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大公主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家人聚会

第四百七十八章 家人聚会

        东都,集仙殿内。

        一张丝毫不符合时代背景的大圆桌摆放在中间,一身便装的武则天坐在主位上,笑眯眯的端着手里的酒杯,跟敬酒的孩子们轻轻碰了一下。

        今天武则天心情不错,于是将孩子们叫来吃饭了,三个儿子坐在左边,两个女儿和裴清婉坐在右边,显得倒是挺整齐的。

        虽然说长子李弘已经离世,但武则天对裴清婉还是相当不错的,平时给的各种赏赐也都不少,俨然一副将对长子的爱都转移到了儿媳身上的感觉。

        两个女儿虽然并非亲生,但她说到做到,如今对她们的态度跟李月辰没什么区别。

        武则天轻轻抿了一口醇香的白酒,微微笑道:“今日难得一家人聚在一起,理当多喝几杯,不过你们几个,还是注意一下分量!”

        毕竟几个儿子都是结了婚的人,李贤还好点,老婆在军区家属院里面,几乎不会接触到外人。

        李显和李旦就不一样了,这俩人一旦喝多了,万一将这里的事情说出去,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几个儿子都一脸明白的点点头答应下来:“阿娘放心,我等晓得!”

        “嗯……”武则天点点头,随后突然抬头道:“婉儿,今日你也坐下一起吧!”

        上官婉儿一愣,没想到居然会叫自己一同上桌吃饭,连忙拒绝:“此乃陛下家宴,奴婢怎能同桌?此事万万不可啊!”

        “无碍!”武则天轻轻一摆手,“你与辰儿自幼一同长大,我这做母亲的也不能太苛刻了不是?”

        此时她的语气之中虽然仍然就皇帝的威严,但却显得有些和蔼可亲:“况且义阳她们,也为将你当奴婢来看,同桌亦无不可。”

        上官婉儿还想拒绝,却见义阳公主笑了笑:“既然阿娘叫你坐,那便坐下吧!”

        “对啊,无碍的!”宣城公主也笑嘻嘻的符合。

        李贤对上官婉儿不太熟,不过知道自己妹妹和她关系好,倒是也点头表示赞同。

        至于李显和李旦就更别说了,每次李月辰跟他们玩,只要有机会,都会带着上官婉儿,互相之间也早已熟悉了,

        再加上这些年在宫里,很多时候都是上官婉儿做他们兄弟和母亲之间的传声筒,彼此也是相当熟悉了,两人自然也没有意见。

        于是上官婉儿行礼道:“那……多谢陛下!”

        见武则天点头之后,她才在桌子的最下方,也就是宣城公主和李旦中间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这么一坐,实际上是有着不同的意义的,这就代表了武则天承认了她不是一般的奴婢,而是真正成为了类似下属一样的角色。

        负责旁边端菜的上来的张成鑫进来看到之后,心中默默的提醒自己,以后见了这位可要更加恭敬一些才行了。

        ……

        几人边吃边聊,因为不长见面,所以每次相聚总是会说一说这段时间的经历。

        李显和李旦两人每天都待在自己的府邸里,没什么可说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其实原本李显是住在皇宫里的,但一来武则天是皇帝,他这个前任皇帝不适合继续住在宫里。

        二来韦莲儿又是个闲不住的,继续住在宫里生怕有暴露的风险,所以就跟老妈说了一声,直接搬出去住了。

        武则天觉得搬出去也不错,而且还安排了不少内卫去保护他的安全,防止有人打算挟持他。

        当然了,她虽然实话实说了,是派人保护他。但满朝文武没一个相信的,都觉得这纯粹就是为了监视他,就跟李旦一样。

        所以说,有些时候说实话同样能够骗到人,只要让对方不相信就行了。

        这种心理战的技巧武则天一向玩的很好,一切都在按照她的计划进行。

        相比下来,还是李贤诉说自己在军中的趣事的时候更有意思,包括武则天在内的所有人都耐心听着。

        “阿兄,实际上有件事情我困扰很久了。”李旦突然出声问道,“为何这手雷的制作还需要鸡蛋?”

