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39.第39章

39.第39章

        “我也要一起去?”沈芝芝惊讶极了,握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

        赵元昊点点头,沉声道:“这次需要你帮忙。”

        沈芝芝心思一动,想到刚刚离去的黑衣护卫:“是不是有人病了?”

        赵元昊深深的瞅了沈芝芝娇媚的容颜,轻叹一声道:“这人你也算认识,他是萧家七郎,你的前姐夫,据探查得知,萧七郎早在一个月前就命在旦夕,后来**大师建议将萧七郎送去大觉寺才保住了一丝生机。”

        “可是如今大觉寺的药已经无法护住萧七郎的身体了,如果再没人能够救治萧七郎,他撑不过七天。”

        上辈子他在京城飘荡的时候,就看到过小妻子暗中出手救过几人,那些人无疑不是患了绝症频临死亡的人。

        他对小妻子的医术很有信心。

        赵元昊之所以要小妻子救治萧七郎,其实不过是为了求个心安罢了,哪怕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是他,而是心思狠毒的沈大小姐。

        除却她上辈子差点将他的魂魄献祭意外,他和沈无暇并没有什么仇怨,只要沈无暇不作出危害赵家的事,他还真懒得插手。

        但沈无暇太能作了,竟然搭上了四皇子。

        有了这么一个同样知晓未来的人存在,赵元昊不得不防。

        没想到便宜夫君和前姐夫竟然有交情,沈芝芝蹙眉,眉宇间闪过一丝为难,沉吟了会儿,才点头答应:“夫君,我可以答应你救萧七郎,但我并不想将医术的事暴露出去。”

        沈芝芝很自私,她不想众人知晓她会医术的事,赵元昊让她救萧七郎,万一萧七郎治好醒来了和沈无暇藕断丝连,萧家对沈无暇的印象太好,她会医术的事迟早会被沈无暇得知。

        到时肯定会引来大麻烦。

        她最怕麻烦了。

        特别是对她有敌意的沈无暇。

        她压根儿没想过自己救不了萧七郎,只要有一口气,她就能跟阎罗王抢人。

        赵元昊对小妻子对救萧七郎竟然迟疑和犹豫了,心里暗暗高兴,残存的那点不舒服终于消失了。

        “芝芝,别担心,你的医术不会暴露,我不会让萧家人知晓,明天我和你去大觉寺还愿,到时我们只和大觉寺的**大师见面,让他帮我们引见萧七郎,就算萧七郎好转醒来也需要一些时日,不会有人将他和你联系起来。”

        沈芝芝一听,双眼一亮,是啊,她怎么没想到,瞒着萧家人,确实不会暴露她的医术。

        而且她可以趁着萧七郎昏迷不醒用针灸配合药典心法治疗,就算萧七郎好转醒来,也不知何人治好他的病。

        **大师又是出家人,只要答应保密就不会泄露出去。

        现在看来,或许萧七郎在大觉寺并不全是坏事。

        要是萧七郎还在萧家,赵元昊让她救人,她肯定当场就拒绝了。

        其余的漏洞都堵上了。

        只要不暴露她的医术,加上沈芝芝对萧七郎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男子还是很有好感的。

        “夫君,你说如果萧七郎醒来后,发现自己身体好了,与沈无暇和好如初怎么办?”沈芝芝不想自己治好萧七郎后被沈无暇摘了果实。

        这太膈应人了。

        必须杜绝沈无暇和萧七郎复合的可能。

        “沈无暇暗中和四皇子私相授受,正准备借着祖母的六十大寿由暗转明。”赵元昊嘴角微微带起一丝笑意,稍微透露了一些沈无暇的信息。

        沈芝芝震惊了,眼里满是不可思议:“我没听错吧?沈无暇竟然搭上了四皇子?”

        “我听说四皇子最是玩世不恭,喜好流连花丛,经常留宿花楼,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个闲王,沈无暇竟然会看上他,我真的很意外。”

        赵元昊眼底划过一丝冷意,讽刺的勾起唇角:“沈无暇还以为自己魅力大,让四皇子迷恋上她。”

        “殊不知五个皇子中四皇子是隐藏最深,野心最大的那一个。”

        前世今生,沈无暇依然只长年龄不长脑袋。

        被人算计了还不知,还真以为自己和四皇子的偶遇是运气呢。

        夫君对这个四皇子很不感冒呢,沈芝芝挑眉,顿时来了兴趣:“这个四皇子在扮猪吃老虎,除了夫君,就没其他人察觉出来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不少人曾经试探监视过,都没用,人家送的美人他全都收到后院,整天吃喝玩乐,不务正业,加上四皇子府十分松懈,所以大家都对他放松了警惕,以为四皇子真的对那个位置没想法。”

        沈芝芝惊叹一声:“这四皇子真厉害,其他几位皇子简直不是他对手,我猜最后这位四皇子肯定会坐上那个位置。”

        赵元昊眯眼,脑海中浮现出一位卧病在床的孱弱男子:“你错了,还有一位皇子早已看穿了四皇子的伪装。”

        自从他重生回来后,就开始暗地里布局复仇,无论如何,赵家都不能卷入皇子们的夺嫡之中,大皇子就是他特意选来对付四皇子的人。

        沈芝芝好奇了:“是哪位皇子?”

