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32.第32-34章

32.第32-34章

        32章

        赵子城是在将军府门口等着的,他旁边停着两架马车,一架翠盖珠缨马车,一架黑漆齐头平顶马车。

        显然,翠盖珠缨马车是沈芝芝坐的,另外一架马车则是赵子城的。

        今天的赵子城和前些天的赵子城判若两天,今天的他一身玄色长袍,衣襟与袖口处都用极细致的银丝绣着暗纹团花,腰间系上一条镂空金缕腰带,边上挂着一枚羊脂白玉玉佩,就算长相平凡,依然卓尔不群。

        沈芝芝眯眼打量了一番,心里对赵子城的身份猜测又提高了一咪咪。

        一直到上马车,沈芝芝除了开头见到赵子城有些惊讶,说了几句话外,都没再正眼看他,赵子城浑身气势收敛,静默不语的等沈芝芝上了马车,才朝自己的马车走去。

        沈芝芝坐在马车里,黑眸深处却被一抹疑惑围绕。

        赵子城这个混账竟然变得如此静默沉稳,眼神依然深邃夺目,却没了之前的放肆和轻佻,真是太奇怪了。

        一路平稳前进,约莫半个时辰左右,行驶的马车终于停下。

        赵子城首先下了马车,然后来到沈芝芝的马车前,看着她在喜儿的搀扶下下马车。

        沈府守在门口等候的下人已经进去汇报了,沈芝芝和赵子城以及喜儿杨氏张嬷嬷等一干下人鱼贯入了沈府。

        大夫人病着,接待沈芝芝的是大嫂卢氏和沈无暇。

        今天的沈无暇显然是精心妆扮过的,一袭桃红色对襟夹袄外头罩着一件水绿的妆花缎绣翠鸟倚竹的褙子,下身搭着一件妃色的挑线裙子,亭亭玉立的站在那儿,娇俏而妩媚。

        “二妹!”沈无暇一见到沈芝芝的时候,就笑盈盈的迎了上去,亲热的挽着她的手,然后好奇的瞅了一眼平凡无奇却又带了一丝上位者气势的赵子城,柔声问道:“这位是……”

        “这是赵子城,赵公子。”沈芝芝挑眉瞅了一眼略施脂粉,五官精致俏丽的沈无暇。

        姓赵?

        沈无暇美眸闪了一下,就是不知是不是赵家人,看这通身的气派,应该不简单,可惜她前世被困在后宅,只知晓一些众所周知的朝廷大事还有一些丫鬟婆子搜集的后宅八卦。

        “原来是赵公子!”沈无暇松开挽着沈芝芝的手,巧笑情兮朝赵子城颔首。

        赵子城微微眯眼,看着笑容明媚的沈无暇,淡淡的点头:“沈小姐。”

        沈无暇俏脸上微微浮上一丝红晕,盈盈水眸瞅着他,矜持的开口:“不知赵公子来府上是……”

        赵子城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一道冷漠的弧度,这沈无暇果然是个目光短线又不安分的,这就将主意打到他身上了。

        就是脑子不好使,眼高手低,空有野心,却没有足够的能力和眼光。

        要不然也不会重生回来后嫉妒小妻子,甚至一意孤行嫁给命在旦夕的萧七郎,在萧七郎昏迷不醒后,暗中设计毁萧七郎的名声才和离。

        和离后,又不安分,还暗中搭上了前世最后的胜利者——四皇子,私下私相授受。

        这作死的能力,赵元昊在看到属下的调查资料后,自叹弗如。

        魏氏族人何其无辜,竟因她的一念之私灭族,据他所知,沈无暇的那个夫君魏永虽说懦弱无能,耳根子软,却从不曾亏待过她,她自己作死,无法生育,魏永宠妾室生子,很大一部分责任在于她。

        在赵元昊看来,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最适合沈无暇的人无疑是魏永,魏永这个男人好拿捏,家世又好,沈大夫人的眼光很好,精心为她选了这么个丈夫,可惜沈大夫人的一番苦心被沈无暇白白毁了。

        “我是陪夫人来的。”

        陪夫人?

