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大公主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新年快乐

第六百四十三章 新年快乐

        坐在窗边的座位上,看着下面的皑皑白雪,李月辰忍不住想起了上次过来时的景象。

        武则天就坐在旁边,扭头看了看窗外,忍不住感叹一句:“早就听说北方雪大,想不到居然能大到这般地步。”

        其实在大多数古人而言,一生都出不去自己出生的地方,其他地方的很多事情是很难想象的。

        武则天相对还算是比较好的,至少童年出生在山西,幼年时期还在利州待过一段时间,算得上是人生经历比较丰富的了。

        不过就算是她,也很难想象东北这种一眼望去尽是洁白的画面,就好像步入了一个真正的冰雪世界一般。

        要说唯一比较显眼的,恐怕就是军营和住宅区的房子上面不断冒出的烟雾了。

        那是壁炉燃烧中产生的烟雾,也算是这洁白的世界之中唯一不同的点缀。

        坐在后面的李显等人明显对此有很大的兴趣,还拉着韦莲儿说事后定然要在冰天雪地里拍个照试试。

        “阿兄难道忘了,月辰说过冰天雪地无法拍照?”身后的李旦提醒道,“那个叫……什么来着?”

        “曝光过度!”李月辰提醒了一句,“当然只是有可能,也不一定,具体还是要看情况而定。”

        银版照相机的曝光能力如何,李月辰并没有准确的数据,所以到时候只能亲自做个实验试试了。

        不过军营里拍照想必问题还是不大的,毕竟训练场的积雪都清扫的差不多了。

        韦莲儿和房芙蓉她们这些女卷,这次过来都带了不少好看的衣服,就等着拍照呢。

        在这个没有美颜的时代,她们能够留下最真实的长相。

        ……

        巨大的飞艇在落地的过程中,随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哪怕用肉眼也能看到下面的人群正在聚集。

        黑压压的一片,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就如同潮水一般,逐渐向着训练场中心汇聚。

        而且速度很快,在飞艇落地之前,就已经自动成为了一个个整齐的方阵。

        这黑压压的方阵在一片雪白的背景之中,显得异常突出。

        当飞艇平稳落地之后,舱门打开,李月辰扶着母亲的胳膊起身,缓缓走了出去。

        负责担任护卫的宫女们率先走出舱门,分裂两侧,形成两条斜线。

        身穿大氅的武则天在女儿的搀扶下走出了舱门,引入眼帘的,便是一片黑压压的士兵。

        所有都穿着笔挺的黑色军装,外面套着厚厚的羊毛大衣,如同标枪一样扎在训练场上,似乎不是真人,而是蜡像。

        哪怕是武则天这种对军队不怎么感兴趣的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着实感到有些震撼。

        这些士兵站在训练场上一动不动,如同一棵棵冬日里的劲松一般,如此的显眼。

        哪怕没有任何动作,仅仅是站在面前,就能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压迫感,忍不住同样变得严肃起来。

        站在最前面的是刘晃,身后则是一种参谋和副手等各种军官。

        看到皇帝下来,刘晃抬手敬礼,身后的所有士兵同样“哗啦”一声敬礼,紧接着,便是震天响的吼声。

        “见过陛下!”

        上千人齐齐大吼,这音量可想而知,有多么的气势恢宏。

        武则天也忍不住被这种气氛感染,非常郑重的抬手道:“众将士免礼!”

        “吾皇万岁!”众将士齐齐回答一声,随后才放下手。

        这时,刘晃才往前走了两步,来到近前,行了个文礼:“属下见过各位殿下!”

        “免礼!”

        李月辰笑呵呵的往前走了两步:“哟,头发似乎剪短了不少?”

        这时的刘晃头发变得更短了些,仅仅扎着一个小小的马尾,马上就要扎不住的感觉。

        至于胡须,更是只剩下了浅浅的一层,就好像一个星期没有刮胡子那样的感觉,估计是用剪刀剪的。

        刘晃微微一笑:“殿下有所不知,此地冬季寒冷,须发容易结冰挂霜,故此剪短些。”

        “这法子倒是不错,将士们对此可有怨言?”李月辰问道。

        “殿下放心吧,将士们巴不得容易些呢。况且此地将士多为外族人,对此没那些忌讳。”刘晃回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李月辰点了点头表示还不错。

        风俗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对人往往有着很强的制约力。

        尤其是在这个年代,这种制约力的效用比想象的更厉害。

        后面的李显则是一下飞艇就好奇的左看右看,总感觉这千里冰封的景色非常值得细细品味。

        李重润这帮孩子们则是指着不远处的雪山跟父母介绍着:“那便是滑雪之地了,可有意思了!”

