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23.第23章

23.第23章

        沈无暇闻言,听话的将手中的湿毛巾搁在矮架上,只是微微颤抖着的纤纤玉手泄露了她内心的忐忑和不安。

        萧母见状,暗暗叹了口气,无暇是个好媳妇,他们萧家不能耽误她。

        “无暇,是萧家对不起你,我们会做主让你和七郎和离!”

        “娘,是不是七郎他……如果真是这样,我不会和离,七郎是我夫君,我不能在他昏迷不醒的时候丢下他……”沈无暇咬唇,眼眶泛红,迅速浮上一层泪光,可能是生怕萧母发现,忙不迭的低下头。

        其实此时的沈无暇恨不得立即点头答应萧母,可是她一旦答应,就算萧家声明一切都是萧家的责任,可是外面的人却不这样想,她的名声只会更加不堪。

        因此她绝对不能这样答应萧母。

        反正现在是萧家对不起她,就得按照她的剧本来。

        至于萧七郎的名声,呵呵,不过是个快要死的人,就这么点利用价值,她当是废物利用,成全她的名声好了。

        “大师和太医都说了七郎醒来的机会很渺茫,你还年轻,还没圆房,你是个好孩子,趁着七郎还……你……你就和七郎和离吧。”萧母艰涩的说着,说着说着声音微微有些更咽。

        “娘,您说机会很渺茫,不是还有一丝机会吗?我愿意等!”沈无暇双眸闪着泪光,一脸坚决。

        “好孩子,好孩子,真是难为你了,我们已经决定将七郎送到大觉寺聆听佛音,能不能醒来就看七郎的造化了。”

        沈无暇闻言微微一怔,心思飞快的转动,暗忖难不成萧七郎真的还有救?

        那她是不是再等等……

        “娘,是不是七郎聆听佛音后就可能会醒来……”沈无暇一脸惊喜加期待的瞅着萧母。

        萧母脸色顿时黯然下来,叹道:“无暇,你是七郎的妻子,我也不瞒你了,大觉寺有一种药物能够维持七郎身体现状,不让它衰败虚弱下去。”

        “我先回去了,你再考虑一下,真的选择和离,我们萧家也不会有怨言。”说完,萧母又看了一下昏迷的儿子,轻抹了一下眼泪,离开的脚步有些凌乱。

        沈无暇暗忖原来如此,身体活着,人却醒不来,不过是个活死人罢了!

        说不好听点还活着,说句不好听的,还不如死了算了!

        如今屋里没人了,外头的门也关上了,沈无暇看着床上昏迷的萧七郎,伸出纤纤素手抚摸着萧七郎清癯却英俊的五官,嗤笑一声。

        “萧七郎啊萧七郎,你都没活路了,废物利用就是你最后的价值了!”

        一直昏迷着的萧然听着母亲和沈无暇的对话,恨不得撕了这个虚伪做作的女人。

        如果沈无暇现在直接答应母亲,和他和离,他不会怪她,甚至沈无暇表示不想被他拖累,要和离,他爹娘肯定不会有任何怨言,甚至还会同意和离,返还沈无暇的嫁妆。

        偏偏她当了□□还想立贞节牌坊,竟然为了自己的名声将一切的推到他身上,这样一来一切都是萧家的错,不仅如此,还能彰显她沈无暇情深意重,一向温润平和的萧然怒了。

        可惜他再怎么挣扎都醒不来,无法阻止这一切发展。

        …………

        萧家的一切沈芝芝一无所知,也不知她那位嫡姐暗地里的算计,她现在正头晕目眩的看着赵老夫人让廖嬷嬷带人送来的三个大箱子。

        “廖嬷嬷,这些都是账本?”

        廖嬷嬷笑眯眯的瞅着夫人,点头:“是啊,老夫人说了,以后将军府就由夫人打理了!”

        沈芝芝嘴角抽了一下,她日子过的正轻松呢,谁愿意这么早就累死累活的管家啊……

        “廖嬷嬷,我才嫁过来就管家,不太好吧?”

        “而且,我没学过管家……”所以这些账本你就收回去吧。

        廖嬷嬷早有准备,依然笑眯眯的回答:“少夫人放心,老夫人说了,老奴和张嬷嬷会在一旁辅助您管家,等您上手后,就全交到您手中。”

        沈芝芝头更晕了:“……我能拒绝吗?”她真的不想管家好不好,万一让沈家的人知晓了,还不知会出什么么蛾子呢。

        一想到沈家的那位精明世故的老太太,沈芝芝就心烦。

        “不能!”廖嬷嬷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哎呀,人家出嫁女,哪个不是千方百计想要拿到管家权,只有少夫人才避之唯恐不及。

        谁让少夫人每天一日三餐都待在小灵堂里,老夫人看了心塞啊,明明少将军还活得好好的,却天天被少夫人祭拜……

        只好给她找点事儿做了。

        反正少夫人以后都是要管家的,提前一些也没什么。

        见事情没有回转的余地,沈芝芝苦哈哈的上阵了。

        咳咳,上辈子的沈芝芝压根儿没上过学,她所学的一切都是跟着师父学的,而且都是和医术有关,管家这么深奥的课程她压根儿不会啊。

        这辈子更不用说了,嫡母不可能教导她学习管家,就连琴棋书画这些大家闺秀必学的技艺也是因为沈府请了女先生才有机会学习,至于女红则是天启王朝女子必须会的技艺,沈府有自己的绣庄和绣娘,学习女红很容易。

        当然,没有恢复前世记忆的沈芝芝在奶娘的苦口婆心下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水平。

        没看她现在连自己嫁妆铺子都交给钱福来经营吗?

        如今却要管家,沈芝芝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她最怕这些繁琐的事了。

        原本以为嫁到将军府可以随心所欲的过日子。

        哎,没想到要过好日子的前提是需要打理好将军府,没有后顾之忧才能好好的享受生活。

        廖嬷嬷瞅着少夫人那样苦兮兮的美艳脸蛋,暗暗好笑,她打开了箱子,里面整整齐齐码着许多账本,脊页上标注着年份。

        “少夫人,这些都是府里的账本,您先看看,有什么不懂的,等下老奴给您讲解一下。”

        沈芝芝拿出一本账本翻开,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繁体字,顿觉头晕脑胀。

        古代的账册看的真吃力,怪不得才半年的账册就好几大箱子。

        看来她不得不将现代那套阿拉伯数字和表格记账的方式搬来了,不然她岂不是要累死。

        改革,绝对要改革!

        沈芝芝面无表情的翻看账本,内心却已经翻江倒海。

        “廖嬷嬷,这些账册都是这么记录的吗?”合上账本,沈芝芝叹道。

        廖嬷嬷点点头,以为少夫人没见过账册,连忙道:“账册都是这样的记的。”突然,她一拍脑袋,“哎呀,老奴忘了少夫人还不会珠算,少夫人先看看这些账本,老奴给您找个会珠算的账房先生教您。”

        沈芝芝:“……”

        最坑爹的是,还要学习珠算……她心算还可以,珠算就不会了。

        罢了,入乡随俗好了,账本改革就好了,借口还是很好找的,偷懒嘛,其他的还是不要改变太多,枪打出头鸟,这种出风头的事儿不适合她。

        多学习一种技能也好,打算盘拨珠子算账什么的,也是一个不错的消遣。

        沈芝芝这么一想,也就不排斥了。

        嗯,顺便将可爱小叔子揪来一起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