        沈无暇眼神闪了一下,俏丽上的笑容淡了一些,“原来是这样啊。”

        然后就不理赵元昊了。

        这变脸的速度看得沈芝芝十分无语。

        卢氏的肚子微微隆起,被两个丫鬟小心的搀扶着和沈芝芝他们一起朝宁寿堂走去,后面跟着好几个婆子盯着,这一番做派不难看出沈家大房对长孙的重视。

        “大嫂!”刚刚沈芝芝听了一耳朵沈无暇和赵子城的对话,暗暗好笑,转眼朝卢氏打招呼。

        卢氏微笑着点头:“二妹今天过来,老夫人很高兴呢。”

        “嫂子说的是,祖母这些天一直念叨二妹呢,咱们这些人都快要失宠了……”沈无暇柔柔的插了一句话进来。

        “姐姐怎么会失宠?你可是祖母的心尖儿呢……大嫂你说是不是?”沈芝芝笑盈盈的回了一句,顺便捎带了卢氏。

        卢氏笑了笑,没有接话,因为身孕的缘故便和沈芝芝,沈无暇姐妹两人打声招呼,先行回去了。

        喜儿和杨氏也向两人告退,先行回沉香园收拾去了,毕竟沈芝芝要留在沈府好几天,张嬷嬷继续跟在沈芝芝身边。

        沈无暇目送大嫂卢氏离去后,皱了皱小鼻子,眉宇间染上了一丝忧愁和羡慕,幽幽的叹了一句:“哪里比得上芝芝你福气大!”

        “我现在最羡慕的就是芝芝你了。”

        沈芝芝暗忖,果然来了,什么福气大,她避开不谈,只是接了她下一句。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现在京里都传遍了,妹夫这次大难不死,大败西狄国大军,立下赫赫战功,这次回京怕是要升官了,以后姐姐都要仰望妹妹了。”

        沈无暇自从得知赵元昊活着后,就一直陷入了一个怪圈之中,心里有些怀疑赵元昊是不是夺了萧七郎的福气……不然怎么会活下来,明明不该活着的人却活了下来,该活的现在却半死不活,生不如死。

        沈无暇尽管是笑着打趣的话,但沈芝芝和卢氏都听出了她话里隐藏的酸意和嫉妒。

        “姐姐说的什么话,不过是各人有各人的缘法罢了,说不定姐姐才是有后福的。”沈芝芝随口说道。

        “哪里比得上妹妹……”沈无暇嘴上这样说,眼底却划过一丝得意。

        没人知道她现在已经搭上了现在最不显眼的四皇子,昨天她收到四皇子让人秘密送来的纸条,说等过些日子就会上门求娶她当侧妃。

        一旁看着两姐妹虚情假意的赵元昊嘴角抽了一下:“……”

        “听说母亲病了,不知大夫怎么说?”沈芝芝不想再和沈无暇说这个话题,转而问起了大夫人的病情。

        沈无暇闻言,俏脸掠过一丝笑意:“二妹有心了,母亲是累病的,只要静养一些日子就好。”

        沈芝芝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听姐姐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都怪大管事没说清楚,害得我白担心的半天……”

        怪不得沈无暇还有心思涂脂抹粉,精心打扮,原来如此。

        两姐妹你来我往的聊着家常,跟在后面的赵元昊暗暗后悔跟着小妻子过来了。

        小妻子的战斗力压根儿不需要他。

        他压根儿就是多余的。

        宁寿堂很快就到了,沈老夫人早已在大堂等候着呢。

        沈芝芝一行人进去后,就看到大堂里除了沈老夫人和几个丫鬟婆子外,没有其他人,不免有些奇怪。

        沈无暇娇声喊了一句:“祖母,我带二妹过来了,您先和二妹说说话,我先去看母亲。”

        沈老夫人笑着说了一句,很满意大孙女的识相,就让她快去。

        沈无暇和沈芝芝告辞,快步离开宁寿堂。

        “祖母!”沈芝芝走到沈老夫人面前微微行礼。

        “二丫头回来了,过来让祖母看看。”沈老夫人一脸微笑的看着沈芝芝,朝她招招手。

        沈芝芝上前,沈老夫人仔细瞅了瞅她,慈爱一笑,一语双关:“我就知道二丫头是个有福的。”然后转向一旁的赵元昊。

        “二丫头,这公子是哪位?怎么不给祖母介绍一下?”

