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34.第34章

34.第34章

        第二天,沈芝芝离开沈家回到威远将军府。

        赵老夫人对孙媳妇这么快回来感到很惊讶,询问一番后知道沈夫人的病已然大好,便没说什么。

        同时告诉她一个好消息,五天后,她的便宜夫君就要到京城了,让她高兴高兴。

        沈芝芝囧了,哪里高兴的起来,她心里陡然升起一股紧迫感。

        要不是赵老夫人提醒,她差点忘了,她对便宜夫君‘情深意重’,到时见到他的时候应该是什么表情才能展现自己的一番‘痴恋’呢?

        两辈子都不知什么是爱的沈芝芝傻眼了,不行,得对着铜镜排练一下才行。

        便宜夫君是个文武全才,战功赫赫,估计也是个擅于观察的,不像赵老夫人已经先入为主,认为她对便宜夫君情根深种,而且赵老夫人是个女人,她不可能表现出含情脉脉,情意绵绵的样子。

        但便宜夫君不一样,他是男的……在喜欢的人面前应该怎么表现,沈芝芝还真是不太会,万一在和赵老夫人一起用膳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暴露了……她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这么一想,她匆匆的告辞了赵老夫人,快速回安锦堂。

        赵老夫人瞅着孙媳妇那副急切的模样,笑的合不拢嘴,揶揄的瞅了一眼旁边装雕像的孙儿,对一旁的廖嬷嬷笑眯眯道。

        “玉兰啊,你看看,这孩子一听到昊儿快回来,就高兴成这个样子……”

        廖嬷嬷也是一脸笑意,意有所指的附和。。

        “老夫人说的对,就盼孙少爷不要辜负少夫人这番情意才好。”

        一旁易了容的赵元昊深吸了口气,眼角抽了一下,小妻子对她情深意重……真不知祖母和廖嬷嬷从哪里看出来的。

        还要他不要辜负了小妻子对他的一番‘深情厚谊’,赵元昊无语极了,眼神微微眯起。

        不过……他真的很好奇他那个小妻子在他以真面目回归的那天以何种面目和他相见。

        想想就期待。

        沈芝芝不知自己的举动被赵老夫人曲解成这个样子,更加想不到自己早已和便宜夫君见过面了。

        她一回到安锦堂就心急火燎的回到卧室,吩咐喜儿等人守在门口不要进来,门外的喜儿和奶娘母女俩面面相觑,唯有跟着沈芝芝回来的张嬷嬷老神在在,满怀欣慰的望着紧闭的房门。

        卧室的婀娜多姿的花鸟纹铜镜不算大,又是个桃形的,沈芝芝仔细端详这个制作精良,图纹华丽的铜镜,微微蹙眉,这古代的铜镜不够清晰,最重要是太小了,不够大,看不到全身。

        她怎么对着练习仪态表情?

        太纠结了。

        要不,让人买个全身铜镜,如果没有全身铜镜,可以定做一个,不需要多华丽的饰纹,简单就行。

        这么一想,略微兴奋的沈芝芝立即付诸行动,叫了门外的奶娘杨氏进来。

        全然没意识到不过是练习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人而已,用镜台上的铜镜就可以了,跟全身铜镜似乎没有多大干系。

        “奶娘,外面的铺子有能够看到全身的铜镜卖吗?”奶娘一进来,沈芝芝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杨氏凝神想了一会,摇摇头:“估计没有,这样大的铜镜很少见。”然后有些奇怪的望着小姐,“小姐,你房里不是有铜镜吗?难道坏了?”

        沈芝芝摆了摆手,“没有坏,奶娘,我想买个能够看到全身的铜镜练习一下礼仪。”

        奶娘杨氏一脸困惑:“练习礼仪的话,小姐可以找几个礼仪嬷嬷。”

        沈芝芝有点不要好意思的瞅了奶娘一眼,仔细斟酌了一番字眼,才开口解释:“奶娘,该学的礼仪我在沈家上女学的时候都学会了,我……我刚说的礼仪是另外一种,想在夫君回来之前给他一个惊喜……”

        “这事不好找府里的人去办,所以只好麻烦奶娘了。”

        杨氏恍然大悟,心里暗暗高兴,原来小姐是想怎么以最美的仪态俘获姑爷的心。

        “明白了,奶娘这就去外头铺子找找。”杨氏一脸笑容的应了下来。

        “如果实在买不到,就让人定做一个,不用那么华丽,简单就好,最好是方形状的,价钱高一些无所谓。”想了想,沈芝芝又补充了一句。

        杨氏点点头,高高兴兴的出去了。

        解决了铜镜的事,沈芝芝心头一松,移步到内室的红酸枝木镜台前对着铜镜坐下,铜镜上映照出一张妖媚美艳的脸蛋。

        跟个小妖精似得,要不是她的眼神够正,够清明,就会给人一种艳媚,不够正经,不安于室的感觉。

        唯一庆幸的她的双眼媚是媚,却不是水汪汪,看谁都含情脉脉的桃花眼。

        亏得赵老夫人对着她这张妖精脸还能对她这么好。

        想她上辈子的那张美丽清纯的脸蛋,再看看现在这张脸蛋,简直是两个极端。

        明明她上辈子救人无数的说……就算后面给师父报仇后少救了很多人,但她累积的功德应该不少了吧,老天爷怎么就让长成这样呢?

