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21.第21章

21.第21章

        赵老夫人从黑衣人手中接过信件,一脸震惊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迹,颤抖着双手撕开封口,拿出信纸看了起来,看完后,喜极而泣,她激动的抓住廖嬷嬷的手:“玉兰,昊儿没死,他还活着……他真的还活着……”

        廖嬷嬷得知孙少爷还活着,和赵老夫人一样惊喜又激动,恨不得将这个大好消息散布出去。

        赵老夫人高兴过后,却有些疑惑,“玉兰,昊儿在信里说要提防苏妙言那个小姑娘,还说不能让她插手将军府的事务。”

        “我们将军府的事务哪里轮得到苏妙言那个丫头插手?”

        廖嬷嬷赞同的点头,脑中灵光一闪,有些迟疑的看着赵老夫人:“老夫人,您说是不是大少爷误会了?”

        “误会?”赵老夫人皱眉,“误会什么了?”

        “老夫人,您还记得苏妙言那个丫头曾经来过府里说要嫁给大少爷的事了吗?会不会大少爷误以为您选择了她当孙媳妇……”廖嬷嬷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赵老夫人恍然大悟,随即冷笑一声,眼里满是冷意:“我记得苏妙言那个丫头有个哥哥叫苏景辉,是昊儿手下的副将,说不得就是他弄出来的破事。”

        “怪不得昊儿要我提防那个丫头,幸好沈芝芝这丫头及时出现,要不然还真是得选择她了,苏家打的好算盘!”

        “就是,苏家真是狼子野心。”廖嬷嬷对苏家也没啥好印象,这苏家说白了就是赵家提携上来的,竟然敢反过来算计主人,真是白眼狼。

        讨伐了一遍苏家后,赵老夫人小心的收好信件,看了看天色,问了一句:“芝芝和灿儿也快回来了吧?”

        廖嬷嬷点点头,随即小心的问询。

        “孙少爷还活着的消息要告诉少夫人吗?”

        屋内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赵老夫人纠结了。

        长孙还活着,还娶了一门新媳妇,她高兴之余又有些心塞。

        一想到长孙的毛病……赵老夫人觉得自己抱孙子的心愿依然遥遥无期。

        况且长孙还在信里交代先不要将他活着的消息说出去。

        “……还是先瞒着吧。”赵老夫人半晌才下了决定,“等昊儿回来给她一个惊喜!”

        廖嬷嬷:“……”是惊吓吧?

        “玉兰,拿笔墨纸砚来,我要给昊儿写封回信。”

        赵老夫人写好信密封好交给黑衣人后,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一身暮气散尽,看起来似乎年轻了好几岁。

        未时末,沈芝芝带着小叔子回来了。

        一回来,两人去见了赵老夫人后,沈芝芝就忙着给小叔子做药浴。

        趁着小叔子药浴的时候,沈芝芝和赵老夫人的心腹廖嬷嬷以及喜儿,杨氏张嬷嬷等人就在外室聊了起来。

        如今的廖嬷嬷得知自家大少爷还活着后,精神神好了不少,沈芝芝见了暗暗惊异,这才一个上午不见,廖嬷嬷简直换了个人似得。

        不仅廖嬷嬷如此,赵老夫人也一样,脸上的笑容多了不少。

        沈芝芝很是奇怪,除了小叔子的身体药浴过后好了不少,威远将军府又没什么喜事啊。

        估计是小叔子的身体日渐好转,赵老夫人心情好吧。

        沈芝芝暗忖道。

        聊着聊着,这话题渐渐的偏移,起因是沈芝芝无意中提到了沈无暇今天也在沈府的事,廖嬷嬷就来劲了,脸色有些古怪的问道:““少夫人,您说您姐姐今天也在沈府?”

