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4.大嫂卢氏

4.大嫂卢氏

        夜幕降临,整个沉香园沉寂了下来,丫鬟婆子仿佛消失了一般,不见人影。

        沈芝芝吃过晚饭后就待在屋子里半靠在引枕上,漫不经心的翻着嫡母送来的《列女传》。

        翻了几下后就将这书丢到一旁,与其看这样的书浪费时间,还不如做些别的打发时间,瞥了一眼屋里摆放的的绣架,拿过奶娘杨氏放到一旁的针线盒。

        “小姐,晚上不要绣花了,伤眼睛。”一旁守着的奶娘杨氏见状,连忙劝阻。

        “奶娘,我不绣花,我就看一下。”沈芝芝笑了笑。

        看着眼前的绣花针,再想到自己前世那套不知救治了多少人的神针,沈芝芝嘴角抿了抿,眼底划过一丝怀念,等她嫁到威远将军府,再让人打造一套。

        现在不宜过多的动作。

        “小姐,大少夫人过来了。”

        门外响起了雀儿的声音。

        “大少夫人怎么这个时候过来?”杨氏满腹不解。

        小姐和大少夫人的关系不太好,这个时候过来真的很奇怪。

        沈芝芝将绣花针放回针线盒,整理了一下衣裳,就让雀儿请人进屋,不过眼睛扫到窗边支架上的红扇花,猛然想起大嫂有了一个多月身子,皱了皱眉。

        “奶娘,将这盆红扇花搬到我卧室去。”

        杨氏惊讶的看了小姐一眼,没问原因,点点头,上前将红扇花搬走。

        大嫂卢氏在两个丫鬟小心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见二姑子安安静静的坐在黄花梨木圆桌旁,有些讶然。

        “大嫂,坐。”沈芝芝笑着招呼卢氏。

        卢氏坐下后,挥退了两个丫鬟,让她们在门外候着。

        奶娘杨氏见状,知趣的退了出去。

        留下沈芝芝和卢氏两人。

        沈芝芝诧异的瞅了卢氏一眼,这是想干什么?

        “芝芝,我今天过来就想问你一个事。”卢氏抿了口茶,看向沈芝芝的眼神带了一丝怪异。

        沈芝芝眼神一闪,挑眉问道:“是不是和孙世子有关?”

        卢氏叹了一声,眼神有些复杂的望着二姑子美艳无比的脸蛋,红颜祸水啊,孙世子表明了对二姑子势在必得。

        “嗯,建伯候让人来提亲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母亲答应了吗?”沈芝芝心一沉。

        事情发展太快,出乎她预料。

        “今天傍晚,建伯候府让人递了帖子过来,母亲还在考虑,你今天下午跟无忧说的话……”卢氏有些迟疑的询问。

        下午说的话……

        沈芝芝灵光一闪,原来如此,怪不得嫡母没有直接答应,就是怕她到时真的将孙明伟阉了,两家结下大仇。

        婚姻是结两姓之好,而不是结仇。

        派卢氏过来是想试探她一下吧?

        “母亲没有直接同意就好,不然我怕会忍不住阉了孙世子。”

        “孙世子是建伯候的独苗苗,如今还没有一儿半女,被我毁掉的话,建伯候就要绝嗣了……”

        “所以你让母亲看着办,如果想和建伯候府结仇的话,就将我嫁过去。”

        沈芝芝微微一笑,但笑容有些阴森森的。

        一个未出嫁的女儿家说出要阉人这样的话,卢氏背脊发凉,看向二姑子的眼神带了一丝陌生,以前的二姑子被母亲溺爱,虽然没有完全毁掉,性子却不讨喜。

        如今她变了,变得令人害怕。

        卢氏连忙寻了个借口匆匆离去。

        沈芝芝瞅着卢氏匆忙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心情颇为愉快。

        没有弱点和软肋的人最可怕。

        她现在就是这种人。

        相信父亲和老夫人,嫡母肯定会做出有利沈家的选择。

        奶娘杨氏进来就看到小姐颇为愉悦的模样,怔了怔。

        “奶娘,时候不早了,你去准备热水,我今晚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沈芝芝摆了摆手,吩咐道。

        “小姐,你不等老爷召见了吗?”杨氏愕然。

        “不用等了,父亲他们今晚估计没什么心情见我。”沈芝芝嘴角勾起,要不然也不会叫大嫂过来一趟。

        孙世子已经提前出局了。

        唯一担心的是会不会被送入家庙。

        莫名其妙的被孙明伟惦记上,她也无法嫁给其他人了,如今的孙贵妃那一脉如日中天,没人会得罪建伯候,只除了刚死没多久的赵元昊少将军。

        此时的沈芝芝还不知道,孙世子这人是个大麻烦。

        威远将军府

        赵老夫人挥退前来送消息的下人,留下了心腹廖嬷嬷,神色有些犹疑和疲惫。

        “玉兰,你说沈尚书的二女真的那么喜欢昊儿吗?”

        廖嬷嬷一边给老夫人捏肩一边道:“婢子不清楚,也有可能是沈家二小姐的一时气话。”

        她是知道老夫人的心病,少将军牺牲的消息传来没多久,就有人向皇上提议给少将军举办一场冥婚。

        皇上同意了。

        赵老夫人却为难了。

        她的孙儿那么出色,却英年早逝,偌大的将军府只留下了他们一老一少,老夫人伤痛欲绝,但再伤心也没用,孙儿永远回不来了。

        这是他们赵家的使命。

        冥婚,老夫人心动过。她毕竟老了,不知还有多少日子可活,可是他们赵家仅存的小孙子却只有五岁。

        等她百年后,小孙子也有人照顾。

        可是冥婚的人选不好找,如今家有适龄闺女的大臣夫人们统统对威远将军府避如蛇蝎。

        现在冒出了个沈家二小姐,如果这个二小姐是个好的,又真心为昊儿守寡,赵老夫人说什么也要争上一番。

        至于建伯候背后的孙贵妃,赵老夫人不惧。

        “希望不是一时的气话。”赵老夫人叹了口气。

        廖嬷嬷默然,迟疑了一会道:“听说沈二小姐长相美艳,身段妖娆,孙世子就是看上她的美貌才闹出事来……”

        就算沈二小姐不是一时气话,她的容貌和身段太过出色,容易招来一些不好的事,而且品性不知如何,还是得好好打探一番才行。

        赵老夫人闻言就皱了眉:“那就再看看吧。”

        长相太过招人,意味着很难耐住寂寞,就算她耐得住寂寞,却难以防住敌垂涎她美色的人,万一出个什么丑闻……

        赵老夫人叹了口气,到底不再费神。

        如果实在没有其他好人选。

        这个沈二小姐也不是不可以。

        说白了,如果出现了另外一个家世相当的女子露出想要嫁给赵元昊的意愿,沈芝芝直接完败,没有一点儿机会。

        沈芝芝也知晓她的容貌是最大的阻碍,没人会相信拥有这样容貌的能安分的守活寡,所以她才需要更好的谋划。

        毁容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沈芝芝是不会做的。

        以她的医术,很容易就可以将毁掉的容貌复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