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其他小说 - 人在雾隐村,从叛逃开始在线阅读 - 第333章 质问富岳

第333章 质问富岳

        砂隐村的海老藏带着马基,来到会场。

        在会场外时,稍作停留,目光落在富岳的身上。

        富岳低头不语,尽管风影不是宇智波一族杀的,但别人却不这么看。

        纵然他没有负罪感,但被冤枉的感觉同样不是太好。

        有必要解释一下。

        富岳深吸一口气,    在心中默默发誓。

        佑介见到海老藏时,心情略有沉重。

        风影死,一尾被掳走,千代婆婆用生命换回了我爱罗的生命……这些在原故事线会发生的事,一件没少,只是稍微提前了几年。

        换来的结果是,    我爱罗还不够强,不足支撑起现在的砂隐村,而年轻一辈中,    有没有人拥有足够的威望,接任风影的职位,再加上与木叶之间的战斗在继续,风影的人员便一拖再拖。

        海老藏出席“五影会谈”,并非以“风影”的身份,而是以砂隐村的代表。如果遇到什么难以抉择的事务,马基会在一旁帮忙参考,一起决策。

        海老藏在遇到富岳时,心中不可避免地生气一团怒意。

        如果不是风影被宇智波一族的族人杀死,砂隐村哪儿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步,而火影明明知道这些,却又将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安排到这里,该不会是想挑衅吧?

        不过,年长的海老藏依然沉得住气,而且,    他也知道,    猿飞日斩并不是那么鲁莽的人,这么做肯定有他的深意。

        马基尽管也有怒气,但海老藏没有出声,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等到结束,再询问猿飞日斩了。

        坐上座位之后,海老藏瞄了眼佑介和照美冥。

        前一次五影会谈,照美冥有过亮相,海老藏记得,但另一个年轻人,他却是从来没有见过。

        不过年轻的忍者对他露出笑意,表达善意,海老藏也礼貌性地微微颔首。

        之后来的人是大野木,坐在了雷影的身边,低声商量着什么,看来云隐村与岩隐村直接的战斗也步入尾声了。

        佑介正准备和照美冥说话,猿飞日斩带着奈良鹿久,进入了会谈。

        奈良鹿久的出现,让佑介有些始料未及,毕竟之前确定的和猿飞日斩同行的人,    是纲手。

        不过,    奈良鹿久跟随猿飞日斩也有好处,他的脑子比较灵活,且做事风格更偏向于木叶村,而不是像纲手那样,寻求中间的选择。

        猿飞日斩作为东道主,先做了开场词,无非是比较荣幸举办这次“五影会谈”之类的话,随后话锋一转,又说道:“这次请大家过来,原因也很简单,目标就是‘晓’。我想,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一些影响。但是,我们对‘晓’的了解却极其有限。不过,我们邀请到了对‘晓’非常熟悉的年轻忍者,他曾经被‘晓’设计陷害,以叛忍的身份逃出雾隐村,之后又帮助雾隐村挫败了‘晓’的阴谋。确实是年青一代少有的出色忍者,寺内佑介。”

        佑介从座位站起,“很高兴能够为这次会谈,提供一些与‘晓’相关的情报,至于是否有用,就看大家的判断了。”

        “不过,在这次会谈开始之前,我想先提一件事。”猿飞日斩回身,对着身后奈良鹿久地轻声说了两句,奈良鹿久立刻转身,打开了会议室的门,把站在外面的富岳叫了进来。

        瞬间,其他人的目光都落在富岳的身上。

        海老藏也睁开了眼睛,眼眸投射出愤怒的光芒。

        “你该不会想说,杀死风影的人不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吧?”海老藏说道。

        “这件事还是由他亲口说比较好。”猿飞日斩看向富岳。

        富岳神色严肃地对着在座的所有人鞠了一躬,随后说道:“我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宇智波富岳。对于杀死‘风影’一事,我只想说两点。第一,杀死风影对宇智波一族有何好处?我们为什么要杀死他?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能成为风影,实力肯定出类拔萃。我们想要杀死他,必定会有人受伤,甚至有人死亡。然而,风影死亡前后,宇智波一族的人数不变,且无人受伤,这一点,火影大人可以作证。所以,‘风影’之死,和宇智波一族无关。”

        富岳声音洪亮,声音在大厅内回荡,在说完之后,还不忘瞄了眼海老藏,随后闭上眼睛,安静地等待其他人说话。

        马基听到富岳的解释,愤怒得攥紧拳头:“这些都是你们的说辞而已。我早就听说,宇智波一族和木叶村不和,你们杀死‘风影’,借机嫁祸给木叶村不就行了?至于说无人伤亡……这种数据有造假的可能,做不得信。”

        瞬间,会议充满了火药味。

        “闭嘴,火影大人不可能不考虑这些事。一定会给我们一个说法。”海老藏插话道。

        佑介眉头微微扬起。

        海老藏看似与世无争,但说的话却攻击性很强,顷刻之间,便将难题丢给了猿飞日斩。

        “这件事发生在深夜,不可能有证据。而在悲剧发生的第二天清晨,我们确实对宇智波一族进行了检查,无人伤亡,这也是事实。风影确实死了,只能说,凶手另有其人。”

        “凶手也会须佐能乎吗?”马基问道。

        猿飞日斩哑言失声。

        这件事还真没办法解释。

        “那个……我能插一句话吗?”佑介举起了手。

        照美冥不明白佑介的意图,但是,既然佑介发声,她便会无条件支持,见其他人露出迷茫的神色,开口说道:“听一下又不妨事。”

        马基略有不满,但海老藏却点下了头。

        “我想问,既然凶手使出了须佐能乎,为什么还有人活下来?砂隐村又是如何确定凶手的身份?按照常理,护从不应该先于风影之前死亡吗?”

        “那是因为有人昏死了过去,凶手不知道而已。”马基说道。

        “啊?这么严密的事,凶手不知道补刀吗?再怎么说,杀死风影这种大事,不应该出现如此纰漏。”

        “可能是因为想要木叶和砂隐村陷入大战,故意露出了马脚。宇智波一族和木叶村不和。”马基说道。

        “既然双方不合,宇智波一族出事,木叶肯定想找到他们的把柄,但事实貌似并非如此。”佑介盯着马基,“这件事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