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35.第35章

35.第35章

        看红烧肉是什么眼神……赵元昊已经看到了。

        但……后遗症随之而来。

        赵元昊只要一想到小妻子对着他露出喜欢的眼神,就自动将自己代入一块红烧肉……

        这酸爽的感觉,呵呵!

        此时沈芝芝对自己的演练很满意,喜欢的表情和眼神终于表达出来了。

        剩下就是容貌了。

        这点最让沈芝芝头疼。

        她不是个喜欢天天化妆的女人,隐藏得一时,却隐藏不了一世。

        沈芝芝要求不高,就是让自己在便宜夫君眼中留下好的第一印象就可。

        打开镜台的雕红漆牡丹花开匣子,拿出胭脂水粉、画眉膏、画眉笔等,开始在粉嫩嫩的脸蛋上涂涂抹抹,描绘眼线眼影,在赵元昊目瞪口呆中,将一张艳媚的脸蛋变得清丽可人。

        真神奇,赵元昊震撼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化妆这种大杀器。

        和他易容术简直有的一拼。

        晕乎乎的出了沈芝芝的卧房,外头守着的张嬷嬷偷偷看了一眼孙少爷的眼神,似乎想到了什么似得,暗暗偷笑。

        不行,她得将此事告知老夫人,抱曾孙有望的老夫人肯定很高兴。

        ………………

        六月中旬,大将军赵元昊率领诸将凯旋而归。

        在人群欢呼骏马嘶鸣之中,大将军一身盔甲的赵元昊领着诸位将领和一干精锐浩浩荡荡入城。

        京城街道旁挤满了百姓,喧闹声此起彼伏。

        街道旁一间大酒楼上,两间私密包厢的镂空隔紗窗旁各自站了一位妙龄少女。

        巧合的是两位妙龄少女的包厢位置相邻,却又互不知晓对方。

        沈无暇抿紧红唇,瞅着酒楼下方浩浩荡荡经过的队伍,美眸紧紧的锁住最前面那道一身精致盔甲的高大挺拔身影上。

        她一直知晓赵元昊大将军英俊非凡,却先入为主,认为这位大将军定会英年早逝,才故意设计沈芝芝恋慕上这个男人。

        如今她后悔了……

        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想到沈芝芝福禄双全的生辰八字……刚刚赵元昊远去的高大背影……上辈子萧七郎和沈芝芝在一起幸福美满的画面……自己嫁入萧家,萧七郎昏迷不醒……

        如今自己搭上了四皇子……四皇子真的会如上辈子一般登上那个位置吗?

        沈无暇俏脸渐渐苍白,突然陷入了自我怀疑否定中,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一般。

        彩云从未见过大小姐这般茫然无措的样子,心同样跟着发慌,说话间已经带了更咽。

        “小姐,你怎么了?别吓奴婢啊……”

        “我没事,咱们回去吧。”

        沈无暇被彩云惊醒,连忙戴上面纱,勉强维持着镇定离开大酒楼,坐在马车上,美眸迸射出强烈的不屈的光芒。

        不成,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比不上沈芝芝的运气和福气,但她也不差,她知晓未来的走向,只要……只要她嫁给四皇子,她就一定能让四皇子登上那个位置。

        转眼又想到沈芝芝那张太过美艳的脸蛋,嫉妒之余,暗暗幸灾乐祸。

        托那张脸的福,只要她暗暗挑拨一下,那位赵元昊将军肯定会厌恶‘水性杨花’的沈芝芝。

        在沈无暇离开后,隔壁包厢的门打开了,同样戴着面纱的苏妙言出来了。

        此时的苏妙言,悔不当初,回想刚刚见到的那个一身盔甲,英挺霸气的男子,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般,狠狠疼了一下。

        如果……如果她早些向赵老夫人自荐。

        是不是今天风光无限的将军夫人就是她了?

        对了,哥哥,哥哥是将军的心腹,她还有机会……那个沈家二小姐不过是一介庶女,要不是将军传出死讯,她哪有资格当正牌的将军夫人……

        而且听说沈家二小姐长相美艳妖娆,一看就像个勾人的狐媚子,说不定将军会厌恶她……这样一来,她岂不是有机会了?

        这么一想,苏妙言俏脸恢复了一丝血色,心里陡然升起了一丝斗志。

        不仅苏妙言这么想,京城不少未嫁的贵女都对英俊不凡的赵元昊有那么一点想法,要不是赵元昊坚定拒绝,甚至不少大臣都想请皇帝赐婚,将自家闺女嫁到威远将军府。

        皇帝却以不干涉威远将军亲事为由,让他自主择妻。

        在皇帝看来,赵家这几代男丁选择的妻子都是战将的遗孤,没有显赫的家世这一点深得他心。

        就算现在赵元昊的正妻是沈尚书的庶女,皇帝也不以为意,赵家是孤臣,是纯臣,沈尚书又忠于他这个皇帝,这就够了。

        原本这些贵女还在暗地里嘲讽讥笑沈家庶出的二小姐守一辈子活寡,现在变成了羡慕嫉妒恨。

        赵元昊不知自己的回归牵动了多少人的心,他将带回来的三千精锐至北城扎下营帐,才进宫谢恩。

        沈芝芝和赵老夫人以及小叔子在威远将军府等着,六月天气炎热,赵老夫人年纪大了,受不得热气,屋子里早早的用了冰。

        赵老夫人正靠在榻上高兴地和沈芝芝聊着,瞅着芝丫头清丽可人的容貌以及一身素雅的鹅黄色衣裙,眼中满是了然笑意,这芝丫头肯定紧张了。

        估计是生怕昊儿不喜她过于艳丽的容貌。

        真是个傻丫头,昊儿早就和她见过了……

        不过这事还是不要告诉她了,人老了,就喜欢看戏,特别是小辈们的戏。

        赵老夫人也是个腹黑的。

        “芝丫头,昊儿进宫谢恩就快回来了,到时你就可以见到昊儿,别紧张,昊儿这孩子最孝顺了,肯定很满意我给他选的媳妇儿,芝丫头,我跟你说啊,昊儿这孩子长得可俊了,你见了定会喜欢的。”