        “祖母,这位是赵子城。”沈芝芝笑着介绍了一句,她对赵子城也不太了解,只能这么简单的介绍。

        “见过老夫人。”赵元昊朝沈老夫人微微颔首。

        就是这个颔首的动作,沈老夫人眼睛一亮,这通身的气派一看就不简单,“赵公子,不知令尊是?”

        “父亲早已过世。”赵元昊避重就轻,没有谈及他的家世。

        沈老夫人眼神闪了一下,对赵元昊更热情了,言语之间连番试探。

        被忽略的沈芝芝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戏,没想到赵子城这么厉害,回答如此滴水不漏,一点都没透露自己的家世。

        沈老夫人见赵小子这么狡猾,怎么也试探得不到半点有用的东西,忍不住暗中感慨,赵小子肯定不是池中之物,突然想起了和离的大孙女,心中一动,这赵子城不正是一个孙女婿人选吗?

        就是不知他娶亲没?

        “赵公子,不知娶亲否?”沈老夫人越看越满意,心中生了几分欢喜,忍不住问询了一句。

        赵元昊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淡定看戏的小妻子,眼底划过一丝笑意,淡淡点头:“家中已有妻室。”

        沈老夫人听到赵小子竟然娶亲了,心里一阵遗憾,可惜了。

        沈芝芝微微惊讶,没想到赵子城这个混账竟然有妻室,不会是说谎吧?还是他是个双?沈芝芝看向赵子城的眼神有些怪异。

        33章

        可能是有赵子城在的缘故,沈老夫人并没有和她说什么,都是些关心她的话语。

        沈芝芝明白,沈老夫人等着她,怕是另有目的,却碍于赵子城在场,没有提起,不过……她要在沈府待上几天,终究是避免不了。

        便宜夫君还活着,她又手握将军府的管家大权,沈老夫人怕是要改变计划了,只是这个计划需要她配合,没有她的配合,都是一纸空谈。

        随意的聊了些家常后,沈老夫人终于放人了。

        沈芝芝和赵子城出了宁寿堂,看到了守在外头的张嬷嬷,转头看向和她并肩前行的赵子城:“赵公子什么时候回去?”

        赵子城嘴角微勾,眼底划过一丝笑意:“老夫人说了,夫人在沈家待多久,我就待多久。”

        他可不放心小妻子待在沈家,那个沈无暇可不是好相与的,万一小妻子一不小心被算计了……他可会心疼的。

        沈芝芝知道赵老夫人担心她,怕她在沈家受委屈,淡淡瞥了一眼赵子城:“随你。”

        赵子城嘴角翘了一下。

        沈府的下人在沈芝芝和赵子城离开后,暗地里窃窃私语,没想到二小姐竟然这么大胆的和一名陌生男子并行……

        大夫人住的地方是正院。

        沈芝芝看望过祖母后,就去了正院。

        赵子城身为男子,没有跟过去,被沈芝芝吩咐沈家的下人带着去了招待贵客的厢房。

        不过赵子城想先去看看小妻子住的沉香园。

        那个带路的下人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直接带着他去了沉香园。

        一到沉香园,赵子城兴致盎然的看着这个小妻子未出阁前住的地方。

        岳父大人果然疼爱他的小妻子,就算出嫁了,还为她保留着这精致的院子。

        在赵子城参观小妻子住的院子时,沈芝芝见到了卧病在床的大夫人,却不见之前说前来看望大夫人的沈无暇。

        暗暗奇怪。

        此时的大夫人正闭目养神,一个丫头正小心翼翼的给大夫人捶腿,另一个丫头整个大夫人按摩肩膀。

        沈芝芝见到这一幕,嘴角抽了一下,仔细观察了一下大夫人的气色,发现大夫人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还真看不出哪里虚弱了,心里不禁哂笑,为了让她回沈家,大夫人和老夫人还真下了一番功夫。

        一个婆子在大夫人耳边轻声道:“夫人,二小姐到了。”

        大夫人好半天才睁开眼睛,盯了沈芝芝一会儿,慢慢露出一个笑容:“二丫头来了。”

        干站着半晌的沈芝芝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见大夫人终于睁开眼,便上前,恭敬的开口关心:“女儿见过母亲,母亲的身体可好些了吗?”