        刘晃开口道:“此时还请先歇息片刻,晚膳时分,属下再为陛下与各位殿下接风。”

        “嗯!”武则天微微点头,按照安排,准备去往安排好的别墅里。

        众人上了提前准备好的马车,随后缓缓前往别墅区。

        这马车同样是四轮的,而且空间很大,足够所有人都乘坐上去,总共有六匹马拉着。

        但护卫们就没办法了,只能委屈一下乘坐爬犁跟着了。

        马车上,李显撩开窗帘,就看到了旁边跟着的护卫们,此时正坐在爬犁上,由几条狗拉着缓缓往前移动。

        “此物当真是有趣!想不到这狗还有这等用途!”

        “实际上也要看品种,这些狗并非最适合的。”李月辰笑了笑。

        可惜的是这个年代可能还没有哈士奇或者阿拉斯加这种真正的雪橇犬,否则定然要想办法弄几条过来。

        一路来到了提前准备好的别墅里,一进门就感觉暖和了不少。

        壁炉的火焰不断的跳动着,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让屋内流动的空气暖和不少。

        武则天和女儿住一个别墅,周围则是李显几人的住所。

        这方面的安排还是非常不错,刘晃也提前做好了非常充足的安排。

        来到客厅里,武则天脱掉了厚厚的大氅,捧着一杯热茶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

        “阿娘为何总盯着窗外看?”李月辰问道。

        武则天笑着摇摇头:“你这丫头,见过诸多不同景色,岂能明白对为娘而言,这千里雪白的场景也是人生首次见到。”

        “孩儿明白,阿娘若是喜欢,明日到训练场外看看,那才叫绝美之景呢。”李月辰回答道,“滑雪场那边应该也算有意思。”

        “难怪你这丫头不愿意坐龙椅,若是能时常看到这等美景,可比每日在龙椅上看到的千篇一律要好多了。”武则天笑着抿了一口热茶。

        看到这样的景色,再想到之前在青岛看到的大海,武则天似乎也在这一刻有点理解女儿的想法了。

        “那我以后常带阿娘出来玩,多看看这江山美景。”李月辰回答道,“等吐蕃之事完结,带阿娘去四姑娘山看看,那边黑白熊都开始亲人了。”

        “说起此事,为娘有些不解,你为何偏偏对那黑白熊如此喜欢?”武则天对此表示疑惑。

        “哪有那些原因,各有所爱呗。”李月辰笑道,“况且那黑白熊,只有我国才有,说是祥瑞国宝,的确也不为过呢。”

        一旁的上官婉儿插话道:“说起来,殿下曾言,海中还有一种身长三丈,黑白相间的大鲸,似乎也很喜欢呢。”

        李月辰点点头:“没错,逆戟鲸也好,海豚也罢,都算是有灵之物,甚至比金丝猴,白鹤这类物种都要聪明的多,也可列为国宝之中。”

        这个年代的人都比较喜欢金丝猴或者白鹤,因为很多上古传说之中都认为这是有灵之物,算是祥瑞。

        如今李月辰倒是在祥瑞国宝之中,又加入了几样自己喜欢的,算是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为数不多出于自己的喜好为之改变律法的事情。

        不过李月辰对此却丝毫没有愧疚感。

        笑话,老娘堂堂一个公主,实际意义上的皇帝,有点私欲怎么了?偶尔任性一下怎么了?接着奏……

        总之,李月辰深刻铭记老爹李治的教诲,作为上位者,别整天假装圣人上瘾了。

        有些时候,该任性就要任性,该昏就要昏!

        这时宣城公主突然开口问道:“那既然辰儿喜欢,何不抓两只回来养着?”

        义阳公主也点点头表示赞同。

        “阿姐,这野兽养上三代,就成另一物种了。故此还是在野外就好,不宜过分破坏生态。”李月辰笑呵呵的回答道。

        义阳公主有些好奇:“辰儿总说保护环境,当真有这必要?”

