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其他小说 - 人在雾隐村,从叛逃开始在线阅读 - 第265章 血雾之乡

第265章 血雾之乡

        “都打起精神,不要放松。”

        一名雾隐村的暗部率先从船上跳到岸上,其身后跟着其他的暗部的队员。

        “队长……他也是雾隐村的忍者,犯不着这么为难他吧?”一名暗部的女忍者回望身后被其他暗部扛在肩膀的人,心中有些担心。

        “注意你的话,雾隐村离这里不远,而且,    三代水影还跟着呢?”队长压低声音,回头盯着女忍者,“你想死,我不会说什么,但是,你别把我们这些人都拉下水。”

        女忍者攥紧拳头,    想到他们的目的,认真地点下了头。

        当后面的暗部忍者扛着那名昏迷不醒的人从她身边经过时,    她忍不住看了那人一眼。

        加入暗部也差不多有一年时间了,这次任务是最难的。

        如果不是三代水影跟着,他们也可能抓不到这个人。

        虽然在这一年里,她的手上沾了很多血,甚至有不少是同族人的,但她也无能为力。

        这就是“血雾之里”。

        三代水影弯着腰,从她身边经过,仿佛没有看到她一样,仿佛被扛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团黄金。

        经过这些年的消耗,能够出海的渔船只剩下一半,而周围小村落也因为要除掉会使用血继限界的村人,而陷入了内斗。

        就她听说过的惨剧,几乎每一次都和这些人有关——深夜熟睡的时候,被人锁上了门,一把大火之后,成为了一具焦炭;或者,以妻女作为人质,    让他们自我了断,    然后,再侮辱他们的妻女。

        还有一些孤儿,被村子里的内用狗绳拴在下水道里,任其自生自灭。

        “血继限界”,在雾隐村成为了一个禁忌的词。

        四代水影觉得依然不过瘾,他颁布了一个更加让人唾弃的命令,揭发。

        或许,他这么做的本意,是为了尽可能多地将会使用血继限界的人控制起来,但同样,这也带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诬告。

        一些本来不是血继限界的人,因为诬告而死于非命。

        实力弱的人被杀,而那些真正掌握了血继限界的人,则选择反抗。

        双方的裂痕越来越大,甚至大到无法弥补的地步。

        于是,雾隐村不再是雾隐村,而是真正的“血雾之乡”,每一寸空气和雾气,都飘有血的气味。

        只是,拥有三代和四代水影的雾隐村,有能力杀死这些不服从“管教”的人。

        一些看不惯这种事的人想要反抗,甚至不乏像再不斩这样拥有极强能力的忍者,但最后却只能仓皇而逃。

        在这种背景之下,整个雾隐村似乎没有多少拿得出去的年轻忍者。

        不对,或许还有一个。

        照美冥……

        但她起到的作用极其有限,因为,她也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

        女忍者心中猜测,不知不觉间,跟着其他人返回了雾隐村。

        村子里一片寂静,村内的人几乎没什么笑脸,就算有也很勉强,但在看到暗部忍者过来之后,他们立刻躲进了房间。

        第一次成为暗部时,看到村民的这种反应,她还觉得羞愧,但现在,神经变得麻木了。

        三代水影返回雾隐村后,三下两下,便消失不见了。

        谷韢

        这也符合三代水影的性格。

        毕竟自从他回来之后,除了靠谱的时候,其他时候大多不靠谱。

        女暗部忍者想了想,这样的说法或许有些不合适,但仔细回想,又没什么问题。

        一行五人带着昏迷的忍者来到暗部的办公楼,甚至没来得及取下面具,一个中年人几乎以“冲”的方式,进入了房间。

        “人呢?”那人的目光快速扫过房间,最终落在昏迷的忍者身上,稍微喘了口气,“你们干的很好,把他关进监狱。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是!”

        暗部成员每个人都发出了嘹亮的声音。

        井川武!

        与几年前比,他的体态变得“丰盈”起来,不仅有了双下巴,而且也更加厚实,皮肤更是没有任何的松弛感。

        他像是更加年轻了。

        女忍者对井川武的印象并不好,她甚至认为,雾隐村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和他有莫大的关系。

        两名暗部成员带着昏迷忍者离开了房间,井川武也跟着出去,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过身,看着屋内的三个人:“你们此行,遇到什么意外了吗?比如可疑的人?”

        “没有。”三个人一起摇头。

        “那就好……记着,这次任务,任何人都不准泄露出去。”

        “是!”三个人再次点头。

        等到井川武离开,其中一个人朝着空旷的走廊竖起了中指,随后气愤地将面具摔到桌上,“真是的,他算什么东西?以为自己是部长,就对我们吆五喝六的。对暗部没有任何贡献可言!”

        队长没有出声,而是转身看着摘下面具的女忍者,“你准备回家吗,秋元璃?”

        “回家?”秋元璃苦笑一声,“哪还有家……”

        “我听说了,你弟弟……抱歉,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就把他认定为血继限界的拥有者……虽然后面得到了澄清,但也于事无补。”队长遗憾道。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秋元璃脸上挤出笑容。

        从寺内佑介离开雾隐村之后,村子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她常常用这句话安慰自己。

        然后目睹了弟弟和母亲的死,目睹了雾隐村的“剧变”。

        可以改变雾忍村的人或许只有照美冥,这也是她坚持下来的原因。

        毕竟,哪怕是照美冥,也需要有人配合。

        “嗯。把今天的事忘记吧?”队长安慰道。

        “队长,村子为什么要抓他?”秋元璃不解道。

        “这是水影的意思。不过,应该也能揣测。毕竟,‘犀犬’本来就属于雾隐村。现在不过是回收罢了。人柱力,哪有什么自由?”队长感慨道。

        秋元璃点头,自从枸橘矢仓的态度突变之后,他做出什么样的决策,她都不会感到意外,但……

        这真是枸橘矢仓的决定吗?为什么水影在他们回来之后,并没有召见他们,而是让井川武过来?

        突然间,她想起了那张悬赏单——勾结外村忍者的人,是井川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