        大夫人眼神闪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的婆子,微笑着说了一句,“好多了,二丫头有心了,时候不早了,也到用膳的时辰,二丫头就在这里陪我用膳吧。”

        沈芝芝点点头,然后当着一屋子丫头婆子的面上前扶大夫人前去堂屋次间。

        次间,丫鬟婆子正忙碌的上菜,沈芝芝微微扯了扯嘴角。

        大夫人笑着坐下酸枝木八仙桌的主座上,道:“准备开饭吧。”

        话音刚落,一个绿衣丫头手中拎了个小小的黄铜水壶走了上来,就着旁边放置的铜盆熟练的倒了小半盆的热水,另一个绿衣丫头低眉顺眼的为大夫人挽起了袖子。

        沈芝芝冷眼看着大夫人优雅的净手,刚刚搀扶大夫人的时候,她就悄悄把了脉,这大夫人身体好着呢,什么事儿都没有。

        果然是为了将她诳回来而装病,顺便还狠狠折腾了一番四妹。

        而她却不得不回来。

        “母亲,父亲大哥嫂子他们不一起用膳吗?”沈芝芝见菜肴都上完了,丫鬟婆子退了一大半出去,而父亲和大哥他们却不见踪影,忍不住有些奇怪。

        大夫人洗手的动作一顿,叹了一句:“你父亲和大哥他们最近公务繁忙,午膳一般不回来吃,至于你嫂子,她的身子重,我让她在院子里开火。”

        “姐姐呢?”

        “你姐姐去处理一些事情了。”大夫人顿了顿,才道。

        沈芝芝问过后,暗忖,原来是有预谋的,便不甚在意的点点头,待大夫人坐下后,很有眼色的站在一旁服侍她用膳,这些事她未出嫁前就经常做,恢复前世记忆后就没做过,现在又重温了一遍。

        “二丫头,你也坐下一起吃吧,咱们母女一起吃。”看着沈芝芝熟练的给她夹菜,大夫人满意的点头,笑着开口。

        沈芝芝没有拒绝,谁乐意在一旁站着服侍别人用膳,大夫人开口了,她便欣然坐在大夫人对面,一个绿衣丫鬟很有眼色的上前服侍。

        和和乐乐的用过午膳,沈芝芝扶着大夫人回到屋子,心里有些奇怪大夫人的做法。

        大夫人将屋子内的丫鬟婆子打发了出去,整个内室就剩下大夫人和沈芝芝两人。

        沈芝芝暗忖,原来在这等着呢,心里暗暗警惕着,就怕大夫人脑抽了算计她。

        “二丫头,现在威远将军府是你在管家吧?”大夫人抿了口茶,随意的问了一句。

        “是的,母亲。”沈芝芝谨慎的点头。

        “管家很累吧,都是我的疏忽,要是让你早点学管家之事就好了。”大夫人一脸愧疚。

        沈芝芝一听大夫人的话题似乎围绕管家的事,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看来她在大夫人眼中还是有利用价值的,这样一来,应该不会脑抽的算计她,毁她的名声,便笑着回答:“女儿不累,将军府人口简单,有老夫人的心腹嬷嬷在一旁帮衬,管理起来很容易。”

        “你这孩子就是太实诚了,这管家啊,必须得是自己的心腹才好,况且……”大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又些欲言又止的瞅着她。