        “自然!”

        李月辰回答道:“就拿那造纸坊来说,若是废水不经处理便排入河流之中,最多一百年,河水便会变得污浊不堪,这可是关系到民生的大事!再说,汉朝长安之例,阿姐也知道吧?”

        实际上,这个时候的长安,和汉朝的长安不是一个地方。

        这个时代的长安是未来的西安市,是隋文帝杨坚下令建造的,原来的名称叫大兴。

        《隋书》记载:且汉营此城,将八百岁,水皆咸卤,不甚宜人。愿陛下协天人之心,为迁徙之计。

        老杨打下了天下,本来是打算在汉代长安继续建都发展的,但经过考察之后,却发现这地方已经完全废掉了。

        本就是低洼地势,再加上到处都是垃圾堆积,排水系统瘫痪,污水全部流入地下,以至于最基本的生活用水都带着咸臭味儿。

        于是文武群臣一商量,没办法,搬家吧。

        于是才有了现在的长安城。

        而到了唐朝,对环境的保护仅仅在于城里,唐律疏议规定:其穿垣出秽污者,杖六十;出水者,勿论。主司不禁,与同罪。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垃圾放在自己家里可以,但要是隔着墙往外扔,就让你屁股开花!水流出来无所谓,但如果掌管监察的官员不尽责,那一样犯罪!

        实际上人与垃圾的战斗从文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了。

        《韩非子》记载:殷之法,弃灰于公道者断其手。

        这个时候还没有“垃圾”这个词,灰,普遍指的就是垃圾,包括农民家里焚烧柴火之类留下的那玩意儿。

        这东西扔在街上,一股风吹过来,就是一场沙尘暴。

        殷商的做法比较简单粗暴,你当街扔垃圾,就让你提前过双十一,给你剁手。

        但后来商鞅觉得劳动力浪费不太好,惩罚应该是降低颜值,后来改成了在脸上刺字。

        《汉书》记载:商君执法,弃灰于道者,黥。

        义阳公主点点头:“如此说来,这环境保护,的确是个问题。”

        “所以啊,将来朝廷还需在此方面投入更多精力才行。”李月辰点点头,扭过头道,“是吧阿娘?”

        “免了!”武则天摆了摆手,“如今好不容易清闲些,你还是莫要给为娘找麻烦了。这些事情,留给下一代皇帝去处理吧。”

        这话一出,就让李月辰忍不住感到无奈,怎么连堪称卷王的老妈都开始摸鱼了。

        你是个皇帝好不好?拿出点责任心来啊!

        当然李月辰也清楚,如今皇室变成这样,自己的责任首当其冲!

        ……

        就在众人聊天的过程中,半下午的时候,张成鑫推开门走了进来:“陛下,三殿下求见!”

        武则天微微点头,张成鑫转身将李显请了进来。

        李显一进门就兴冲冲道:“月辰,我等去拍照可好?莲儿等人都已准备好了,阿娘也一同……”

        “你们自己去吧。”武则天摆了摆手,“为娘飞一天了,有些疲累,不与你们年轻人折腾了。”

        李月辰笑了笑:“阿兄你们去吧,我在此陪着阿娘。”

        本来李显还打算多说几句的,不过想想让老妈跟老婆凑到一起确实也没办法开心起来,于是便答应一声,自己回去了。

        两个姐姐也在李月辰的建议下出去跟他们一同拍照了,自己留在这里陪着老妈聊聊天。

        上官婉儿也留下来跟李月辰一起伺候皇帝,其他的,等明天再说好了。

        李显他们都是年轻人,飞了一天不觉得累,下午先去拍个照做一些实验,看看能不能拍出来效果也行,明天若是老妈有兴趣,至少不用担心拍不好了。

        等其他人都离开之后,站在窗前的武则天才回过头:“这雪景看的多了,感觉双眼多少有些不舒服。”

        “阿娘坐下歇歇吧,积雪反射阳光,说起来还是挺刺眼的。”李月辰回答道。

        武则天点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整整一个下午,李月辰基本都没出去,就陪着老妈在客厅里聊着曾经的回忆和未来的计划发展之类的。

        武则天听着连连点头的同时,内心之中也深感欣慰。

        99mk.infowap.99mk.info

        /89/89683/31936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