第41章

        沈芝芝一觉醒来,神清气爽,医治萧七郎的虚弱后遗症消失无踪,室内烛火摇曳,原来到晚上了,沈芝芝支起身子下床。

        听到里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在外间穿针引线的奶娘杨氏激动的丢下手中的针线,绕过屏风,冲了进去,看到小姐真的醒来,连忙上前,惊喜的出声:“小姐,您醒了?有没哪里不舒服?”

        沈芝芝穿好绣花鞋,起身朝奶娘笑了笑,安抚了一句:“我很好,对了,我睡了多久?”

        “小姐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差点没把奶娘吓死,要不是姑爷说小姐只是累极了,睡一觉就好……”奶奶杨氏一边垂泪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

        原来睡了一天一夜,怪不得那么饿,沈芝芝摸了摸空空如也肚子,苦笑了一下,打断了奶娘的话:“奶娘,我饿了。”

        “啊,看奶娘这脑子,竟然忘了小姐滴水未沾,都把小姐饿坏了,小姐等等,奶娘去去就来。”

        奶娘啊的一声,拍了一下脑袋,擦干眼泪,急急匆匆出去张罗饭食了。

        顺便叫了喜儿过来服侍小姐梳洗。

        沈芝芝见奶娘这副风风火火的样子,笑了笑摇头,猛地记起了给萧七郎开方子的事,不过……现在先解决温饱问题再说。

        喜儿和几个绿衣丫鬟快速的端了铜盆和梳洗用具进来。

        梳洗完,外间的膳食已经摆放好了,沈芝芝一看,眉梢微挑,竟是一些滋养补身体的药膳,看来夫君大人早已吩咐过厨房。

        填饱肚子后,夜色更浓了,屋里点上了烛火。

        沈芝芝站在案桌旁,研磨了一下墨汁,拿起狼毫毛笔,沾上墨汁,飞快的写下几个方子,她开的方子都是有针对性的。

        这次治疗萧七郎最大的困难就是施展九转回天针刺激他的大脑,修补身体那是附带的,不然她也不会力竭。

        如果早在两个月前,萧七郎没有昏迷就救治,只需开几个方子就可,当然,方子里所需的药材有几味特别珍贵。

        以萧家的权势和财力,应该不难找到。

        搁下毛笔,将方子的服用顺序标记一下,沈芝芝便用镇纸压住,等待字迹风干。

        谁知抬头的时候却看到一道高大的黑影。

        赫……

        定睛一看,原来是夫君大人。

        “夫君,你回来了怎么不说一声,吓死我了。”沈芝芝捂住砰砰跳的心口,恼怒的瞪了他一眼。

        赵元昊瞅见这么有精神的小妻子,悬在心里的担忧终于消失殆尽,突然长臂一身,将沈芝芝抱了个满怀。

        “芝芝,对不起,我没想到你治疗萧七郎这么难,早知如此,我定不会让你去救他。”

        赵元昊在沈芝芝救人昏倒后,心里充满了自责和懊悔。

        耳边尽是炙热的男性气息,沈芝芝有些不自在的被赵元昊抱着,听出他话里的自责,安慰道:“其实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只是我现在的水平施展九转回天针有些勉强,如果萧七郎没有昏迷不醒,我只需给他开几个药方就可以了。”所以不必自责。

        赵元昊一愣,所以……小妻子的意思是,萧七郎是个例外?

        沈芝芝趁着赵元昊怔愣的瞬间,掰开环在她腰肢上的大手,指了指案桌上镇纸压着的几张宣纸,对赵元昊说道。

        “这几张药方写好了,夫君找人悄悄送过去吧。”

        赵元昊:“……”

        ………………

        今年六月底的天气比往年热了许多,整个将军府热烘烘的,犹如火炉一般,晚上又十分闷热,府里的冰块消耗的极快。

        特别是赵老夫人和小叔子,老的老,小的小,都不能受热。

        眼见赵老夫人的六十大寿就快到了,蔬菜水果肉类都需要大量的冰块存储,地窖里的藏冰压根儿不够用。

        这不,府里的大管事找上她了。

        “夫人,老奴看了一下地窖的藏冰,只能支撑到老夫人的大寿,大寿过后就没冰用了,您看是不是需要采买一些?”

