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大公主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太阴险了

第五百七十七章 太阴险了

        如今这个年代,徒手格斗的技术还没有正式成形,仅仅还停留在概念之中。

        武术就等同于械斗,尤其是在平民允许携带武器的情况下,兵击术的体系已经逐渐成型和完善。

        所以在徒手对打的情况下,几乎就是互相抡王八拳。

        比如此时的张氏兄弟就是如此,两人在公主府的院子里打成一团,互相搂抱撕扯着在地上滚来滚去。

        这两人身上的肌肉跟裴怀义一样漂亮,看着就跟健身教练似的。

        能不能打先放一边,至少在体能方面肯定也是强过一般人的。

        周围偶尔路过的宫女看到两人打架也不去阻拦,这里是公主府,公主都没说什么,她们上去拦什么。

        只不过看着两个帅哥抡着拳头往彼此脸上招呼,让这些宫女都感觉有些可惜。

        而房间里面,李月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捧着罐头,一边吃一边看,同时在心里想着,这种级别的互殴可比未来那种正规比赛要血腥多了。

        张昌宗眉毛上方都被划开一道口子,张易之则是被打的流了鼻血,左眼也变成了熊猫同款。

        周围的草地上撒上了一堆星星点点的血迹,让坐在李月辰旁边的福来直摇头,这一会儿处理起来有点麻烦了,看来要把那一块的草皮整个翻起来才行了。

        ……

        李月辰倒是看得津津有味,虽然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女人,但再怎么说,她仍然是个男人性格,骨子里仍然是有暴力因子存在的。

        对她而言,看人打架还是挺有意思的。

        两人足足打了一刻钟,才算是最终分出了胜负,张易之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扔掉了手里已经折了的洞箫,缓缓来到了房间门口。

        还没进去,福来已经从里面走出来了。

        “福公公……”

        “好了,张郎随咱去兵部办理入军籍手续吧,这等模样,还是不要去见殿下了。”福来摆摆手道。

        张易之想想也是,现在嘴角带血,又顶着个熊猫眼,而且鼻血流的到处都是,这副模样去见公主未免太失礼了些。

        于是点点头,便跟着福来往外走了。

        路过仍然躺在地上的张昌宗时,他的眼神仅仅是撇了一眼,就没有再看他,因为经过今天这次事件之后,兄弟俩的关系算是彻底走到了尽头。

        房间里看到这一幕的李月辰也忍不住微微摇头,暗道不愧是兄友弟恭的时代,亲兄弟几十年的感情真是说没就没了。

        ……

        当天晚上,上官婉儿下班回来,来到正厅坐下之后便说道:“殿下怎能让外人在公主府互殴?传出去了会影响殿下名声的……”

        她知道这件事情是很正常的,如今的上官婉儿是暗卫指挥使,若是哪里有她不知道的事情才叫个奇怪。

        李月辰倒是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无碍,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我已下令将此事压下了,但圣人已经知晓了,叫殿下明日一早进宫去呢。”上官婉儿回答道,脸上的表情有些担忧,“看表情,似乎是有些生气呢。”

        “放心好了,没让我今晚过去,那就说明不是特别生气。”李月辰一脸敷衍的表情。

        别的不说,如今的她对老妈的性格基本已经是摸透了,可谓是相当有把握。

        听到她这么说,上官婉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仔细想想,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

        ……

        第二天一大早,李月辰起床带着上官婉儿和姐姐们一起练瑜加,随后又吃过早饭之后,才乘坐马车慢悠悠的去往皇宫。

        马车进入皇宫的时候,李月辰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图书馆那边,依旧是人满为患,比起刚建好那会儿,人似乎还多了不少。

        这样的场景倒是值得欣慰,至少说明愿意读书的人越来越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东都的识字率也会逐渐提高不少。

