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27.第27章

27.第27章

        日暮时分,整个安锦堂的走廊处挂着的灯笼,十分安静,只有零星几个下人在岗位上守着。

        赵元昊很容易的避开下人,跟在那道妙曼的身影后面。

        沈芝芝不是练武之人,不过是为了医术才修炼心经,就算练出了气感,也一点都没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

        来到后院的一间比较特别的屋子前,沈芝芝推开屋门,提着小篮子进去了。

        跟在后面的赵元昊看到后院多出来的没有窗户的屋子时,不知为何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看到小妻子进去后,忍不住有些胡思乱想,快步跟了过去。

        沈芝芝一进入小灵堂就关上门,走到灵牌前的小蒲团坐下,将手中的小篮子放在跟前,然后盘腿闭眼抓紧时间修炼。

        小灵堂一片亮堂,仿如白昼。

        赵元昊悄悄的推开门闪了进去,漆黑的双眸看到了拿到妙曼的身影背对着他坐在蒲团上,耳聪目明的他甚至听到了小妻子浅浅的呼吸声。

        原来是静修。

        赵元昊俊眉一挑,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度,目光自小妻子身上移开,打量这个小屋子,等他看到正中间案台上供着的那个灵牌上刻着的名字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竟然是他的牌位……

        再仔细看了一眼两边点燃的蜡烛,赵元昊哪里还不明白这是长明灯……他的小妻子竟然在安锦堂为他设小灵堂,点长明灯……

        赵元昊面无表情的俊脸顿时裂了。

        不一会,赵元昊平静了下来,忍不住想起了上辈子心怀不轨给他戴绿帽子的苏妙言,再和小妻子一对比,复杂与感动交织一起,心里禁不住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情绪。

        他的小妻子果然如祖母说的那样对他情深意重。

        赵元昊翘了翘嘴角,眼底划过一丝满意。

        感谢狠毒的沈大小姐,要不是她疯狂的献祭差点让他魂飞魄散,他也不会重生回来;要不是她从中作妖,他也不会娶到他颇有好感的沈芝芝。

        但一想到自己才得到不久的消息,小妻子上辈子的丈夫——萧七郎如今昏迷不醒,靠着大觉寺的高僧保住了最后一口气时,心里又变得有些五味杂陈。

        赵元昊在那里胡思乱想,毫无所觉灵堂里多了一个人的沈芝芝将今天的修炼功课完成后,肚子饿的咕咕作响,连忙将小篮子的水果拿出来啃。

        咔嚓,咔嚓的声音将赵元昊乱飞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瞠目结舌的瞅着前面背对着他,面向他的灵牌啃水果的小妻子。

        这是什么情况?

        沈芝芝啃着水果,一想到明天就要拆掉自己的修炼之地,就悲从中来,不由得对着灵牌倾诉一番。

        “少将军,我是很高兴你还活着,可是你这一回来,我的修炼之地就要没了,我好不容易离开沈家,弄了这么一个安静的清修之地,谁知明天就要拆了……”

        背后灵赵元昊嘴角抽了一下:“……”

        这里不是‘他’的灵堂吗?怎么他的小妻子说是修炼之地?

        他似乎发现了小妻子另外一面。

        赵元昊耳朵竖了起来……继续听他小妻子的话。

        “沈无暇知道你还活着,估计气坏了,叫她设计我!”沈芝芝哼了一声,咔嚓一声,狠狠的咬了一口水果。

        “不过沈无暇够狠,眼见萧七郎活不成了,竟然设计装病和离挽回一点名声这么一出大戏,啧啧,可怜的萧七郎,摊上了沈无暇这个表里不一,心机深沉的女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沈芝芝惋惜的叹了一声。

        “……”

        背后灵赵元昊心有戚戚焉的点头,可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嘛,明明可以幸福一生,福寿绵延,儿孙满堂,却因为沈无暇的重生毁了。

        ……据他今天下午探查到的消息,小妻子话里的沈大小姐已经和离回到沈家了,可怜的萧七郎还背负了克妻的名声。

        这沈无暇真是狠毒!

        不过……萧七郎怎么说也是小妻子上辈子的丈夫,这么幸灾乐祸真的好吗?但是……心里好爽!

        赵元昊嘴角又翘了一下。

        “少将军,幸好你有隐疾,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女人,不然等你活着归来……咔嚓……”说着沈芝芝又咬了一口水果。

        这一声咔嚓,脑补过多的背后灵赵元昊忍不住夹了一下腿,直冒冷汗,他的小妻子好凶残!

        不过……他喜欢!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隐疾——赵元昊的俊脸微微一暗,双眸紧锁着背对着他的小妻子,或许,可能她会是个例外。

        沈芝芝今天只修炼了一会,肚子只是小饿,只吃了三个水果和两块点心就饱了,便没再吃,而是将小篮子里生剩下的水果和点心放在灵牌前的供桌上,对着灵牌轻叹一声:“这是我最后的心意了,不过你活着也是好的,灿儿以后不会被人欺了去。”

        “或许我该准备好退路才行……万一少将军的隐疾治好了,纳了妾室,我也好离开。”

        赵元昊呼吸一窒,眼神微微眯起,一道危险的光芒闪过,没想到小妻子竟然想着离开他。

        说好的情深意重呢?

        被狗吃了吗?

        他悄然退出了小灵堂隐身在暗处,现在不是碰面的时候。

        等沈芝芝离开后,赵元昊又悄悄的进了小灵堂,这回是直接站在自己的灵牌前,半晌后,直接拿起案桌上的供品吃了起来。

        反正是给自己的供品,不吃白不吃。

        吃完供品,赵元昊瞅着自己的牌位,突然觉得他的小妻子很有趣,嘴角勾起一抹狐狸般的笑容,喃喃低语:“想离开?晚了!”

        然后离开小灵堂,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与此同时,和离回到沈府的沈无暇正凭窗望着外头高高悬起的月亮走神,这才回到沈家没两天,沈无暇的脸色就恢复了白皙红润的模样,被沈府下人传出后,更加坐实了萧七郎克妻的传言。

        此时的沈无暇咬紧下唇,双手握成的拳越攥越紧,直至指甲嵌入了手心肉都没感受到分毫疼痛。

        为何重来一次,赵元昊竟然没死了,还活了下来,而她抢回来的前夫君却快要死了,一切都和前世不一样了……

        她千方百计算计沈芝芝,没想到,千丝万念盼来的竟是这种结果!

        她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赵元昊怎么可能活着,他死了,早死了……明明萧七郎才是该活下来的人!

        这简直太荒谬、太滑稽了!肯定不是真的!怎么可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