        当今皇帝只有五个皇子,三个公主,至于为何这么少,沈芝芝就算用脚趾头也能猜到皇帝身体出问题了。

        “先皇后的嫡长子,当今大皇子。”赵元昊跟小妻子提起这位大皇子是有目的的,只要小妻子出手,这位大皇子肯定能活下来,而且会活得很好。

        这样一来,四皇子再怎么扮猪吃老虎也没用。

        大皇子的外家显赫无比,亲舅舅是当今的内阁首辅,权势惊人,要不是先皇后所出的大皇子自小病弱,靠着外家的支持硬是活到二十来岁,二皇子残暴不仁,杀妻杀子,名声早已臭不可闻。

        皇帝怕是早早被逼着册立了太子。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大皇子还能坚持三年,直到三年后他才去世。

        “就是那个传闻中卧病在床,用珍贵药材吊命的大皇子?”沈芝芝惊呼出声,没想到真正深藏不露的是这位无缘大位的大皇子。

        可惜身体这个硬件设施跟不上啊。

        此时的沈芝芝压根儿没有救死扶伤的想法,只当是听八卦。

        赵元昊点头,并没有多说。

        沈芝芝也不在意,眼看就快到晌午了,便和赵元昊说一声离开了书房。

        赵元昊在沈芝芝离开,立即下令处置那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

        沈府

        沈无暇从丫鬟彩云那里得知母亲给她挑了一个夫婿人选,此人就是安国公府的嫡次子安庆,这个安庆与魏永是一丘之貉,她才不要嫁给这样的男人,心里沉了沉,急急忙忙的去正院见娘亲。

        大夫人心情特别好,她没想到安国公夫人竟然看上了他们家无暇。

        安庆那个孩子她是知道的,性子绵软又不上进,不过以安国公府的权势,安庆上不上进都无所谓,好拿捏就行。

        可惜还没等大夫人高兴高兴,沈无暇就来给她添堵了。

        “娘,听说您给女儿选了一门亲事?”沈无暇一进来就迫不及待的追问。

        大夫人眉宇间满是喜色,笑着点头:“没错,安国公夫人看上你了。”没想到女儿和离后,竟然能被安国公夫人看上,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这下看二房的秦氏还敢不敢在她面前嚣张。

        沈无暇心猛地一沉,再无一丝侥幸。

        她心一横,看来她和四皇子的事不能隐瞒下去了。

        “娘,女儿知道您一心为女儿好。可是,这门亲事女儿不是不愿意,而是……”

        “而是什么?”大夫人皱眉,这可是安国公府,女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而是不能!”

        “这是什么意思?”大夫人心一沉,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拧眉盯着女儿。

        沈无暇咬了咬牙,一字一顿道:“因为女儿和四皇子,已经私定了终身!”

        “你说什么?”大夫人失声叫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女儿。

        沈无暇说出了她和四皇子的事后,心头一松,总算不用憋在心里了。

        “娘,四皇子看上女儿了!”

        大夫人又惊又怒看着朝她坦白的大女儿,满眼的不信:“四皇子看上你了?”

        沈无暇亲自为母亲奉上一杯茶,有些羞涩的抿唇一笑,美眸尽是自信:“是的,四皇子说会娶女儿为侧妃,但为了女儿的名声着想,到时会在赵老夫人六十大寿上对女儿表达爱慕之情……”

        “所以你是为了四皇子才骗娘说去威远将军府给那个死丫头帮忙?”大夫人强忍着怒意,袖子下的手紧了紧,依然平静的问。

        沈无暇有些心虚的点头。

        大夫人继续强忍着恼火,苦口婆心的劝道:“无暇,你自幼饱读诗书,应该懂得,看人和看事要看长远,莫要乱了心思。”

        “有些事不能一错再错。”

        “要不是安庆那个孩子对你有意,安国公夫人也不会跟娘提起结亲的事。”

        “听娘的话,四皇子不是良人,趁着现在没有人知晓你和四皇子的事,早点断了好,安国公府的嫡次子安庆才是适合你的夫婿人选。”

        大夫人还是很清醒的,她虽然想要女儿高嫁,但却不会好高骛远,不管外人怎么称赞女儿,自己的女儿什么性子她岂会不知。

        沈无暇是个偏执的人,大夫人越是不同意,她越是抗拒。

        四皇子将来会当上皇帝,她好不容易搭上四皇子,哪里会轻易放弃。

        任由大夫人怎么劝,怎么威逼利诱,沈无暇就是认定了四皇子,最后大夫人一气之下关了沈无暇禁闭。

        事情再次出现了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