        这里的图书馆再加上军队负责的学校,十年之后,至少在东都,青岛和北方边境的年轻人识字率应该能达到八成以上。

        一边看着一边进入了皇宫里面,李月辰跳下马车,跟上官婉儿一起往集仙殿走去。

        进入殿内,就看到老妈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似乎在发呆。

        不得不说,自从出去旅游之前组建了内阁之后,原本就不算太过繁忙的政务变得更少了,导致现在皇帝都有一种没事儿干的感觉。

        尤其是从青岛回来之后,武则天每天基本上不是读书练字就是跟上官婉儿下棋,要么就是找人过来打麻将。

        每天都感觉闲的发慌,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正事。

        听到有脚步声响起,她扭过头看了一眼,表情马上垮了下来:“辰儿,听闻昨日你府中有人大打出手,你还不出面阻止……当真是不怕败了名声是吧?”

        “无碍的,都是小问题!”李月辰嘿嘿一笑,“他们要打就打呗,反正我是看不惯他们那做派。”

        “再看不惯,背地里如何处理就没问题,也不该任由外人在你公主府里大打出手。”

        李月辰坐了下来:“好好好,孩儿记住了,下不为例!”

        虽然话说的敷衍了一些,不过既然这么说了,以后应该是不会这么干了。

        事儿其实不大,就是影响不太好,武则天也没一直教训,说过之后也就算是过去了。

        武则天坐下之后,转而聊起了其他的话题。

        “这新制度,倒是着实不错,身为皇帝,每日倒是清闲了不少。”武则天端起茶杯,“不如,日后就定下来如何?”

        李月辰自然是没什么意见:“阿娘有此想法,为何还未定下?”

        “为娘也是出于谨慎,这制度的好处都看得到,只是有些担心罢了。”

        实际上武则天有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再说她厉害,有远超常人的眼光和手段,但终究是这个时代的人,仍然还有这个时代的局限性。

        所以对于这种制度,总感觉有点担心,但具体哪里担心,又说不出来。

        因为目前无论是军队还是舆论,都是被皇室掌控在手中的,甚至户部都是皇室掌控,财政方面也没有问题。

        这种情况下,就算内阁里所有人都一条心,联合起来跟皇帝对着干都没用,因为他们手里没有任何力量。

        更别说内阁里面永远不可能团结一心,毕竟资源就那么点,不同的派系之间要争夺资源,怎么可能一条心?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李月辰看来,两个个体完全一条心确实有可能,但两个群体一条心,那纯粹是做梦。

        “阿娘不必担心,万事有我在呢!”李月辰露出一个很自信的笑容。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武则天可能不当回事,但从女儿嘴里说出来,让她提不起丝毫的怀疑。

        于是她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

        “制度就按这般下去吧,正好阿娘也不必太过劳累,也该享受一下生活了。”李月辰劝戒道,“每天喝茶下棋打麻将,难道不必忙于政务要舒服?”

        武则天笑着摇摇头:“说起来,既然闲下来了,为娘倒是受你的启发,有个想法。”

        “想法?”

        “尚药局中汇集了天下名医,为娘想要让他们平日里多研究风疾,看能否早日找到痊愈之法。”武则天缓缓说道。

        听着这句话,李月辰陷入了沉默之中,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老妈还是没有忘记老爹。

        老爹一生都受风疾所困,直到去世也没有治愈,看来她一直都没有忘记。

        “自然没问题,”李月辰点点头,“实际上,实际上,孩儿建议不如趁机开一所医学院,研究各种医术,说不定有朝一日不但能够找到治愈风疾之法,还能让大量医者技艺更加精进……”

        这个想法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了,甚至在军队里面都已经开始施行了。

        只不过军队里的军医更多的是偏向于急救性的医术,其中很多人甚至连《本草经》、《黄帝内经》和《伤寒论》都没看过。

        想要让医学不断发展,医学院和研究所就是必不可少的了,只有不断的钻研和实验,才能让医学不断的发展。

        听完了女儿的计划之后,武则天点点头:“辰儿这想法倒是不错,原本为娘只是有个简单想法,你倒是直接将体系都想出来了。”