        将军府才四个主子,沈芝芝没想到地窖的藏冰竟然不够用。

        她放下手中的册子,瞥了一眼屋内放置的十来盆冰块,才勉强将室内的温度降低一些。

        今年的天气热的太反常了。

        在她记忆中,似乎也出现过这样的炎热三伏天,通常这样的反常预示着今年会发生旱灾。

        不过这些都有朝廷管,不是她一个内宅的妇道人家管的。

        “如今的冰块价格如何?”

        大管事听夫人问起冰块的价格,脸色顿时不好看了,不过再贵,府里也得买,之前大少爷一直让他留意京城里有没买冰的铺子。

        今天刚好有家铺子卖冰,但价格太贵了,他做不了主,只得来询问夫人的意思。

        “现在冰块的价格是往常的十倍,整个京城只有一家小铺才有冰块卖,据老奴所知这家小铺今天才开始卖冰,估计冰块也不多,迟点的话,可能会卖光……夫人,您看,咱们是不是快点让人去采买一批冰块回来。”

        沈芝芝俏脸一沉,没想到今年的冰这么贵,以往的冰最多是三倍价格左右,现在竟然提到了十倍,还只有一家铺子卖。

        简直是抢钱啊!

        将军府,哦,不,现在应该是武安侯府了,不过大家还是习惯叫将军府,武安侯只是个爵位,并没有实权,所以外头的官员依然称呼赵元昊为大将军。

        将军府虽然产业众多,但开销也大,赵家军有一部分属于私家军,需要将军府自己掏腰包养军队。

        这冰块的价格这么贵,沈芝芝肯定不会当冤大头出这笔银钱,她现在有点怀念现代的空调了。

        不过……沈芝芝心思一动,脑子里浮现一个主意,她可以制作冰块,利用硝石制冰,这样就不愁没有冰块用了。

        “大管事,你有没听说过一种叫硝石的矿物?就是那种白色的物体,许多冰凉的地方,如墙根上,墙角边,或者洞穴里,常常长着的那种细微白色结晶……”沈芝芝生怕大管事不知硝石什么,解释的十分详细。

        大管事被夫人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刚刚不是在说采买冰块的事吗?不过夫人描述的那种东西他倒是知道。

        “夫人说的硝石应该是地霜吧……”

        沈芝芝大喜,连连点头,原来这里的古代将硝石叫地霜,既然大管事知晓硝石,那么就让他去收集大量的硝石。

        “大管事,咱们府里不用买冰,你去收集大量的硝石,哦,不,是地霜,我得到一个秘方,可以利用地霜制作冰块。”

        到时不仅可以自己用,还可以拿去卖,赚一笔银子。

        大管事闻言一脸惊喜,连忙下去派人收集地霜。

        赵元昊回来就被这个大惊喜砸着了。

        他重生回来一直忙着布局复仇的事,忘了今年最为可怕的旱灾,没有及时为府里采买足够的冰块。

        等他想起来的时候,整个京城却没有铺子卖冰块,看来大家都对今年的天气有了不少的预感,赵元昊心里焦急,正想着该从哪里弄些冰块来,或者将府里的藏冰省着点用,尽量满足祖母和灿儿的冰块供应,他和小妻子可以减少使用冰块的量。

        “芝芝,你真是我的福星。”赵元昊激动抱住沈芝芝。

        又来了。

        沈芝芝很不淑女的翻了个白眼。

        最近夫君大人特别喜欢对她搂搂抱抱。

        幸好今天室内放了大量的冰盆降温,不然她肯定会忍不住一脚踢开他。

        “夫君,这地霜制冰十分容易,大管事今天收集了不少地霜,我已经制作了大量的冰块放在空了的冰窖里,祖母和灿儿的屋里晚上也可以放冰盆降温,睡个好觉了。”

        这几天晚上没有冰盆,沈芝芝睡觉都会被热醒,更别提身边还有个大火炉。

        赵元昊显然也受不了这样的热天气,特别是白天在军营的时候,更是热浪滚滚,有些身强体壮的士兵还中了暑热,要不是有小妻子的解暑凉茶方子,不知还会有多少士兵中暑热。

        更不用说府里的祖母和弟弟了。

        有了简单的地霜制冰,不仅可以卖给富贵人家增加府里的进项,还可以熬过今年的热夏,军营里的士兵也不用那么苦了。

        “你管家,我放心。”赵元昊笑着道,双眸里满是信任。

        这个时候,奶娘杨氏端了冰碗进来,看到姑爷又抱着小姐,她已经没有什么表情了。

        “姑爷,小姐,厨房做了些冰碗。”