        沈芝芝暗暗冷笑,终于来了,果然还是不死心呢。

        她就不明白了,老夫人和大夫人怎么这么爱插手人家将军府的家务事。

        “母亲,有话直说吧。”沈芝芝做倾听状。

        大夫人犹豫了下后,叹了口气道:“你别怪母亲说话难听,你虽有赵老夫人帮衬,但赵将军大难不死,以后的变数多了,你又是赵老夫人选的孙媳妇人选,还不知他对你是个什么想法,这成了亲的女人啊,最重要的两个倚仗,一个是丈夫的宠爱,另一个就是管家权了。”

        “如今赵老夫人将管家权给了你,你就必须牢牢抓住,将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

        “丈夫的宠爱都不及管家权,宠爱随时都会失去,自己的手中的权利才是最重要的。”

        “想要保持自己手中的权利,就必须有一个强大的娘家做依靠。”

        好一番推心置腹的话。

        铺垫了这么多,最后的一句话才点出自己的目的。

        沈芝芝暗嗤一声,要是真的关心她,就该让她早点筹谋,为将军府诞下下一代男丁,这子嗣才是一个女人的底气,管家的权利再好也抵不过子嗣。

        特别是对于子嗣单薄的威远将军府来说,子嗣尤为重要,她不信大夫人看不出这一点。

        却偏偏不提点她,反而话里话外让她紧紧的抓住管家权,果然居心不良。

        “母亲想要我做什么?”沈芝芝神色淡定的切入重点。

        大夫人看了一眼沈芝芝这个死丫头的脸色,暗暗奇怪,没想到这个死丫头这么沉得住气。

        “你大哥走的是武将的路子,等赵将军归来,你多在他面前提提你大哥就可以了。”

        说来说去都是为了沈子恒。

        沈老夫人和大夫人自从得知二女婿活着的消息后,就开始改变了计划,(孙子)儿子的前途才是最重要的。

        丈夫是清流,不结党营私,也不走关系帮衬儿子,对儿子的前途一点帮助都没有。

        对于这点,大夫人最为怨念。

        所以她不得不为自己的两个儿子谋划。

        原本她打算指望无暇的,谁知无暇这丫头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硬要嫁到萧家,现在又和离了,就算最后将所有的责任推到快要死的萧七郎身上,但名声终究有些受损,再嫁也高嫁不到哪里去,怕是指望不上了。

        只能指望沈芝芝这个庶女了。

        原本以为将这个庶女嫁给一个‘死人’,毁了她的幸福。

        谁知这个死丫头运气这么好,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赵元昊将军竟然没死。

        沈芝芝沉吟了会,点了点头应下了:“可以,等夫君归来,我会找时机和他说的,不过夫君会不会提携大哥我就不知道了。”

        不就是随口递个话嘛,容易得很。

        大夫人见她答应了,对沈芝芝更加热情了,其中还提出了给她几个嬷嬷帮忙管家的建议,但都被沈芝芝拒绝了。

        大夫人心里微微有些恼怒,不过现在她有求于沈芝芝,只能将心里的不满压下。

        以后有死丫头求她的时候。

        沈芝芝不知她的心里活动,见大夫人眉宇间的倦意,很善解人意的告退。

        带着张嬷嬷,离开正院,沈芝芝嘴角微微勾起,原先还以为会被大夫人折腾呢,没想到人家能屈能伸,图谋更大。

        怪不得今天迎接她的时候,大嫂卢氏会挺着肚子出现。

        一想到大哥沈子恒那张冷漠的俊脸,沈芝芝眯了眯眼。

        34章

        回到沉香园,沈芝芝让一路跟着自己的张嬷嬷下去用饭,才进了屋子,谁知却意外的见到了原本该待在厢房的赵子城,还有他旁边脸色不太好看的喜儿和奶娘母女俩。

        “你怎么在这里?”

        赵子城微微挑眉:“我在等夫人回来。”仔细观察了一眼小妻子的神情,应该没有受委屈,心里稍微放下了悬着的心。

        “有事?”沈芝芝皱眉。

        喜儿和杨氏上前,见小姐脸色如常,心里放下心来,看来大夫人没有刁难小姐,就算刁难了,也应该被小姐化解了。

        “看到夫人平安回来,我就放心了。”赵子城说完,深深的瞅了她一眼,起身离开。

        沈芝芝微微讶然:“……”这个赵子城是在关心她?