        “只不过是将阿娘的想法完善了一点点而已。”李月辰笑着解释道。

        对于女儿的奉承,武则天也没有放在心上,让张成鑫去将尚药局的人奉御刘神威叫来,自己继续跟女儿聊着事情。

        “说起来,昨日在你府中那张氏兄弟,既然只要一人,另一人不如给我吧。”

        “阿娘要一乐师何用?”李月辰问道。

        武则天靠在椅背上:“婉儿你说。”

        上官婉儿没想到问题会突然来到她这边,认真想了想之后回答道:“这些年,裴怀义仗着圣人天威,在朝中已经是天怒人怨。在朝堂上偶尔会与大臣们大打出手,态度也一日狂过一日,想来是无人制衡的结果……”

        听着她的解释,武则天点点头,表示真就是这么回事。

        李月辰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裴怀义名义上是皇帝的男宠,再加上其得势便猖狂的性格,自然是看谁不顺眼就搞谁,跟一条疯狗似的。

        当初老妈要养这条疯狗,本质上也是为了让他帮忙稳住朝堂局势,不用自己亲自下场。

        如今皇权稳固,朝堂上也没有不听话的大臣,便不再需要他了。

        但这个时候想要让裴怀义停手已经不可能了,这些年来他得罪了太多人,就算这个时候皇帝给他一笔钱让他退休滚蛋,估计走不出东都就要被人绑去小黑屋里算账了。

        一旦落到这种局面,以此人的性格来说,肯定会将皇帝的某些秘密大肆抖落出来,这不是武则天想要看到的。

        但同样的,她也不能无缘无故就把人杀了,要不然在臣子们心中必然要落下个卸磨杀驴的印象。

        任何一个老板一旦在员工心中有了这样的印象,那以后就没人敢尽心尽力的帮你办事了。

        再说现在皇权集中,也不能太过肆无忌惮,不然人心一散,队伍就带不动了。

        想到这里,李月辰已经想到了老妈要张昌宗的目的了。

        简单就说给裴怀义竖立一个敌人,引起他的危机感,逼他犯错。

        只要他多犯几次错误,到时候皇帝杀人,其他人也就没什么可说了,毕竟皇帝给过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而已。

        不但不会影响皇帝的名声,反而还能落个愿意给他机会的好老板的名声。

        说实话,这招是阴险了一点,听起来裴怀义好像有点可怜,从一开始就被皇帝玩弄于鼓掌之中。

        但李月辰并不这么觉得,当能力配不上野心,还强行爬升攀附,最终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这裴怀义仗着皇帝的天威,平日里作威作福,可以说在贵族圈子里都成了人见人厌的瘟神。

        甚至曾经还欺男霸女,他的一个狗腿子还被李月辰把手给剁了,这才没有去欺压百姓。

        但贵族圈里不少人都知道,如今那白马寺里还养着不少妓女,裴怀义带着一帮伪装成和尚的狗腿子每天在里面开多人派对,玩的极为疯狂。

        这事儿李月辰也听说过,只不过他没有欺男霸女也就懒得多管,但足以看出,这裴怀义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自然不值得同情。

        “既然如此,孩儿明日就将人给阿娘送来。”李月辰点点头,反正那张氏兄弟也不算什么好人,倒不如给老妈还能派上一些用场。

        武则天摇摇头:“此人不能你送,要为娘亲自去接触。反正这两人以反目成仇,将来说不定可以借此机会……”

        李月辰好歹也是从小接受过帝王心术的教育的,话说到这里,已经明白老妈的意思了。

        因为如今外界看来,公主并不算完全忠于皇帝的,只是不愿意同室操戈,但本质上,她仍然是有跟皇帝分庭抗礼的实力的。

        所以这两兄弟将来若是对上了,在外人看来就等于是母女之间的冲突,有点类似代理人战争的意思。

        李月辰忍不住都对老妈竖起大拇指了,不愧是权术6到飞起的行家,阴险,实在太阴险了!

        82中文网

        /89/89683/31869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