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20.第20章

20.第20章

        当然,这沈家人只是沈芝芝的家人,不包括沈家二房一家,以及大房的姨娘们。

        这些姨娘都被大夫人治得服服帖帖,忒守规矩。

        其中也有沈家大老爷——沈明正不上心的缘故。

        一群人坐在宁寿堂大厅里,沈无暇这个出嫁女就显得特别突出了。

        她穿着一袭透着淡淡绿色的素罗衣裙的沈无暇俏生生的站在嫡母身边,有一种清新淡雅的自然之美。

        在瞅见到沈芝芝牵着一个五岁小男孩进门,沈无暇眼神闪了闪。

        仔细一看,沈芝芝双颊红润,五官依然明艳动人,看样子在将军府过的很不错,眼神不禁沉了沉。

        不过……眼神在掠过赵宇灿的时候,惊异和疑虑一闪而逝。

        不是说将军府的小继承人身体不好吗?这个气色不错的面瘫小鬼到底是谁?

        沈无暇犹记得前世这个面瘫小鬼一年后就是一副骨瘦如柴的模样,两只突出的眼睛特别吓人,后来听说被高人治好了,谁知也没活几年就被人一箭杀死了。

        真是短命的小鬼,等他死后正好让大哥接收赵家军的势力。

        沈无暇在心里噼里啪啦的打着小算盘。

        可惜父亲太固执了,不愿站队,不然他们沈家趁着未来的皇帝弱小时支持他,尽可能的提供帮助,等那位皇子登基后,沈家成为新贵侯门也不是不可能。

        对于父亲,沈无暇是有怨气的。

        上辈子就是待在二品尚书这个位置没挪动过。

        在京城世家侯门皇族最多的地方,他们沈家不过堪堪属于中层,连带着她嫁入高门大族后不能生育也无法给她撑腰。

        今生她一定要改变这种状况。

        父亲不作为,她就暗暗辅助大哥,二哥,以后他们才是自己的依靠。

        沈无暇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看向沈芝芝的眼神带了一丝炙热,暗忖,沈芝芝也就这一点用处了。

        沈芝芝一进来就恭恭敬敬的给老夫人等长辈见礼。

        赵宇灿面瘫着小脸学着沈芝芝给长辈们问安,父亲沈明正暗暗点头,是个不错的孩子,二丫头只要好好教养,以后就是她的依靠了。

        见礼过后,沈芝芝望着沈无暇,啧啧,气色不错,难道萧家公子好转了?应该不可能吧,只会更严重才对。

        沈无暇也正好望向她,二人目光相触,沈芝芝觉得这个古里古怪的沈无暇眼神很奇怪。

        收回目光,陪着老夫人等人说了会话,就在花厅开了饭。

        由于只有赵宇灿这个五岁小孩子,沈府的女眷也没有什么避讳,大家一起吃个饭,当然,赵宇灿作为沈芝芝夫家的人,坐在男人那桌。

        一家人和和乐乐的用过饭,饭后,老夫人叫了沈芝芝过去说些私密话。

        赵宇灿这位小叔子留下来,沈家男丁对赵宇灿很是热情。

        沈明正倒是挺喜欢这个小子,难得和蔼的跟他聊天,赵宇灿从小就没有父亲,沈明正这位严肃和蔼的长辈颇得赵宇灿喜欢。

        一大一小聊得十分愉快。

        沈无暇见状暗暗撇嘴,不过是个早死的小鬼,她拉着大夫人手,低声和她说话,目光时刻注意着远处的小隔间动静。

        小隔间里,沈老夫人屏退下人后,迫不及待的问沈芝芝。

        “二丫头,赵老夫人对你如何?在将军府可还过得习惯?”

        沈芝芝眼神一闪,笑了笑,回道:“老夫人对我挺好的。”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说。

        沈老夫人眯了眯眼,捻着手中的佛珠,慈眉善目:“二丫头,将军府现在还是赵老夫人管家吧?”

        “嗯。”沈芝芝挑眉,她总算知道这位祖母的意思了。

        “赵老夫人年纪大了,你要开始把管家的事慢慢学起来了,也是祖母的疏忽,你没从接触过管家的事,不过你也别着急,你回去的时候,祖母会给你两个嬷嬷辅助你,等你学得差不多了再接手不迟。”沈老夫人慢慢道。

        沈芝芝淡淡一笑,婉言拒绝:“多谢祖母关心,将军府的事自有老夫人管理,我一个新媳妇,实在不宜插手。”

        嗤,沈老夫人打的一手好算盘。

        胃口这么大,也不怕撑死。

        “将军府老的老,小的小,这家早晚是要管的,早点学了才不至于手忙脚乱。”沈老夫人

        苦口婆心的说着。

        沈芝芝笑了笑,依旧不松口:“不劳祖母费心了,管家的事还是以后再说。”

        想将手伸到将军府,想得美!

        这次三朝回门过后,没别的大事,沈家还是少回的好。

        沈老夫人一噎,犹不死心的继续劝说二丫头改变主意,谁知二丫头不为所动的模样,暗暗皱眉,二丫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油盐不进,这么难对付了?

        最后沈老夫人也厌烦了,挥手让她离开,暗忖以后再想别的办法。

        沈芝芝从小隔间出来,沈无暇就发现了,她跟大夫人耳语了几句,大夫人点点头,沈无暇便起身朝沈芝芝走去。

        沈明正见了微微有些皱眉。

        “芝芝,咱们出去说说体己话吧。”沈无暇提着裙摆,笑盈盈的走过来。

        沈芝芝微微挑眉,语气里带了一丝讽味:“大姐,你觉得我们能说什么体己话?”反正她都嫁到将军府了,何必再和沈无暇虚以委蛇。

        天知道这一肚子阴谋诡计的沈无暇又想干嘛。

        沈无暇笑容一僵,深吸了口气,按捺住心头的怒意,佯装嗔道:“芝芝,我们是亲姐妹!”

        “大姐,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咱们是亲姐妹,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听着呢!”沈芝芝勾出一抹明艳的笑容。

        这笑容真刺眼,沈无暇压下心里的不舒服,微笑着问道:“芝芝,你什么时候去大觉寺为妹夫点长明灯?咱们可以约个时间一起,正好我也可以为七郎祈福。”

        “我不去大觉寺。”沈芝芝睨了她一眼,淡淡道。

        “芝芝,妹夫再怎么说也是为朝廷牺牲的,你该去大觉寺为妹夫点长明灯才是,不仅如此,还要找高僧为妹夫诵经祈福,这样对你名声更好。”沈无暇俏脸满是不赞同。

        “不劳大姐费心了,我已经在将军府住的院子里弄了一个小灵堂为夫君点长明灯。”沈芝芝挑眉,为自己的先见之明点赞。

        沈无暇愣住了,心里微微失望,没想到沈芝芝竟然在自己的院子弄了灵堂,这下没借口让她去大觉寺了。

        原本她打算邀请沈芝芝一起去一趟大觉寺找高僧看看沈芝芝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怎么上辈子她嫁到萧家,萧七郎的病就好了起来。

        现在看来不管用了,罢了,反正她从亲娘那里弄来了沈芝芝的生辰八字,到时给高僧看看也一样。

        沈芝芝瞅着沈无暇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嘴角勾了勾,转身走到长辈那边告辞,然后留下丰厚的回门礼,就带着赵宇灿离开了沈府。

        此时,威远将军府的赵老夫人收到了一封来自西北军营的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