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38.第38章

38.第38章

        翌日清晨,窗外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声,微凉的清风吹入屋内,拔步床上的纱幔轻轻拂动。

        沈芝芝睁开眼,揉揉迷蒙的双眼,看到旁边早已醒来的英俊男人,正侧着身子瞅着她,沈芝芝微微一窘,她竟然睡的那么沉,连夫君醒来了都不知晓。

        “夫君,早!”

        清柔的声音微带一丝睡醒后的沙哑。

        “娘子,早!”

        赵元昊怔了一下,对这种新奇的招呼方式适应很快,同样和小妻子打招呼。

        “对了,以后不要叫娘子了,叫我的名字吧,时候不早了,咱们赶紧洗漱,不要让祖母久等了。”沈芝芝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中衣,掀开纱幔下床,十分自然的说道。

        反正昨晚已经说开了,没必要在赵元昊面前掩饰本性。

        而且每次听赵元昊叫她娘子,感觉怪怪的,还不如叫名字来的舒服。

        “好,我以后就叫你芝芝。”赵元昊微微勾起唇角,慢条斯理的跟随其后,幽深的目光一直在她姣好的身段上流连,小妻子太诱人,却看得到吃不着。

        赵元昊心塞极了。

        其实天微亮就醒来了,只是舍不得唤醒小妻子,侧靠在床头,静静的看着小妻子的睡颜,顺便偷亲了几次。

        想到小妻子滑嫩嫩的脸蛋,柔软的红唇,赵元昊轻抚了一下薄唇,回味那美好的滋味,嘴角微翘,活像一直偷了腥的猫,暗自乐着。

        沈芝芝穿好绣花鞋,回头正好看到赵元昊依然半靠在床头,月牙色的长袍微微有些凌乱的半敞开,露出结实有力的胸膛,浑身散发着致命的男性魅力。

        见她回头,朝她微微挑眉。

        沈芝芝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这男人不会想要她服侍更衣吧?

        想得美!

        沈芝芝扭头,不理她,随意的将乌黑亮丽的长发挽起来,朝门外喊了几声。

        赵元昊嘴角微勾,拢了一下长袍,颀长的身躯一起,大步走到她身边。

        门外守候的丫鬟婆子还有赵元昊的贴身小厮听到里面喊人的声音,忙端着铜盆和软巾等洗漱用品进入。

        张嬷嬷看着眼前这对璧人,心塞不已。

        沈芝芝没有理会张嬷嬷惋惜又同情的眼神,接过奶娘端来的洗漱用品,就着牙粉刷牙洗脸,然后用软巾擦干脸。

        赵元昊瞅了一眼忙碌的小妻子,也不拖延时间,立即站在她旁边洗漱。

        喜儿和一个绿衣丫鬟帮着整理被子,她翻来覆去,却没有找到姐妹们说的元帕,有些缺心眼的问:“小姐,元帕呢?奴婢怎么没找着?”

        话一出,沈芝芝瞥了一眼黑脸的赵元昊,暗暗好笑,连屋内的丫鬟们都无语的看着少夫人的大丫鬟喜儿。

        奶娘嘴角抽了一下,这丫头太丢人了,昨晚小姐和姑爷都没有叫水,谁都知晓他们并没有圆房,喜儿这丫头都快嫁人了,依然这么懵懂可不行。

        “没有元帕,不用找了。”沈芝芝忍着笑,淡定的开口,招来奶娘,换了一身正红色绣黄色牡丹交领褙子,配桃红绣花绫裙,挽上一个漂亮的随云髻,鬓间斜插一支赤金点翠如意步摇,整个人看起来明艳大方。

        赵元昊眼角直抽:“……”小妻子真直接。

        屋内的丫鬟婆子低下头,不敢看大少爷的眼神,这些丫鬟婆子们多少知晓大少爷的隐疾,心里暗暗同情少夫人,有夫君就跟没夫君一样。

        喜儿则有些茫然。

        没有元帕……难不成姑爷不喜欢小姐?

        喜儿心里担心极了。

        张嬷嬷摇了摇头,喜儿这个傻丫头,真是缺心眼。

        梳洗完后,沈芝芝和赵元昊相携去正院和赵老夫人,小叔子一起用早膳。

        赵老夫人见到两人进来后,将大孙子撇开一边,对沈芝芝特别热情。

        赵元昊:“……”

        沈芝芝暗暗好笑,她当然知晓赵老夫人对她这么热情的原因,不就是觉得对不起她嘛……其实没有谁对不起谁。

        无论赵元昊如何,都是她的选择。

        比较幸运的是,她的运气很好,赵元昊对她是例外。

        只有小叔子赵宇灿有些懵懂,静静的坐在那里小口小口的就着开胃小菜喝粥,两颊鼓鼓的,十分可爱。

        用过早膳,沈芝芝和赵元昊牵着小叔子离开,赵老夫人看着仿若一家三口的两大一小,长叹一声。

        “玉兰,你说我还能等到灿儿成亲生子的那一天吗?”