        “投胎真是技术活啊……”

        沈芝芝叹了口气,心塞极了。

        估计便宜夫君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将她打入狐媚子一流去了。

        有断袖之癖的男人,最厌恶的就是妖娆美艳的女子。

        这是她上辈子的经验之谈。

        为了以后的美好悠闲生活,必须不能让便宜夫君留下坏印象,大家和平共处最好。

        杨氏的动作很快被赵元昊知晓,他有些好奇的让人偷偷跟着,看杨氏到底在干嘛。

        他总觉得小妻子会给他很多惊喜。

        别看他在沈芝芝面前很放松的样子,没人知道背负着复仇重任的赵元昊心里压力有多大,正好他那个有趣的小妻子可以帮他解解压。

        “你是说杨氏去了多家卖铜镜的铺子询问全身铜镜的事?”赵元昊修长的手指轻敲案桌,微微眯眼,寻思着小妻子的意图。

        这全身铜镜很少有铺子会卖,毕竟需要的人少,有需要的都会自己定制。他记得小妻子的卧室镜台上有一面华丽雅致的花鸟纹铜镜,并不缺铜镜啊……

        “是的,杨氏似乎不在乎铜镜的样式,只要是全身铜镜就可,最后在一家王记铺子买到了一个方形的全身铜镜。”黑衣护卫据实报告。

        “好了,你下去吧。”赵元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便挥退了黑衣护卫,暗忖是不是该多观察观察他的小妻子?

        沈芝芝并不知自己被便宜夫君惦记上了。

        她正满意的看着奶娘买回来的方形全身铜镜,这全身铜镜镶嵌在一个漂亮的酸枝木雕刻的镂空架子上,下面还有一个雕刻了花纹的底座固定。

        “这铜镜在哪个铺子买的?太合我心意了。”沈芝芝眼里满是赞叹。

        奶娘笑着回道:“王记铺子,这家铺子是京城最大的铺子,这全身铜镜据那个掌柜的说是一位官夫人定做的,至于为何做好后又不要,就不知道了。”

        沈芝芝笑吟吟的摆手,有些跃跃欲试:“管它什么原因,现在这铜镜是我的了,奶娘你先出去。”

        “咳咳,小姐您打算自己一个人练习吗?”奶娘有些纠结的问道。

        沈芝芝理所当然的点头,必须一个人练习啊,让外人看到多不好啊。

        奶娘心塞极了,望着小姐坚决的眼神,只好无奈退了出去。

        和喜儿,张嬷嬷一起在门外头聊天,话题都是围绕沈芝芝买铜镜干嘛转。

        张嬷嬷心思一动,借口上茅房,暗中让人告知了大少爷,赵元昊很好奇小妻子买铜镜的意图,便派人暗中吩咐张嬷嬷引开喜儿和杨氏,他进去看看。

        室内的沈芝芝正独自一人高高兴兴的玩着变装游戏,软榻上放置了好几套绣裙,绣花鞋以及各式荷包。

        这才是沈芝芝要买全身铜镜的最终目的。

        “这齐腰襦裙不错……嗯,这马面裙也不错,还有这个褙子也很好看……”沈芝芝挑挑拣拣的换装,忙得不亦乐乎。

        偷偷溜进来看情况的赵元昊脸红心跳,深邃的眸子划过一丝跳动的小火苗,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他默默的将高大的身形隐藏在暗处。

        “啊……我竟然忘了正事。”沈芝芝惊呼一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吓了暗中偷窥的赵元昊一跳。

        沈芝芝抚摸着身上的妃红束腰蹙金海棠花鸾尾长裙,再看着铜镜里的妖娆美人,太媚,太撩人了,惋惜的叹了一声。

        “都怪这些束腰显身材的衣裳太好看了,平时又不能穿出去,只能在屋子里穿着过过瘾……”

        对,不能穿出去!

        暗中偷窥的赵元昊心有戚戚焉的猛点头。

        沈芝芝提起裙角端坐在镜台的铜镜前,自言自语:“眼神是最能显露感情的,可是这含情脉脉的眼神到底是怎么样的?”

        暗处的赵元昊竖起耳朵听着,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度,含情脉脉的眼神?

        沈芝芝对着镜子演练了好几种眼神,可是怎么看起来有些怪怪?

        “不对啊……”

        沈芝芝懊恼,这眼神怪怪,说好的含情脉脉呢?

        怎么那么妩媚,那么撩人……那么像勾人的眼神。

        赵元昊暗戳戳的偷窥小妻子对着铜镜摆出各种妩媚撩人的眼神,暗自闷笑不已,肩膀一耸一耸的。

        没想到小妻子还有这样一面,太好玩了。

        想到小妻子以后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瞅着他,心里就暗爽不已。

        现在对他没有感情没关系,反正小妻子逃不出他编织的情网。

        赵元昊就是这么自信。

        “算了,这含情脉脉的眼神太难学了……还是学一个简单的就好了。”沈芝芝心里有些烦躁,不得不放弃学习这个眼神。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眼神呢?”

        沈芝芝陷入了沉思之中,回想起自己上辈子看过的一些爱情电视剧里女演员们的眼神,可是这些要求太高了,需要专业的演技才行,她……哎,还是算了。

        “啊,我想到了……我只要将夫君当成最爱的红烧肉就可以了……嗯,现在试试着想红烧肉看看……”沈芝芝开心的弯起眼睛,她刚刚怎么没想到这个好办法呢,竟然傻不拉几的挑战高难度。

        明明有捷径可以走嘛。

        暗处偷听的赵元昊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在小妻子眼中竟然变成了一块红烧肉……红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