        李贤想了想:“据辰儿所说,干火药容易被静电点着。你可知静电是何物?对,就是那个!辰儿说用鸡蛋清将火药浸透之后就不容易被静电点着了,而且做出来的火药是颗粒的,燃烧更充分……”

        “那蛋黄呢?”李旦开口问道,“扔了?”

        “你若是嫌钱太多,不如分给为兄一些如何?”李贤斜着眼睛问道。

        李旦顿时抽了抽嘴角:“阿兄想多了,愚弟也没多少钱啊……”

        他虽然食封三千户,但这是虚封,实封的话大概只有一千五百户。虽然对普通人来说这已经是一笔巨款了,但偌大一个相王府,要养的不止是他一个人,所以能用的流动资金实际上也没有多到一个很高的程度。

        “蛋黄怎可能扔掉?”李贤这才解释起来,“一部分作为饲料喂养战马,另外一部分做成蛋黄饼给人吃!”

        说到这个,骑马最少的李显表示不太明白:“平日里战马也要喂精饲料?”

        “等上战场之前再喂就来不及了。”李贤回答道,“战马平时也要参加训练,跟人一样,自然也要吃好才行!”

        李显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他平时很少出门运动,活脱脱一个古代宅男,每天在家除了练字的爱好之外,剩下的就是弹琴喝酒玩女人。勉强也算会骑马,喜欢看打马球,但对战马可就完全一窍不通了。

        诸如此类,李贤总是讲一些军队里的各种事情,虽然在他看来都属于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但在其他人看来,就感觉很有意思了。

        相比起来,李贤反而更喜欢公主府里的事情。

        别的不说,那各种设施真的是让他实名表示羡慕。

        军营里到现在都没有汗蒸房,冬天的时候他也很想汗蒸一下。

        这个李月辰其实考虑过,觉得没必要。

        将士们冬天的训练强度也很高,下大雪的天气都能出一身汗,这么大的训练量如果再弄个汗蒸房,弄不好会虚脱的。

        不过她已经承诺了,将来有机会了可以让家属院里面的房子都弄上汗蒸房,他们想要尝试可以回家去尝试。

        ……

        聊着聊着话题又到了李月辰的身上,李旦叹了口气:“月辰到底何时才能回来啊

        这都两年多了。”

        “你是等着她赶紧回来好让你从兵部回家是吧?”李贤教训了一句,“身为兄长,难道不该心疼一下妹妹?多替她分担一些?”

        李旦一脸委屈:“若是其他事情,分担一下自无不可。但兵部尚书一职,实在有些劳累啊!”

        听到这句话,武则天笑了起来:“还不是因为你从小不学无术,若是多读些兵书,也不至于成这般。”

        一看老妈开始教训人了,李旦连忙转移话题:“嗯……说起来月辰最近又在研究何物?”

        “婉儿你说吧。”武则天笑了笑。

        “是!”上官婉儿答应一声,“回相王,近日殿下并未研究新奇物件,只是在忙些……”

        李旦摆摆手:“那还是不必说了,不然可能又要我去代劳什么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松了口气,为自己打断了上官婉儿的语感到非常正确。

        这副摆烂的模样让武则天这个当母亲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过也没继续教训,而是扭过头道:“宣城,户部尚书请求致仕,我答应了。日后,你便升任户部尚书吧!”

        宣城公主一愣:“我?这……”

        “怎么?”武则天端起酒杯轻笑一下,“有何疑问就说!”

        “是……辰儿做兵部尚书倒是无所谓,无论实力还是资历甚至威望都足够。但儿臣若是做了户部尚书,恐怕会引起诸多不满。”宣城公主有些担心的说道。

        武则天点点头,亲自点名了她不敢说出来的话:“如今皇帝是女人已经让不少人不满了,若再多个户部尚书,怕是会闹起来,是这个意思吧?”