        廖嬷嬷连忙安慰心情低落的赵老夫人:“会的,少夫人不是在帮您调理身子吗?大夫说您现在的身子越来越好了,肯定可以等孙少爷长大娶妻生子。”

        赵老夫人想想也是,芝丫头开的药膳方子效果非常好,如今她不仅身强体健,头上的白发都有变黑的趋势。

        “你说的对,芝丫头是个好孩子,是咱们赵家对不起她。”

        廖嬷嬷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好沉默。

        离开正院,今天休沐的赵将军拎着弟弟去训练场,不想看账本的沈芝芝决定去瞧瞧。

        训练场里,除了周围训练的护卫士兵外,还有一块专属的室内训练场。

        赵将军双手负在背后,认真的看着灿儿在打拳,眼底闪过一丝满意,以灿儿的年纪和学武的时间,能够不出错坚持打完一套拳法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了。

        赵家后继有人。

        赵将军表示很欣慰。

        当然,他知晓其中有小妻子的功劳。

        灿儿每天练完武都要泡一回小妻子开的方子做的药浴,他小时候都没这样的待遇。

        赵元昊眼含感激的瞅了一眼身边站着的美艳女子,心里不止一次庆幸这辈子的妻子是她。

        “芝芝,谢谢你!”谢谢你愿意为灿儿暴露自己的医术。

        沈芝芝看着不远处认真打着拳的小叔子,睨了他一眼,抿唇一笑:“谢什么,我很喜欢灿儿,两个月前,我可是打算将灿儿当儿子养的。”

        赵元昊嘴角勾起,眼中含笑的瞅着她:“现在你也可以将灿儿当成儿子养,等咱们有孩子了,灿儿会是个好哥哥,好叔叔,你说是不是?”

        沈芝芝挑眉瞥了他一眼,笑而不语,八字还没一撇呢,这男人真会见缝插针。

        “……”赵元昊有些挫败。

        这时,赵宇灿打完一套拳,小口的喘着气,红通通的脸颊上沁出丝丝汗珠,双眼亮晶晶的望着哥哥和嫂子。

        “哥哥,我打完一套拳了。”

        “不错,继续努力。”赵将军鼓励般的摸了摸弟弟的脑袋,递过一个水囊。

        赵宇灿接过水囊喝了一口水,弯起眼睛,高兴极了,哥哥表扬他。

        望了一眼身边的嫂子,仰起小脸,抿着小嘴问:“哥哥,嫂子,小侄子什么时候出来陪灿儿玩?”

        整个将军府只有他一个小孩子,他也会寂寞的。

        赵元昊嘴角微微翘起,灿儿真是个好弟弟,他瞥了一眼身边的小妻子,意味深长的回道:“这要看你嫂子的意思。”

        沈芝芝瞪了他一眼,瞅着小叔子满含期待的小眼神,揪了一下他的小脸蛋,有些含糊的说道:“这要看情况,也许两年,也许三年……所以灿儿要努力学武,以后才能保护好侄子,知道吗?”

        赵宇灿握拳,“嫂子放心,灿儿会努力的!”

        不知道小妻子说的两年,三年是哪个意思?万一是说两年后才接受他……赵元昊眼前一黑,顿觉前路一片黑暗。

        沈芝芝瞅了一眼陷入纠结之中的赵元昊,暗暗偷笑。

        她才不会告诉他,不会让他等太久。

        从训练场回来,沈芝芝让奶娘将前些日子查出有问题的账册拿出来让她带去书房,对于这些大蛀虫,还是交给夫君处理吧,毕竟这些人都是赵家的家奴。

        赵元昊看着面前巧笑情兮的小妻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沈芝芝交给他处理的这些掌柜,都是贪墨银两数额巨大的,有些小的贪墨,她并没有想过处理。

        水至清则无鱼。

        想要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小小的贪墨,沈芝芝并没有放在心上。

        赵元昊翻看了一下账册,嘴角微勾,这些账册被小妻子重新整理一番,看起来简单明了,他知道小妻子有两个账本,一本用奇怪的数字记账,另一本则是原来的记账数字,不过用了小妻子说的表格后,账目清晰简单。

        不过在看到小妻子列出的那几个掌柜名字,赵元昊眼底划过一丝冰冷,这几个掌柜不止贪墨巨大,还是那位的人。

        谁也没有想到这几个赵家铺子看似忠心耿耿的掌柜会被人收买了。

        想起上辈子他们这几个叛逆瓜分将军府财产暗中送人的情形,赵元昊整个人气势变了,浑身蔓延着一股寒冷嗜血的气息。

        沈芝芝眼神微微眯起,赵元昊反应这么大,莫不是这几个掌柜还有她不知的内情?

        看来将军府的家奴也不是那么值得信任啊。

        幸好她用的都是自己人。

        “这几个人你不用管,我会处理。”

        赵元昊声音冷酷,小妻子不知这几个掌柜为何贪墨了这么多银两,他却一清二楚,这些银两都暗暗送给了那位。

        原本他还想着怎么处置这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没想到小妻子就将证据送上门,看来小妻子的能力比他想的还要出色,真是天都助他。

        等清理了府里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就轮到苏家了,特别是苏景辉兄妹……赵元昊嘴角勾起丝丝冷笑。

        这个时候,一个黑衣护卫急匆匆的进来了,朝沈芝芝行礼后,便低声和赵元昊说着什么。

        赵元昊俊脸微微一变,挥退了黑衣护卫,看到小妻子静静的在一旁的喝茶,眼底闪过一丝挣扎,最后,他还是决定让小妻子救萧七郎。

        下了决定后,赵元昊浑身一松,走过去坐在她身边,端起粉彩八宝盖碗,啜了口茶。

        “芝芝,明天一起去趟大觉寺。”

        萧七郎现在命在旦夕,不知小妻子能否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