        沈芝芝点点头,有些困惑的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啊,萧家七郎昨天就昏迷了,作为萧家新媳妇这个时候不待在萧家服侍丈夫,反而回沈府,而且据老奴观察,沈大小姐的气色很好,这太反常了。”和沈芝芝一同回门的张嬷嬷皱眉插了一句。

        “确实反常!”沈芝芝若有所思,“而且她今天还邀我一同去大觉寺为夫君祈福,明明自己夫君都病入膏肓了,却没有一丝担忧,真是太奇怪了!”

        “难不成大姐夫今天病情好转了?”

        奶奶杨氏闻言连忙问道:“小姐您没答应大小姐吧?”

        沈芝芝摇头,安抚道:“我才没答应她呢,我都在院子里为夫君设了小灵堂,何必再去大觉寺。”

        “那就好,那就好。”奶娘杨氏放心了。

        她一直对大小姐观感不太好,特别是红扇花事件后,更是对大小姐防备不已。

        廖嬷嬷听到少夫人提起小灵堂的时候,脸皮禁不住抽了一下,暗忖,是不是找个借口让少夫人将小灵堂撤了……不然少将军回来看到自己的灵堂……

        廖嬷嬷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老夫人已经决定要瞒着少夫人,她还是先将这事放下吧。

        听到少夫人猜测萧家七郎病情好转,忍不住将自己收集的消息说了出来。

        “萧七郎从昨天一直昏迷到现在,并没有醒来,不可能病情好转,据说已经病入膏肓。”

        “萧侯爷和其夫人因为萧七郎昏迷的事,昨天就去了大觉寺,今天晌午才回府,同行的还有一位高僧。”

        别看廖嬷嬷平时规规矩矩的,那只是表面,因为将军府没什么糟心事,廖嬷嬷闲时就收集京城各家的八卦娱乐。

        沈芝芝:“……他们不会是想找高僧看病吧?”

        廖嬷嬷摇头:“不知道,可能性应该不大,如果大觉寺的高僧能治好萧七郎,早就治好了!”

        旁人一听顿觉有理。

        这个时候,药浴完的赵宇灿被一个小厮抱了出来。

        众人立即停止了八卦,关心起小少爷来,这里的人都是信得过的,沈芝芝会医术的事不会传出去,相反还会帮着保密。

        “灿儿,感觉如何?”沈芝芝伸手给他把了下脉,嗯,不错,这才两次药浴,身子骨就强健了不少。

        赵宇灿面瘫着小脸,小手扯着她的衣袖,双眼亮晶晶的:“嫂子,灿儿现在好多了,能习武了吗?”

        沈芝芝揪了一下他的脸蛋,手感真不错,笑眯眯道:“现在还不行,一个月后才可以。”

        “哦!”赵宇灿捂着小脸,失望的垂头,还要等那么久啊。

        送小叔子离开安锦堂,沈芝芝和赵老夫人打了一声招呼,早早用过晚膳,让喜儿准备了好吃的糕点和水果带去了小灵堂,这是沈芝芝的每日必修功课。

        一进小灵堂,沈芝芝就关上大门,留下喜儿和杨氏守着门口,不要让人进去打扰她。

        威远将军府里的丫鬟婆子都知晓少夫人这个习惯,这些丫鬟婆子很多都是赵家军的家属,少夫人的痴情让他们认可了她。

        殊不知,她们口中痴情的少夫人压根儿和他们想的不一样。

        沈芝芝将糕点和水果摆上供桌,更换了长明灯,小灵堂里亮如白昼,又十分安静,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沈芝芝双腿盘坐在蒲团上,闭眼修炼师门心法,这心法除了强身健体,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作用。

        只有修炼心法,她才能施展出师门配套的针灸,从阎罗王手中抢人。

        经过几天的打坐修炼,沈芝芝今天终于修炼出了一丝气感。

        高兴之余,肚子咕咕作响,向来不会亏待自己的沈芝芝直接从供桌上拿了一个水果,坐在灵牌前,咔嚓咔嚓的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