        虽然这话是直白了一点,不过宣城公主觉得没毛病,微微点头道:“正是,兵部毕竟不一样,只要有军功和威望,是男是女区别并不大。然而户部终究是……”

        宣城公主的担忧不无道理,然而武则天只是丝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嗯……为何不反过来想想?”武则天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端着酒杯反问道:“既然皇帝都已经能是女人了,为何户部尚书就不行?”

        语气不重,声音也不大,但却透露着只属于帝王的无上威严。

        饭桌上的众人忍不住都纷纷抬起头,一脸惊讶的看着她,这一刻的武则天,身上似乎有光芒闪烁,隐约间似乎还能听到高亢的龙吟凤鸣之声。

        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宣布皇权的进一步集中!

        我让谁做,谁就能做,与是男是女没有一点关系!她想要透露的就是这个意思。

        同样这也代表着,皇帝打算对朝臣宣示主权了,一旦成功,日后大臣们的地位便会更低一筹,相对的,皇帝的龙椅也会变得更高。

        这话虽然说的平静,但这种平静反而让人觉得有些热血沸腾的。.c0m

        宣城公主的点头答应:“既然阿娘有令,儿臣自然领命!”

        ……

        武则天的这个决定并非冲动之举,而是有自己的考量的。

        如今皇室手中力量大增,要是不趁势秀一下肌肉,有点说不过去。

        尤其是现在卢氏很有可能心怀不轨,此举也算是借机敲打一下某些人不要自寻死路。

        更别说宣城公主能力不错,如今作为户部侍郎,基本上将各种事情都搭理的紧紧有条,能力也非常过关。

        最关键的是,武则天也知道自己毕竟年龄不小了,还是要考虑一下继承人的问题。

        如今自己已经证明了,女人也做得了皇帝,所以她心中的第一人选当然还是自己的女儿。

        要说唯一的麻烦就是这个继承人的问题,她不喜欢男人,所以将来如何挑选继承人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过好在这个事情不用自己去担心,到时候让女儿去自己解决吧,她肯定会有办法的。

        况且这个女儿未必会愿意继承皇位,大概率还是会让李显的长子来继承。

        到时候具体怎么做,让她自己去慢慢想吧,相信她能解决这个事情的。

        如果是以前,武则天或许会因为这些事情而烦躁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但现在嘛……根本没什么需要担心的,皇室手里有足够的力量就是好,皇帝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根本不需要去看别人的脸色。

        ……

        聊到李月辰,就不得不提近年来研究出来的精盐。

        如今青岛和海南两处盐场,已经完全能够供应全国的使用,甚至还有一些空余。

        虽然价格低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但销量每个月都在增加,反而让国库逐渐变得充盈起来。

        再加上宣城公主盯着账目,有作假的地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也没人敢在这方面伸手。

        如今有不少外国商人甚至找到了官盐贩卖点的人,想要大量收购一些卖到国外去。

        宣城公主知道李月辰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但现在的盐才仅仅够供应全国,想要卖给外国商人,还需要多等一段时间。

        “说起这盐……”李显突然假期一块红烧肉看了看,“感觉今日这菜味道平日好了不少啊,难不成是月辰又弄出更好的盐了?”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才反应过来,确实啊,今天这菜确实比平时口感更好了。

        于是齐刷刷的扭头看向上官婉儿,皇宫里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

        她被盯的有些不自在,抬头看向武则天,见她点头,才回答道:“各位殿下有所不知,此乃殿下前些时日送回来的海肠粉之功效……”

        因为第一批海肠粉做了不多,李月辰这当女儿的肯定是先尽孝给老妈尝尝试试,所以并没有给公主府里的姐姐以及几个哥哥准备。

        她是想着等以后养殖发展起来了再考虑给其他人,另外也能给千牛卫用上,但这一切都需要慢慢来才行。

        听完了解释,宣城公主笑了笑:“难怪近日婉儿都不回来用膳了呢……原来是宫里的味道更好啊!”

        义阳公主和裴清婉也笑了起来,搞的上官婉儿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题外话------

        这章依然算昨天的。_&

        /89/89683/29365430.html