        沈芝芝无语极了,她有啥好紧张的,不就是一个男人嘛。

        “祖母,我不紧张。”

        赵老夫人慈爱的拍了怕她的手,眼底满是笑意:“你这孩子,就爱逞强。”

        沈芝芝眼皮一抽:“……”她哪里逞强了?

        她对赵元昊的印象不过是十三岁那年去上香时见过一次罢了,不过她的便宜夫君确实长得俊,身材又是极好的,是她喜欢的类型。

        可惜是个断袖。

        沈芝芝在心里惋惜了一声。

        小叔子也小大人似得安抚沈芝芝:“嫂子放心,大哥会喜欢嫂子的。”

        沈芝芝心塞:“……”

        小的也来凑热闹了。

        这时,廖嬷嬷挑帘进来了。

        “老夫人,少夫人,一切已经妥当了,奴才想大少爷这些日子在西北受了许多苦,肯定想家里的饭菜,奴才本想早早的准备,可这天气暑热,又怕霉坏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廖嬷嬷一边说着话,一边拿眼神看沈芝芝。

        沈芝芝一听十分无语,加上赵元昊,整个威远将军府也就四个主人,哪里需要这么早就开始准备。

        但,这天气一热,赵老夫人的胃口就不好,她和小叔子也没什么食欲,所以她经常让厨房的人做些凉菜,或者开胃的酸酱菜。

        “廖嬷嬷,你可以让厨房大厨先做些凉菜、卤菜和开胃的小菜,其余的热食可以等夫君回来再做。”

        廖嬷嬷闻言,立即欢喜的接过话:“少夫人说的对,老奴这就去安排。”

        小叔子咽了咽口水,扯了了一下沈芝芝的袖子,小声问:“嫂子,灿儿喜欢卤鸭!”

        沈芝芝轻笑一声,怜惜的摸摸他的脑袋,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厨房有很多卤鸭,灿儿可以吃个够。”

        可怜的小叔子以前身体虚弱,很多膳食需要忌口,只对着美食干瞪眼,如今身体健康后,就敞开了肚皮吃,都成一个小吃货了。

        赵宇灿弯起眼睛,满足的翘起嘴角。

        “小心吃成小胖墩。”沈芝芝忍不住揪了一下他的脸蛋,打趣了一句。

        “灿儿有练武,不会变成小胖墩。”赵宇灿握着小拳头,瞪大眼睛,十分认真的说着。

        赵老夫人乐呵呵的看着孙媳妇和小孙子的互动。

        小孙子活泼了不少,真好!

        晌午时分,赵老夫人携带孙媳妇和小孙子以及一干下人顶着头上的烈日,撑着遮阳伞,站在大门口迎接大孙子归来。

        没多久,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传来,紧接着一队彪悍的人马出现在众人眼前,领头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眼神凛冽霸气。

        沈芝芝用手帕擦了一下脸上沁出的丝丝汗珠,再看高头大马上一身盔甲的英俊男子,眼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恭迎将军回归!”将军府的下人整齐的跪下,高声呼喊。

        “都起来吧!”领头的英俊男子挥手让人起来,利落下马,目不斜视的半跪在赵老夫人面前。

        “祖母,孙儿回来了!”

        赵老夫人激动的扶起长孙,配合长孙演了一场久别重逢的戏码后,拉过一旁装文静贤淑的沈芝芝,笑着介绍道。

        “昊儿,这是祖母为你选的媳妇,沈尚书家的二小姐沈芝芝。”

        终于进入正题了。

        沈芝芝忽然有些紧张,这可是她与便宜夫君第一次见面,得让对方留下好印象才行,于是她连忙眼含欢喜激动又带了点点炙热的爱意望着眼前的俊朗阳刚的男子。

        似乎周围的人都不存在,她眼中只有男子一人。

        这种纯粹的爱意让一干下人感动不已。

        就连赵老夫人也欣慰的点头,唯有小叔子赵宇灿不明所以的睁大眼睛。

        赵元昊眼神幽深的瞅着小妻子的表演,不可否认,在看到小妻子眼中的炙热感情时,心猛地漏跳了一拍,那一霎那,他心动了。

        但一想到小妻子对着铜镜演练表情的事,心里陡然升起自己就是一块红烧肉的感觉,那点旖旎心思顿时消失殆尽。

        对上英俊男子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沈芝芝不知为何有种被看透的感觉,心里忍不住有些心虚。

        心里默默对着自己说,这不是人,是一块自己最爱吃的红烧肉。

        千万不能露陷。

        做好心理建设的沈芝芝朝赵元昊盈盈福身,望向赵元昊的眼神饱含着炙热的感情:“芝芝见过夫君。”

        赵元昊嘴角微微勾起,眼底划过一抹异芒,强而有力的大手突然握住了沈芝芝的柔夷,轻轻的摩挲了一下,声音低沉暗哑中带了一丝笑意:“娘子不必多礼!”

        她这是被断袖夫君占便宜了吗?

        沈芝芝娇躯轻颤了一下,眼中满是惊愕和不敢置信,好不容易演练好的爱慕表情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