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115章

第115章

        碧青道:“好,我答应你。”

        崔九忙道:“碧青,你,你别胡来,你过去也于事无补。”说着,看向何进:“何进,你不就想要一条活命吗,爷应你,保你一条命,你放了小海。”

        何进怪笑了数声:“九爷,您当我傻啊,都到这会儿了还会信你的话,更何况,你看看我这样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辈子你们让我不好过,你们也甭想好过,你们不就在乎沈碧青这贱人吗,我今天就拉着她垫背,只有她死了,我才能解恨,解恨……”

        眼里有些狂乱,手里军,刺,一用力刺入小海的脖颈,血立刻就流了出来,碧青吓坏了,这可是她亲弟弟,自己发过誓,这辈子都不让他再受一点儿委屈的。

        碧青忙道:“你别动,我过去。”说着往前走了一步,大郎拉住她:“媳妇儿。”

        碧青侧头冷冷看了大郎一眼:“如今你满意了吧,王大郎,我弟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放手。”大郎被碧青冰冷的眼神吓住,下意识松开碧青,却又瞬间恢复理智,用力抓住碧青,跟何进道:“何大哥,俺不知道你怎么如此恨俺媳妇儿,可俺不信俺媳妇儿会做出害你的事儿,她的心地最良善,对不认识的的人,都会毫不犹豫伸出援手,更何况,你跟俺是共过生死的兄弟。”

        何进眼里有一瞬清明,却又愤恨的道:“王大郎那是你媳妇儿,你自然会这么说,你媳妇儿怎么害我的,我都记着呢,没你媳妇儿,我也落不到现在,凭什么你在北胡立功封了将军,就是因为你媳妇儿,怕我夺了你的功劳,趁着大军没开拔,把我弄出了骁骑营,你才混了个将军,不然,就凭我的才能,难道还不如你。”

        大郎一愣,从不知道何进竟是这么想的,他忽然明白了小媳妇儿的话,这不是个跟自己共过生死的兄弟,这是一个嫉妒自己,想害他媳妇儿的小阴险小人。

        大郎道:“不用俺媳妇儿,俺过去换小海。”

        何进道:“不行,就得你媳妇儿,你退后,退后,退后……”何进的目光越发混乱,握着军,刺的手也有些哆嗦,仿佛等不及碧青过来,手里的军,刺刚要刺入小海的脖颈,忽小海头一歪,嗖一声,何进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眉心插着一支精,钢,弩,箭。

        小海夺过军,刺插回腰间,抬腿踹了他好几脚才解恨,跟陆超道:“胖墩儿你咋这么慢啊,连点儿默契都没有,还是不是哥们儿啊。”

        陆超白了他一眼:“没默契,这会儿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哪还有命抱怨,再说,总的找对了时机吧,不然,我这一箭发出去没射中何进,你的小命可就搭进去了,你是碧兰的亲弟弟,你要是没命了,碧兰肯定一辈子都要怨我。”

        碧青甩开大郎冲过来,抓着小海,看他脖子的伤口,军,刺太锋利,拉了一个挺深的口子,这会儿还在突突的流血,瞧着触目惊心。

        陆超忙递过伤药,碧青给小海上了药,包扎好,看看不再渗血,终于松了口气,这一松劲儿,就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大郎忙把他媳妇儿抱在怀里往外走,崔九留下人看着宝藏,一行人出岩洞回百越城。

        这一路大郎都抱着小媳妇儿没撒手,崔九在他旁边儿一个劲儿嘟嘟:“大郎,别说兄弟没提醒你啊,你这小媳妇儿可挺记仇的,刚在岩洞里瞅你那眼神,我瞧着都发冷,恐怕不会轻易原谅你……”

        大郎只当没听见,不时低头看小媳妇儿,大郎也知道这回小媳妇儿真生气了,不知道要气自己多久,他也不是向着何进,只不过念着当初共生死的那些情份,总有些不忍罢了,却不想自己的一时不忍,差点儿害小舅子丢了命。

        想着不禁叹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儿都是自己错了,小媳妇儿生气也应该,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小媳妇儿消气呢。

        出了越城岭,慕容鸿不禁站住脚,看着前头抱着碧青的大郎,回头望了望后面,正是黄昏时分,难得没下雨,如瀑的晚霞铺陈在天际,越城岭隐在这片绚烂晚霞之下,美的仿佛仙境。

        越城岭山深林险,又多毒虫猛兽,对于南蛮的老百姓来说,大概跟地狱差不多,但之于自己,却是不折不扣的仙境,即使凶险,可这段日子里,身边有她相伴也开心,想必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想到此,不禁叹了口气,回神正对上崔九的目光,崔九嘿嘿笑了两声:“二哥,碧青那丫头可是祸害,你离她远点儿好,省的被她算计了。”

        慕容鸿低声道:“若能被她时时算计,倒是造化了。”说着迈步走了。

        崔九愣了一下,心说:就知道二哥看上那丫头了,也是,两人在一起待了这么多日子,又是如此艰难的境地,几经生死,二哥没看上那丫头才奇怪,不过,看上也没用,那丫头是个死脑筋,就算这会儿生大郎的气,这辈子眼里也不可能有别人。

        不管多凶险,终于还是平安回来了,崔九长长舒了一口气,这丫头还真是命大,南蛮孟氏押解进京,宝藏也找着了,只等父皇的人一到,自己就算交了差事了,这样的差事,下回打死自己也不往身上揽,简直受罪啊。不过,有碧青至少自己能打打牙祭了,天天吃那些猪汤狗食自己都快疯了。

