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二姑娘的日常在线阅读 - 2.红扇花

2.红扇花

        奶娘杨氏见二小姐态度强硬,心知再劝也没用,便不再说什么,心里却寻思着怎么阻止小姐这个荒诞的行为。

        沈芝芝瞥了眼奶娘的神色,垂下眼睑,暗叹一声。

        阻力真是无处不在,或许她那位严肃冷硬的父亲也是如此想的吧?

        一想起那位父亲,沈芝芝心里叹了口气。

        她是胎穿的时候失去记忆的,生母张姨娘在生她的时候就大出血去世了,她就被抱养到嫡母膝下抚养。

        待遇和沈无暇这个嫡长女一样,没恢复前世记忆的她一直以嫡女自居。

        恢复记忆后,她却不这么认为了。

        庶女就是庶女,就算养在嫡母,享受嫡女的待遇,但没有记在嫡母名下,依然是庶女的身份,还是那种嫡不嫡,庶不庶的中间存在。

        最明显的就是她的名字,芝芝,芝芝的叫,感觉像是老鼠的吱吱声,沈家庶出的女儿名字都是双叠字,连内向胆小,性子畏畏缩缩的庶出四妹都叫沈晶晶。

        一个晶晶,一个芝芝。

        这么明显的对比,自己却傻乎乎的没看出来。

        她记得奶娘杨氏不止一次劝说她不要太过信任嫡母,还说过,沈大老爷给她的取的不是现在这个名字,而是沈安安,却被沈老夫人否决掉,改为沈芝芝。

        沈老夫人和她的嫡母小沈夫人是亲姑侄的关系。

        如今想来,沈安安这个名字和她上辈子的名字一模一样,可惜最终有缘无分。

        “奶娘,你待会去打听一下,孙明伟是谁邀请入府的?”收回飘飞的心绪,沈芝芝变回了原来的冷静模样。

        奶娘杨氏点点头,这个不用小姐吩咐,她都要查清楚,沈府在夫人的打理下突然出现这么大的漏洞,简直想要毁了沈家未出嫁女儿的名誉,其心可诛。

        沈家除了大小姐沈无暇有未婚夫外,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都没有说亲。

        三小姐是二老爷的嫡女,和大小姐一样都是从出生的时候就订下了亲事,四小姐则是大老爷的庶女。

        和小姐一样没有说亲。

        沈家嫡系就这么四个小姐,这次的事件对两位嫡出的小姐影响不大,但对两位庶女来说就不同了。

        她们的亲事怕是不要说了……

        杨氏越想越觉得心惊。

        这时,一个个子娇小却有些微胖的青衣丫鬟进来了,手中拎着一个朱红色的黄花梨木食盒。

        她叫喜儿,是奶娘杨氏的女儿。

        “二小姐,大小姐命人送来了您最爱吃的王妈亲手做的红枣糕。”喜儿胖胖的小脸的小脸上满是高兴的神色。

        红枣糕?

        沈芝芝微微挑眉。

        “放到桌上吧。”

        喜儿忙将食盒放在桌上,打开食盒,拿出了两小碟红枣糕,浓郁的枣香扑面而来,令人食指大动。

        “小姐今天有口福了,王妈做的糕点最好吃了。”

        喜儿合上食盒盖子,看着小碟上五块精致可口的红枣糕,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沈芝芝好笑的瞅了眼一脸馋相的喜儿,又看了一眼满脸恨铁不成钢却又慈爱的看着喜儿的奶娘杨氏。

        “喜儿,这里有五块红枣糕,你和奶娘一人拿一块尝尝。”

        喜儿立即眉开眼笑,连连道:“谢谢小姐。”

        奶娘杨氏则无奈的笑了笑,没有拒绝,二小姐对她们母女也太好了,幸好喜儿在她的教导下没有失了规矩,失了尊卑。

        沈芝芝吃了一块红枣糕,枣香浓郁,口感特别细腻,王妈的手艺确实好,可惜她是沈无暇的人。

        不然她真的想将她挖过来。

        吃完红枣糕,喜儿收拾好桌面,和杨氏一起离开。

        门外百无聊赖守门的雀儿看到喜儿拎着空食盒和杨妈妈一起出来了,打了声招呼,谁知正好看到喜儿嘴角的糕点屑,雀儿脸色微微一变,暗暗咬了咬唇,心中不忿又嫉妒。

        同是二小姐的大丫鬟,凭什么喜儿的待遇比她还好,每次都能吃到王妈做的美味糕点。

        雀儿攥紧手心,暗恨二小姐的偏心。

        屋内

        沈芝芝站在镂空雕花窗旁,神色凝重的看着支架上的那盆鲜红如血,宛如蒲扇的大头花,轻轻嗅了嗅,一股淡淡的花香沁入鼻尖,眼底划过一丝震惊。

        这株红扇花来自海外某个小国,品种十分罕见。

        “红扇花,红扇花……没想到《药典》的记载真的,这种花真的存在……”可惜在她的上辈子却无缘得见。

        沈芝芝手指轻轻的刷过红扇花的花边,喃喃自语。

        她师父传给她的《药典》后半部分记载的药材太过罕见,在华夏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任何的传说。

        没想到在这个架空的天启王朝出现了。

        “怪不得我的饮食从来没有动过手脚,我还以为她们真的那么大度呢,原来在这里等着我。”

        沈芝芝眼底划过一丝冷芒。

        她刚刚吃红枣糕的时候,就特别细细品尝了,确实没有动任何手脚。

        现在想来非常可笑。

        只要红扇花一直待在她的屋子里,散发的淡淡香味就会渐渐的沁入她的身体,慢慢破坏身体卵巢杀死卵子,从而导致她无法生育,除了这一点,这红扇花不会影响身体健康,也不影响寿命,用这个方法对付她十分隐秘又安全。

        这红扇花是沈无暇两年前买回来的,非常罕见,据说是某个海外部落的人带来的,只此一株。

        那天沈无暇正好撞见,买了回来送给她。

        沈芝芝眯眼,或许沈无暇知晓红扇花的效用。

        《药典》里记载了红扇花的特点。

        红扇花对男人没什么影响,它主要是针对女人的,除了让人无法生育外,它还是制作驻颜膏的主药,能让女人保持年轻时的容貌一直到老死,缺陷就是使用了驻颜膏后终生不育,且无解药。

        沈芝芝长吁了口气,没有使用驻颜膏,对她的没什么影响,只要配上几服药,就可以解除不孕这个隐患。

        不过……她都打算嫁给死人了,不孕对她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红扇花挺漂亮的,就这么摆着吧。

        沈芝芝闭眼轻嗅了一口,淡淡的怡人芳香萦绕鼻尖,祥和安宁,十分舒心。

        “不错,这花真是宝贝。”

        “当然是宝贝,大姐真偏心,什么好东西都给了你。”一道酸溜溜的女声在她背后响起。

        沈芝芝回头一看,原来是二老爷的嫡女——沈无忧过来了。

        沈无忧和沈芝芝的关系不错,沈无忧的性子比较急,到她这儿来经常直接闯门,沈芝芝早已习以为常了。

        一袭红衣的沈无忧眼巴巴的盯着红扇花,美眸中的羡慕嫉妒恨怎么也掩藏不住,恨不得将这盆花搬到自己的院子去。

        沈芝芝眼神一闪,意味深长的说:“大姐确实对我挺好的。”

        好的‘要命’。

        她有种奇怪的感觉,沈无暇似乎在针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