        “小姐,大夫人没刁难您吧?”杨氏连忙上前关心的问道。

        沈芝芝微微一笑,“奶娘,我好着呢,母亲并没有刁难我,相反,我还有求于我。”

        奶娘心一动,会意一笑:“是因为大少爷的事?”

        沈芝芝点头:“没错。”

        喜儿听得有些心急:“小姐,您不会答应帮忙了吧?”

        “不过是在夫君面前提一下大哥罢了,我干嘛不答应。”沈芝芝玩味一笑。

        杨氏也笑了,小姐心里有数就好。

        “对了,我刚刚探到了一个消息,关于二少爷婚事的,听说大夫人颇为中意苏家的姑娘。”

        “苏家的姑娘?哪个苏家?”沈芝芝一愣。

        杨氏哼了一声:“还有哪个苏家,轻车都尉家,大夫人中意的苏家姑娘是苏家嫡女,她有个哥哥是咱们姑爷手下的苏景辉副将。”

        “原来是那个苏家啊……”沈芝芝轻笑一声,廖嬷嬷跟她说过那家的嫡女叫苏妙言,曾跟赵老夫人说过心慕她那个便宜夫君,愿意与便宜夫君冥婚。

        但最后赵老夫人选择了她。

        沈芝芝听到这个事儿的时候,还暗呼好险,谁知好日子没过多久,便宜夫君就‘死而复生’了。

        真是太坑了。

        “小姐知道?”喜儿好奇的问了一句。

        沈芝芝回过神来,笑了笑:“要是大夫人真的相中的那个苏家的嫡女,怕是要失望了,人家的心思在夫君身上呢。”

        “什么?”杨氏和喜儿大吃一惊,随即浮现出一丝担忧。

        苏副将是姑爷的心腹,他的妹妹必定跟姑爷熟悉,万一姑爷喜欢那个苏副将的妹妹……

        沈芝芝不用看就知道奶娘她们又在脑补了,失笑的给她们一个定心丸:“奶娘,喜儿,你们放心,夫君不会喜欢那个苏家姑娘的。”

        她的便宜夫君是个断袖,要是喜欢那个苏妙言的话,早就将她纳入房里了。

        一个丫鬟挑帘进来传话。

        “二小姐,三小姐来访。”

        沈无忧来了?

        沈芝芝点点头,忙让她进来,沈无忧是二房的嫡出小姐,如今大房和二房各住东西两府,两家看似分了家,其实经常串门。

        沈无忧一进来就委屈巴拉的掉眼泪,吓了沈芝芝一跳,手忙脚乱的给她递手帕擦眼泪。

        “无忧,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沈无忧接过手帕,擦了下眼泪,眼眶红红的开口:“芝芝,我退亲了。”

        “怎么突然退亲了?”沈芝芝知道沈无忧有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而且那个未婚夫还是二夫人的远房侄子纪荣。

        “纪荣哥他……他喜欢上了一个清倌,为她赎身后带到府里死活闹着要和我退亲,要娶那个清倌为正妻,听说那个清倌有了纪荣哥的孩子……”

        沈无忧抽抽噎噎的说着,越说越伤心,她今年十五了,只比芝芝小几个月,母亲都给她准备好嫁妆,只等两家交换庚帖,订下吉日就成亲,谁知却出了变故。

        里子面子都丢大发了。

        一旁的喜儿和奶娘杨氏一阵惊愕,她们都见过纪荣公子,这个纪荣公子看起来彬彬有礼,对三小姐又好,怎么突然就迷恋上一个清倌了呢?

        沈芝芝皱眉,没想到那个无忧嘴里的翩翩佳公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二婶怎么说?”

        “娘很生气,直接带着爹上门提前将亲事退了。”沈无忧咬唇道。

        果然是二婶的作风,沈芝芝默默的暗赞一声,就是要这样,如果只是玩玩到无妨,偏偏纪荣作死的要娶那个所谓的清倌。

        这样的男人嫁不得。

        沈芝芝拍了拍沈无忧的手:“无忧,要我说,这亲事退的好,反正错不在你,你想啊,你纪荣哥今天能为一个楼里的清倌退亲,改天再出现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是不是又会闹着要休妻?”