        沈芝芝双眼一亮,连忙推开赵元昊,走到奶娘面前,好些天没有吃到冰碗,冰奶酪了,真是想得紧。

        估计厨房的管事见冰块的事解决了,才舍得用冰块做这些副食。

        赵元昊坐在小妻子旁边,看了一眼满脸享受的吃着冰碗的小妻子,忍不住尝了一口冰碗,顿觉味道比以前美味了。

        等奶娘收拾好碗筷出去后,沈芝芝和赵元昊聊了一些卖冰块的事宜。

        “这冰块我们最多卖三天,三天后我就将这个方子献给皇上。”赵元昊听小妻子说要卖冰块,权衡利弊后,灵光一闪,觉得这银子不能多赚。

        沈芝芝一怔,“为何要将方子献给皇上?”

        赵元昊神色凝重:“据说今年这样的天气会持续到十月,到时肯定会发生重大旱灾,趁着现在才初露苗头,朝廷动员百姓修冰窖,储存大量冰块,等旱灾来临,百姓可以靠冰块活下去。”

        上辈子,因为这场史无前例的重大旱灾,死去的百姓不计其数,死殍遍野,甚至还发生了大动乱。

        他之前一直寻找解决旱灾的法子,却一直不得其法。

        沈芝芝惊悚了,天哪,持续到十月……不过这个用储存冰块来缓解旱灾的法子确实不错。

        储水容易蒸发,冰块就不同了,只要修建了冰窖,储存大量的冰块,就可以解决用水问题。

        她竟然没有想到这个法子。

        “夫君真厉害,竟然想到这样的法子缓解旱灾。”沈芝芝赞叹了一句,心里暗暗高兴,没想到夫君大人文武双全。

        她真是捡到宝了。

        “如果没有你提供这么简单的地霜制冰法子,你夫君再厉害也没用。”解决了心头大患,赵元昊轻松了不少,眼含笑意的调侃了一句。

        两人又就着旱灾的问题谈论了一番,最后沈芝芝突然想起她不知自己救治的萧七郎状况,便问了一句。

        “夫君,萧七郎醒来后,有没和沈家联系?”

        赵元昊听小妻子提起了萧七郎,神色有些古怪,他前几天派人送方子过去的时候,**大师让他的传话说要见他,赴约后,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么一件有趣的事儿。

        小妻子没问起萧七郎,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说白了,就是在吃醋。

        他知道自己这醋吃的莫名其妙,但他就是看萧七郎不舒服。

        如今小妻子提起了萧七郎,但重点却关注他是否和沈家联系,赵元昊心里的醋意少了许多。

        “他不会和沈家联系,更不会和沈无暇复合,而且现在萧七郎醒来的消息除了他的父母知晓外,外面的人都以为他还昏迷着。”

        “你怎么那么肯定?”沈芝芝好奇了。

        “萧七郎已经知晓咱们救了他。”赵元昊眼角抽了一下。

        沈芝芝一愣,眼底划过一丝不敢置信:“**大师他……怎么可能不守承诺?”

        “不是**大师泄露的,萧七郎虽然昏迷无法醒来,但他可以听到声音,不过他和**大师保证,不会将你会医术的事泄露出去。”赵元昊感叹一声,没想到他们竭力隐瞒的事依然被萧七郎知道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沈芝芝这才松了口气,但有些哭笑不得,萧七郎这么严重的昏迷还能听到外界声音,这万分之一的几率竟然被她碰到了。

        这运气真是没法说。

        “沈无暇这回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芝芝,你不知道,萧七郎说她竟然在他跟前自言自语的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彻底的将自己狠毒的本性暴露。”想到护卫的汇报,赵元昊就非常无语。

        这沈无暇无论前世今生,做事都不长脑子。

        沈芝芝:“……”

        沈无暇的作死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被两夫妻惦记的被大夫人关禁闭的沈无暇却偷偷溜出了沈家,和四皇子合谋干了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