        本来苏全来的时候,大郎就做了决定,这军功他不要,元帅也不当了,只要找到小媳妇儿,两口子就回武陵源种地,却不想出了何进的事儿,小媳妇儿现在连一眼都不看他,自己天天在她跟前转悠,她只当没他这个人一样,跟她说话也不应,抱她吧,小媳妇儿那冷冷的目光一瞅过来,大郎心里直发憷。

        看着小媳妇儿跟别人有说有笑的,却独独不搭理自己,大郎根本无计可施,难道小媳妇儿真打算气自己一辈子不成。

        崔九躺在树荫下,趁着碧青不注意,偷偷伸手过去从食盒里,拿出一个寿司来,整个塞进嘴里。

        这玩意崔九从没见过,是碧青告诉他叫寿司,崔九跟大郎一样,吃惯了面条不大喜欢吃米饭,总觉着米饭没什么滋味,不如面条擀的劲道些,不管是打卤还是炸酱,拌上点儿黄瓜丝,就一头蒜,怎么吃怎么顺口,比大米好吃多了。

        但碧青来了之后,崔九就发现自己错了,大米的做法更多,可以蒸熟了,用竹帘子卷上火腿萝卜做成这样的寿司,拿冰镇着放在食盒里,提着出来找个凉快的树荫一待,时不时捏一个,真挺舒服。

        还可以磨成面擀成条,无论是煮还是炒都好吃,还可以把米跟当地的腊味放到小砂锅里慢火烧,熟了之后,那香味儿都能飘出二里地。

        总之,碧青来了之后,崔九也不觉得岭南热了,尤其这里是百越城,孟氏虽说干了不少坏事,却把百越城经营的颇为繁华,有不少豪门大户追随孟氏来了百越城。

        如今孟氏一获罪,这些大户心惊胆战夜不能寐,尤其之前没少帮着孟氏欺辱南蛮族人,如今齐军虽胜,大军却并未入主百越城,而是驻扎在城外看,把百越城叫到了南蛮王之女祝月手里,让她承继她母亲的王位,只等皇上的圣旨一到,祝月就是名副其实的南蛮王了。

        百越的豪门大户,生怕祝月登上王位后收拾他们,就都来求崔九跟王大郎,王大郎一心哄他小媳妇儿,根本不管这些事儿。

        崔九也是活稀泥,说到底,这是南蛮的事儿,自己掺和太深了不好,再说,祝月那女人自己巴不得躲远点儿呢,真真不要脸到了极致。

        想起头一回见她的时候,崔九嘴角都忍不住抽了几下,偷偷伸手又要去拿食盒里的寿司,还没碰着呢,就绝手背一疼,哎呦一声,侧头瞪着碧青:“你还真扎啊,你看都出血了。”

        碧青把簪子插在头上,戴这个簪子不为了好看,就为了对付崔九,这小子太馋了,一不留神,他就把自己做的吃食都能吃光了。

        崔九吹了两下:“要不都说最毒妇人心呢,你这丫头心肠太毒了。”

        碧青哼了一声:“我要是心肠毒,就在寿司里下砒霜,让你吃上一个就七窍流血,不得好死,哪还有命在这儿得了便宜卖乖。”

        崔九指着她直哆嗦:“你,你这女人真毒啊,竟然想下砒霜。”

        碧青点点头:“老娘现在看谁都不爽,明儿就下砒霜毒死你,看你还偷嘴吃。”

        崔九见她那咬牙切齿的样儿,反倒笑了:“我说你这可不对啊,你跟你家大郎生气,该给他下砒霜才是,牵连无辜可不好,依着我,既然你这么气他,不如给毒死他算了,大郎死了,你就成了寡妇,一辈子都落个清静……”

        崔九话没说完,碧青手里的椰子就丢了过来:“你才寡妇呢,要毒也毒死你。”

        崔九却不恼,接过椰子,从腰上抽出军,刺,一下刺两个窟窿,把空心的苇子杆儿插进去,吸溜喝了一大口,拿冰镇了半天,正凉呢,喝上两口,身上的汗都没了。

        舒坦了,侧头劝碧青:“差不多得了,大郎什么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烂好人一个,又重义气,在他眼里,何进就是兄弟,再说,你什么都瞒着大郎,他哪知道何进干的那些坏事儿啊,这会儿你怨他,早干什么去了,当初,你就应该把何进的为人告诉他,其实,大郎没你想的那么傻,他也明白好歹。再说,如今小海没出事,你也好好的,就别折腾了,你瞧大郎这几天成什么样儿了,他可是我大齐堂堂的将军……”

        崔九话刚说完,忽的站起来:“那个,我先走了。”撂下话,瞬间就没影儿了。

        碧青还纳闷呢,这小子抽什么风,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沈姐姐,你看不没看见九皇子?”碧青目光闪了闪,崔九这小子也有怕的,自己就把祝月送过去,看他怎么应付,想到此,笑道:“看见了,就在那棵树后头呢。”

        “沈碧青……”崔九怒气冲冲的从树后出来,祝月像一头欢快的小燕子一样飞跑了过去:“九皇子,你真在这儿啊,你看我给你绣了个荷包,你喜不喜欢。”说着把手里的荷包送到崔九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