        “二婶做的很对,这样容易被感情和女人左右的男人不能嫁。”

        “还有,你真的喜欢到非你纪荣哥不嫁吗?”

        沈无忧一愣,芝芝说的好有道理,她从小到大唯一的信念就是嫁给纪荣哥,现在退亲了,感觉天都塌了,伤心是有,但更多的是面子和自尊心受创了。

        她没想到自己堂堂官家贵女竟然会输给一个楼的清倌。

        沈芝芝见沈无忧一脸变幻不定的神色,暗暗松了口气,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这都什么破事啊……

        她怎么感觉沈家女子的亲事有些不正常?

        大姐沈无暇作死的要嫁一个将死之人,嫁过后又后悔和离;而她呢,不得已选择了冥婚,不过她的运气比较好,便宜夫君竟然活着;再来就是沈无忧,未婚夫竟然做出那等令人不齿的事儿,被二婶火速退了亲;剩下没有定亲的四妹,不会再出什么么蛾子吧?

        越想越觉得诡异。

        丝毫不知这一切都是沈无暇上辈子做的孽,导致了沈家往后几代的女子亲事总是婚前多波折,但婚后幸福的却不少。

        “好了,既然想通了,早点回去吧,别让二婶担心。”

        沈无忧有些难以启齿的开口:“可是……可是娘帮我退亲后,又快速的帮我订下了另一门亲事。”

        沈芝芝嘴角抽了一下,二婶这性子也太过急躁了吧。

        “不知是哪家的公子?”

        沈无忧难为情的低下头,小声道:“是魏国公家的嫡次子魏永。”

        喜儿和杨氏震惊了,竟然是魏国公家的……纪家拍马都及不上的人家。

        “什么时候订下的?”沈芝芝怔住了,要是沈无忧和魏国公家的嫡次子定亲,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就在今天,已经交换庚帖了。”沈无忧声音更小了。

        沈芝芝:“……”

        沈家和魏国公家压根儿不是一个档次的好不?

        魏国公府虽然没落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嫡次子的正妻之位,也有很多人家抢着要。

        沈无忧的父亲,也就是沈芝芝的二叔,只是一个从四品的官职,还是一个闲职……沈无忧能够攀上这门亲事绝对不容易。

        怪不得二婶会火速的定下来。

        就是不知那个魏永人品如何了。

        以二婶的眼光,这个魏永在人品方面应该没问题,就是不知沈家怎么攀上魏国公家的。

        沈芝芝安慰了沈无忧一番后,才颇为头疼的送走了她。

        “喜儿,奶娘,咱们就在沈府住一晚,明天回去。”

        “这么快?”杨氏惊讶极了。

        “嗯,母亲没有生病,只是累倒而已,如今好多了。”

        “原来如此,需要通知赵公子一声吗?”杨氏点点头,问了一句。

        沈芝芝挥了挥手:“去吧,说一声也好,我先休息一会。”

        大夫人说了,今晚上有一场家宴,她必须养好精神才行。

        在沈芝芝休息的时候,沈无忧和魏国公家嫡次子的亲事火速传开了。

        沈家招待贵人的厢房里,赵元昊无意中从小厮的口中得知了沈无忧退亲后和魏国公家的魏永定亲的事,震惊极了。

        魏永……不就是沈无暇上辈子的丈夫吗?

        他记得上辈子沈无忧是嫁给纪家嫡子纪荣的,也没出现什么清倌的破事,但没人知道这个纪荣有好几个外室,表面上看来,纪荣的后院除了几个通房外没其他女人,沈无忧在纪家过的还不错。

        赵元昊不相信这里头没有沈无暇的影子,真是不知她到底想干什么,这女人的脑子他看不懂。

        只要不将手伸到他头上,他也懒得理会。

        幸好她的小妻子只在沈家待一晚,至于今晚的家宴……被赵元昊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