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19.第19章

19.第19章

        萧家作为名门望族,有一位医术高明的老大夫坐镇,得知萧七郎又出状况后,这位须发皆白的老大夫赶过来把脉诊断,把完脉,他的脸色一沉。

        萧家人见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大夫,犬子的身体怎么样了?”一位和萧七郎长相有七八分相似的儒雅男子焦急的问询。

        沈无暇抬起头,咬唇望着老大夫。

        大夫摇头苦笑,叹了一声:“七少爷已经病入膏肓……恕老夫无能为力。”

        说完,他一脸歉意的拱手告退。

        “什么?”沈无暇面如死灰,水眸不敢置信的瞪着床上已经昏迷不醒的清癯身影。

        素来沉稳的萧家老太君此时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怎么会变成这样,大师不是说冲喜会好转吗?”

        萧母脸上血色散尽,听到老太君提起大师,她慌乱又急切的抓住儒雅中年男子的手,“夫君,咱们去找大师……”

        “对,对,要找大师!”儒雅男子冷静了下来。

        本来心灰意冷的沈无暇耳尖的听到萧家人提起什么大师,忍不住一惊,失声问道:“爹,娘,什么大师?七郎的病不是应该找大夫吗?”

        萧父萧母对视一眼,萧母扶着萧老太君坐在椅子上,屏退了屋内的丫鬟婆子,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个才嫁入萧家十天的儿媳妇,说出了缘由。

        “无暇,这位大师是得道高僧,精通卜术,他在十年前就算出然儿今年有一死劫,但有一线生机,这一线生机就是在今年五月初五成亲。”

        “大师明明说过,只要然儿成亲便可避过死劫,从此福寿安康,儿孙满堂,长命百岁……”

        “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萧母泛红的双眸直勾勾的看着沈无暇,眼底满是质问。

        她心里怀疑沈无暇并不是大师说的那个人,毕竟大师曾说过然儿的婚事会经历一番波折,可是然儿成亲的事太顺利了。

        可能是因为当时儿子即将成亲避过死劫,太过高兴以致于忘了大师说过的话。

        不仅萧母这样想,就连萧父和萧老太君这些知晓内情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一想到这些天无暇对然儿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们不该迁怒的。

        沈无暇闻言,如遭雷击,身子禁不住颤了一下,俏脸血色散尽,垂眸掩去眼底的心虚,没人知道这一切的变数就是她,如果按照上一辈子的轨迹,会是沈芝芝代嫁,那个让萧七郎转危为安的人并不是她。

        所以……萧七郎因为她的强行插手‘回归正轨’,这辈子她不但偷鸡不成蚀把米,甚至还可能会背上一个‘霉星’。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沈无暇暗暗皱眉。

        她对那个大师没什么敬畏,要知道这个世上奇人很多,别人不知道,但亲身经历过的沈无暇却不信那个大师是个高人。

        如果是个高人,早就将萧七郎治好了,哪会留到现在,想必是个半吊子,不过会点算命占卜术罢了。

        沈无暇暗暗撇嘴。

        高人嘛,就该像她那三年前死去的奶娘,谁也不知道她的丫鬟彩云的亲娘——也就是她的奶娘来自一个古老又强大的氏族,可惜传到奶娘这一代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唯一会的只有那有伤天和的献祭禁术和他们氏族的献祭灵牌。

        上辈子她就是从奶娘那里得知这个禁术,然后利用这个禁术和灵牌献祭了她那个渣男丈夫的族人才得以回到过去。

        没想到费尽心机算计回到了过去,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行,她不能被萧七郎拖累。

        得找个合适的理由趁着萧七郎还没死前和离才行。

        反正没有圆房不是吗?

        只要贞洁还在,凭着她对未来的先知,还有那些爱慕她的青年才俊……她之前肯定鬼迷心窍了,要不然也不会接手沈芝芝的烂摊子。

        可惜那个献祭灵牌已经粉碎消失,就连奶娘也在她回来后就暴毙,不然还可以再献祭一次。

        沈无暇在心里自私自利的谋划着,俏脸上却满是惊愕,有些迟疑的开口:“爹,娘,会不会……会不会是那个高僧是算错了……”她特意在‘高僧’两字加重了语气。

        见萧父萧母的脸色不对,沈无暇知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补救,“要不,爹娘再去问一下,看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了……”

        不过是个半吊子的大师,她不信他能算出什么来。

        萧母想想也对,望着昏迷的儿子,萧母也不耽搁,立即叫来下人备车去大觉寺。

        沈无暇见状,暗暗松了口气,蓦地,她想起明天是沈芝芝回门的日子,不知沈芝芝是否会回沈家。

        不管如何,今天先找个理由回一趟沈家和娘亲商量一番才行。

        萧老太君一直沉默,没人注意她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沈无暇。

        沈无暇脸上的一切变化都没逃过她的眼睛。

        心里顿时有了计较。

        谁也没注意到昏迷的萧七郎薄被下的手动了一下。

        ………………

        沈芝芝坐在雅致的马车里,看了一眼赵老夫人准备的回门礼单,轻轻叹了口气,这是一份重礼,代表着夫家对她的重视,又看了一眼跟着她一起回门的小叔子赵宇灿,心里暖暖的。

        沈家早已接到了二小姐三朝回门的消息,大门前打扫的干干净净,还有几个小厮站在门口候着,远远地见了威远将军府的马车,其中一人立刻回去禀告。

        马车直接在沈府门口停下,沈芝芝下了马车,伸手将小叔子赵宇灿带了下来。

        沈府的小厮见了,惊讶的交换了个眼色。

        不用说那个一身富贵人家打扮的面瘫小少爷肯定是将军府唯一的血脉了。

        没想到是将军府的小少爷陪二小姐回门,看来二小姐比他们想的还要受将军府的重视。

        沈芝芝带着小叔子进入沈府直奔沈家下人说的宁寿堂,喜儿和张嬷嬷则带着几个抬着回门礼的下人跟在后面。

        宁寿堂里

        沈家人全都齐了,令沈芝芝诧异的是已经嫁入萧家的沈无暇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